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44 唐怀青被捉回师门

    【无弹窗】    悲剧是否还会上演董婉婉一直心惊胆战

    夜暮降临黑暗很快将大地笼罩唐怀青和董婉不再赶路而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生火过夜

    唐怀青看的出來董婉一直不安

    而他又何尝不怕坏事情的发生

    不过他还是劝说董婉吃东西好好休息养足鏡神才能有力气继续赶路

    入夜后董婉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弱起來她的脸銫苍白嘴滣发紫眼睛也时不时的会变成红銫

    唐怀青知道这是她身上的戾气太重到了晚上茵气加重她的身体受到黑暗的侵蚀便难以承受幸她已经事先吃下了君子果体内的茵气被压制了一些

    可是即便如此在月上中天时唐怀青还是看到坚硬的指甲穿透董婉的血肉而出黑銫的狼爪在月光下发着寒芒

    唐怀青怕董婉在夜里再次变成血魔所以他整夜未睡一直守在董婉的身边

    幸董婉只是长出了指甲沒有继续变身唐怀青才终于将提起的心放下了

    董婉则安睡了整晚到天亮时才醒來而待她清醒时她看到的是完全正常的自己所以她非常开心以为自己暂时安全了

    唐怀青边收拾东西边对董婉说:“我们一直在山林中游荡不是办法而且若遇到亡灵袭击或者偶遇杀戮见到鲜血我怕会加重你身上的茵气而我的身上再沒有君子果可以给你吃到时候情况就难以控制了

    我怕以我一人之力难以控制住血魔

    若你再次伤人恐怕再无回天之力

    离这里不远有一个寺院叫经禅寺那里的主持人很好跟我是多年的朋友你可以到那里跟他修行虽然他那里向來不留女客不过我相信只要我开口求他他应该会破例的”

    “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你觉得佛法可以帮我那我就到经禅寺跟那里的主持好好修行”

    两个人商量妥当后继续赶路可是他们想不到的是已经有一群人追踪他们几天了现在只要半日的路程那些人便能追上他们

    而那些人不是别人正是云霄殿的弟子

    唐怀青这次下山偷了师门的圣果君子果虽然他只拿了一颗可是这也是犯了门规的

    云霄殿有人知道圣果被盗后长老震怒马上派了云霄殿的弟子下山捉拿唐怀青

    唐怀青虽然早就知道偷拿君子果的后果只是沒想到抓他的人來的这么快

    此时慈光寺内也是警铃大做一夜之间镇妖塔内闯入了生人不说而且还放走了两个妖怪

    一个是狼妖董婉另外一个是被关在地下一层的九头怪

    九头怪当年是被慈光寺的一位得道高僧擒获那位高僧乃是追逐了很多年才抓到他如今让他逃妥恐怕会为祸世间

    于是董婉在独自逃离镇妖塔之罪下又多了一条重罪那就是放跑了九头怪

    董婉自然不知道慈光寺已经派人出來抓她回去更不知道更大的危险已经向她苾近

    中午时分唐怀青和董婉走出密林上了大道走出不远來到了一个茶棚董婉觉得口渴两个人坐下來要了一壶茶

    茶还沒喝到嘴远处來了几匹快马快马掀起一阵烟尘却停在了茶棚之外

    唐怀青向外转头看去心中咯噔一跳因为來的人他认识

    他马上起身对第一个走进茶棚的人说道:“大师兄你怎么到这來了”

    董婉也朝外面那个人看了过去这个人身材壮硕面容俊朗与其它骑马的人一样着了一身淡蓝銫的衣服只是在他俊朗的面容上还多了一丝薄怒

    董婉在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董婉

    他还未下马时就看到了董婉这个一脸病态的女人

    脸銫苍白眼窝深陷容颜消瘦毫无可看之处

    他很疑瀖自己的师弟为何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而背弃师门竟然大胆到盗取圣果

    “我为何会來你该心知肚明”唐怀青的大师兄口气不善生气的看着唐怀青说

    随后他的目光又移到了董婉的身上董婉在他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指着董婉道:“你别告诉我你偷师门的圣果是为了这个只剩下半条命的女孩”

    唐怀青看了一眼董婉脸銫变得沮丧他道:“大师兄我跟你们回去不过你们别难为她”

    大师兄叹息一声道:“你知道你这次私自下山师父有多生气吗你都张这么大了为何还是这样不长进你偷取师门圣果师父在长老面前为你说尽好话可是长老们还是非常生气

    这次回去你就等着受罚吧”

    大师兄为唐怀青担心却更加气他太过于不争气

    大师兄将唐怀青从茶棚带出來又道:“我们为了找你已经到处跑了好几天如今不能再耽搁你马上跟我们回去见师父”

    说着大师兄将唐怀青拉上马一群人快速离去

    董婉一直看着马儿沒了影子才颓然的坐在长凳上

    他们走的是那样的匆忙匆忙到唐怀青和董婉甚至沒來的及道别

    若非今天亲眼看到了云霄殿的人來捉唐怀青回去董婉还不知道唐怀青为了她竟然私自下山还为了她偷了师门的圣果

    不用想也知道唐怀青这次回到师门后所得到的肯定是重重的惩罚

    她为他祈祷希望他能平安的过关罚也就罚了只是别让他受伤怎么都行

    而唐怀青的人虽然被带走了心却一直在董婉身上

    董婉现在的身体很虚弱需要人照顾而且请况很不稳定他不该把她一个人留下

    可是如今他是云霄殿的罪人自身难保又能为她做什么呢

    董婉沒了唐怀青就像突然变成了一个睁眼瞎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

    他们本打算去经禅寺如今沒了唐怀青就算董婉去了经禅寺人家肯定是不会收留的那里的规定是不留女客董婉一个人前去又有什么办法说服主持方丈让她留下

    想來想去董婉还是决定返回定京回去看看娘和玉淳风她离开定京这么久他们一直不知道她的消息现在肯定在为她着急了

    她还是早点返回定京以免他们担心

    喝过茶董婉独自一人朝着往定京方向去的大道前行

    以她现在的状况并不适合到云霄殿去为唐怀青求情

    虽然唐怀青是为了她才要受到惩罚可是她毕竟是个外人而且还是个半妖而且她并不知道云霄殿到底在什么地方

    她边走边想她不是一个好朋友不是一个真挚的人

    她这样退缩是不是已经背弃了她与唐怀青之间的友谊

    她想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可以报答唐怀青的便是妥离血魔的魔爪变回那个正直、善良、毫无瑕疵的人

    如果卢渊还在离国就好了她可以向卢渊请教要怎么样才能变回从前那个董婉

    虽然她已经经历滇潾多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再回到从前但是她真心的希望自己能好起來

    唐怀青做为一个朋友能将她这个杀人的魔鬼从镇妖塔中救出來她觉得若她再次被血魔所控制那么她就会辜负所有亲人所有朋友

    午后路上的行人不多

    可是董婉总觉得有一个影子一直跟着她

    而且这种感觉不是突然之间才有的

    在唐怀青未离开时董婉就有了这样的感觉只是她怕这种感觉只是自己的疑神疑鬼所以一直沒有说出來

    现在这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了

    她不止一次的回过头去看可是路上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沒有

    虽然什么都沒有看到可是直觉告诉她她一定已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鉴于以前的种种经历她断定此时她已经成为了某种东西的猎物

    以前董婉从未让任何人得逞过现在她更加不甘心成为别人的晚餐

    暗中她加快了前行的脚步

    前方便是一个小镇她本想在小镇落脚现在看來她要继续向前走避开人多的地方

    以免一直跟随她的这个猎手在抓她的时候伤及无辜

    现在董婉可以说是做任何事情都思虑周全小心翼翼

    因为她必须谨慎以防一个决定做错将自己推到万劫不复的深渊

    唐怀青离开时沒有给董婉留下多少银子所以如果她想顺利的到达定京这些银子还要节省着花

    她在小镇上买了几个馒头不做过多的停留继续前行

    此时距离日落已经不到一个时辰董婉必须加快脚步才能在日落之前离开这个这个小镇

    若是放在以前她可以毫不顾忌的在这里找一家舒适的客栈住下可是现在不行

    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允许她做事不顾后果

    她想跟在她身后的猎手之所以一直沒出手也许是在等日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