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91章 我送你的礼物

    此时此刻,苏炽烟终于真正明白,苏锐要送自己的礼物到底是什么了!

    她的眼眶瞬间被泪水模糊了!

    她对这些衣F熟悉之极,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里面有马代尔品牌在巴黎时装周的限量版礼F,有阿玛尼专门为英国皇室成员定制的西装,还有那件据说世界上只有五件的镶钻礼F其中一件已经被毁掉了,而这一件的造型也是一模一样,很显然,一定是剩下四件中的其中一件。

    看着那些崭新的礼F,抑或是看起来普通但实则是著名设计大师亲手缝制的衣F,苏炽烟彻彻底底的被震撼了!

    一件不少,一件不落!

    如果不是她仔细的看了一下,甚至还会以为这些衣F是之前被暴徒剪烂之后重又缝合起来的!

    苏炽烟真的无法想象,苏锐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能从全世界各地把这些极具收藏价值的限量款礼F全部找来?

    这得花去多少口舌,这得花去多少金钱?这得动用多少人手?

    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苏炽烟的手在这些衣F上面一件一件的抚过,等走到衣架的最后一排的时候,泪光早已经布满了脸庞。

    “苏锐,谢谢你的礼物。”

    苏炽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狠狠的chou了一下,泪水更加汹涌而出。

    她真的很想趴在那个坚实的肩膀上面,放肆的大哭一场。

    自己失去了最珍视的东西,却被他全部的给找了回来,已经空缺了一块的心房,则是被重新填满。

    而这一次,心房比起之前来要更加充实。

    因为,里面似乎还多了一个影子。

    苏炽烟坐在凳子上,抱着J件衣F哭了很久,然后拿出手机,给苏锐发了一条短息。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在发出这条短信之前,苏炽烟有着些许的犹豫,但终于还是忐忑的按下了发送键。

    她知道,自己的心里似乎对于苏锐的回复内容有着很强的期待。

    自己在期待他回复什么呢?

    苏炽烟想着想着,俏脸已是微红。

    没过一分钟,苏锐的短信就已经回过来了,苏炽烟赶忙拿起手机,解锁屏幕,由于心中的紧张感和期待感,她的纤手甚至都在小频率的抖动着!

    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尼玛,自恋!”

    看着这四个字,苏炽烟的眼前顿时浮现出苏锐那撇着嘴的样子,或许,这些衣F在自己看来异常珍贵,想要重新一件件的找回来,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力气,而在他看来,或许真的是一件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的事情吧。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做了很多事情,帮助了很多人,却从来不放在心上。

    苏炽烟看着那条短信,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苏家大小姐从来没有露出过这种模样,情绪的转换简直复杂之极,连她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了。

    然后,她想了想,又回了一条短信过去。

    “下次,不要再对别的nv人这么好,你就不怕人家ai上你?”

    这句话就明显带有调情的意味了,苏炽烟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里是不是有着某种淡淡的悸动。

    而苏锐的回复更加简单,只有三个字。

    看了苏锐的回复,苏炽烟捂着脸,笑出了满脸眼泪。

    苏锐的回复是“怪我咯?”

    “那天晚上和你分开之后,我便被家里人接去了外地,说是去谈某项重要的事情,但是后来发现,他们应该意识到了当天晚上有可能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所以特地让我避开。”

    秦悦然正坐在苏锐的床边,一边剥着橘子往他嘴里递,一边担心的说道:“我也是今天才得知了消息,来之前打电话把我爷爷狠狠的说了一顿。”

    “你也别怪你爷爷,他不止保护了你,也保护了我。”苏锐想起了邵飞虎手下的那支特种部队,如果没有首都军区的高层点头,这支部队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在欧Y家族的现场。

    苏锐说道:“那天晚上很敏感,秦老爷子却清晰的表了态,让所有人都知道秦家的做法。”

    “什么?”秦悦然明显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我还以为他是选择明哲保身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锐便细细的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推平欧Y家主宅,G掉明灭的七大弟子,单挑明灭,遇到张玉宁,还有魔影的袭杀,他故意的隐去了许多的危险细节,只是简单的陈述。

    虽然苏锐的语气平淡,像是在阐述一件非常普通甚至是和他无关的事情,但是,即便不用他说,秦悦然也明白,可以让苏锐受那么严重的伤,那天晚上的凶险程度绝对超出人的想象!

    “不管怎么样,那天晚上我都应该陪在你的身边。”秦悦然把最后一瓣橘子塞进苏锐的嘴里,然后握住苏锐的手,心中内疚无比,眼睛有些CS。

    此时此刻,她也终于T会到林傲雪当时的心情了。无论秦家在那天晚上对苏锐做出了什么支持,都无法弥补她不在苏锐身边所造成的亏欠。

    秦家的支持是秦家的,秦悦然的支持是秦悦然的,两M事。

    就在这个时候,秦悦然忽然看到苏锐眨了眨眼。

    “你要G什么?”每当看到苏锐这个表情,秦悦然就一定能猜到,这个家伙接下来肯定不会冒出什么好主意。

    “我们今天晚上出去走走吧?”苏锐勾了勾手。

    秦悦然附耳过来,苏锐继续小声说道:“你是不知道,这里面的饭菜简直能让人的嘴里淡出鸟来,我每次看到那所谓的营养餐都想吐。”

    “不行。”秦悦然G脆利落的拒绝了:“你的身T正处于康复期,不能乱吃东西。”

    她都没能陪着苏锐经历危险,又怎么可能去影响他的康复?

    “什么康复不康复的,我跟你讲,我现在之所以看起来还很虚弱,就是因为这里的饭菜太难吃,如果能敞开了吃,我可早就恢复了。”

    苏锐强词夺理:“那什么,我也不去别的饭店,就是苏无限出于玩票X质才开的那家味极雅居,怎么样?”

    “那里太贵了。”秦悦然反正是不想带苏锐离开这间疗养院,随便找了个推辞的理由,说道:“我长期在宁海,也没有那里的会员卡。”

    “别啊,难道你以为凭我苏无限的关系,去那里吃饭还要付钱?”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到饭店就下车,下车就上楼,绝对不会到处乱逛。”

    秦悦然斜眼瞥着苏锐:“你说真的?”

    如果是去苏无限的餐厅吃饭,并且不让他到街上乱逛,那么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危险。

    事实上,在秦悦然看来,在康复期的苏锐多吃点好的自然很有必要,虽然J汤是好东西,但是如果让你连着喝上三个月,恐怕这辈子都不想再碰这种食物了。

    “到了那个餐厅,我们一定要点最健康最滋补的菜品来吃,大鱼大R就算了吧。”秦悦然说道。

    “可我还想吃烧烤来着。”苏锐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

    “就你这样子,还想吃烧烤?”秦悦然一拍苏锐的后脑勺:“姐姐已经对你法外开恩了,就别不知足了。”

    “我确实不知足,还想再开点荤呢。”

    苏锐看着秦悦然凹凸有致的极品身材,大有深意的说道。

    这个姑娘在接下来这J天内会每天都出现,貌似自己可以多做一些很有意义也很有意思的事情了。

    别提什么这样影响身T康复,如果被这种事情憋坏了身T,那么还怎么康复?

    开荤?

    秦悦然被苏锐的表情弄了个大红脸,想着接下来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脸庞竟然微微的发热了起来。

    秦悦然把苏锐的轮椅折叠起来,放进了后备箱,然后再将其搀扶到后排坐下。之所以总是带着轮椅,这倒不是说明苏锐瘸了,而是他还太虚弱,尽量不要走动,以免牵动了身T上的诸多伤口。

    他的P肤外表并没有吁么受伤,但是许多处的肌R都发生了撕裂和挫伤,J处骨裂的地方虽然不是重要位置,但还是相当影响行动的,由此可见,明灭那一身的Y派功夫甚至已经可以达到华夏古代那种内力伤人的程度了!

    苏锐虽然对明灭的Y气功已经窥探出些门道,但是想要真正的练习到那种程度,恐怕还得下相当大的苦功才行。

    秦悦然开着宝马,苏锐就坐在后排上面看风景,他看着步履匆匆的行人,看着华灯初上的夜景,看着这座喧嚣热闹的都市,不禁有些感叹。

    如果不了解内幕的人,真的很难想象,在一个星期以前的黑夜里,会发生那么剧烈的碰撞。

    这里的碰撞并不是指的苏锐和明灭之间,而是指的两大阵营的直接对抗。

    这种对抗,虽然悄然无声,但是却波澜万丈。

    波澜和巨L已经到了这种程度,没有个半年一年的时间,是很难平息余波的。

    味极雅居位于首都中心商业区的某个高档商务楼顶层,秦悦然把车子停在了地下停车场,然后取出轮椅,推着苏锐,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之中便进了电梯。

    苏锐虽然虚弱,但也能走,只不过这样貌似更有病人的待遇,这感觉真的蛮好的。

    由于处于下班和晚餐的高峰期,人特别多,电梯里面的空间并不是很大,轮椅多挤占了一些空间,这就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

    “哎呀,轮椅差点压到了我的普拉达高跟鞋!”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高跟鞋、浑身散发出浓烈香水气味的年轻nv人尖声喊道。

    秦悦然连忙道歉:“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是我不小心。”

    这个nv人双手抱X,继续不爽:“切,残疾人就不要出来转了,这不是给别人添麻烦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