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31 将卖身葬妻男收为管家

    &n.】    zi幽阁定京的大街.一如往日繁华、喧闹、人嘲涌动.

    这里的人们.完全沒有被昨夜发生的血案所影响.每个人所做的事情.都有着自己的目的.他们的脸上或洋溢着笑容.或飘散着忧愁.或充斥着算计.这一切都是为了缓解他们各自的心情.而并非为昨夜的血案所呈现.

    真正为血案发愁的.该是城内的捕快.

    不过.三两成群的捕快有的在茶馆喝茶.有的在巷子里纳凉.有的惦记着隔壁的俏寡妇.

    这个城市里.沒有人为昨夜死去的那个无辜的可怜人吊唁.死的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大家的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受不到丝毫的影响.

    董婉走在街道上.将头埋的很低.似乎艂愒己在抬起头时.被人在她的脸上看到狼的影子.

    此时.她已经与大街上的其它人不同.她是个凶手.也是个异类.

    从街头走到街尾.有十几家医馆.董婉已经走过了八家.面前的这个.是第九家.

    她觉得.自己该义无反顾的走进去.问问大夫.她到底是不是生病了.这是个很简单的事情.可是.她还是在迟疑.是她的双脚在迟疑.

    总是站在医馆的门口.又迟迟不肯走进去.最后只好继续向前走.走向下一家.

    在挣扎了一会后.董婉的双脚还是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医馆的大门敞开着.却做不了她的生意.

    走出几步后.董婉又开始懊恼.她为自己的胆小而生气.

    男人的啜泣声.将她从自己那狭小而纠结的世界中拉了出來.

    她终于抬头.向路边看去.一个男人跪在一卷破席子旁.手里拿着一块破布.上面写着“卖身葬妻”.

    男人三十岁左右.头发蓬乱.脸銫憔悴.一身素白的孝服.让他看起來无比的凄凉.

    看样子.他已经在这里跪了很久.可是.一个大男人为了埋葬妻子而卖身.在世人眼中.他这种自贬身份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虽然街道上的人熙熙攘攘.却沒有人对这个可怜的男人看上一眼.

    他是个被这个世界冷落的人.

    董婉向跪在地上的男人走了几步.一股死亡的腐臭味钻入董婉的鼻子.

    被卷在破席子中的人.大概已经死了两天了.尸体已经开始腐烂.

    见有人朝自己走过來.男人马上抬起头.用他那干涩的眼睛.迫切的看着面前这个瘦小的女子.

    看了一眼.他又沮丧的低下了头.走來的不过是个少不更事的小女孩.她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下等贱民才穿的粗布衣服.她虽然热心.却帮不了他.

    在他低头的瞬间.一锭银子掉落在他面前.

    “用这些银子给你妻子买口棺材.她的身体已经经不住这样酷热滇濎气了.”董婉说完.转身离开.

    男人马上捡起银子.追上董婉.道:“多谢姑娘大恩.以后梁文生就是你的奴才.任凭恩人驱使.”

    董婉木讷的看着跪在面前的男人.她道:“我帮你不过是举手之劳.你快快去买棺材.让你的妻子入土为安.”

    男人不允.甚至趴在地上连连磕头.一会的工夫便将额头磕破.青石地面被染得鲜红.

    董婉不愿引起别人围观.马上将男人从地上拉了起來.她道:“你这是做什么.我既然出手帮你.你也莫要再为难我了.”

    男人却是个实在人.他非常诚恳的道:“恩人今日帮了我.就是我的主子.不管您愿不愿意.您出手相助.就是买下了我.日后.我便是主子的人.主子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还请主子不要嫌弃我鲁钝.”

    董婉本想抽身.见男人的话非常诚恳.现在自己有了宅子.又沒有帮手.想來这个男人也是无处落脚.倒不如让他到宅子里帮忙.

    “好吧.既然你坚持如此.那你为你妻子料理完后事后.便到西郊滇澱然居找我.”

    男人闻言.非常高兴.千恩万谢的目送董婉离开.

    被这个梁文生一搅合.董婉顿时沒了看大夫的心思.

    想來想去.还是去一趟布衣巷.跟玉淳风说清楚再离开不迟.

    董婉走进布衣巷时.刚好撞上了匆忙跑出來的季遥.

    季遥一把将董婉抓住.似乎怕她跑了似的.

    忙不迭的问:“我的好董婉.你这一夜都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会子才回來.我们家主子急的.就差将房顶的瓦揭了.”

    董婉一听.心中愕然.

    想來.玉淳风早就发现董婉不见了.这才吩咐府里的人出去寻.

    董婉并非在城中.他们自然是寻不到的.

    只是.此时董婉需给自己找个借口.将事情遮掩过去才好.

    董婉被季遥拉着进门.刚刚在大门里露面.玉淳风已经像风一样冲了过來.董婉以为又免不了玉淳风的一阵唠叨.谁知下一刻自己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哅膛.

    董婉一时反应不过來.愣在了那里.

    却听见玉淳风低低的开口.道:“你这一夜都跑到哪里去了.我到处找你.以为你遇到了不测.”

    的确是遇到了不测.不过不是她.而是一个倒霉的臭男人.董婉心里默默的说.

    “以后不许你再不辞而别.到处都找不到你.我担心.”玉淳风终于将董婉放开.却霸道的让她留在自己的视线里.

    董婉轻轻的点头.心中却想.若今夜我依然要变回狼形.你可还要我在你身边吗.倘若你知道我是一个冷血的杀人凶手.还会如此将我放在心上吗.

    玉淳风见董婉一直不语.以为她遇到了什么事情.又连忙问:“婉儿.不要瞒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董婉怕玉淳风洞悉真相.马上开口.道:“昨天是十五.月亮很圆.夜里醒了.我忍不住出去看月亮.却走滇潾远.一不留神竟然走到了山上.下山的时候摔了跤.衣服也摔破了.我回西郊的宅子.本想取些银子买新衣服.又怕时间长不回來你会担心.所以还是先回來了.”

    玉淳风闻言.点了点头.道:“原來如此.你既然想赏月可以叫上我.以后若有兴致.一定要让我相陪.”

    董婉不语.算是默许了.

    犹豫了很久.董婉终于开口.道:“我想搬到西郊去住.那里人少、清静.我在那住也安全.免得被认识的人看到.反而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玉淳风虽然非常不愿意.却也不能强留董婉在他这继续住下去.现在人家毕竟已经有自己的房子了.搬到自己的房子里住.也是人之常情.

    更何况.那么大的宅院.沒有人打理.时间一长.荒废了却也可惜.

    董婉怕夜里再生变故.将自己的东西简单打包.便独自前往西郊陶然居.

    董婉也曾想过.将自己的家外面挂上董宅两个字.可是现在张放对她來说依然是一个威胁.所以还是挂了陶然居三个字.

    待她來到陶然居的大门口时.一个男人正蹲在门口打盹.

    董婉上前.认出这个男人正是白天卖身葬妻的那个男人梁文生.

    “你怎么睡在这.”董婉开口叫醒男人.道:“你跟我进來吧.”

    梁文生沒有随身的行李.葬完妻子后.他只剩下了他自己.

    他跟在董婉的身后走进宅子.却发现这个宅子大的让他眩晕.

    董婉道:“这里暂时沒有别人住.只有你我两个人.你既然愿意跟随我.日后我便不拿你当外人.这宅子里的事情.就要交给你打理了.平日里.我并不常在家中.日后宅子里的事情.你要事事上心.”

    说着.董婉将家里所有的钥匙递给了梁文生.

    梁文生接过钥匙.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他虽然口口声声称董婉为恩人.可是.他对她來说.也不过是个陌生人.

    两人前后只有两面之缘.董婉竟然能将管家的大事交在他的手上.说明对他非常的信任.

    这种信任.让梁文生非常感动.这种恩情.恩同再造.所以.他忍不住要给面前这个女人下跪.

    “主子.您能如此信任小人.小人日后一定会尽力服侍主子.对你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董婉将跪在地上的梁文生扶起.道:“你不必如此.我看你的年纪比我大.日后我便叫你一生大哥.我姓董.单名一个婉字.不过在外人面前不必提起我的名字.

    我们今日相识.便是我们有拥.

    我们虽然名为主仆.你却无需拘泥.我们日后以兄妹相待便可.在这里.我沒有其它至亲的朋友.所以将宅子里所有的事情都交在你的手上.还请你不要嫌辛苦.费心打理.”

    梁文生闻言.用力点头.道:“主子你放心.我定会将府中的事情打理妥当.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主子就算信任我.又怎么知道我有能力打理这府中的事情呢.”梁文生问.

    董婉看向梁文生.道:“难道大哥沒有这个能力吗.大哥日后万不可称我为主子.唤我婉儿便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