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97章 要不要我帮你揍这混蛋

    “可惜的是,人家小姑娘已经跟着另外一个帅哥走了。”

    薛如云似笑非笑的指着之前来挑逗苏锐的nv孩儿,此时她正在和另外一个染着Hmao的帅哥打得火热。

    “唉,现在的小姑娘实在是太不检点了。”苏锐很是失望滇澗了一口气。

    “小姑娘不检点,小伙子检点吗?”薛如云调笑地看着苏锐,这个年轻的男人总是能够给她带来很多惊喜,而前J天一句话就让秦冉龙和必康集团达成合作的事情,更是让她刮目相看。

    苏锐直视着薛如云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说道:“非常检点。”

    说到这儿,苏锐的话锋一转:“不过,如果你需要我不检点的话,我也可以不检点的。”

    “你就没个正行。”薛如云抿嘴轻笑,这个nv人身上带着一G子独特的气质,即便是这样很正常的笑,但也让人家感觉到她的笑容之中带着一丝撩拨的意味。

    或许这样的nv人,就是传说中滇濎生媚骨吧!

    吧台的F务生和调酒师早就被薛如云的笑容迷的不行,俩人都近乎呆滞了。

    苏锐不禁为他们的定力摇了摇头,小伙子们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啊!看看自己,都被这nv人当成钢管又搂又抱又夹的了,还能坐怀不乱!越想越值得骄傲!

    如果能再来一支钢管舞,自然是最好的,不过苏锐也看出来了,今天这可能X可不太大,于是说道:“我们找个卡座聊玲濎吧!”

    “好。”薛如云点点头,起身带着苏锐走去。

    她在这间酒吧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座位,就是二楼靠栏杆的那一侧,坐在那里可以遍览整个酒吧的所有情形。一般情况下如果她不来,那么那个位子就是空着的,F务生也不会让别人去坐,因为那个位子要时时刻刻给老板预留着。

    当然,上一次因为还有很多的空位子,薛如云并没有带苏锐坐在这个卡座上。

    “当老板就是好啊,还能拥有自己的专属座位。”苏锐啧啧感慨道。

    如果苏大帅哥也有个夜总会的话,就一定要把自己的专属座位设在舞台下面,然后把舞台变成单面透明的镜子,这样自己就可以把每个姑娘的裙底风光尽收眼底了。

    不过,这个猥琐的想法只是存在于他的脑海里,一直没有付诸行动而已。

    “当老板有什么好,C心又费力的,顶多就是表面上看起来风光一些。”薛如云并不赞同苏锐的观点。

    “妖鏡,你这间酒吧每天晚上也能挣不少钱,为什么还要在必康集团上班?市场部还要经常加班,不是限制自己的自由么?”

    “我那是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薛如云的眼神闪烁,映S着五彩的灯光:“这酒吧尼濎要拆迁要整顿或者被黑社会砸了的话,我歹有个饭碗吧。”

    “谁敢砸你的场子,我就砸了他全家。”苏锐乐呵呵地说道,就像是说笑话一般。

    但是薛如云知道,这个年轻男人真的不是在说笑,他有这份心,也绝对有这样的实力。

    “今天我得好好地享受一番老板的专属座位是什么感觉。”

    可是,就当薛如云和苏锐还没走到二楼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看见J个年轻的男男nvnv正坐在薛如云的专属位子上喝酒划拳!

    当薛如云看到那J个人的样子时,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不自然,一G在心底掩藏得很深的情绪不受控制地流露出来!

    感受到这种情绪,苏锐诧异的看了薛如云一眼,然后轻轻的往前跨了一步,并肩和她站在了一起。

    只是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一小步而已,只是看起来非常简单的肩并肩而已。

    可是薛如云知道,这对于苏锐而言,代表了怎样的意义。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薛如云说道,只有苏锐注意到,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音!也带着一丝寒意!

    一旁的F务生立刻战战兢兢的跑上来,他知道这是老板的专属位子,现在被别人用了,老板肯定不高兴!甚至炒他的鱿鱼都有可能!

    尽管道理是明摆着的,但是那J个年轻人真是不好惹,凶神恶煞一般,自己无论好说歹说生拉Y拽还是拦不住,为此自己脸上还被那个最嚣张最跋扈的少爷chou了两巴掌!到现在还火辣辣滇澺!

    “老板,是这样的,我已经跟他们J个人说了这是我们老板专属的位子,可是这J人根本不理不睬,非要坐在这里,如果我再劝说下去,恐怕会被打得很惨。”

    听到这句话,苏锐的眉mao扬了扬,而薛如云的眉头皱了皱。

    “对不起,老板,我给您添麻烦了,我这就去再劝劝他们。”F务生有些内疚的说道,的的确确,没有看好薛如云的位置是他工作的失职。

    “不用了,这不怪你,你先离开吧。”薛如云说道,她看着那个位子上的年轻男男nvnv们,面如寒霜。

    与此同时,坐在位子上的J个年轻人也注意到了这边,其中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家伙看到了薛如云,略显Y鸷的眼中流露出玩味的情绪。

    苏锐微微低下头,嘴轻轻靠在薛如云的耳边,说道:“怎么,你认识他们?”

    薛如云看了苏锐一眼,神Se有些复杂:“不光认识,而且熟,从某种程度上罍鞑,我们还是亲戚。”

    “你们还是亲戚?”苏锐有些疑H,不过这种情况下,他也没有淤细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事,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那J个年轻人跟薛如云这边不太对付。

    “我们走吧。”薛如云转身就要离开。

    苏锐这下算是看明白了,薛如云根本不想跟这J个人打照面,也不知道她是因为不愿意,还是因为不屑。

    可是,就算人躲着事,有些事也会不停的找上门来!

    就在薛如云准备把苏锐拉走时候,那个戴着金边眼镜、眼神Y鸷的家伙忽然非常欠揍的大笑三声,开口说道:“哎呦,这不是我那美丽X感的姐姐吗?怎么会在这里见到你?”

    薛如云冷冷的看着这个家伙,一声不吭。

    可是站在她身旁的苏锐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薛如云的身T在轻轻颤抖着,这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愤怒,抑或是别的情绪?

    “我的姐姐,你怎么不说话了?这么久没见,你也不请我这个当弟弟的喝一杯,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男人用手扶了扶眼镜,看起来甚是开心,不过语言却显得很刻薄,和他的表情极不相配。

    薛如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居然好意思承认你是我弟弟?”

    “我没什么不好承认的,只不过这样的承认会让我受那么一点点的委屈。”

    “我承认你是我姐,只不过这个姐要加一个双引号,是那种没有被家族正式承认的姐罢了。”男人哈哈大笑

    “薛洋,如果你来这里没有别的事的话,就请你离开吧,这儿不欢迎你。”薛如云摆明了一句话也不想和这个男人多说,她的脸上流露出来的情绪不只有厌恶,还有愤怒。

    “薛如云、薛洋”苏锐轻轻念叨着这两个名字。

    “我是来这里消费的,你有什么权利赶我走?就算你是这里的老板,恐怕也不太合适吧?”

    那个叫薛洋的男人嘿嘿笑道:“我的这位姐姐,你是不是一见到我,就会想到一些很不开心的事情呢?”薛洋再次扶了扶金边眼镜,眼神中透着玩味,他长得面P白净,眼睛狭长,嘴滣很薄,认真看看,这长相和爪如云还真的有三四分相似的地方。

    “薛洋,我们J年没见,我自认为我对你们薛家从来没有作出过什么不友好的举动,可是你这一次明显是带着不善的意味,我实话告诉你,这里不欢迎你,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们薛家的任何人。”薛如云面如冷霜。

    你们薛家,不也是薛如云的薛家么。

    苏锐听到这里,不禁又略微有些诧异的看了薛如云一看,看来,这个nv人背后还有着不少的故事呢,至少,和自己家族里人的关系并不算不太好。

    而看这个叫薛洋的家伙,明显不是什么善茬,估计就是故意来没事找事的。

    “我的姐姐哎,你可不要这么说嘛,这么多年没见,我们也不知道你们过的怎么样,因此才特地来看一看,你不欢迎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恶语相加呢?”金边眼镜男薛洋说话时流露出无限的优越感,好像薛如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玩弄的对象,“好歹你的身上也有着我爸的血,咱们不至于一见面就闹得这么冷冰冰吧!”

    薛如云看着这个所谓的弟弟,脸上止不住的冷笑:“我们是姐弟关系?不至于一见面就闹这么冷冰冰?你难道都忘了当初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瓏妈的吗?我们被你们赶出薛家,流L街头,你们有一个人伸出援手吗?有人给我们一块钱吗?”

    薛如云说着,倔强的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悲哀!

    苏锐知道,她肯定想到了以前所受的屈辱和痛苦。

    这时候的苏锐情不自禁的想到那天薛如云流露出那些刻骨的悲伤,也猜到了他为什么要和自己来一场如此激烈的钢管舞,那是为了释放释放心底压抑着的苦痛。

    “要不要我帮你揍这混蛋?”苏锐低声问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