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9 黄翠如大闹望月居

    【全文字阅读】    %d7%4%b8%f3董婉莞尔.道:“你出手也很大方.给了我那么多银子.我也该感谢你.”

    “钱财乃身外之物.如今世道艰难.你一个女人家.赚钱很是辛苦.何况.我也希望能尽绵薄之力.可以帮到董姑娘.”

    蜡黄脸的话音刚落.玉淳风开口问道:“不知这位兄台高姓大名.对婉儿如此关照.在下也该表示感谢才对.”

    蜡黄脸怕董婉揭穿他的身份.马上开口道:“在下程前.曾经与董姑娘有过几面之缘.”

    玉淳风当然不会相信.坐在他眼前的这个男人会是一个普通的人.

    而董婉在听到蜡黄脸说出程前这个名字以后.噗的一下.将喝进口中的茶.喷了出來.

    尽数喷在了程前的脸上、身上.

    玉淳风一愣.马上拍着董婉的背.道:“慢点喝.”

    此时.沈杰马上上前.递上一条汗巾.帮自己的主子擦掉脸上的茶水.

    董婉看向沈杰.心道:“自己明明叫沈非.还说叫什么程前.看來他是不想让别人戳破他的身份了.”

    坐了一会.董婉见有玉淳风在场.沈非不肯有话直说.只好跟玉淳风离开.

    出了茶馆.玉淳风问:“这个病怏怏的人.到底是谁.他给了你很多银子吗.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董婉听來.玉淳风的口气并不好.因为她与沈非时间的事情.是玉淳风不了解的.所以当董婉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以后.玉淳风有些紧张.这种紧张.导致了他易怒的情绪.

    “你也知道.这几年我的日子过的很拮据.他给我银子.不过是因为我帮他做了些事情.银子是他该给我的报酬.仅此而已.”虽然董婉极力解释.但是今日她的回答仍然不能让玉淳风满意.

    在董婉面前.玉淳风是个有话直说的人.他有些不高兴的道:“我希望.以后你离那些臭男人远一点.你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不开心.”

    此时.玉淳风的两只手紧紧的抓住董婉的肩膀.他的力气太大.抓的她很疼.

    其实董婉可以轻而易举的将玉淳风的手甩开.可是她并沒有这样做.

    不知为何.此时.她不愿去招惹这个无缘无故发怒的男人.

    她并沒有生气.反而笑着问他:“如果我猜的沒错.你是不是在吃醋.”

    听到吃醋这个词.玉淳风像被刺猬的尖刺刺到了一样.马上松开抓着董婉的手.然后大步的离开.甚至再未回头.

    董婉见玉淳风这个样子.忍不住笑道:“这个家伙.害琇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第二天.沈杰到布衣巷送信.请董婉到望月楼赴宴.

    当然.邀请她的人是沈非.

    沈非此次來京的其中一个目的是为了她.既然能够见面.自然要尽快达成心愿.

    董婉应邀前來.在楼下看到了忙碌的红绫.沈非坐在楼上的一个雅间里.脸銫依然蜡黄.

    “虽然你的易容做的不错.不过这脸銫白的像鬼.夜里出去肯定会吓死人的.”董婉进了雅间的门.对站在窗前的沈非说.

    沈非转过身.道:“京城里人多眼杂.为了自保.我也是沒办法.”

    沈非正说着.外面的街道上忽然传來了一阵鳋乱.

    “嚯.天子脚下.光天化日.竟然有人在街上纵马奔驰.如此大胆.”沈非听到了鳋乱声.马上探出头去看.

    只见一个妙龄女子.纵马入城.马儿见人不避不闪.横冲直闯.惹得街上的人纷纷躲避.生怕躲避不及葬身马蹄之下.

    这一人一马将整条大街搅闹的人仰马翻.街上的行人怨声连连.

    再看骑在马上的那位女子.脸上毫无愧銫.反而挥动马鞭.抽动马儿加快脚步.

    董婉虽然离窗子有些距离.却也看的真切.她道:“真的女子果然霸道.不知是哪家的小姐.”

    沈非道:“能在天子脚下如此大胆的.恐怕是皇亲国戚吧.”

    说罢.两个人各自落座.

    沈非开口道:“你我都是爽快之人.如今我便将话挑明.我以前曾经对你说过.希望你能够子承父业.这次入京不为其它.主要是想请你帮忙.”

    董婉闻言.道:“我才刚刚帮你找回暗军的虎符.不知这次找我.又为何事.”

    沈非道:“子承父业.我希望你能接任你父亲的职务.做我暗军的校尉.”

    “可是.我是一个女子.而你的暗军中.全都是男人.”董婉有所顾虑.

    沈非道:“规则是由人定的.一个职位的存在.并未规定担灯冧责任的是男是女.而是由担当者的能力决定.我希望你能帮我.做我的校尉.”

    董婉思索片刻.道:“这件事.我要考虑考虑.”

    “沒问題.”不过.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

    两个人的话说到这里.外面突然有人吵了起來.

    大喊大叫的.是一个女人.

    两个人听了一会.董婉凝眉.道:“似乎是某家的夫人对自己的相公不满.闹到了这里.”

    沈杰此时开门进來.他一直在外面听的很真切.他道:“外面有一个姓黄的姑娘.吵着闹着要见一个叫孟非林的人.”

    “孟非林.”董婉闻言.马上跑到门外去看热闹.

    看來.是那个黄翠如为了孟非林找到京城來.如今竟然不惜闹到了望月居.

    董婉早有耳闻.孟非林与望月居的老板红绫是红颜知己.

    不过.也难为这位黄姑娘.竟然刚刚进京.就找到了望月居來.

    此时.孟非林并不在望月居.

    红绫作为望月居的老板.不得不出面平息黄翠如的怒火.

    “这位姑娘.你要找的人并不在这里.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來平心静气滇澑谈好吗.”红绫着一身红衣出现在众人之前.作为一个老板.她懂得如何处理棘手的事情.

    可是黄翠如并不想买红绫的账.她上下打量着这个一身红衣的人.道:“你就是这里的老板.红绫吧.就是你一直在勾引孟非林.让他不愿回家成亲.”

    红绫闻言.先是一愣.随后莞尔.道:“你知道我.恐怕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误会.当然不是.你和孟非林的事情已经传的满城风雨.否则.我为什么会找到这里來.孟非林在哪.马上叫他出來见我.”黄翠如嫣然是一只骄傲滇濎鹅.

    在她看來.她进京找她的未婚夫.大闹望月楼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在为她的男人而战斗.这有什么错.

    红绫虽然很无奈.但是不得不继续应付这个泼辣的女人.她道:“孟非林不在这里.我想.你去他的府上应该会找到他.”

    “我听说他每天都來这里.我不相信你的话.你马上叫他來见我.”此时的黄翠如.已经失去了等待的耐心.

    幸.在黄翠如与红绫尚未大打出手之前.孟非林及时出现在门口.

    “你跑到这里來闹什么啊.”孟非林进门.便对黄翠如横加指责.

    黄翠如抱着胳膊.看着刚刚进门的男人.道:“你就是孟非林.你终于愿意出现了吗.如果我不在你心爱的女人面前闹.我想我这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你.”

    听着两个人的对话.董婉恍然.原來这两个人的这次见面.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难得两个从未谋面的人.才刚刚见到对方.就剑拔弩张.

    孟非林满脸的歉意.看向红绫.道:“我沒想到事情会搞成这样.给你造成的损失.我明天会命人送來.”

    红绫依然镇定自若.她摇头.道:“沒什么.不过是一场误会.也沒有对我的生意造成什么损失.”

    此时.孟非林虽然看着红绫.可是他却现在了站在黄翠如的身边.未向前跨进一步.

    作为孟非林多年的红颜知己.红绫对孟非林的心思.可以说是尽人皆知.可是如今.在未婚妻出现的情况下.孟非林依然选择了自己的未婚妻.

    董婉见状.摇了摇头.道:“这个女人等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也不知到底在等什么.等着他撇下一个未婚妻.再拥有另外一个未婚妻.然后再等他有了家室.她才肯死心吗.”

    “感情.就是这样.虽然旁观者清.可是我们却无法为当事人做决定.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也只能看看热闹.”沈非拉住要挺身而出的董婉.她毕竟是孟非林的前未婚妻.在这种场合出现不太好.

    尤其是.她现在在张放的眼里.本应该已经是个死人.

    此时.有很多人放弃了自己的饭菜.站在饭桌旁看孟非林的热闹.

    孟非林无法忍受众人看笑话的目光.拉着黄翠如.道:“你别再闹了.跟我走.”

    黄翠如被孟非林拉出了望月居.身上那种盛气凌人却马上消失了.黄翠如低声问:“你是不是因为红绫才一直不成亲.既然你喜欢她.我可以大方一点.我做大.她做小.”

    孟非林不说话.薄薄的嘴滣紧紧的抿在一起.像是一张嘴.就会暴露出他的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