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8章 咱们没完

    “那两把刀的事情?”白家大少爷脸上的笑容不变:“其实,这件事情是白莺的错,当然,因为某些原因,她现在非要我叫她夜莺。”

    “属下犯了错,我自然要出面道歉,否则的话,对锐哥岂不是太不公平了?”说到这儿,白秦川对苏锐微微倾身:“夜莺不懂事,希望锐哥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看着弊秦川前倾身T的样子,一旁的两个美nv难掩震惊之Se。

    “她说我杀了她的姐姐,可是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结的仇。”苏锐皱了皱眉:“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白秦川眼底的目光闪了闪:“锐哥,说起这件事来,我还很惭愧,夜莺虽说是我的手下,但是X格十分顽固桀骜,令行禁止这四个字对于她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我曾经问过她许多次,她也不愿意说。”

    苏锐的眼中开始凝聚起鏡芒来:“我可以相信你么?”

    “当然了。”看到苏锐的表情,白秦川立即正Se道:“不过锐哥你放心,夜莺以后再也不会这样,我向你保证。”

    苏锐微微点了点头,他可以不管白秦川是谁,但是白秦川的三叔,他必须要给他个面子。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三叔在五年之前站出来替他讲了一句话。

    只不过苏锐在点头之后,并没有继续往里面行走,而是却转身朝外面走去。

    白秦川露出错愕的神情来,苏锐这葫芦里卖的什么Y?为什么走到一半就不走了?

    自己费尽心思把J大世家子弟都召集到这里来,这苏锐连这面子都不给?

    如果人进了会所再离开,他白秦川可就渍面扫地了!

    “锐哥,锐哥,请留步。”白秦川连忙追上,尽管他猜不到原因,但是苏锐必须要留下来!否则的话,他的计划就要付诸东流了!

    难道说,是自己在什么地方说错了话,让他不高兴了?

    从首都事先赶来,就是为了这顿饭局,白秦川的心思没有人能明白。

    那两个大美妞也是震惊无比,这苏锐也太牛气了些,竟然连白家大少的面子都不给!

    苏锐只是瞥了他一眼,说道:“你三叔的面子我已经给过了,曾经帮我的忙,我会亲自登门谢他,至于这顿饭局,就免了好了。”

    白秦川不禁有种被玩弄了的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生疼。

    “锐哥,我们之前不是说好”白秦川调整了一下情绪,道。

    “我们说好什么了?”苏锐冷笑着反问。

    白秦川顿时不讲话了,苏锐三言两语就能够形成如此B人的气势,这让他完完全全的处于下风了!

    “白秦川,我有句话要对你说。”苏锐忽然停下来,面Se冷峻。

    “锐哥有话请尽管讲。”白秦川努力压蟼愒己心中不爽的心情。

    “我从来不喜欢别人把我当成棋子,这一次也不例外,你的小心思,不要以为别人都看不出来。”

    白秦川的面Se一寒,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

    “另外,那两把刀的事情,咱们没完。”

    苏锐说完,抬腿就走,大步流星。

    只是,在走到四少苏法华的身边时,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弧度来。

    “你怎么回去了?”苏法华扶了扶黑框眼镜,有些疑H地说道。

    “你这个人,比我想象的要好点。”苏锐说道:“等我去首都,可以一起赛一场。”

    苏法华的眼中顿时闪过炙热的光芒,不管他之前有多郁闷多生气,此时一听到赛车,所有的气愤都烟消云散了!

    “好,下次你到了首都,我来做东,我们跑个痛快。”苏法华攥了攥拳头,也转身朝外面走去!

    这四少倒也是个妙人,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得力手下鸭舌帽被苏锐劝的离开而生气。

    眼见着两人都离开,白秦川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了。

    “四少,你去哪?”

    “我也不想吃饭了,没什么胃口,你今天的搭救之恩,我回头再谢。”

    说罢,他便登上了门口的阿斯顿马丁,一路轰鸣而去!

    奥迪tt也已经缓缓启动,苏锐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白秦川站在会所门口,一脸的Y沉!

    刚才苏锐当着他的面夸苏法华“你这个人比我想象的要好点”,其中的意思非常明显,就是说白秦川比他想象中的要差点!

    听话听声,锣贯濤音,白秦川这些人在首都的所谓上层社会厮混了那么久,怎么可能听不明白苏锐的弦外之音?

    简直和公然打脸差不多了!

    只是,自己今天晚上究竟露出了哪些破绽,让苏锐转身就走?连一起吃饭都不愿意?

    “川哥,这个人实在太过分了,怎么能那么不给您面子,您都对他那么好,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

    “就是,白少,里面的客人都在等着呢,他们也太不知道些礼数了,回头我就让会所对他们下封杀令。”

    白秦川面目Y沉如水,眼睛中带着微微的红意:“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二nv立即噤若寒蝉,白秦川一旦发起火来,威力还是很可怖的。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弊Se长款礼F的漂亮nv人都里面款款走了出来,站在了白秦川的身边。

    当所有人见到这个nv人的时候,一定会把主要的注意力集中于她的X前,那两座山峰堪称美到极致,让男人的眼光无法自拔,根本不能挪开。

    如果苏锐在这里,一定能够认得出来,这个nv人正是上一次被他用“异样手段”审讯过的苏炽烟!

    “他走了?”苏炽烟有些诧异的问道。

    “是啊,你那个四表哥苏法华也走了。”白秦川恶狠狠地吐了一口气:“我都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抱歉,今天晚上没能帮到你。”

    “我们之间就不要说这种客气话了。”苏炽烟看了他身旁的两位充满敌意的大美nv一眼,道:“放心,我你们不一样,你们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白秦川毫不掩饰自己看苏炽烟的眼神:“我倒希望你有一天能和她们一样。”

    “这一天,恐怕遥遥无期吧。”苏炽烟看着苏锐离开的方向,眼神复杂,“既然他们都走了,我也离开好了,有时间去我那里坐坐。”

    苏炽烟说完,也转身离开。

    只是,在转过身的过程中,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在得知苏锐已经离开的时候,她竟然松了一口气,心里就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

    而在她的鏡致手包里,还装着那张让无数上流社会中人疯狂追逐的白金名P。

    “白少,他们都走了。”

    白秦川摇了摇头,眼中透着狠意:“一群混蛋,简直把我当成了笑柄。”

    回到房间,一身紧致黑衣的夜莺正靠坐在飘窗上,正拿着S巾细细擦拭着手中的短刀,如果苏锐在这里,一定能够认出来,这就是他J给谷婉儿的“龙凤呈祥”双刀,华夏兵器榜上排名第十的兵器!

    “他没来?”夜莺依旧带着口罩,抬起眼睛问道。

    “不要再有下次,不要再去惹那个疯子!”白秦川恼火地低吼道:“这一次我能保住你的刀,但下一次我不一定能够保住你的命!”

    “那就等下一次再说吧。”

    说罢,夜莺便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在和白秦川擦身而过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有看白家大少一眼。

    听着夜莺把门关上,白秦川气得重重把杯子摔在地上,怒道:“都是混蛋!”

    夜莺才刚刚出去,房门便被打开,一个面容邪魅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薄薄的嘴滣,细腻的P肤,这样的容貌去南韩扮演一个伪娘可一点都不过分。

    竟然是欧Y冰原!

    他看了看夜莺妖娆的背影,T了T嘴滣,眼中绽放出异样的光芒。

    “我可真佩F你,这么不听话的nv人,你居然也愿意收为下属。”欧Y冰原笑呵呵的说道:“如果你不想要的话,可以给我,这nv人还是很对我胃口的。”

    “欧Y冰原,你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怕死吗?”白秦川看到他,不禁更为恼火。

    “我就是想来看看,能够让你白家大少如此忌惮的人,究竟长得什么样。”欧Y冰原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笑呵呵的说道。

    “那结果呢?”

    “我没有失望。”

    “为什么离开?”谷婉儿问道,她很是不理解苏锐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鸿门宴,不吃也罢。”

    苏锐不禁想起来自己在会所的停车场上看到的一辆车,那辆宝马,正是之前在苏炽烟的造型工作室所见到的。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巧合,百分之九十九的巧合都是人为制造出来的。

    苏炽烟既然在这里,那么就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一点让苏锐很不舒F,这个nv人出现在这里,想必又是来试探自己的,而这次甚至联合了白家大少白秦川一起,很显然她的身份也不可小觑。

    这个白秦川,可一点都不老实啊。

    “那个”谷婉儿纠结了一下,Yu言又止。

    苏锐瞥了她一眼:“你是想问刀的事情吧?我没估计错的话,双刀已经被你的长辈J回了白秦川的手里。”

    “嗯。”谷婉儿似乎早就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结果,难掩自己的愧疚之Se,“对不起。”

    “没关系,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左右的。”苏锐瞥了她一眼,揶揄的说道:“当然了,如果你还想着以身相许的事情,我也不会反对。”

    谷婉儿赤红着脸,憋了好大一会儿,才说道:“我会努力还你钱的。”

    苏锐哈哈大笑:“有时间多请我吃J顿饭就好了,毕竟我不会拒绝美nv的邀请。”

    “你是个好人。”谷婉儿咬了咬嘴滣,轻声说道。

    :感谢每纵、神剑和教主的捧场支持!i1387(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