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3章 我愿做您的抬棺人

    第673章我愿做您滇潷棺人

    第673章我愿做您滇潷棺人

    苏耀国绝对不会想到,他和自己“儿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竟然会是这种情形!

    饶是这位老人峥嵘一生,也绝对无法想象的出,自己最喜欢的“孙nv”竟然坐在最牵挂的“儿子”身上!

    两个人衣衫凌乱,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是很明显是在做什么事情!

    做什么?

    这个只要是成年人都会明白!

    事实上,苏炽烟和苏锐的感情真的没到这个份上,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一是因为同病相怜,二是因为酒鏡的诱H实在是太过强大了,俊男靓nv,**,绝对是一点就着!

    扑面而来的浓重酒气,让苏耀国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他这一辈子,不知道见过多少Y谋诡计,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强力劲敌,从来都是步步为营,进退有据,但是今天遇到了这种事情,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苏耀国一直在暗中关注苏锐的成长,从小到大,对方的每一个关键的成长节点他都不曾错过。看似冷酷无情的把S生子远远抛开,让他去经历血雨腥风,让他去感受这个社会的残酷,但是,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苏耀国经常在无人的寂静夜晚,对着他chou屉中的相册深深叹息。

    那相册里只有寥寥的J张照P,一个nv人,和一个少年。

    那个nv人,名叫芮红云,而那个少年,则是叫苏锐。

    苏耀国知道,苏锐在八岁生日的时候,仅仅依靠着一把匕首,就完成了单人穿越亚马逊森林的壮举;

    他也知道,在苏锐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十二枚一等功勋章,受到国家一号首长的亲自接待;

    他更知道,五年多以前,苏锐颔怒暴起,生生杀穿了五大世家,也就是在当时,他苏耀国下了命令,让赶来救援的部队和警察晚到了半个小时,至于这么做,只是为了让苏锐能够有足够时间完成他的复仇。

    事后,如果不是苏耀国表态,苏锐根本不可能获得“驱逐出境五年”的“待遇”,恐怕早就被五大世家力Y死了!

    人一旦老了,总是容易感怀,苏耀国曾经在脑海里设想过很多次父子相见的场面,或许会有激烈的争执,或许会有控制不住的泪水,但是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场面!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苏炽烟毕竟是自己的孙nv!

    自己的孙nv,却坐在儿子的腿上,而儿子呢?反而是看也不看,大骂自己快点滚出去!

    苏无限看到老爷子愣在门口,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赶过来一看,顿时怒火中烧!

    “苏炽烟,苏锐,你知不知道你们在G什么!”苏无限怒吼道!

    得,不用说,眼前的场面完全的超出了他的预料!

    虽然苏锐是自己很欣赏的年轻人,虽然苏炽烟是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养nv,但是现在苏无限已经把苏锐当成了苏家的一员,那么苏锐就是苏炽烟名义上的叔叔!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是拟制血亲!

    只要苏锐的名字上了苏家的户口簿,那么他和苏炽烟就万万不能结合!

    如果结合了会怎么办?

    那就是乱了纲理L常!

    可惜的是,在现在超高浓度的酒鏡和超高浓度的激素一同上头的苏锐和苏炽烟的眼中,彼此根本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双方就是极具吸引力的异X,异X之间,总要做点X别不同的人该做的事情吧!

    “我说过,别来烦我!”

    “快点离开!”

    苏锐和苏炽烟正在兴头上,结果却被这样打断,这让二人很不爽。

    如果这F务员知趣的话,快点离开,那么两人还有可能再找回丢失的那一部分兴致。

    可是,接下来一秒后,苏锐顿时觉察到了不对劲,苏炽烟也愣住了。

    怎么这F务员还能叫出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两个人齐齐转头,这一下,身上的冷汗顿时冒出来,酒也一蟼愑醒了一大半!

    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醒酒方式绝对不是蛋白质,而是惊吓!

    苏锐和苏炽烟同时愣了五秒钟,似乎在思考着这两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后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媚意顿时消失不见,涌现出来浓浓的沮丧和尴尬,连忙推开苏锐,从他的身上站了起来!

    真是的,明明爷爷和父亲让自己把和苏锐的见面地点告诉他们,结果自己偷偷发了短信之后就喝多了,这事情闹得,不是主动汇报地址等人来捉J吗!

    二十好J年了,自己都还洁身自好没碰过男人,结果头一回兴起,想要和这个自己并不反感的男人尝尝约-P的滋味,却被自己的爷爷和父亲撞见了!

    而且,这地址还是自己发短信告诉他们的!

    “不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苏炽烟站在一旁,局促无比。

    当然,这种时候的她还不忘把衬衫上方的两颗扣子给扣上,看来这酒还真是醒透了。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该是哪样?”苏无限的眉mao狠狠的拧在了一起,好心情被破坏殆尽。

    “是这样的。”苏锐站起身来,笑着解释道:“我们两个聊到了身世问题,多喝了点酒,然后就有些同病相怜了。”

    说着,他还不忘扣上衬衫的扣子,结果扣子全部被苏炽烟扯断崩飞,一个都不剩了。

    没有人发现,在看到苏锐扣扣子的动作之时,苏耀国老人的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苏无限听到“身世问题”四个字,又低头看了看地上的J个空酒瓶,眼中的愤怒竟然开始逐渐退散。

    “炽烟,你先回去,关于你身世的问题,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也难为你了。”苏无限说着,眼神有些复杂。

    即便是养了那么大的nv儿,终究还是对亲生父母心心念念。

    “好。”

    苏炽烟点了点头,连忙退出去,她没想到苏锐寥寥J句解释的话就说到了重点,给自己解了围。

    不过,她也知道,这句解释的话肯定会伤了父亲的心,至于到底该怎么办,也只有等事后再说了。

    关上包厢的门,苏炽烟来到洗手池旁,用凉水使劲的往脸上拍着,似乎这样才能够使自己清醒一些。

    “F务员,给我一盒纯牛N。”

    苏炽烟一边洗脸一边说道。

    一盒牛N下了肚子,胃部那火烧火燎的感觉明显消解了许多。苏炽烟看着镜子中满面通红的自己,想着刚才的举动,不禁觉得很难相信。

    自己和苏锐的关系根本没深厚到那种程度,充其量就是不算反感而已,怎么就能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呢?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的话,苏炽烟相信自己一定不会再这样了。

    可是,无论她现在怎么想,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被爷爷和父亲撞见,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还有,以后看来是没有办法面对苏锐了。

    想到这一点,苏炽烟的眼前居然莫名的浮现出自己撕开苏锐衬衫的样子,脸上的红晕再添一分。

    “要死了,要死了。”苏炽烟连忙快步离开。

    今夜,对于这位苏家大小姐而言,注定是极为特殊的一个里程碑!

    等到苏炽烟离开,苏锐深深的看了看老人,说道:“如果您不嫌这里的味道难闻的话,那就请坐吧。”

    苏耀国老人听了这句话,略微有点诧异,他倒是没想到,苏锐居然一开始就表现的很友好。按照这个刺头的X格,不是该一上来就疾风骤雨的么?

    不知为何,苏锐越是平静,越是客气,苏耀国的心里越是没有底。

    这个世界上,已经极少有人极少有事能让老人没有把握,但是苏锐绝对是其中之一。

    “我以为你会骂我,会恨我,会对我抵触。”苏耀国老人坐下,苏无限仍旧站在一旁。

    “我为什么要骂您?”苏锐微笑着说道:“您是我儿时的偶像,历史教科书上全部都是您的事迹,我虽然没上过J天学,但是这些书倒是看了不少。”

    听到苏锐说自己没上过J天学,老人的眼中不禁涌现出一丝歉意。

    “很抱歉。”苏耀国说道。

    听了这句话,苏无限的眉mao扬了扬,眼中闪现出一抹凝重和兹异。

    老人戎马一生,X格强Y,极少犯错,犯错了也极少道歉,但是,像这么一开口就说抱歉的事情,还真是从来没见到过。

    苏无限在心中轻轻滇澗了一口气,都说老人疼孙子,都是往命里疼,看眼前的情况,老爷子疼这S生子的程度要远远高于那J个孙子了。

    “您没有任何必要对我说抱歉。”苏锐虽然用着敬语,但这敬语听起来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说着,他拆了一瓶酒,兀自喝了一口。

    “这么多年来,我并没有尽好一个当父亲的责任。”苏耀国说道,看着苏锐喝酒的样子,他轻轻滇澗了一句。

    “别这样说。”苏锐看着苏耀国的眼睛:“我并不是不懂事理的人,您的意思我也明白,事实上,我在之前这些年活的挺好,没有您在过去二十J年的培养,我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本领,没有您在五年前的出手相助,我恐怕早就被枪毙了。”

    “所以,”停顿了一下,苏锐继续说道:“您不欠我一声抱歉,我却欠您一句谢谢。”

    听了这句话,苏耀国没有吭声,而苏无限心中的一块大石头则是落了地。

    看起来,苏锐并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老爷子看似把这个S生子丢在外面,任其自生自灭,但实际上还是做了很多事情,虽然有些时候不过是三言两语,但却能够帮上苏锐的大忙。

    “我确实亏欠你很多东西,我想做出补偿,只要你开口,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会做到。”

    苏耀国似乎有点急切。

    苏无限在心里长吁短叹,他从来没见到过老爷子如此失态,他的这种表现,足以说明苏锐在其心里的地位是怎样的重要。

    “我不需要您的补偿。”

    苏锐能明白老人的意思,但是明白归明白,接受不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老人,对方头发全白,满脸皱纹,曾经那个笑傲沙场的青年将军已经完全湮灭在了时光的尘埃里。

    想到这儿,苏锐的心中涌出一丝不忍。

    “我只想说一句话。”

    苏锐喝了一大口酒,眼神却越发的清醒:“您好好的活着,我们不需要再见面。”

    听了这句话,苏无限差点怒了,而苏耀国的眼中域是闪过深深的无力之感!

    终究,还是拒绝了。

    “但是”紧接着,苏锐又补充了一句:“您要是死了,我愿做您滇潷棺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