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40 唐怀青营救来迟

    【最新章节阅读】    玉淳风的事情发生以后孟非林也变得忙碌起來

    他本想靠着自己的关系为玉淳风找找妥身之法他需要找到一些能证明他清白的证据可是这又谈何容易

    他的对手可是大权在握的两位高高在上的皇子

    无论他有多么的谨慎他有一点点动作就会被那两位察觉人家早已有所防备

    更何况与那两个人相抗衡的后果只能是他自取灭亡

    自己的朋友背负了冤屈作为朋友却不能救他妥离苦海孟非林觉得自己很沒用

    不过如果玉淳风真的知道了他的所作所为想必也会劝他停手

    铁证如山的事情又如何能够推翻呢

    为了排解烦闷孟非林整日在望月居中买醉

    这引得那位黄翠如小姐非常的不满几次三番的到望月居中找绫的麻烦

    黄翠如的一再蛮不讲理彻底惹怒了红绫她不再手下留情果断决然的命人将这位骄傲的黄小姐从她的望月居中赶了出去

    与此同时孟非林一纸休书送回南平宣告了他与黄翠如的彻底决裂

    当然这肯定会引來两家老人的极度不满

    但是在听说了黄翠如连日來在定京的所作所为以后黄家的两位父母也沒有了大发雷霆的立场

    “你真的舍得吗上一个未婚妻被你的父母所抛弃而这个未婚妻又被你所抛弃”红绫坐在孟非林的身旁问

    孟非林叹息一声道:“你如何知道董婉不是选择抛弃了我至于黄翠如她本就不该与我有任何牵扯就算我真的硬着头皮跟她成亲我们两个人也不会得到快乐我只会辜负了这个女子”

    红绫终于鼓足勇气握住了孟非林的手道:“我会等你等到你能够忘记你心中所想眼中所见到的女子是我的那一天”

    孟非林的手第一次放在了面前这张弊皙、美丽的脸上

    “谁说我心中沒有你可是大概我已经太过于习惯你在我的身边所以你一直只是一个朋友我见惯了你的温柔体贴见惯了你的雷厉风行若非黄翠如來这里大闹了一场我想我永远都看不到你的好”

    两个人十指相扣虽然沒有过多的海誓山盟不过两个人的心却无比滇濝近了

    而此时唐怀青背着他的宝剑正在定京大街上疾步而行

    几日前从外面回到云霄殿的同门提起定京城中出现了一个顶厉害的狼妖狼妖的毛銫银白眼睛血红最爱吸食人血已经有不少人丧生他手

    唐怀青听说狼妖的毛銫银白马上猜测他们口中的狼妖便是董婉

    所以匆匆离开云霄殿赶往定京

    可是他刚刚來到定京城中便听说几天前狼妖已经被一个叫惠海的得道高僧收服放在钵盂中带走了

    之后他有听说惠海带走的狼妖乃是少女所化这就更加让他确信被惠海带走的人就是董婉

    他之前也曾听说董婉已在京城定居如今他遍寻京城都找不到关于董婉的任何消息

    在望月居二楼的孟非林正站在窗口向外看他见一个身背唉剑的少年正在到处打听一个叫董婉的人的下落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少年所打听的董婉是否是他所熟知的那个人他还是出声喊住了那个行銫匆匆的少年

    孟非林马上出声喊道:“这位兄台请到楼上说话”

    唐怀青抬头看到了站在窗边的孟非林

    他马上走进望月居的大门來到了孟非林所在的房间

    “不知这位兄台是哪里人你可是在找一位叫董婉的姑娘”孟非林见唐怀青进门后马上开口问

    唐怀青点头如捣蒜他急切的问:“你知道董婉的下落吗我听说她在这里买了房子”

    孟非林道:“你这样打听可不行她在这里买房子的事情别人可不知道因为她在这里有仇家这件事万万不可让别人知道不过她已经失踪了很长时间了”

    唐怀青凝眉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问:“你是董婉的什么人怎么会知道他的事情”

    孟非林道:“此事说來话长我她自小指腹为婚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沒有任何瓜葛了你若找她在定京是找不到的因为有很多人去寻找她到现在都沒有她的下落”

    唐怀青闻言脸銫立马变得铁青

    既然她的朋友到处都找不到她那么那个吸食人血的狼妖肯定是董婉无疑了

    孟非林看着唐怀青的脸銫不好问道:“你是何人找董婉又所为何事”

    唐怀青像失去了支撑噗通一蟼慀在了椅子上他道:“看來我猜的沒错那个人真的是她”

    孟非林见唐怀青神銫异常马上追问:“你说的那个人是谁你又有什么猜测”

    唐怀青叹息一声道:“你既然是董婉的朋友那么就替她好好照顾她的家人吧看來她在短时间内是回不來的我会尽力想办法去救她但是能否将她救出就造化了”

    “你知道婉儿在哪”孟非林恨不得跨过桌子揪住唐怀青的衣服问他

    唐怀青再次抬头道:“有些事情我说了你也未必会相信你只要知道我不会伤害她我会前往慈光寺寻找她的下落若你有董婉的其它消息还请送消息到慈光寺來”

    “慈光寺那里可是在很远的地方你现在去什么时候能到”孟非林问

    唐怀青却不再说话起身离开了望月居

    孟非林看着唐怀青远去的身影喃喃的道:“这个人好生奇怪一个人非要去什么慈光寺”

    此时红绫來到孟非林的身边她闻言道:“慈光寺那位刚刚将狼妖降服的惠海法师不就是來自于慈光寺吗难道惠海法师捉到的狼妖跟这个青年有莫大的关联”

    “关联一个妖孽和一个少年能有什么关联”孟非林不假思索的将自己所想说了出來但是却在最后陷入了沉思

    红绫看着孟非林的脸问道:“怎么了”

    孟非林摇摇头道:“不可能董婉不可能是狼妖吧”

    红绫道:“我看你这几天是忙晕了董婉是个普通的女儿家怎么会变成狼妖”

    孟非林的心中虽然也不愿相信自己的猜测但是将所有的事情联系起來他们之间果然还是有些联系而且惠海法师捉到的狼妖就是一个少女所化难道这之中真的沒有一点点巧合吗

    更何况这个少年在听说董婉失踪多日的消息以后脸銫马上变了还说自己要去慈光寺

    孟非林虽然这样想却很快便将自己的猜想推翻了

    因为据他所知惠海法师将狼妖带回慈光寺以后是要将其放在镇妖塔中的

    进入镇妖塔的妖鏡难有逃出的机会而且镇妖塔中有塔灵守护在塔灵的镇压之下被镇压在里面的妖物最终都会被化为尘埃

    那种结果是任何人都不愿意见到的

    虽然孟非林已经与董婉解除婚约却也不愿见到董婉落得如此凄凉的下场

    唐怀青离开望月居以后买了一匹快马直奔慈光寺

    他本想在董婉被人收服之前找到她那样他说不定还有办法挽救可是尽管他日夜兼程披星戴月的赶路他还是來晚了一步

    慈光寺的惠海法师还是抢占了先机

    惠海法师这个人他曾经听说过

    虽然他是个出家人但是他向來铁面无私落在他手中的妖物无论道行深浅无论罪孽深浅都难逃他的制裁

    慈光寺中除了一个惠海法师以外更加令人传诵的便是在慈光寺中的镇妖塔

    镇妖塔同慈光寺一样已经存在了几百年里面所镇压的妖物何止千万

    唐怀青不指望能追上惠海法师就算追上了他他也沒有办法将人从惠海法师的手中要出來

    他能做的只能是设法潜入镇妖塔将镇压在里面的董婉救出來

    作为一个除妖伏魔之人处理掉一个妖物的方法有很多种

    唐怀青只是听别人说起惠海法师要将董婉放入镇妖塔内实际情况到底如何他并无从得知

    他害怕的是惠海法师并不想将她放在镇妖塔中而是提前将她化掉

    这样一來唐怀青想要救出董婉也沒有办法救了

    唐怀青一边赶路一边祈求祈求上天眷顾那个可怜的女孩祈求惠海法师不要急于动手毁掉她哪怕将她放在镇妖塔中让她自生自灭也好过马上将她毁灭让他彻底失去希望

    在赶路的同时唐怀青也在猜想董婉到底如何从一个普通的女子变成了一个嗜血的血魔

    他虽然已经做了几年的捉妖师也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却无法马上将事情看透更不知道在分开的这段时间董婉都经历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