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87章 一个不小心!

    在蘇銳走后的四個小時之后,宇都洋美所住的那家醫院就已經開了鍋了!

    到了晚飯時間,那些樓下的黑西裝上來送飯,這才后知后覺的發現,他們的那些人全部找不到了,甚至山本宮羽先生也是一樣!

    這個發現讓他們緊張壞了,立刻開始大規模的尋找,終于在衛生間的隔間里面找到了被摞在一起的同伴們。【全文字阅读】

    他們每個人都受到了蘇銳的重擊,到現在還昏迷不醒!

    顯然有敵人出沒!

    看著此景,那些黑西裝們徹底的瘋了,因為如果山本宮羽先生遭遇了什么意外,他們這些親隨衛隊也別想安生了!

    然而,他們找遍了整個醫院,也沒有找到山本宮羽的下落!

    這些人不敢有任何的怠慢,立刻開始查看醫院監控!

    然而,蘇銳又怎么會留下這樣的破綻給他們,早在救護車駛出醫院之前,監控就已經被破壞掉了,那些能夠留下蘇銳和谷若柳影像的電腦硬盤也都全部報銷了!

    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讓那些黑西裝們追捕到蘇銳!

    由于山本宮羽在這些年間幾乎已經是自成一派,因此他的這些手下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與山本組的其他高層取得聯系,一個個都像是沒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找著!

    與此同時,成功拿到了假護照的宇都洋美已經準備上車前往機場了。

    谷若柳根本就沒想到,自己在來到東洋之后都還沒過夜呢,就要再次啟程飛回華夏了。

    蘇銳之前給他們兩人開的那一間包間都還沒住呢。

    “蘇銳,謝謝你。”谷若柳站在那輛國安專門安排的商務車跟前,很認真的對蘇銳說道。

    “沒有什么好謝的,我說過,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蘇銳微笑著瞇了瞇眼睛:“而且,我也從這件事情上面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谷若柳做出了一個擁抱的動作,歪著頭笑了笑:“從現在開始,你有求,我必應。”

    蘇銳伸出手去,輕輕的和谷若柳擁抱了一下,然后笑著說道:“真的什么都答應?我有時候的要求可能很難辦到。”

    “我當然不能保證全部都能辦得到,但是只要你提出來的事情在我的能力范圍之內,我一定會努力去完成的。”谷若柳說道。

    蘇銳也順勢調笑了一句:“那敢情好,以后等我沒地兒住的時候,就不用去酒店開房了,直接去你那豪宅的樓上睡覺好了。”

    谷若柳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次一定不會喝多了讓你睡沙發了,只要你來,我就敞開懷抱歡迎。”

    蘇銳聽了這話,下意識的往谷若柳的哅前看了一眼,開玩笑的說道:“可千萬別敞開懷抱,不然我直接被彈開了。”

    聽了這話,谷若柳不禁打了蘇銳的胳膊一下:“要不你試試?”

    她在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并沒有想太多,顯得非常熟稔。

    而宇都洋美一直靠在商務車的后排,看著這一切,眼睛里面帶著些許的復雜之意。

    谷若柳上了車,還一直在隔著窗戶與蘇銳擺手,一直到車子拐彎,再也看不到蘇銳的身影之時,谷若柳才戀戀不舍的把手收回來。

    宇都洋美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問道:“女兒,現在還沒有男朋友?”

    “媽媽,我一直都沒有找對象。”谷若柳實話實說:“其實追求我的人有不少,但也可能是我的眼光比較高,沒有一個能看得上的。”

    “真的一個都沒有?”宇都洋美強調了一下。

    “媽,一個都沒有。”谷若柳笑著挽住了母親的胳膊,此時此刻,能夠和母親一起聊聊家常,真的是太奢侈的事情了。

    放在別的家庭里面幾乎是天天發生的事情,放在谷若柳這里就變得難于登天了。

    “我可不相信。”宇都洋美指了指車后:“那個小伙子我看就不錯。”

    聽到老媽居然提到了蘇銳,谷若柳那如水一般的眸光登時凝滯了一下,然后笑道:“媽媽,你別亂說,人家有女朋友了,是我們總裁。”

    “結了婚都能離婚,有女朋友也是可以分手的。”宇都洋美淡淡說道,居然是要讓谷若柳去挖墻腳。

    “媽媽,你別鬧,人家女朋友可是絕世大美女,比我漂亮多了。”谷若柳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而且,我之前對他真的不太熟悉,也就是經過了這件事情才算是互相了解了一點,真的沒到你說的那種程度。”

    “我女兒臉皮薄,沒關系的。”宇都洋美笑了笑:“但是婚姻大事可不是小事,如果遇見了合適的,可要抓緊行動才行。”

    “媽媽,你別亂點鴛鴦譜了。”

    谷若柳說著,還挽了一下頭發。

    發絲被撩到了耳后,露出了微紅的面頰。

    接下來的一路上,谷若柳都沒有淤多講話,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就在山本宮羽的那些手下已經亂成了一鍋粥的時候,蘇銳正望著趴在浴缸里面的山本宮羽,目光里面露出了濃濃的嘲諷之銫來。

    此時的山本宮羽雙手被拷在背后,雙腳也被銬住,趴在浴缸里面,可是由于浴缸的距離實在是不夠長,因此不得不撅著芘股,保持著一個極為屈辱的姿勢。

    然而,此時此刻的山本宮羽對于自己的遭遇完全沒有意識,他現在還暈著呢。

    否則,以他的杏子,要是知道了這一切,肯定就要暴起殺人了,少說也得一頭撞死。

    可惜的是,他現在的命運已經徹徹底底的掌握在了蘇銳的手中,就算是想要自殺,也得先經過蘇銳的同意才行。

    “嘖嘖,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被爆菊了呢。”蘇銳說著,拿出了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一根細細的晾衣桿,然后走到浴缸旁邊,把晾衣桿高高舉起,重重的捅在了山本宮羽那撅起的芘股上面!

    雖然晾衣桿并沒有戳破褲子,但是看著那陷進去的深度,真的讓人目不忍視。

    蘇銳搖了搖頭:“我這叫醒方式是不是太特殊了點兒?”

    這何止是特殊,簡直就是重口味!

    這么對待山本太一郎的親弟弟,如果蘇銳的行徑傳回山本組的話,還不得引起軒然大波!

    不過,這重口味的一招并沒有弄醒山本宮羽,后者只是痛哼了一聲,皺了皺眉頭,仍舊昏迷著。

    “你這可是在挑釁我啊!”

    蘇銳搖了搖頭,然后再度舉起了晾衣桿,狠狠的戳了下去!

    這一下,傳來了布料的撕裂聲音!

    與此同時,山本宮羽也徹徹底底疼醒了,他的下半身傳來了強烈的撕裂感覺,讓其立刻醒過來,本能的發出了慘叫!

    “失手了,失手了,呸,好惡心。”

    蘇銳搖了搖頭,把晾衣桿抽出來,然后直接扔出了窗外。

    他真的是要忍不住亂丟一次垃圾了,太特么的重口味了,在動手之前,蘇銳也沒想到這山本宮羽的褲子質量如此不堪。

    山本宮羽還在慘叫著,褲襠位置已經是一片暗紅銫的血漬了,尼瑪,堂堂的山本組海外事務第一負責人,居然被蘇銳活生生的給爆了菊,而且用的還是這種簡單粗暴直接沒人杏的方式!

    蘇銳發誓自己是冤枉的,他本意真的只是想要叫醒對方的!

    “八嘎!混蛋,你到底是誰!你居然敢這么對我!”山本宮羽喊道。

    他醒來之后,除了菊花位置滇澺痛之外,渾身的骨頭都像是散了架一樣,稍微扯動一下都覺得疼痛無比,這都是蘇銳之前那一擊“打人如掛畫”所造成的效果!

    此時此刻,遭受這種屈辱對待,是山本宮羽萬萬想不到的!他恨不得將眼前這個年輕男人碎尸萬段!

    “使勁喊,喊破了嗓子也不可能有人來救你。”蘇銳笑瞇瞇的說道。

    他現在自然不是在酒店里面,而是在一處秘密的公寓,這公寓的主人自然是國安的人員了。

    山本宮羽想要翻身,卻完全做不到,雙手雙腳都被銬住的他,只能繼續保持這種屈辱的姿勢。

    這種姿勢對于他而言,真的比死了還要難受!

    “你到底是誰?你想怎么樣?”山本宮羽喘著粗氣,低吼道。

    “我是誰?”蘇銳笑瞇瞇的站在了山本宮羽的面前,說道:“我可以很自豪的告訴你,我是華夏人。”

    “支那人?”山本宮羽自然而然的喊出了這個具有侮辱杏的稱呼,他的眼睛里面甚至露出了輕蔑的目光來。

    在面對國家大義和民族名聲方面,蘇銳可謂是十分的玻璃心,誰也不能在這個方面“撩撥”他,因為任何的玩笑,在他看來,都是惡意的譏諷。

    “你很看不起華夏人?”蘇銳的眼睛里面釋放出了一抹寒光。

    “我意外,一個華夏人居然敢這樣對我講話。”

    山本宮羽的話語里面充滿了濃濃的高高在上的意味,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似乎他的菊花也不那么疼了:“在我看來,如果東洋人是一群充滿了斗志的野狼的話,華夏人就是一群膽小怕事的土狗!土狗居然敢欺負野狼,這簡直就是在找死!”

    “土狗?野狼?”

    蘇銳聽了這比喻,冷笑了兩聲:“我現在真的很后悔,我剛剛把那晾衣桿給扔掉了,要不,我現在再去找一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