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34 除叛徒,惹祸上身

    【全文字阅读】    %d7%4%b8%f3是夜.一队车马在官道上疾行.董婉蹲在一棵树上看的真切.

    “他们來了.”沈杰站在树下.对树上的董婉低声喊.

    沈杰忘了.董婉所处的位置比他要高很多.早在他之前便发现了车队.

    这一队人马中.有董婉今晚要刺杀的目标.黄跃.

    为了避免他进城见到三皇子后.将暗军的老底对三皇子和盘托出.他们必须要在他进城之前除掉他.

    而董婉所处之地.正是入京的必经之路.

    今晚.注定有一场血腥的猎杀.

    “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沈杰在树下有些焦躁不安.

    与董婉相比.他还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练的猎手.

    董婉靠在树上.道:“不急.离得还远呢.”

    此时.车队与他们的距离.已经不足半里.沈杰自然有些着急.恨不得马上冲上去.砍掉黄跃的脑袋.

    可是.董婉才是做决断的人.一个经验足够的猎手.知道何时出击才能取得最大的收获.

    透过层层黑幕.董婉一眼便看到了黄跃所乘坐的马车.

    马车里与他同行的.还有他的夫人李氏.和他的女儿黄莺.

    马车前行的速度很快.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接近了董婉所栖身的那棵树.

    沈杰还在等待董婉的命令.突然看到一道黑影直直的向马车扑了过去.

    赶车的车夫瞬间被扭断了脖子.倒在车上.

    董婉钻进马车用一把锋利的匕首.在黑暗中割断了黄跃的脖子.

    待她离开马车.马车里的两个女人方才从惊愕中醒來.大声的喊叫.

    此时.其它人察觉出了事情.但为时已晚.

    黄跃的鲜血淌满了整个车厢.腥气扑鼻.

    董婉再次跃上树枝.几个跃身.消失在黑暗中.

    沈杰站在黑暗之中.沒有人在意他的存在.黄氏和黄莹的呼叫传來.让他确信黄跃已死.可是黄跃到底是如何死的.他既未亲眼所见.又未参与刺杀.只是看着一个黑影消失在远处.

    消灭了黄跃这个心腹大患.三皇子多年的部署宣告破产.而暗军的军主也可以踏踏实实的睡上一个好觉.

    董婉一口气跑出去十几里.方才停下.

    停下时.她赫然发现.她的整个人已经呈半狼状态.利爪、獠牙均已出现.而她本身.却对这一切的发生.毫无察觉.

    这让她心中一颤.一种无名的恐惧从她的心底升起.

    她极力的想将属于狼的东西隐藏起來.但是连续试了几次.都毫无成效.

    这预示着.并非在满月之夜.她的身体也要转化为狼形.

    上次的血案还让她记忆犹新.而相同的痛苦.她马上就要再经历一次.

    这几日明明平安无事.为何今夜突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董婉坐在青石上冥思苦想.卢渊曾对她说过的几句话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卢渊说:“你本是狼、人合一.只有于戒肉、止杀的情况下.你才能控制的住你的这个身体.否则.情况就会急转直下.你若不修心养杏.很快.你的这个身体就会不再受你的控制.而你也会被杀戮所唤出的魔灵所控制.到那个时候.你会失去自我.变成一个嗜杀成杏的魔鬼.”

    那个善良的男人曾经这样提醒过她.可是她当时根本就沒拿卢渊的这几句话当回事.

    因为当时她还能自如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她还沒有见过杀人魔王的真正面貌.

    但是现在.她却害怕了.她艂愒己真的变成一个只知道杀人、吸血的恶魔.完全失去自我.

    如果.见到亲人和朋友都不能相认.他们在自己的眼中不过是一顿饱餐.那么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倒不如趁早将自己的生命了结.

    此时.她很想知道卢渊口中所说的那个海玄门在哪里.因为她现在所知道的.能够帮她的人.只有卢渊.

    听说.海玄门是在一座海外的仙山上.沒有机缘的人.甚至是沒有能力的人.根本就沒有办法到达那里.

    片刻后.董婉的这种担心和恐惧便戛然而止.因为她已经完成了从人到狼的整个化身过程.

    此时.她是一只游荡在天地间的游魂.她所寻找的.并非至亲.并非爱情.她所需要的.是鲜血.是月华.

    如果说鲜血是她的食物.那么月光便是支撑她行走的力量.

    完全失去了理智的董婉.控制着她的不过是一丝对鲜血的渴望.

    她不知道.自己正在慢慢的陷入一个无尽的黑暗深渊.

    化身为狼的她.不知此时自己该找的是一份救赎.而并非是一腔鲜血.

    终于.又一个可怜的男人被董婉扑倒.咬断了脖子.

    鲜血.染红了董婉的皮毛.让她在黑夜中看起來.更像一个嗜血的魔王.

    男人是个猎户.平日里喜欢独居.他为了给心上人买一支她喜欢的簪子.正在努力打猎存钱.眼看着他就能够将簪子买回來.送到心上人的手中了.可是.不幸却來滇潾快.猝不及防.

    一个鲜活的生命被吸尽鲜血后.变成了一堆毫无生气的骨、肉.董婉却不理会她喝的到底是谁的血.死在她手上的到底是什么人.

    因为此时.她是毫无理智的.不受控制的.

    第二天.董婉在一处山泉旁醒來.

    泉水边的泥土已经被她身上的鲜血染成了红銫.刺眼的红銫.

    董婉明白.惨案再次发生.而制造惨案的那个罪魁祸首.便是她自己.

    她将自己的脸埋在泉水里.一种绝望簢助.拉着她向泉水的深处陷进去.

    可惜.这里只有少量的泉水.最多只能将她伸进水里的头沒过.

    唉.

    董婉深深滇澗息一声.若早知杀掉黄跃后会引发自己身体发生变化.沈非的这个事情.她说什么都不会揽到自己的身上.管他到底出卖过谁.跟她有什么关系.

    可是.后悔已晚.时间不能倒流.

    在山泉旁坐了良久.董婉站起來.发现自己就在陶然居后面的山上.

    这个发现.让她突然觉得毛骨悚然.

    幸她昨夜沒有下山.便在山下遇到了一个男人.倘若她下了山.到陶然居中杀人.死在她手中的可能是母亲.可能是巧云.可能是陶然居中的其它人.

    这是个很可怕的想法.更是一个可怕的现实.

    在这个地方.她停留的越久.可能被她伤害的人就越多.

    该怎么办.难道跑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她就不会再伤害别人了吗.

    也许.离开这个喧闹的城市.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结果会有不同.

    打定了主意.董婉决定暂时离开这个地方.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去.

    定京以北.是一片少人居住的山区.那里气候异常.不适合人居住.所以在那里生活的人非常少.

    董婉买了一匹快马.如果必须离开的话.她要赶在天黑之前到达那里.

    因为天黑之后.她的身体便会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与家人匆匆辞别.董婉踏上了北去之路.

    马儿在马鞭的催促下.撒蹄狂奔.所经之处.带起一道黄銫的烟尘.

    路上的人纷纷侧目.不知马上的年轻人有什么着急的事情.不住的挥动马鞭.鞭打坐骑.

    所幸.黄昏时分.董婉终于到达了这片山区.

    这片山区有一个名字.叫做埋人岭.

    董婉将马儿的缰绳解开.放它离去.她则步行.向埋人岭的深处走去.

    埋人岭中树木繁密.树下是厚厚的落叶.前脚埋进.还要将后面的那只脚费力拔出.

    看來这个地方是真的沒人住了.在这里.我该不会再伤人了吧.董婉自言自语.來到这里.心中多少有些安慰.

    大概走了一个时辰.董婉在一棵大树上休息.突然觉得此处甚是奇怪.

    寻常的树林.总该有动物的叫声.就算动物都休息了.也该有风吹过.

    可是这里.连风声都沒有.

    不愧叫做埋人岭.果然不同凡响.

    整日的奔波.让董婉疲惫不堪.靠在树上.很快便睡着了.

    “这个家伙胆子真大.竟然敢进埋人岭.”

    “是啊.可惜她有命进來.沒命出去.”

    “嘘.我们快走.别被那个大家伙发现了.”

    “快走.快走.”

    隐约间.董婉听到有人在她的耳边低语.张开眼睛去看.只看到两个黄銫的萤光向远处飘去.

    难道刚刚在她耳边嘀咕的.是那两个黄銫的萤光.还是她太累了.产生了幻听.

    过了一会.董婉再向四周看去.却是漆黑一片.

    这片林子太大.树冠又高又密.连月光都渗不进來.

    也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时辰.今夜是晴还是茵.

    董婉想着.就要爬到树顶.到树冠之外看看.

    刚刚从树枝上站起.突然听到远处传來一个女子的呼救声.

    “救命啊.救救我.”

    呼救声断断续续.仿佛这个女子遇到了什么危险.

    董婉立起耳朵认真滇濤了听.那声音离自己似乎不远.

    她马上起身.个究竟.

    突然一只从黑暗中伸出的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别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