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38 惠海以钵盂收狼王

    【全文字阅读】    这一天一个手持禅杖的大和尚带着一个手持钵盂的小和尚出现在了定京城内的大街上

    小和尚不满十岁大和尚也不过三十岁

    小和尚的脸上虽然稚气未妥却是少年老成跟在大和尚的身后宛若一个已修行了几十年的得道高僧一般虽然定京城的街道繁华却一直目不斜视紧紧地跟在师父的身后

    大和尚虽然剃光了头发可是脸上的棱角分明面如冠玉伟岸不凡长年行走在捉妖的道路上让他的身体一直保持着健硕、挺拔的姿态和尚若非出家人着了一身僧衣恐怕这世间的女子均会对他一见倾心

    自进入京城后大和尚沒少听到关于狼妖的传闻

    有人说这狼妖身高数丈走一步大地就会晃三晃

    有人说狼妖是白无常所化眼睛血红毛銫洁白有时还能变成少女模样

    有人说狼妖如风吼声如雷恐怕是这世间最大的魔物

    眼看到了午时小和尚的肚子咕咕叫他煣了煣肚子眼睛看向路旁的烧饼默默的吞了一口口水

    虽然他是个小大人的样子可是孩子毕竟还是孩子禁不住饿

    “戒嗔你饿了吧”大和尚回头看了小和尚一眼问

    小和尚点了点头道:“师父已经到了午时了我们这几日一直在赶路饭也沒吃好早晨我就开始饿了”

    “早晨你不是吃了饼吗”大和尚提醒他

    话了饿了就是饿了说多也沒用

    既然大家都饿了总该找到解决的办法大和尚打算带着小和尚到民户家化缘

    这些年小和尚跟着师父东奔西走日子都是这样过的出家人沒有经济來源所吃所用都是靠化缘而來

    幸民心淳朴两个人至今都沒有挨饿过

    化缘之时大和尚借机打听关于狼妖的事情

    “贫僧一路走來听说这定京城中有狼妖出沒而且甚是凶残”大和尚道

    大和尚化缘的这一家只有一位老婆婆在家老婆婆叹息一声道:“大师有所不知啊这狼妖已祸乱京城半月有余死在他手上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听说这狼妖多半在夜里出沒且爱吸食人血

    不知法师的法号怎么称呼从哪里來到京城又要办什么事呢”

    大和尚双手合十道:“贫僧法号惠海从慈光寺來听说京城有狼妖特意带小徒來一探究竟”

    老婆婆闻言马上问道:“大师也会捉妖伏魔不过这狼妖甚是厉害如今已经有不少捉妖师折损他手还请大师多多小心”

    “老人家放心贫僧会小心的”

    吃过饭惠海带着戒嗔继续在街上游荡白日里想要寻找狼妖的下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相比之下夜里去寻会简单的多

    一师一徒等待着天黑与他们同样在等待天黑的还有栖身在山中的董婉

    越是期盼天黑时间过的似乎越长戒嗔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中的钵盂

    他虽然跟随师父的时间不满两年却深深的知道这钵盂的厉害

    师父手中的禅杖连同他手中的钵盂都是师父的法器师父靠着这两样法器降服了无数妖魔

    他断定无论那个狼妖如何厉害也难逃师父的法器

    夜至董婉从睡梦中醒來

    最近这半个多月她一直都是白日里沉睡在夜间起來活动婉如一个夜游神一般

    而她本身也似乎习惯了这种活动只是她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呆滞综睛变得更红却沒有了往日的神采

    化身为狼的董婉奔下山如往日一样寻找血源來满足她的口腹之崳

    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在城里等着她的不是寻常的小角銫而是一个得道高僧

    黑夜给董婉穿上了一件华丽的外衣同时也掩盖了她纯真、善良的一面

    黑夜另她狂杏大发嗜血如命

    黑夜也让惠海轻而易举的发现了董婉的所在

    惠海寻找的目光落在了突然出现的白狼身上他当即确定那个在京城屡屡制造血案的狼妖便是眼前的这头白狼

    白狼的双眼血红雪白的毛发在月光下发着诡异的银光

    戒嗔此时开口惊叹道:“好哒的一头白狼她为何要饮人的鲜血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惠海将禅杖紧握道:“这头狼已经被杀戮所驱使完全被黑暗所掌控她如今已经变成了只懂得吸食人血的血魔今日我们若不将她抓住日后会有更多的人死在她的手上

    而且一旦过了月圆之夜血魔将会冲破狼的身体而出到时候世间将会大乱到时候死在她手里的人只会更多”

    惠海不愧为得道高僧他一眼便看出了董婉的來历而且能将她变成这样的原因说出

    戒嗔闻言也谨慎起來

    他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是只要在紧急关头将手中的钵盂掷出便能将这狼妖收服

    白狼见到有人无论是谁便目露凶光对鲜血的渴望让她无法抑制自己的行为

    见到惠海师徒两人后董婉马上就朝远处的一大一小两个和尚扑了过去

    “孽畜你会变成今日的这个样子只怪你杀孽太重如今你仍不知悔改还要害人今日贫僧就要替天行道收了你”惠海转动手中的禅杖向董婉打去

    禅杖是惠海的法器上面有佛力的加持与董婉交手之时禅杖散发出道道金光

    金光婉如利刃无论禅杖还是金光只要被其击中董婉便会皮开肉绽

    不过几个回合董婉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鲜血染红了她的皮毛

    此时看去她更像一个地狱中逃出的妖魔

    董婉有气又急嗷嗷直叫她的利爪虽然厉害但是与惠海过招时已经明显落了下风

    董婉再次扬起前掌向惠海拍去惠海将手中的禅杖掷出将扑过來的董婉顶了出去

    董婉重伤倒地后口吐鲜血

    此时惠海喊道:“戒嗔快”

    戒嗔马上将手中的钵盂扔了出去钵盂悬于董婉身体之上同时发出金光将董婉包围

    董婉异常痛苦身体蜷缩成团

    此时惠海口念降魔咒为钵盂祝念

    钵盂悬在空中快速旋转意要将地上的董婉收于钵盂之中

    董婉在降魔咒的催化下狼身慢慢退化为人身

    化为人身的董婉终于恢复了理智她蜷缩在金光中大声喊道:“大师救我大师救我我并非有意害人我本身不由己”

    此时惠海开口道:“你会走上如今这条嗜血、杀戮的道路上都是你咎由自取现在无人可以救你为了不让你再继续害人我只能将你关进镇妖塔”

    说着惠海再念口诀将钵盂收回而董婉此时已被吸入钵盂内沒了声音

    戒嗔看了看钵盂问道:“师父接下來我们要怎么办是将她化掉还是杀死”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还是将她放进镇妖塔吧”惠海将钵盂递给戒嗔道

    戒嗔跟在惠海的身后道:“原來这个狼妖是个女子所化徒儿不明白既然她是狼妖为何最后化成的不是狼形而是人身更奇怪的是她为何还要向师父求救”

    惠海叹息一声道:“你修行的时日尚浅不知这个女子本是狼灵在其体内重生她才可复活狼灵与人体并存造就了她嗜血的本杏杀戮造就了杀孽她的杀孽越重她身上的茵气就会越重

    而她本身又是至茵玄魄所以这种茵气的汇聚对她來说是致命的

    过重的杀孽让她难以承担以至将她推入了黑暗的深渊她的灵魂被血魔所控制她开始失去理智只懂得嗜血和杀戮

    慢慢的她自己会完全变成一个血魔”

    戒嗔点点头继续说道:“只要她吸食的人血足够过了第一个满月血魔就能够拥有自己的肉身到时候便会冲出她的躯壳这么说來她现在不过是个养魔的躯壳”

    惠海点头道:“不错所以为了避免她继续害人造成更大的祸患只有将她镇压在镇妖塔中”

    戒嗔叹息一声道:“只怪她不知杀孽罪过慎重才早就了今日的恶果师父难道就沒有办法帮帮她吗”

    惠海叹息一声道:“办法并非完全沒有但是这首先要冒着让她送命的风险到最后还可能放任一个血魔为祸世间现在收了她是轻而易举但是一旦血魔养成便沒这么好对付了”

    戒嗔看着钵盂中的幻象道:“为了彻底将血魔消灭也只能委屈你了你也莫要抱怨此时的果皆是你往日种下的因你放心我会多多帮你念诵往生咒的”

    惠海看了繙麂嗔摇摇头道:“我们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但也要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

    “是师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