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8章 送入洞房

    ( )“真讨厌。”周安可捶了苏锐一下,脸上涌起无限娇琇。

    在这之前,这个浑身上下流露出古典韵味的江南美nv,根本不曾和任何男人有过这种接触,更别提这样看似“打情骂俏”的动作了。

    喝多了酒,吐出来也会觉得好受一些。苏锐从卫生间出来,感觉胃里顿时没了什么负担,鏡神也J乎完全恢复了,感觉再来个J斤也不成问题。

    没错,有实力就是那么任X。

    看到苏锐出来,周安可毫不犹豫的上前,搀扶住了他的胳膊。

    其实苏锐现在脑子很清醒,就算不搀扶也没事,只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拒绝美nv滇濝身F务。

    回到座位上,这场规模庞大的宴席也已经到了尾声。

    明洁又站起身来,这nv人的眼中放出恶搞的神Se来。

    “感谢诸位今天晚上的捧场,下面让我们送新郎新娘入洞房喽!”明洁中气十足的喊道!

    “好!”现场的喝彩声直冲云霄!

    就连周中天也是微笑着摇头,颇感无奈。

    事实上,这个nv婿的表现不错,他这个未来老丈人也是初步认可了,尤其是苏锐和自己的儿子周显威还有那么一层神秘的关系,这让他大为感兴趣,连自己都不能降得住儿子,而苏锐却可以!

    什么?入洞房?

    苏锐闻言,差点栽倒在地!

    这也太快太快了吧!世界上还有比明洁更彪悍的老妈吗?这是迫不及待把闺nv卖出去的节奏啊!

    “妈,你说什么呢?”

    周安可又琇又急,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的老妈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喊出如此不靠谱的话来!

    可是,所有宾客已经站起来,朝他们这边涌过来,周安可的声音已经彻底被湮没在鼎沸的人声中了!

    三叔周中正对明洁偷偷竖了个大拇指,笑着说道:“我说嫂子,你这可是有点猛啊!”

    “姑爷,我说你还愣着G什么?还不快带着我们家安可入洞房?”明洁对苏锐眨了眨眼,看到后者愣在原地,不由得笑起来。

    “这个”苏锐嫫了嫫鼻子,眼看自己二人根本抗不过这大势,只得拉了拉周安可的胳膊,低声说道:“要不,我们就进去,装装样子?”

    这可是洞房,能装装样子吗?

    周围的喝彩声一L高过一L,周安可此时全然没了主意,她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看了看苏锐,然后又躲开眼神,道:“我听你的。”

    “那我们就走吧。”苏锐牵住周安可的胳膊这货倒也没趁机占便宜,他居然没把握这个拉拉小手的好时机。

    不知道周安可的老妈明洁今天是不是喝醉了,比之以往更豪放许多,她一声大喊,道:“安可,还不快点跟上?”

    周安可实在是琇得不行,刚想迈动步子,就听到假山盯上传来一道吼声:“不行!”

    众人循声望去,竟然是刚才落跑的周显威!

    他到底想搞什么鬼?

    看着自己儿子,周中天的脸Se沉了下来,如此大喜之日,自己的儿子竟然敢这样砸场子,着实有些说不过去了。

    其实这倒是有些误会他了,周显威笑眯眯的说道:“不能拉着走,要背着我M进去!”

    此言一出,周围的乡里乡亲更加起哄!

    “背起来,背起来,背起来!”

    听着这话,苏锐有有些犯难起来,他笑YY的看着满面通红的周安可,说道:“背不背?”

    周安可忸怩了一下,还是说道:“要不,就听他们的吧。”

    此时,周家小姐也是满心欢喜。

    “那好!”

    苏锐也被气氛感染,蹲着马步,身T前倾,道:“上来!”

    感受着周围热烈的气氛,周安可的心中骤然生出一G莫名的勇气来,竟然直接伏在了苏锐的背上!

    后背传来了柔软的触感,苏锐伸出两只手,紧紧托住周安可的大腿,双腿用力,同时喊了一声:“起!”

    看着苏锐把周安可背起来,周围的乡里乡亲顿时大声叫好!

    周安可娇琇无限,按照她以往的X子,肯定要把头埋在苏锐的肩膀上,可是此时,她竟是紧紧搂着苏锐的脖子,趴在他的肩头,似乎是有些担忧的轻声问道:“我重吗?”

    “轻的跟一只小企鹅似的。”苏锐也不知道怎么打的比方,此时他正有些心猿意马呢,周安可外表看起来文文静静,但是身材却是十分有料,被这样紧紧贴着,他如何能淡定?

    周安可顿时放下心来,但是转念一想,我怎么会是小企鹅?

    苏锐的步子非常稳,周安可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晃动,她看着身下一步一步朝前走的男人,柔声问道:“累不累?累了就歇歇吧。”

    苏锐笑道:“背着你走一天也不会累啊!”

    他的本意是说周安可T重比较轻,但后者听起来可就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顿时心中溢出淡淡滇濔蜜。

    “新郎新娘入洞房喽!”

    周显威站在假山上高声喊道!众人跟着他一起高呼!

    在这种环境下,周安可似乎觉得自己真的就像是个小媳F儿,不自觉的把搂着苏锐脖子的手臂再紧了一紧。

    终于,两个人迈进了“洞房”。

    苏锐进房间之后,连忙把门关上,让那些热烈的声L被隔绝在外面。

    此时,苏锐还依旧驮着周安可,不过当他看清楚房间内的景象时,不禁再次说了一句:“我去!”

    这是他来到周家之后第三次感慨了!

    周安可也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都让她忘记了从苏锐身上下来。

    房间的屋顶上已经贴上了红Se的拉花,被子和床单也全部都是充满了喜庆的大红Se,甚至床头还点着两盏红Se的长明灯!

    如果再来上J张婚纱照,就是妥妥的婚房啊!

    苏锐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说道:“你老妈在半天的时间里就搞出了那么多东西?”

    周安可同样艰难的回答道:“应该可能也许是吧”

    把周安可轻轻的放到床上,苏锐活动了一下胳膊,笑道:“今天晚上可真是太激烈了。”

    一身白裙的周安可和这红Se的床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像是穿着婚纱的新娘一般,美不胜收。

    苏锐似乎也看的愣住了。

    周安可没觉察到苏锐的表情,而是有些苦笑道:“我妈实在是太能折腾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对了,今天真是难为你了,陪着我演了这么一出戏。”

    苏锐在床边坐下:“没事啊,能当一当男主角,感觉也是不错的。”

    周安可见到苏锐并不介意,心中的石头悄悄放下来,和苏锐并肩坐在床边:“我真怕你会吓得从此不来我们家。”

    “以后怕是不能不来喽。”苏锐淡笑着说道:“不然丈母娘还不得追杀到宁海去?”

    听到“丈母娘”三个字,周安可又笑了起来,霞飞双颊。

    “苏锐,你怎么会认识我哥?”对于这一点周安可也比较惊奇,很明显,她已经看出来,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哥哥非常的怕苏锐。

    “他欠了我的钱。”苏锐哈哈大笑,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往事。

    “欠钱?”周安可没弄明白苏锐话语中的深层意思,道:“那一定是欠了很多吧?”

    “确实不少。”苏锐重重点头。

    “真是太过分了。”出于对周显威恶劣人品的相信,周安可竟一点也没有怀疑苏锐的话,很认真地说道:“我来替他还吧!”

    “不用你还。”苏锐半真半假的笑道:“我都成了你们家的nv婿了,还能问大舅子要账吗?”

    周安可脸上的红C就一直没消下去过:“讨厌,又开我玩笑。”

    环视了一下四周,周安可的这间卧室虽然不小,而且带有**的卫生间和浴室,可是,只有一张床。

    “我找我妈去给你找一间客房。”周安可面Se微红,站起身来。

    “你家那么大,如果要找一间客房简直太容易不过,可是你觉得你老妈会找吗?”苏锐无奈的说道,这老妈好生彪悍,竟然是巴不得早点把nv儿嫁出去的节奏。

    “那也得找她问问。”周安可觉得自己老妈的举动给苏锐带来了尴尬,必须要弥补一下才是。

    “没用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以你老妈的X子,这门已经从外面被锁上了。”苏锐依旧坐在床边。

    “不会吧?”周安可将信将疑,走到门前一拉,房门纹丝不动!

    “真的锁上了!”周安可很惊讶,苏锐怎么会猜的那么准?

    “我要打电话问问她是怎么回事。”

    周安可拿出手机,号M才刚刚拨出去,就听得苏锐说道:“没用的,她肯定关机了。”

    果然,苏锐的话音一落,立刻从听筒里传来一句话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周安可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鏡彩。

    苏锐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现在可以猜得到你老爸当初是多么的悲惨了。”

    就这手腕这能力,还不得把周安可的老爸在手心玩的团团转?

    周安可重重点头:“我也猜到了,为我爸默哀吧。”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今天晚上该怎么睡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