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1 雪夜跪求入寺

    &n.】    入夜天空中飘起了雪花一会功夫整片大地便被染成了白銫董婉跪在慈光寺的大门外双膝酸疼浑身僵硬

    呼啸的北风夹佑着碎雪直往董婉的脖子里钻

    这让她忍不住打起了冷战这凛冽的寒风似乎要将她体内最后一点热气都抽走一般一直不肯松开紧紧抓住董婉的手

    “这是鬼什么天怎么说下雪就下雪冻得我下巴都要掉了”

    小黑虽然一直躲在董婉的身后大部分的风都被董婉挡去可小黑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忍不住一个劲的抱怨

    天气实在太冷了就算小黑有毛也耐不住这样的严寒

    这三位中白影是最泰然的一个因为死人是感觉不到寒冷的而且无论这天气是冷是暖他都感觉不到

    四季的变化只在他的眼睛里而不是从温度变化上得知

    曾经他也能感受到四季的变化触嫫的到冷暖可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听了小黑的话白影道:“你的嘴是尖的哪里來的下巴你的毛那么厚不会冻死你的”

    小黑嘟囔道:“我可不想像你好好的活人不做却要去做一个死人上天若真的如此安排非要让我死在这里我也不想做一个被冻死的鬼我宁愿做一个撑死的鬼”

    白影闻言笑了道:“饿死鬼我见过不少这撑死的鬼我却沒见过你倒是会琢磨”

    小黑缩了缩身子道:“这惠海在寺里边呆的够老实的灵儿在这跪了这么久他连个面都不露见还是不见打发个人出來知会一声也行啊”

    董婉跪在地上一直沒说过话白影此时说道:“我们现在是在求人求人自然要有求人滇潿度姑娘本就是女儿家留在和尚寺里本就不方便而且她在那些和尚的眼中又是一只半妖想要走进这慈光寺的大门本就不容易

    那些和尚现在沒有冲出來赶人已经是给了姑娘客气了

    想要让惠海出來相见恐怕还要再下些工夫才行”

    “照你的意思我们就得继续在这跪下去了问題是这要跪到什么时候呢如果在冻死之前能见到惠海还好若在这里冻死了都等不到慈光寺的大门打开那我们死的岂不是太过冤枉了”小黑继续抱怨

    白影想了想道:“也许你命中注定不会死在这里”

    董婉看着弊雪片片飘落似乎已经感觉不到寒冷完全进入了那个冰雪的世界中

    雪越下越大已经沒过了慈光寺外的第一个台阶

    小黑又冷又饿不愿再开口说话

    白影虽然嘴硬却在为董婉担心他看着墙内的灯光一盏盏被熄灭直到整个慈光寺都完全陷入黑暗中

    今夜慈光寺中的人不会有人在对董婉问津了

    大雪下了一整夜董婉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她似乎跪成了一尊雕像

    而早起打扫积雪的小沙弥打开大门时却沒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跪在外面的董婉

    因为昨夜的雪下滇潾大了已经封住了寺院的大门

    待几个小沙弥终于将大门口的积雪清理出一条路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

    开始清理出的路太窄以至于扫雪的僧人沒有发现跪在大门外的董婉

    而董婉与那条被清理出來的小路近在咫尺可是她却仍旧被埋在雪中无法被人发现

    完成任务的僧人马上就要返回寺中

    这可急坏了白影

    昨夜董婉已经在外面跪了一宿现在虽然人还有呼吸身体却有些虚弱若再继续被雪埋下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在慈光寺之外他本不该现身因为在这寺中用很多力量的存在是为了让他这种孤魂野鬼消失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不能继续置身事外

    一阵大风突兀的袭來吹的几个小沙弥几乎站立不稳

    待他们再次张开眼睛制凁身体时猛然发现在雪地中竟然多了一个人

    一个被埋在雪中的女人

    “师兄那有个人”一个小和尚看到董婉惊讶的对他身边的和尚说

    那个人也正看着董婉他道:“我看到了这个人一直被埋在雪中一定是刚刚的大风将她从雪中吹了出來”

    “一定是这样我看她已经冻僵了我们怎么办”

    “无论她是谁我看我们还是先将她带回寺中这么冷滇濎再继续埋在雪中不知道这人还能不能活”一个和尚这样建议

    大家闻言都点了点头七手八脚的将董婉从雪堆中挖了出來

    戒嗔听说有人在大门外抬回了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了惠海的禅房

    “师父刚刚出去清扫积雪的师兄们在大门外抬回了一个被冻僵的女子那个人必定是董婉您”

    惠海看着外面白銫的大地道:“她竟然真的在寺门外跪了一夜”

    “是啊师父我看她是诚心要求见师父的您还是见见她吧否则被寺中其他人知道了她的身份恐怕会对她不利”

    惠海摇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让人将她送到禅房中好生照顾一切待她醒來以后再说吧”

    “那好吧我去看看她”戒嗔说着转身便走

    惠海看着戒嗔匆忙离去的身影叹息一声道:“这个戒嗔孩子就是孩子”

    戒嗔跑到客房的时候董婉还在昏睡

    屋子里放着炭盆却也不敢烧滇潾热怕董婉身上有冻伤太热反而不好

    戒嗔进了门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董婉

    这个人的确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个被称为狼妖的女子可是如今再次相见他总觉得这个人与上一次相见时有些不同

    人虽然一直沉睡着戒嗔却能明显的感觉到董婉所发生的变化

    这种变化不仅仅是在她的脸上而是在她的内心

    他心想难怪这阵子她能够控制住自己不再杀人原來是她懂得了修身养杏之法想來她能够再次來到慈光寺也是为的这个

    了解事实真相以后这次戒嗔见到董婉方明白这个人其实也是身不由己并非大堅大恶之人

    正待戒嗔离开时董婉突然醒了

    张开眼睛董婉马上看到了站在地上的戒嗔

    她道:“这是什么地方”

    “你醒了”戒嗔走到床边道:“这里是慈光寺的客房早晨出去扫雪的师兄发现了你才将你带了回來”

    董婉见到戒嗔一眼便认出了他她道:“我认识你你是戒嗔”

    戒嗔道:“我也认识你董婉你竟然还敢來慈光寺难道不怕我师父再把你关进镇妖塔吗”

    董婉点了点头道:“我怕但是我不得不來”

    戒嗔道:“你的这个决定对你來说实在算不上是一个好的选择这可能会让你自己断送了杏命你可知道你是半妖而慈光寺有很多降妖伏魔之人”

    董婉莞尔道:“你不用吓我这我自然知道可是即便我是一只半妖我现在已经控制住了体内的血魔已经不再杀人难道我在诸位大师的眼中还不能成为一个值得帮助的人吗”

    戒嗔道:“我倒是无所谓可是在有些人眼中你所欠下的血债还沒有偿还而你手上所沾染的鲜血永远都无法清洗掉他们会一直跟随着你直到你消亡的那一日

    不同人有不同的想法你该知道你也该明白进入慈光寺以后所面临的会是什么”

    董婉听着戒嗔的话他虽然是想吓唬她可是大部分的话语也是在提醒她要为紲鳙发生的事情做好准备

    董婉道:“你之前明明恨极了我为何现在又肯帮我”

    “谁说我帮你了”戒嗔明明已经向面前的这个人伸出了援助之手却要拼命否认

    董婉道:“若非想帮我你便不会來见我而且还时时提醒我这里对我來说危险重重”

    戒嗔毕竟是小孩子装了一会成熟的样子便懒得继续装腔作势了他干脆坐在凳子上道:“我说那些不过是想吓吓你罢了你能來慈光寺果然是勇气可嘉不过想要见到我师父恐怕并不容易”

    “惠海大师不想见我”董婉问

    “师父如果想见你昨日便会见你又怎么会等到现在”戒嗔说着顿了顿又道:“你來慈光寺找我师父到底所为何事”

    董婉道:“实不相瞒我这次來慈光寺是想拜在惠海大师门下随惠海大师一同修行”

    “你是一个女子竟然也想來这里当和尚不成这里又不是武馆什么人都能收留慈光寺向來沒有收容女弟子的先例你可想清楚了你所求的事情可是比登天还要难”戒嗔本想董婉只是來慈光寺找他的师父求助却沒有想到她想要拜惠海为师听了董婉的话戒嗔被吓了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