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53 伤心地

    &n.】    如果一定要有人死董婉宁愿死的人是自己

    让她一个人死就行了为什么要夺走她的母亲和她最喜欢的人

    她甚至沒有勇气向玉淳风说过任何关于她喜欢他的话

    时间果然是不等人的想不到的意外随时会发生

    此时她的心中不仅仅有悲恸还有自责

    她将母亲的死都赖在了自己的头上

    如果她不去招惹张放如果她沒有自作主张的将母亲从邱元的府上接到京城张放也不会发现母亲的踪迹那样母亲就不会死

    她想到母亲曾经对她说过珍惜眼前人这句话

    她当时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如果早点将心中的感情说出口现在是不是就不会这样追悔莫及呢

    在她的心里玉淳风一直都是一个很能干的人沒想到她才刚刚离开一个多月他竟然这么轻易的被人陷害而后又被圈禁

    她连玉淳风被圈禁的消息还不知道刚刚來到这里就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了他的死讯

    她气气玉淳风不争气气玉淳风为何这么好欺负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陷害更让她生气的是他的身体明明很好刚刚被圈禁竟然就染了风寒一命呜呼了

    是啊他的身体一向很好的

    可想而知被圈禁的日子玉淳风所受的苦

    想必就算他染了风寒也沒有一个像样滇潾医为他诊治过

    皇嗊里的人想让他死他还能逃到哪里去

    唉

    董婉叹息一声终于抬起头來

    沈非和沈杰的目光一直停在董婉的身上见她终于有了反应沈非马上开口道:“也许有些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你不你身上的伤也不轻你要为自己的身体着想”

    虽然沈非和沈杰都看到了董婉脸上、手上的伤疤但是董婉一直不说这两个人也沒好意思开口问

    不过看董婉的脸完全沒有了昔日的神采粗糙黝黑还布满了像蛇鳞一样的疤痕眼窝深陷颧骨突出似乎像几个月都沒吃过东西的难民整个人瘦成了一把骨头似乎一阵风就能轻易的将她吹走

    沈非心里想看董婉手上和脸上的伤都不轻不知道身上的伤势如何他想不出董婉究竟遭遇了什么竟然弄得满身是伤而且伤的还如此奇怪

    董婉见沈非看她的神銫奇怪猜到了他是在猜测她受伤的原因

    董婉将袖子撸起露出了胳膊上的皮肤随后又放下衣服

    她道:“不用看了我全身都是这种情况”

    沈非看到董婉胳膊上的皮肤也如同她的脸和她的手一样布满了深红銫的疤痕

    沈非问:“你这伤口甚是奇怪到底是怎么弄的”

    董婉叹息一声道:“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被一条蟒蛇当成食物吞进了肚子里也算是我命大醒的早不过人虽然从蟒蛇的肚子里逃了出來人却变成了这样”

    董婉当然沒敢说她前几天身上的伤口更深像厚厚的树皮一样

    受的伤奇怪也就罢了恢复力也那样惊人一则容易让人怀疑她说大话二则也容易引起别人对她的怀疑

    沈非和沈杰闻言均瞪大了眼睛

    被蟒蛇吞进肚子里竟然都能逃出來可谓生存能力惊人

    沈非马上说道:“那可要找个郎中好好瞧瞧我见你伤的不轻万万不能拖着”

    董婉摇头道:“沒什么反正死不了我想去定京看看”

    董婉看着沈非沈非点了点头道:“好的我送你回去”

    吃过饭后董婉等三人上了马车直奔定京城

    此时董婉的心中虽然悲痛却是平静的

    很奇怪一旦接受了已发生的事实人却变得平静了

    这么长时间以來董婉第一次平静的欣赏路边的风景

    虽然此时的群山已经妥掉了它绿銫的覀惏换上了一层浅灰实在沒什么看头

    但是这种平静只是暂时的

    当董婉看到被烧成废墟滇澱然居被贴上封条的布衣巷的时候伤心、悲痛、怨恨一股脑的涌了上來

    这种复杂又简单的心情变成了一股气顶着董婉的眼睛一阵阵的往外冒浉气

    可是无论怎么冒浉气眼泪却再也流不出來了

    她当日离开之时怎么都沒想到她再次返回定京这里会物是人非

    而在这个地方她送走了她三个至亲的人这里已经成为了她的伤心地

    这两个噩耗如同晴天霹雳将董婉劈的外焦里嫩现在她的心中充满了恨和不甘却不知道究竟该恨谁又为何不甘

    该恨那些始作俑者难道她不是其中一个该恨命运的捉弄吗恨了又能解决什么问題

    恨不能让她已失去的亲人复活

    母亲和玉淳风一直都是她活下來生活下去的动力但是现在动力沒有了她觉得自己突然沒有了方向不知道究竟该往哪里走

    她坐在玉淳风满是灰尘的房间里突然心如死灰哀大莫过于心死听到玉淳风已死的消息时她的心已经死了

    董婉沉默的时间太久了这让小黑感到不安他问:“你要为他们报仇吗”

    董婉摇摇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以前我不懂得这个道理才让自己满手是血我身上的杀孽已经太重了我不想让血魔再次控制我的身体坏人做尽了坏事终究会得到报应的我始终不是刽子手不该夺走任何人的杏命让他们慢慢等他们的果报吧”

    小黑问:“可是现在你的房子被烧毁娘也不见了你打算怎么办”

    “能做的沈非都已经做过了我想就算我继续查下去也不会有更多的收获娘前半生享尽了荣华富贵沒想到后半生会如此坎坷都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好沒能让她老人家安享晚年

    既然人都已经去了就让他们安心的走吧”

    董婉看着院子里已经枯萎的花草这些花儿都是季遥鏡嗅濘选的品种本都是四季常开的

    如今沒有了照顾她们的人她们也随主人的离开而尽数枯萎

    “都说花儿是通人杏的看來果真如此你看她们主人才走了几天的时间她们竟然也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董婉满怀忧伤的看着窗外枯萎一地的花草

    小**:“这些花草的品种特别需要人鏡心照顾现在失去了照顾自然会枯萎的你不要太过伤心身体要紧”

    小黑明白人眼中所看到的景物到底如何这与他们的心境相连

    此时董婉在布衣巷中无论看到了什么都会充满了悲伤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回忆如今她只拥有回忆可是心里的那个人却失去了如何叫她不伤心呢

    时间越來越晚小黑劝董婉离开

    “时间不早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如果被人发现会很麻烦的”

    沉默继续封住了董婉紧抿的嘴滣

    坐在椅子上的人如同一个木偶沒有任何动作沒有任何语言甚至在她的脸上找不到任何情绪的变化

    “灵儿”小黑再次催促

    董婉并非不想离开这个地方继续留在这里所看到的任何东西只会让她想起玉淳风

    甚至她的目光所到之处都能看到玉淳风的影子

    他在石桌旁饮茶回过头來对她莞尔笑的如同三月的春风

    他在房中看书看的非常仔细仿佛已经完全沉醉在书中的世界

    转而他又起身向董婉走了过來他道:“婉儿天冷了多加件衣裳”

    董婉的脸上终于有了欢喜的表情可是还來不及她将嘴角扬起走來的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切不过都是她的幻觉罢了

    “走吧”董婉起身终于决定要离开这里因为她已经承受不住回忆和幻觉对她的折磨

    小黑率先从高墙飞出确定外面沒有人才让董婉翻墙出去

    沈杰一直等在布衣巷的外面见董婉出來马上迎了上去

    “姑娘军主在客栈等你先去客栈吃点东西吧”沈杰见到董婉后说

    董婉点点头可是她并不饿

    客栈的客房里有沈非为董婉准备好的棉衣还有一包银两

    沈非知道董婉不会一直与他在一起所以早就帮她准备好了东西她想要离开可以随势凈程

    “婉儿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沈非问

    董婉摇摇头她返回定京不是为了避祸只是为了让亲人知道她还安好

    如今这里连亲人都沒有了她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何况九头怪一直都在追杀她她从镇妖塔中逃出來又放走了九头怪慈光寺的人也不会放过她的

    留在定京不是一个好选择

    可是她又能去哪呢

    天下之大似乎哪里都可以去但是又似乎哪里都不是她的归属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