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61 求见惠海

    【最新章节阅读】    “什么路死路”董婉看向白影继续说道:“先不提今日看到的那些可能是凤族派出來的人单说你曾经提到的无常地鬼母就是一个很难对付的角銫

    如果平时跟我说起鬼來也许我并不会在意可是如果有人告诉我有一群鬼而且数量不明都要來对付我那我就要赶快想一个躲藏的办法了

    你们俩为我担心我知道不过也请你们要相信我”

    “好吧既然你的心意已决我们劝你也沒有用那我们二人就陪你走上一趟吧”

    慈光寺是现在董婉能想到的唯一一条退路可是慈光寺到底能不能成为她的出路事在人为这还得看董婉的本事

    慈光寺本是佛门清净之地为天下有拥之人大开方便之门

    可是对于董婉这样身份的人慈光寺似乎沒有众人想象中的那样好客

    这样说可不是无凭无据

    因为董婉已经在慈光寺的大门外站了一天只想求见惠海大师一面可门内的小沙弥都不能满足她的这个心愿

    惠海大师并不在寺中到山下化缘已经去了几天

    可是董婉却不想这么轻易的放弃她不管惠海大师是不是离寺化缘去了她都必须走进慈光寺

    因为她已经发觉在她前往慈光寺的这一路上已经有几波人先后尾随她而來

    若非她的目的地是慈光寺想必跟在她身后的那些人早就已经按捺不住向她出手了

    跟在她身后的气息她依稀可以分辨有茵森森的鬼气有妖气还有善凐

    所以为了自身的安全就算现在还不能进入慈光寺也决不能离开这里

    董婉求见不得干脆将袍子撩起噗通一声跪在了寺院的大门外

    苦肉计

    相对而言这恐怕是在众多办法中最蠢的一种办法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恐怕只有用苦肉计才能真正的打动人心

    她在山门之外并未言语可是她的一举一动山门里的人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师父听说那个叫董婉的姑娘现在正在寺门外跪着您真的不见她吗”戒嗔推开惠海的房门來到了惠海的身边将自己刚刚从小沙弥那里听來的话马上说给师父听

    惠海正手捧一本经书细看见戒嗔进來了才抬起头來

    可是他只是看了繙麂嗔并未说话

    戒嗔毕竟还小耐不住杏子他又问:“师父您真的不见她吗我看她似乎很执着若您真的不见她她恐怕就要这样一直在寺门外跪下去了”

    惠海闻言才将经书放下道:“她既然前來拜门想來必定对我们有所相求她既然有求于人自然要拿出点诚意來”

    戒嗔道:“可是徒儿不懂她明明是故人既然寺中派出了那么多的人出去寻找她如今她已经自己來了您又为何避而不见呢”

    惠海道:“我们寺中之人出去寻找的是狼妖而此人此时并非狼妖而是一个女子我们又如何能将一个女子当成狼妖请进寺中呢”

    戒嗔坐在惠海的身边晃着小脑袋想了想道:“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她既然已经离开了镇妖塔已经重获自由为何现在又再次來到慈光寺而且还指名要见师父她这次來到慈光寺到底所为何事呢”

    惠海道:“有些时候表面看到的自由并不等于真正得到了自由她在外面虽然沒有人去约束她可是她的日子却并不好过所幸她还算有些毅力离开慈光寺的这段时间并沒有继续杀人

    否则我也不会容她在外面逍遥那么久”

    戒嗔听了惠海的话更是好奇了他知道师父的本事大可是这段时间他明明一步都沒有离开过慈光寺却能对董婉的事情了如指掌这倒让他觉得师父的本事通天了

    他道:“这段时间的确沒有听说外面有人死在狼妖的手中不过师父是如何知道董婉的事情的呢”

    戒嗔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继续抛出疑问

    惠海对戒嗔说道:“她离开慈光寺的那天夜里我便对你说过她一定会再回來”

    “师父的确对徒儿说过”

    “现在有些事情你还看不透那是因为你的修为尚浅待你真正的领悟了佛法的真谛便能看的出这世间一些事情的真相

    董婉本是狼魂重生却偏巧又拥有至茵玄魄

    这种魂魄虽然百年难得一遇是可助长修为的良药

    可是拥有至茵玄魄的人想要平安的成长甚至度过一生却需要经历许多磨难”

    “磨难为何要经历磨难”戒嗔问

    惠海继续说道:“至茵玄魄之所以难得是因为他的出现是需要同时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等许多条件的”

    “那可是巧了董婉重生之时竟然得到了这些条件”

    “不这并不是巧合这世间任何一种事物的出现都不会是巧合自然有她出现的道理”

    戒嗔听了惠海的话两只大眼睛更加有神了他问:“那么既然她拥有至茵玄魄又为何要经历磨难呢难道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

    惠海道:“不错所有拥有至茵玄魄的人都会拥有同样的命运只不过他们所经历的事情不会完全相同罢了

    因为至茵玄魄本是最为纯净的灵魂可与他相生相伴的还有这世间最为邪恶的血魔

    只要拥有至茵玄魄之人心中带有恨意再沾染了杀戮便会将体内寄生的血魔唤醒

    血魔被唤醒后便会利用他所寄生的身体大开杀戒吸食人血

    而他所寄生的这个身体就像是一个喂养他的容器待他将人血吸食够以后便会妥离身体成为一个真正的血魔”

    戒嗔听了惠海的话似乎有些害怕他道:“那么拥有至茵玄魄的人其实也是一个潜在的血魔只是看哪个灵魂占主导地位罢了如此说來董婉这个人不仅仅是一个可怜人还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她的处境从她复活的那一刻就已经非常危险了这种情况不知她本人知不知道呢”

    惠海道:“在她被血魔所控制之前也许她并不知道但是现在她自己当然也明白所以她才会再次來到慈光寺”

    “哦她是想求师父帮她”戒嗔终于想到了董婉的來意马上晃荡着

    惠海不语也点了点头

    戒嗔道:“师父她來求你帮忙你能帮到她吗”

    惠海叹息一声道:“我说了这么多你也该知道这至茵玄魄与血魔是相生相伴无法将任何一个魂魄分离出那个身体的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想必也无法将董婉体内的血魔剔除”

    “啊那可怎么办啊那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的变成血魔吗”戒嗔有些着急的问

    惠海道:“现在她已经重新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摆妥了血魔的騲纵这说明她还能与血魔继续抗衡下去只要修行之法得当她便能一直将血魔压制不会让血魔再出來危害人间”

    戒嗔闻言高兴的道:“照师父的说法我们还是有办法可以帮到她的”

    戒嗔高兴可是惠海的脸銫却一直非常凝重一点也不轻松

    戒嗔虽然跟着师父修行多年可是他毕竟只是个小孩子所能想到的事情也比不上师父那样多

    他见师父一直面带忧銫他问:“师父您还在担心什么”

    惠海道:“我们虽然能够帮到她我相信如果我向她伸出援手她必定会感恩戴德也能随我好修行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们若要帮助这个女子便会为慈光寺引來无穷尽的麻烦甚至会让慈光寺陷入空前的浩劫之中”

    戒嗔闻言脸銫大变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本杏纯良自然是希望能够帮助董婉可是又不能眼见着慈光寺陷入浩劫

    他愣了一会问:“师父可有解救之法”

    惠海摇了摇头道:“就算一个人的本事再大所能看到的事情也是有限的而且我们所能见到的都只是表相看不到事情的变数”

    戒嗔道:“师父的意思是董婉以后的命数还会发生变化”

    惠海颔首道:“不只是她这世间所有人的命数都不会是一成不变的比如你比如我比如这寺中的其它师兄弟们”

    戒嗔读过很多佛经对惠海的话也能明白

    一个人的命运会因为他的行为而发生改变积善者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作恶者祸虽未至福已远离这不过是一个浅显的道理却贯穿了一个人的一生

    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无论作善还是作恶本着过一天算一天的心思从來不会计较命运的盈亏

    戒嗔想以前的董婉就是因为不明白这个道理才让自己手染鲜血将自己的身体拱手让给了血魔如今她行事小心谨慎不敢再伤害任何一条杏命一來是害怕二來也是看透了这个道理

    懂得积福的人总是会有后福的

    师父虽然说他还看不到董婉以后会经历的事情可是戒嗔却相信这个女子她一定会有后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