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49章 代言人

    “我输了。【无弹窗】本文由 …… 首发”苏锐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对面坎特罗斯,让苏锐差点没认出来。

    她穿着一身波西米亚长裙,修长的身材被极好的表现了出来,在金銫的短发上面还戴着一个白銫的发卡,看起来可充满了一种浓浓的海滩夏日风情,和之前解剖尸体都面不改銫的干练女比起来,简直就不是一个人!

    坎特罗斯认为这件事情是茵比做的,苏锐不相信,后者输了,所以不得不请一顿饭,坎特罗斯医生欣然赴约。

    “我告诉过你,所有人都是不可靠的。”坎特罗斯一边翻着菜单,一边微笑着点着菜。

    “不,如果在怀疑和相信之间只能选择一个的话,我宁愿选择后者。”苏锐很认真的说道。

    坎特罗斯头都没抬起来:“祝你好运。”

    在不远处的餐桌上,赫斯基和几个高级保镖正在吃着饭,他们一边吃饭一边往这边看过来,两只眼睛简直都要直了!

    “喂,你们看,那个男人婆竟然笑了!”

    “我晕,我的眼睛花了?那个男人婆居然愿意主动的妥下白大褂,然后穿上一身裙子?”

    “就是啊,裙子这种衣服,难道不该是只有女人才能穿的吗?”

    没有人知道坎特罗斯为什么会这样做,赫斯基他们看着两个人谈笑风生,觉得整个世界都要被颠覆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吗?”一名保镖在念叨着:“原来传说中的那句话是对的。”

    “哪句话?”众人齐齐问道。

    “不是她不温柔,而是没有遇到值得她温柔对待的人。”这保镖一脸认真。

    赫斯基被这话给恶心着了,没好气的说道:“我想温柔的抽你一顿。”

    “走吧,吃完饭继续干活。”

    赫斯基率先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通知二组,让他们盯好人,我们继续搜查房间。”

    原来,这两天来,赫斯基等人想出了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趁着旅客们不在房间的时候,悄悄进入他们的房间搜查,不这样干的话,他们永远也别想找到大老板丢失的东西。

    苏锐看着坐在对面的坎特罗斯:“我实在想不到你都快四十岁了。”

    后者微微一笑:“这句话你今天都说了五遍了。”

    “那是因为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真正的利用驻颜有术来抵抗时间的侵蚀。”苏锐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的年龄造假了吧?”

    坎特罗斯微微一笑:“年龄不可能造假,你见过有谁二十几岁就能成为教授的?也有可能是我保养滇潾好,跟换了一张脸差不多呢。”

    苏锐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并没有去细想这话语里的深意。

    这一场见面好似惊鸿掠过,波澜不惊。

    两个人细细碎碎的聊了许多,但是大多没什么重点,基本上都是各地的风土人情。

    不知不觉,他们就聊了两个多小时,而在这两个小时之后,赫斯基趁着宾客们都在赌博,基本上已经把所有客舱都检查完了。

    “没有任何发现。”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除了客舱之外,我们把其他的

    舱室也全都寻找个遍了,就差把整条船给翻过来了。”一个保镖无奈的说道。

    “在船上不能说翻船!”赫斯基瞪了属下一眼。

    “头儿,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才好?难道老板的那件宝贝会长翅膀飞走吗?”

    这名属下的无心之言却让赫斯基的眼睛亮了起来。

    “难道说,那件东西会被人用飞行器送出吗?”这是个思路,不过赫斯基很快便摇头把这思路给否定了:“那件东西很重,小型飞行器绝对不可能将其带走,再者说了,我们对船上的宾客进行过安检,绝对没有类似的东西被携带上船的。”

    “那就除非扔到海里面了。”

    这个保镖也得出来和苏锐类似的答案。

    “那就彻底无从寻找了,茫茫大海,哪里捞去?想要用探测器也不行啊。”

    赫斯基沉声说道:“我去找老板汇报。”

    可是,他的话音还未落,就听到自己的对讲机响了起来,一个粗犷的咆哮声出现了:“赫斯基,你这个混蛋,给我滚到办公室来,我的一幅名画又被偷了!”

    一桩事情还没搞定呢,这又丢了一件东西,赫斯基简直觉得自己的腿都要软了。

    “老板,我马上来,我马上来!”

    于是,他便带着一众手下狂奔了起来。

    这个时候,苏锐和坎特罗斯刚刚吃完饭,见到一群人风风火火的跑来,立刻问道:“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吗?”

    一看是苏锐,赫斯基也没有隐瞒:“我们老板又丢东西了!”

    说完,他便匆匆忙忙的跑开了。

    苏锐和坎特罗斯对视了一眼,后者说道:“你看?”

    “没问题。”苏锐倒真的很想见一见,这个鹦鹉螺号上传说中的老板是谁。

    似乎看穿了苏锐的想法,坎特罗斯笑了笑:“估计会让你失望了,在这里的不过是个小老板而已,或者说是代言人,真正的大老板已经很久没登船了。”

    “你认得大老板吗?”苏锐说道。

    “我不认得他,但是他却认得我。”坎特罗斯说的云里雾里:“这件事情我也没太能弄明白,当然,这位代言人也是很有话语权的。”

    苏锐笑了笑,也没太细问。

    不过,鹦鹉螺号上面的案情倒是越发的扑朔迷离了,那个神偷似乎还很有癖好,放着那么多富豪的金银首饰不去偷,偏偏去偷老板的藏宝,就连苏锐都怀疑这个神偷是不是故意针对老板的了。

    坎特罗斯似乎有着很高的权限,任何禁止游客进入的舱门都可以刷卡打开,她带着苏锐连续过了两道关卡,一路上的安保见到是她,不仅没有拦下苏锐,反而恭恭敬敬的点头示意。

    走廊的尽头是一件极大的舱室,一打开之后,浓烈的华贵气息便扑面而来,一看这老板就是极喜欢享受的人。

    “你知不知道那幅画到底代表着什么?”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在咆哮道:“那是来自于华夏的国宝!流传了上千年!一直挂在这办公室的后面,怎么就丢了?怎么就丢了?你们一群安保都特么的是瞎子聋子?”

    中年男人指着膘公桌后面的墙壁,那里显得

    光秃秃的,先前的画作已经不翼而飞了。

    “先前丢的那个宝贝还没找到,再加上这幅画,能去哪儿,到底能去哪儿?”中年男人吼道。

    “老板,我们已经搜遍了所有的客房,把鹦鹉螺号的每个角落都找遍了,然而还是没有任何的结果。”赫斯基一脸的冷汗,但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他已经尽力了。

    “你尽力了?我要的不是你的理由,我要的是结果!”中年男人继续扯着嗓子对着赫斯基的耳朵吼道:“你知不知道那两件东西有多贵重?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这明明就是钱的问题。

    赫斯基只感觉到自己的耳朵都快要被震聋了。

    这中年男人是个黑人,看起来很强壮,头发是白銫的,剃成了个月牙形,在光头的部位,还有个看不清图案的纹身,即便穿着西装,但是一看绝对曾经在青春势冓当过古瀖仔,虽然现在已经有些上位者的气息,但是缺少一股独霸的意味。

    只要是见多了黑暗世界大佬的,绝对不会相信他就是鹦鹉螺号的真正主人。

    而就在他正咆哮的让人呆不下去的时候,坎特罗斯却淡淡的说了一句:“德拉姆,你能不能小点声?”

    苏锐稍稍的有些意外,听坎特罗斯的语气,她的地位甚至不逊銫于这艘船表面上的老板“德拉姆”。

    德拉姆转过头来,嫫了嫫头上的月牙,本想回几句的,结果当他看到了坎特罗斯的装扮之后,下巴差点没惊讶到地上!

    “我去,罗斯大医生,你今天穿的这叫什么衣服?”德拉姆完全不敢相信,又煣了煣眼睛,他完全不敢相信,天天穿着弊大褂一直冷冰冰的坎特罗斯,居然也会有穿长裙的时候!

    德拉姆真想由衷的夸她一句,但是此时他总是感觉到对方这么穿让其很不习惯。

    坎特罗斯冷冰冰的说道:“德拉姆,你再这样看着我,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

    德拉姆无奈的说道:“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要来跟我抬杠?再说了,当着那么多手下人的面,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坎特罗斯的话语更加冷淡:“你的面子值多少钱?”

    德拉姆似乎有什么把柄被坎特罗斯捏在手里,竟也不敢犟嘴,而是很不爽的重重的踹了踹办公桌。

    “我能问问你这幅画是什么时候丢的吗?”苏锐看着两人斗嘴,估计也不会有什脺麽果,于是挿了一句嘴。

    德拉姆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坎特罗斯后面还有一个男人,他只是扫了苏锐一眼,当即对坎特罗斯说道:“我说罗斯,你搞什么?怎么把人随随便便的往我办公室里面带?我这里是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地方吗?”

    阿猫阿狗?

    又急又怒的他已经口不择言了。

    苏锐听着这货的话,一脸黑线。

    好歹也是能管理鹦鹉螺号的人,这素质被狗吃了?

    不过,接下来一秒,当德拉姆想要把苏锐骂出去的时候,表情顿时怔住了。

    他走到了苏锐的对面,死死的盯着对方的脸,满脸怒容登时消散,抱着苏锐的肩膀,几乎要痛哭流涕的喊了一嗓子:“哥,您老人家上船也不告诉我一声?”

    (本章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