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4 求血救父

    (去.最快更新)(.)ioge董婉等人站到一旁夏云烟走进山洞过了一会将已经极为虚弱的金铃带了出來

    金铃的身体是个小孩此时看上去更加的脆弱

    董婉从未用自己的双手抱过别人更何况是孩

    可是在这个时候金铃极为虚弱的时候她必须充当一个保护者的角色

    她将金铃从夏云烟的怀中接过來以一种敌对的姿势面对着她心中认为的那个始作俑者

    “你在这个洞里养了什么为什么我徒弟进去以后身上的灵力会被吸走他现在很虚弱而且马上就要恢复原形了”董婉怒气冲冲的面对夏云烟而站在她身后的所有人都以一种极为愤怒的姿态面对着夏云烟

    夏云烟叹息一声道:“沒有人希望生这种不幸的事情而且你朋友手中的那把扇也已经让洞中的人重伤在别人家借宿时在沒有经过主人家的允许是否不应该随处走动”

    夏云烟并不示弱董婉等人生气他则更加气愤

    董婉闻言也知道是她的人理亏如果金铃和茗英沒有到外面乱逛也不会引出这么多麻烦

    而董婉也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是极其危险的

    就算此时茗英的手中有七彩白羽扇而她的行动度惊人这些都不足以让他们与面前这个叫做夏云烟的男一战

    董婉带着重伤的金铃和其他人转身下山打算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夏云烟一直跟在董婉的身后无论董婉前行的度如何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五步

    被人跟着的感觉很不好被一个修为很高的人盯着更加难受这像是被人押解的感觉

    董婉猛然回头看向夏云烟道:“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还要留我们在府上做客不成”

    夏云烟闻言开口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该明白如果我想强留你你走不了”

    茗英冲上前问:“你到底想怎么样别以为我们会怕你”

    夏云烟看了茗英一眼道:“凤族人凤族人倒是很少出现在凡间看你手中所拿的这把扇你一定是凤族中有地位的人”

    茗英哼了一声道:“我到底是什么人与你无关你若想用强我们也有与你玉石俱焚的资本”

    夏云烟不紧不慢的点头道:“你们的确有这个资本但是我却不想跟你们拼命”

    董婉见夏云烟话里有话她面对夏云烟问道:“你既然知道我是什么人看來你也想得到我所拥有的东西”

    董婉话落夏云烟马上摇头道:“我的确是对你有所求但是我知道拥有至阴玄魄以后会给自己带來多少麻烦我不会让自己冒那个风险”

    董婉看着夏云烟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满是算计她问道:“这么说來你是想让我帮你可是你明知道我的修为不高法力也沒有你的厉害我要怎么帮你呢”

    夏云烟将董婉等人请到自己的客厅道:“董婉姑娘你们能來到家中实在是夏某的荣幸虽然我对你们的到访感到很惊讶”

    虽然董婉终于等到了这个宅主人的招待但是却不知道夏云烟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董婉将侍女奉上的茶一饮而尽因为她已经一整天沒有喝过水沒有吃过东西了

    她道:“夏先生你到底在耍什么把戏既然有求于人是否至少应该做到坦诚相见”

    夏云烟的脸色突然变得暗淡起來他叹息一声道:“你们一定很好奇为何这样一个好好的庭院会满布迷阵”

    茗英点了点头道:“沒错而且在后山还有一个古怪的山洞”

    夏云烟道:“事情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随后夏云烟讲起了一个关于他父亲夏杰的故事

    夏杰从年轻的时候就醉心修行于他二十五岁那年遇到了一个自称是海玄门门人的修士夏杰马上拜那个修士为师可是却不知道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海玄门的门人他是一个专门修行妖术的妖道

    自从拜在那个妖道的门下后夏杰便走上了修习妖法的歧途

    他所修行的内容并非是锻炼自己的意志打好基础以后一层层的逐步向前而是靠着吸取人类的魂魄和吸取妖物的灵力快的修行

    在这样修行了一段时间以后夏杰偶然得到了一本修行宝典

    宝典上所记载的修行方法更加令人指上面所说的修行内容是专门针对吸取阴年阴月出生人魂魄进而提升修为的修行方法

    而这种吸取魂魄的行为在每个月的满月那日都必须进行一次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这项行动是危险的但是为了满足他内心对力量的渴望夏杰义无反顾的按照宝典上的指示一步步的走了下去

    夏云烟说到这里脸上布满了忧愁之色他继续说道:“阴年阴月出生的人是很难寻找的就算能够找到也不一定能够得手所以我父亲在得到那个宝典以后每天都在寻找阴年阴月出生的人

    一时间他变成了一个魔王一个生活在人间的恶魔”

    董婉闻言说道:“那个时候你娘的日一定很难熬”

    夏云烟苦笑道:“何止是我娘一个人苦整个村整个镇里的人都很苦这里以前住着很多人家就因为我爹整天吸食人的魂魄大家害怕都纷纷逃走了”

    夏云烟转过头看向董婉道:“你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吗”

    董婉摇摇头他娘是怎么死的她怎么会知道

    夏云烟的嗓音沙哑道:“我娘也是阴年阴月出生的”

    闻言众人大吃一惊董婉和茗英以最快的度对视了一眼难道他娘也死在了夏杰的手里

    董婉试探着问:“我看你这府上人也不多那你爹呢现在他人在何处”

    夏云烟点头道:“现在府上只有我和夏伯两个人其它人都被吓跑了从我小时候开始这里就只有我和夏伯两个人至于我爹我之前不是说过阴年阴月出生的人并不好找就算找到了也未必一定能够得到”

    “难道你爹已经死了”茗英开口问

    夏云烟摇了摇头道:“他此时就在后山”

    “你是说后山山洞中的那个怪物就是你爹”茗英有些不敢相信大声的问

    董婉看了茗英一眼责怪他的失礼董婉马上开口道:“小孩口无遮拦还请夏先生不要见怪”

    夏云烟道:“他说的沒错我爹现在的确是一个怪物”

    董婉问:“不知令尊到底生了何事为何被困在山洞中”

    夏云烟一副为难的样踌躇良久才开口道:“正因为家父现在的情况我才要求助于董小姐”

    董婉看着夏云烟想知道夏杰究竟生了什么

    夏云烟继续说道:“事情生在五年前那一次满月他沒有得到他需要的阴年阴月出生的人所以在满月的当夜他就变成了一个怪物一个只知道吸食人血毫无理智的怪物”

    听到这里董婉道:“可是就算他变成了一个怪物他毕竟是你的父亲你为了保护他将他关在了后山的山洞中而且还定时为他准备活人或者妖怪供他吸取活人的精气妖怪的灵力让他继续存活下來”

    夏云烟惭愧的点头道:“不错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偷附近人家的牲畜给他可是时间越长他的胃口也就越大牲畜越來越少这里的人也警惕起來有能力的人都搬离了这里可是为了让他继续存活下去我还是定期带人给他供他吸食鲜血和精气”

    董婉想到金铃在山洞中遇到的情况忍不住问:“你父亲究竟变成了何种模样为何我的徒弟进入山洞以后就被吸走了灵力我想他甚至沒有看到你父亲的样”

    夏云烟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我父亲在山洞中生活的时间长了而且他变成怪物以后**已经慢慢腐烂他现在已经与山洞融为一体所以当你的徒弟进入山洞以后身上的灵力马上就被吸走了”

    董婉点了点头道:“怪不得茗英用扇朝山洞扇的时候山洞里会出痛苦的叫声”

    夏云烟此时开口说道:“董小姐现在情况你已经了解了不知你是否愿意帮我”

    不待董婉开口茗英马上说道:“你还沒告诉我们要我们帮你什么忙我们怎么知道能不能帮到你”

    夏云烟道:“我需要董小姐的两滴血只要两滴血就能够让我父亲恢复理智”

    董婉眯起眼睛她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血的力量她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要用我的血去培养一个更大的怪物出來根据你的描述你们父俩这些年來双手可沒少沾血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为何要帮你去救一个怪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