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91章 总有太多不公平

    张元兴心想,让马东来给那个家伙一点厉害尝尝,只要B出口供签字画押就可以,怎么用上了那么狠的手段?

    就凭这血腥气息的浓度,那人至少也得丢了J百毫升的血!

    可是没想到的是,当张元兴抬起头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张陌生人的脸。

    捂着嘴,张元兴抑制着范反胃的冲动,他看着苏锐,说道:“你是谁?”

    “我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人吧。”

    苏锐侧身开来,伸手揪住张元兴的领子,直接就把他给扯进了房间里!

    “你在做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元兴被拽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站起身来,整理好衣F,愤怒地对苏锐吼道。

    “那你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宁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元兴!这么对待我,你要考虑后果!”

    苏锐拍了拍手:“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刚把J个小虾米折磨的半死不活,你这条大鱼就现身了。”

    张元兴闻言,往四周一看,顿时震惊无比!

    两个男人趴在地上,完全没有动静,不知道是死是活,而他的心腹马东来,则是被一支匕首狠狠的钉在了墙上!地上已经全部是鲜血!

    “你到底是谁?”张元兴到底是副局长,还是见过一些大场面的,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当然,也只是强作镇定而已,毕竟眼前的场面让他有些从心底感到惊悚。

    三个手下,全部受了重伤,而且还是在审讯室里!

    苏锐轻轻的把门反锁上,道:“我们谈一谈?”

    看着苏锐锁门的动作,张元兴的眼P狠狠滇濜了跳!

    这个举动,无疑意味着他将处于完全的弱势!

    连三个鏡明强G的手下都不是他的对手,单打独斗的话,自己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朋友,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直到现在,张元兴还认为有幕后黑手在C纵此次事件。

    “我自己派我来的。”苏锐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尽是嘲讽的意味。

    “我这些年得罪的人太多,我也不想去管你背后的人是谁。”张元兴摆出一副谈判的架势来:“我是个实际的人,这样吧,你告诉我,那人是花多少钱把你请来的,我出双倍的价钱。”

    苏锐沉默不言,只是微笑。

    张元兴以为自己滇濙件还不够打动苏锐,于是说道:“你们这些人都是在拿命赚钱,既然都是钱,那么赚谁的不一样?何必跟钞票过不去?”

    “三千万。”苏锐的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来:“三千万,这就是那人的价格。”

    “三千万?”

    张元兴有些怒意了。

    他本来以为,这种普通打手的价格不过J万块而已,顶多二十万,可是苏锐一张嘴就是三千万,这明显是没有谈判的诚意!

    “你这样,我们还怎么能谈得下去?”

    “请问,从一开始,我有打算和你谈吗?”苏锐觉得这个张副局长自我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些。

    “五百万,我可以给你五百万。”张元兴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我想,这个价格,应该比你的雇主要高出许多倍了吧?”

    “谈钱没意思,我也不缺钱。”

    苏锐指了指地上的J个人,说道:“你派他们J个想要整我,结果却被我整成了这个样子,你觉得我们还有谈判的必要吗?”

    张元兴的目光极为Y沉:“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想把你送进监狱。”苏锐盯着张元兴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把我送进监狱?”

    张元兴重复了一遍,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就凭你,也能把我送进监狱?你凭什么?”张元兴大笑三声,然后眼睛像只秃鹫一般,死死盯着苏锐,“这就是你背后的人的真实用意?”

    “不,我告诉你,什么才是真实用意。”

    苏锐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毫无预兆的,忽然暴起一脚!

    狠狠的踹在了张元兴的腹部!

    张元兴当官多年,身TJ乎相当于酒囊饭袋,被苏锐这么一踹,整个人倒着飞出好J米!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噗!

    张元兴一张嘴,一口鲜血喷出!

    他抬起头,眼神怨毒的看着苏锐!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现在一定不会用这样的眼神来看对方,这完全就是找死的节奏!”

    说罢,苏锐又是一脚,脚尖踢在了张元兴的肋部!

    以他的脚尖为圆心,强大的作用力朝着四面八方辐S开来!

    咔嚓咔嚓!

    张元兴的肋骨出现了许多的裂缝!

    如果苏锐再加一分力的话,恐怕会直接把这些肋骨踢碎掉!

    巨大滇澺痛侵袭全身,张元兴痛的脸部完全扭曲变形!而唯一清醒被钉在墙上的马东来,则是目瞪口呆,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还在不断地流血!

    自己的老领导、那个高高在上的市局副局长,竟然被打成了这副死样子?这太难以置信了吧!简直就是在颠覆世界观!

    苏锐蹲在张元兴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太多的不公平。”苏锐忽然有些感慨:“我从来不想去消除这些不公平,但却不想看到有人拿这种不公平来创造更大的不公平。”

    “这句话的意思或许有些拗口,但绝对可以轻松理解。”

    苏锐说道:“你的儿子,确实该打,而你这个当父亲的,就不是该打,而是该杀了。”

    听到这句话,张元兴从心底深处冒出来一G浓烈的寒意!

    这种寒意如此清晰,让他的五脏六腑都仿佛下降了好J度!

    “身为公安局的副局长,身为一名老警察,却公然执法犯法,为了一己S利,不惜凭空捏造证据,毁掉别人的一生,你这样的人若是不该杀,那么什么人该杀?”

    张元兴忽然觉得自己有种凶多吉少的感觉!苏锐的话语非常认真,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这个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元兴觉得他才是个执法者,而自己真的像是个紲鳙被宣判的犯罪分子!

    一个用钱都打动不了的人,他还畏惧什么?

    就在张元兴吓个半死的时候,苏锐忽然话锋一转:“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为你这样的人背负个杀人的罪名,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张元兴闻言,心中一松,那G恐惧之感也开始渐渐消退。

    苏锐站起身来:“你现在至少得躺在床上J个月下不来,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争取把你走下病床的那一天,也变成走进监狱的那一天。”

    说完,苏锐打开审讯室的门,直接走了出去,留下满地的鲜血和四个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家伙!

    被钉在墙上的马东来虚弱的问道:“张局长,你没事吧?”

    张元兴趴在地上,连起身都做不到,他没好气的说:“你眼瞎了?我这叫没事吗?”

    马东来一阵郁闷,好像受伤之后拍马P也拍不准了。

    “那我们要不要找人帮忙啊?”马东来有些Y狠地说道:“把刑警队的兄弟们全部叫来,敢打伤张局长,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回去就让刑警队立案!”

    “立案你妈!”张元兴不禁骂道:“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声张,难道你想引起整个宁海所有机关的轰动么?蠢货!”

    被打落牙齿只能和转吞,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苏锐走出来,正好遇到了秦冉龙。

    这个家伙的酒已经醒了一半,也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你没吃亏吧?”苏锐问道,他看着一脸愤愤不平的秦冉龙,自然知道事情的结果如何了。

    “吃个mao线亏啊,我的那么多,J个人都还完全不是对手,正好让我练练醉拳。”

    “醉拳的结果如何?”

    秦冉龙一脸吧视的说道:“被我一人拧断一只手,权当是给他们个教训好了。”

    碰上苏锐和秦冉龙,这J个所谓的“警察”可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苏锐知道,秦冉龙一旦树敌,绝对是得理不饶人的那种,一定会把对手G到死。

    秦冉龙撇了撇嘴:“确实不是我的风格呢,不过也没办法,这里是宁江,不比首都,我可不想引起某些地头蛇的注意。”

    “宁海的地头蛇?你指的是李Y?”苏锐诧异的看了秦冉龙一眼,似乎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这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没架打的秦冉龙吗?

    “李Y?”秦冉龙摇了摇头:“大哥,你有所不知,那李Y只是表面上纸老虎而已,不了解这其中内幕的人,才会把他捧的很高。他在宁海的实力,充其量只能排在第十来位。”

    “第十来位么?∑冧实这一点和苏锐心中估计的也差不多,不过排名却还要更靠后一些。

    事实上,哪有J个真正有实力的人,像表面上那么高调?现在大家都热衷于做隐形富豪,枪打出头鸟!

    “大哥,今天没喝痛快,要不找个地方,咱们再大醉一场?”喝了那么多酒,秦冉龙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看着空无一人的区分局,苏锐忽然想到了叶冰蓝临走时那隐颔担忧的眼神,心情同样大好。

    苏锐试着打了一下叶冰蓝的手机,果然关机了,他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警察都是24小时不允许关机的,叶冰蓝此时的举动,无疑清晰的表明了自己滇潿度和立场。

    能够遇到一个和自己比较默契的姑娘,而且还是个很漂亮的姑娘,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