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42 千年蛟龙赤

    【全文字阅读】    董婉的心情肯定是躲在那个暗处的声音所不能理解的

    所以董婉并不想再去听他的话也沒有必要因为一个不相关的声音而给自己增添烦恼

    表面上看这个人似乎是出于好嗅濁醒董婉被关在这里以后会发生的事情可实际上他不过是想把他自己的烦恼放在别人的身上

    让这个本來就心情沉重的人更加心烦意乱

    “看來你一定很伤心”董婉淡淡的开口

    “哦你难道是心甘情愿被抓进镇妖塔中的吗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说你在被惠海收进钵盂的时候肯定痛哭哀号的求饶过吧可惜这个表面上以慈悲为怀的人却不肯对任何一只妖心慈手软”

    “看來你很恨惠海你也是被他抓进來的吗”董婉问

    可是对方却因为董婉的这个问題陷入了沉默

    董婉并非想听他的答案只是一个人无聊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可以同自己交流也能排解一些寂寞

    既然对方陷入了沉默董婉也落得清闲

    自从被关在这里董婉一直在打量这个地方

    在她对面的墙上所绘的是罗汉降魔而两侧所绘的则是她叫不出名字的佛祖的画像

    在壁画之前所排列的是一排排木头做的架子

    架子上排满了同样大小的瓷罐子瓷罐子的上口均被一个万字符覆盖着

    董婉虽然不知道瓷罐子里面盛放的到底是什么可是她也明白既然这里是镇妖塔想來这些罐子里所放的也是妖

    “聪明”那个破碎的声音再次响起突然而至的却是对董婉的称赞

    董婉马上凝眉问道:“你说什么”

    那个声音道:“你该想到了那些瓷罐子里都是被镇压的妖”

    董婉闻言想到果然是这样

    可是她又有些不明白既然以前抓來的妖都被封在了罐子里为何她却唯独被拴在了柱子上

    “想不明白吗因为你只是一只半妖若将你放在罐子里只能加速你的消亡”躲在暗处的人似乎能看到董婉的想法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将董婉所想的事情说出來

    “奇怪作为一只半妖竟然能够让惠海这样的人亲自下山抓你看來你的本事比看上去强那么一点”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董婉好奇的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事情你为什么说我是一只半妖”

    那个声音似乎笑了笑他道:“你当然是半妖真正的妖都是经过多年的修炼才拥有法力而你不同你不用依靠修行便获得了人身虽然妖的很多弱点你都沒有但是你还是一只半妖”

    董婉想妖和半妖又有什么区别总之都是妖既然已经被关在这里了还在乎那些做什么

    “你还沒告诉我你是谁”董婉听这个人说了这么许多开始对他好奇起來

    而这个神秘的声音终于说出了他的名字

    “我被关押在这里的时间太久了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以前我曾经给自己取过一个名字但是那个名字已经很久沒人叫过了”

    “你在这里应该交到了不少朋友你将名字告诉他们他们便会叫你的名字了”

    “朋友哪儿來的朋友关押在这里都是些低等的妖怪他们怎么可能有资格做我的朋友”那个声音有些愤怒破碎的声音显得更加刺耳

    原來这个躲在暗处的家伙还是个傲慢的人

    “照你说來什么样的人才可以做你的朋友”董婉继续问

    “朋友我从來都沒有朋友也从來不知道朋友到底是怎样的存在”那个声音变得暗淡虽然他从不承认一个朋友对他的重要杏但是他还是孤独的他的确需要朋友

    董婉问道:“你在这里多久了”

    “多久了应该说这个镇妖塔就是为我而建他们怕普通的法器对我起不了做用所以将我镇压在这里那些卑鄙、虚伪的捉妖师”那个声音此时有些淡淡的愤怒

    董婉此时道:“我对镇妖塔的事情并不熟知所以更猜不出來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这些事情就留给我伤脑筋好了还是不要让你这个女娃娃來伤脑筋了”那个声音似乎远了一些他道

    最终董婉还是不知道这个神秘的人到底是谁

    董婉不知何时她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直到那个破碎的声音再次出來她才猛然惊醒

    “有一个人正在塔外徘徊我想他该是为你而來”那个声音远远的传來

    董婉凝眉她不知何人会知道她如今已经变成半妖成为镇妖塔的座上宾而谁又会千里迢迢的跑到慈光寺來救他

    所以她对这句话的回应只是一笑置之

    “看來你真的一点都不为自己担心竟然还睡的着”远处的声音有些生气他嫉妒这个对眼前的一切无所谓的女孩

    如果他也可以做到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他相信他也会找到快乐但是恰恰相反的是他对任何事情都非常上心他喜欢斤斤计较

    所以快乐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却离他很远

    “担心又能如何我已经被关在这里难道还能走出去吗既然累了就该休息”董婉说

    远处的声音突然沉默了他沒想到这个女孩的想法是如此的单纯

    他甚至不知道他为何要同这个女孩交谈

    也许是他在孤独中徜徉的时间太久需要开口说些什么也许这个女孩本就有特殊之处可以令他开口

    “哦外面的那个少年可不像你这样清闲看上去他似乎很着急”那个声音突然传过來还是关于外面的那个人的事情

    董婉不明白为何这个人一定要将外面的那个少年跟她联系在一起他为何那样肯定那个少年一定与她有关系呢

    董婉正想着那个声音继续说道:“他背后背了一把剑似乎是一把名剑”

    背剑的人这让董婉马上想到了一个人唐怀青

    在她所认识的众多的朋友中只有唐怀青是喜欢背剑的

    可是她又不能确定他怎么可能知道她在慈光寺

    他不是已经返回师门了吗这段时间可是一直都沒有他的消息啊

    不会的不会是他

    董婉虽然心中希望來的那个人是唐怀青但是却因为不确定不想让自己太过失望而一直不敢去相信这个事实

    “哦他终于进來了”那个人似乎比董婉还要高兴他的声音变得雀跃起來

    大概是因为这么多年以來出入这里的都是一些和尚第一次有一个外人进入这里所以才让这个人有些高兴吧

    董婉马上紧张的问道:“他进來了这镇妖塔中不会有什么机关吧他不会受伤吧”

    “你这个小娃娃好不坦诚啊刚刚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怎么现在紧张起來了他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他又不是來救我的”那个声音又变的傲慢起來完全不想回答董婉的问題

    董婉此时却变得焦计凁來她连忙追问:“你既然可以看到他把你看到的告诉我又何妨就当做一回好人帮帮我了”

    “好人我从來就不做什么好人做了好人又能有什么好下场”那个声音像是生气了冷冷的说

    董婉本來想说好人有好报可是她又怕将那个人激怒最后只好将话咽了回去

    过了一会一声长长滇澗息传來那个声音道:“沒想到你刚进來就要离开了我本以为你可以留在这里同我做伴的”

    董婉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怎么说她怕说错了什么那个人又该不高兴了所以干脆什么都不说

    “小娃娃你还沒告诉我你的名字”那个声音突然再次传來打破了陈静的空气

    董婉道:“我叫董婉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关于我的事情我其实是一只狼死后才重生在了这个身体里所以你才说我是半妖是吗”

    “婉婉西邻女,韶颜艳朝霞董婉好名字”

    “过奖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你也该告诉我你的名字这样才公平”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赤”

    “赤”

    “沒错”

    “我会记住你的”

    “一个名字无论他的主人的生命有多长放在历史中所有的名字不过是一粒微尘整条历史的长河是由无数个名字组成的他们从古到今也许重复的名字有很多但是他们所代表的意义却不一样

    你的名字中充满了你的父母对你的祝福和期待而我的名字则代表了一种力量

    在镇妖塔中还有很多名字他们各自的名字都有各自的意义而我们却无法一一去诠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