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7 祭坛之上

    入夜,银‘色’的月光自天空中洒下来,洒进了这个神秘的深宅。(去.最快更新)

    董婉站在月光中,看到了一弯新月。

    金铃子早已经找好了打坐的地方,现在正在吸纳月华。

    董婉也盘膝坐下,连日的忙碌,让她无暇与月光亲近,现在,终于可以忙里偷闲了。

    坐在月光中,闭上双眼,董婉的面前马上出现了观音菩萨慈祥的面容。那是一张极为美丽的面孔。

    观想着观音菩萨的面容,董婉觉得自己的内心马上变得平静了,烦‘乱’的心情似乎一扫而空,此时她心如止水。

    如水的心境,让她能够清晰的‘洞’察到体内发生的任何变化。

    一股热流,牵引着一股清气,在她身体的‘穴’位上游走一周,又一周。

    每流过一个‘穴’位,她的心跳就会加快一点,但是,当热流游走一周后,她的心跳反而变得更慢。

    在这股热流在她体内游走第五周后,她觉得丹田内聚集了一股力量,那是一团聚集在一起的气。

    有些修行人,称他为罡气。

    不过,董婉却不懂得这些,她只知道,她的体内又多了一份力量,这份力量让她在面对今后要走的路时,信心大增。

    而站在一旁为董婉警戒的白影和小黑,却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以往,董婉打坐时,她的身上都会发出白光。

    可是今夜,却发生了变化。

    她的身上不仅仅有白‘色’的光,还有红‘色’的光和绿‘色’的光。

    三道光一直在她的身边围绕着,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像是三个互相追逐嬉戏的孩子。但是,小黑和白影都能感觉的到,这三道光是董婉的保护屏障,这三道光比之前的白光,威力更大,让人无法靠近。(.)

    白影和小黑站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不敢再靠前一步。

    白影低声对小黑说道:“不要再试图向前一步,否则,他们会伤到你!”

    小黑看的眼睛都直了,刚刚董婉身体上发出第三道光时,幸好他躲得快,不然已经被那道光吞噬了。

    小**:“灵儿这是练得什么功,连打坐的时候都这么厉害!”

    白影却带着一丝惊喜,道:“姑娘的功夫又加深了一层!姑娘进步的如此之快,想必与她在鹰巢中所吃下的那些果子脱不了干系。”

    小**:“我看见夏云烟给了她一块‘玉’佩,不知道那快‘玉’佩对她有没有帮助!”

    白影点了点头,道:“自然是有的,夏云烟的那块‘玉’,是‘玉’中极品,而且那块‘玉’佩是古‘玉’,已经有了‘玉’灵,佩戴在姑娘的身上,是很有裨益的!”

    小黑高兴的跳了起来,道:“这样说来,灵儿很快就能成为厉害的人物了,我们就不用怕那些围着我们想要抓我们的小妖了!”

    白影看向小黑,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他道:“别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姑娘现在的确有所进步,但是却还不能与那些修为高深的高手过招!我们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第二天,董婉等人随夏云烟来到了后山的山‘洞’外。

    山‘洞’前,与上次大家所见不同的是,山‘洞’外已经放置好了一个祭坛。

    祭坛上有蜡烛、纸钱、香、盛放着不明液体的铜碗,还有一些董婉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董婉看到祭坛后,问:“这是要做什么?”

    夏云烟道:“相信董小姐也想到了,若只凭你的两滴血,是很难让我父亲恢复理智的。相反,你的血还学让他的魔‘杏’大增。所以,我设置了这个祭坛。

    其实,早在几年前,我就研究出了帮助我父亲的方法,只是万事俱备却没有东风!”

    金铃子闻言,笑了,道:“你该不会一直都在等我师父出现吧!若我师父不出现,你岂不是永远也无法救你父亲了!”

    夏云烟道:“其实,还有其它东西可以代替董小姐的血,一个是应龙之血,一个是剑仙之血,但是这两种血,我寻觅多年都未曾得到!”

    董婉看向夏云烟,道:“所以,你为了救你父亲,一直在努力的修行!你想成为剑仙以后,用自己的血来救他?”董婉听完了夏云烟的话,竟然猜透了他的心思。(.)

    这让夏云烟有些意外,夏云烟点了点头,道:“云烟惭愧,这些年,我一直努力修炼,希望可以用自己的血来救他,可是我还是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最终还是辜负了父亲,也辜负了自己!幸好,董小姐出现在了夏府,让云烟终于有了这个救父的机会!”

    董婉心道,没想到夏云烟的父亲是个恶人,他却是一个大孝子。只可惜,他娘死的太惨了。

    董婉在心中猜想,夏云烟的娘被丈夫吸走魂魄时,是乐于对自己丈夫的成全,还是留恋这个幼子多一些!

    不过,看夏云烟的样子,似乎对他娘的死,一点都没有介怀过。

    否则,他又怎么会这样煞费苦心的救他的父亲呢!

    夏云烟走上祭坛,此时,他着了一件灰‘色’的袍子,而他的手中,则多了一面红‘色’小旗。旗上则有一个令字。

    金铃子见到夏云烟手中的旗子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茗英马上低声问:“金铃子,你怎么了?”

    金铃子不语,一直看着夏云烟。

    而此时,只见夏云烟举起手中的旗子,在祭坛上比划着,口中念念有词。

    片刻后,一只碗从祭坛上飘下来,来到了董婉的面前。

    董婉会意,将自己的血滴入碗中。

    而后,这只碗,又飘到祭坛上,落在了夏云烟的手中。

    夏云烟口中念得越来越快,山‘洞’中突然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哀号声。

    “你在做什么!你这个逆子!你和你娘一样,一直想要毁了我!”

    山‘洞’中的男人声嘶力竭,看样子,他对夏云烟的所作所为,已经无力阻止。

    夏云烟似乎充耳不闻,面不改‘色’,手中的动作不停。

    站在一旁的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祭坛上的夏云烟,面对父亲的咒骂,他竟然也能面不改‘色’的,将手中的事情继续做下去。

    换了一般人,心都被骂‘乱’了。

    董婉也一直看着站在祭坛上忙碌的男人,不知他此时的心情如何,面对父亲的谩骂,不理解,他又该如何自处。

    在众人的注视下,夏云烟手中的铜碗脱离他的掌心,飞至‘洞’口。

    突然,铜碗慢慢变大,口朝‘洞’内,底朝‘洞’外的挡在了‘洞’口。

    这铜碗竟然变成了一道‘门’,将那‘洞’口封住了!

    “这个姓夏的好厉害,竟然能让铜碗变大!”茗英自言自语的捣鼓着。

    金铃子轻哼一声,道:“你说错了,这并非是他的本事大,而是他的运气好。他手中拿着的那个铜碗,可不是一般的铜碗,那是岷山中的一只麒麟,多年前被一个修士收服,才将他炼化成了一只碗!

    这只碗的威力很强,能够降服他,并且运用自如的人,是很不简单的!没想到这只碗如今竟然落在了夏云烟的手中,这个人的能力不可小觑!”

    金铃子的话,董婉也同样听在耳中。

    金铃子虽然只是个孩子的样子,但是知道的事情却不少,这跟他以前所待的地方也有关系。

    他是一只金铃铛,想必跟随过很多人。现在修‘成’人形才得意自由来去,还拜了董婉这个小姑娘为师,他的心思,也很耐人寻味。

    此时,夏云烟自祭坛上走了下来,来到众人面前,他道:“这只碗还要在这里放上三天三夜才能取下来,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说着,夏云烟已经率先迈步,朝山下走去。

    小黑站在董婉的肩上,低声问:“灵儿,这山‘洞’里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你说那个老家伙还活着吗?”

    董婉道:“不要‘乱’说!夏先生所做的,不过是想让夏杰恢复理智,并不是想要他的命!在法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已经知道开口骂人了,可见夏先生的方法的确是有效的!”

    小黑回头看了一眼,道:“那个碗挡在‘洞’口,就能让夏杰恢复理智了吗?让一个恶魔变成好人的方法就这么简单?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董婉道:“事情的结果究竟如何,这是他们夏家的事,我们只是外人,不方便‘插’手!”

    小黑见夏云烟已经走远,低声说道:“灵儿,你说他会不会是想在山‘洞’中养一只更大的恶魔!那只碗封住了‘洞’口,我们什么都看不到,谁也不知道山‘洞’中以后究竟会发生什么!”

    董婉默不作声,既然事情已经到了如今的地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下山的路上,金铃子一直一言不发,当夏云烟手握红‘色’小旗时,金铃子脸上出现惊讶的表情,早已落入董婉的眼中。

    金铃子肯定是认识那面旗子的,既然他能够说出那只碗的来历,就肯定知道那面小旗子的来历。

    可是,他却对那面旗子的事情,只字未提。

    越是如此,就越说明,他是很在意那面旗子的。

    董婉也不动声‘色’,她想看看,金铃子接下来,到底要做些什么!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徒弟,她始终猜不透他的心思,与其一直捉‘摸’不透,倒不如看看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