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15章 市委书记H伯容

    第715章 市委书记H伯容

    秦悦然始终没有出现,却等到了H经纬这个小魔nv,苏锐的心里简直都想要咆哮开了!

    好朋友就是好朋友,又不是nv朋友,你那么亲密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动作代表着什么?

    虽然胳膊给紧紧挤压着,但是苏锐却丝毫没有心情来T验这种触感,而是迎着苏炽烟和林傲雪的目光,讪讪G笑着,想要不着痕迹的把胳膊从H经纬的怀哀之中chou出来。

    可是,后者却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反而抱的越发紧了,苏锐脸上G笑着,连续猛chouJ下,竟然没chou出来,反而差点把H经纬给甩起来。

    “两位姐姐,你们别不相信,我真的是欧巴的好朋友。”H经纬仍旧是一脸的灿烂笑容,不过那动作怎么看都像是在宣誓自己对苏锐的主权。

    于是,一个想要把胳膊chou出来,一个却死命的抱住,两个人都还偏偏带着笑容,这样子简直滑稽到不行。

    苏炽烟彻底绷不住了,转过脸去,笑的弯了腰,这两天来的Y霾已经是一扫而空。

    林傲雪则是颇为无语,摇了摇头,看了苏锐一眼,G脆也转过身去。

    苏锐被林傲雪这一眼看的是心惊R跳,没好气的瞪了H经纬一眼:“别乱抱啊,快松开。”

    “不行啊,欧巴,自从你上次把人家的初吻给夺走了之后,人家可是一直都没见过你呢!”H经纬一脸委屈和幽怨。

    听了她的话,苏锐简直快哭出来了:“我的H大小姐,我什么时候夺走你的初吻了?你能不能别把话说的那么容易让人误会?”

    “难道没有吗?”H经纬气呼呼的,没管转过身去的林傲雪和苏炽烟,仍旧紧紧抱着苏锐的胳膊:“那一次在华美酒店的818房间,你是不是夺走了人家的初吻?我到现在连房间号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尼玛,越说越乱!

    苏锐J乎都想要咆哮了,这叫什么事啊?

    那一次还是国际巨星唐妮兰朵儿来到华夏开演唱会,苏锐答应帮助H经纬要一张唐妮兰朵儿的签名照P,但是却遇到了她的同学李瑞豪和谢振波妄图对其行不轨之事,苏锐把H经纬救下,后者一激动,便盘上了苏锐的腰,结果苏锐站立不稳,倒在床上,嘴巴碰在一起,就这样,苏锐无比冤枉的夺走了H经纬的初吻。

    唉,这样一个经常穿着真空装泡夜店的小太M,居然说自己还有初吻,真是不敢相信。

    不过,她什么时候说不好,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当着林傲雪和苏炽烟的面罍鞑!

    一时间,苏锐只觉得天雷滚滚!

    特么的,那次是818房间吗?自己怎么就不记得了?这个小妮子不会是故意胡诌了一个房间号来骗人的吧!

    “那次是意外,别胡乱说,会引起误会的!”苏锐满脸黑线的说道。

    苏炽烟笑够了之后,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苏锐,你可还真是处处留情啊,不过我得提醒你,桃花运太旺盛了也可能变成桃花劫呢。你这个欧巴,抢走人家小姑娘的初吻,就得为人家负责终生,否则就是流氓行径!”

    “就是,这位姐姐说得对,如果欧巴不对我负责任,那就是流氓行径!”H经纬哀的更紧了一分。

    苏锐一脸苦B相的看着苏炽烟,尼玛,大姐,你还嫌不够乱吗?那幽怨的眼神让后者不禁有些动了恻隐之心自己是不是不该开这样的玩笑?

    林傲雪转过脸来,一言不发,嘴角微微翘起,那弧度落在苏锐的眼中,怎么看都像是充满嘲讽的冷笑。

    “傲雪,你别误会,千万别误会,那次是个意外,我们摔倒了,然后”苏锐也顾不得去甩开H经纬的怀哀了,连忙解释,不过越解释越乱:“总之,就是一场意外,你千万别瞎想,我的品位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会看上这种都没发育完全的小nv孩?”

    看着苏锐手无足措的模样,林傲雪的嘴角再上翘一分,她并没有任何责怪苏锐的意思,反而心里还有一丝甜意。

    他很在乎自己的感受呢。

    他在向自己解释呢。

    淡淡的感动弥漫在心间,温柔的笑意已经从林傲雪的眼底升起。

    可是,听着苏锐对自己连刺激带打击,H经纬不爽了,她用力的用X部挤了挤苏锐的胳膊,挑眉说道:“欧巴,你睁眼说瞎话!”

    “你倒是说说,我哪里没发育完全了?我这里的尺寸,虽然比这两个姐姐要小,但也比同龄人大很多好不好!”H经纬实在是不高兴,说自己什么坏话都不能说发育不好,自己发育的可是太好了。

    “好好好,你发育的最好,行了吧?”苏锐简直想冲出这露台,直接跳海自尽得了。

    “这个小MM,真可ai。”苏炽烟觉得这H经纬实在是个开心果,不禁走上前来,笑着说道。

    “小MM?我可不小。”H经纬立即很不满的纠正苏炽烟的话。

    “好好好,你不小,你一点都不小。”苏炽烟哭笑不得。

    “就是。”H经纬终于松开了苏锐的胳膊,然后异常彪悍的挺了挺X,眼光在苏炽烟和林傲雪的X前来回逡巡了一遍:“不是我不大,而是你们太大了。”

    这一下,轮到林傲雪哭笑不得了。

    “经纬,你胡闹什么呢?”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灰Se衬衫的中年男人走进了露台,他看起来四十多岁,身材瘦削却挺拔,步伐沉稳而有力,身上流露出一G淡淡的上位者气息。

    H经纬看了他一眼,便扭过头去,不爽的哼了一声。

    “他是你老爸吗?”苏锐问道。

    “哼。”H经纬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这句话。

    苏锐微微一笑,当他看到这个中年人的模样,立刻便联想到了某件事情。

    那一次,苏锐G掉了山本组派来的上忍,然后立刻杀到了宁海市政府大院,出卖叶冰蓝的罪魁祸首王光明正在多功能报告厅内领奖,苏锐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冲进去,把王光明暴打了一顿,丝毫不给市长段清峰和常委mao东升面子。

    而那一次,宁海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市委书记H伯容也站了出来,少见的以高调滇潿度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此时出现在君澜凯宾酒店的这个男人,就是H伯容。

    父nv二人的长相还是颇有点相似的,但是X格葴髫然相反,一个沉稳低调,一个却张扬跋扈,真是两个极端了。

    “H书记。”林傲雪迎上前去,她是认识H伯容的,身为必康集团的总裁,经常会有与市委书记见面的机会。

    “林总也在啊,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H伯容笑着走上前来,和林傲雪礼仪X的握了握手。

    不过接下来,当他看到苏锐的时候,目光顿时有些凝重。

    因为他对这个年轻男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太深刻了!

    那一晚,苏锐的张扬跋扈震撼了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当场把宁海十大岗位标兵之一的王光明打成了重伤,顶撞市长段清峰和mao东升,结果整个宁海市局都站在了他的身后,一贯老成持重的市局局长陈志山为了他不惜得罪段清峰,而从国安部跨系统空降宁海的副局长罗飞良的行为更是相当于重重的打了段清峰的脸!

    也正是基于那次的机会,H伯容正式的站出来,一改往日低调到骨子里的习惯,开始表明自己滇潿度。

    那一天晚上,标示着从首都空降宁海的市委书记H伯容,与土生土长势力庞大的宁海市长段清峰正式J锋的开始!

    事实上,H伯容早就看不惯段清峰的许多做法,但是后者实在是太过强势,自己空降宁海市委书记,无疑是阻断了段清峰的升迁之路,后者自然不可能主动配合他的工作。

    不仅不配合工作,这段清峰还多次在公开场合讲出一些与H伯容滇潿度截然相反的话来,并对其的某些做法层层阻挠。

    段清峰妄图以此来B走H伯容,让出市委书记之位,他的行为一度导致H伯容开过的所有会都变成了形式,讲过的所有话都成了废话。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宁海人民只知道有市长,却不知道有市委书记。

    这句话是对H伯容最大的藐视,但是他初来乍到,根基不稳,也只能任由段清峰这样争权。

    事实上,H伯容虽然看不惯段清峰等人的所作所为,但是并没有提早摊牌的打算,直到苏锐那天晚上出现在多功能报告厅,让H伯容敏锐的抓到了一丝机会。

    自从那次公开表态之后,段清峰阵营中的许多人都开始徘徊观望,H伯容便由绝对的弱势变为了开始渐渐扭转局面,堪称他在宁海官途中的转折点。

    H伯容同样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这个改变自己官场轨迹的男人,而且自己的nv儿貌似还和他很相熟。

    能够让国安部都如此重视的男人,想必其真正的地位比自己都低不到哪里去吧!

    “你好,还不知该怎么称呼?”H伯容主动向苏锐伸出右手,他倒是没有提及关于上次苏锐闯进政府报告厅的事情。

    “我叫苏锐。”苏锐微笑着和H伯容握了握手:“H书记,你好。”

    “今天我nv儿在这里吃饭,难得巧遇一次,如果J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共坐一桌,我来请客。”

    H伯容非常友好的说道,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真是没有一点市委书记的架子。

    苏锐却是不领这个情,笑眯眯的揭穿了他的想法:“H书记是想借着我们来帮你修复一下父nv关系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