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8 有了自己的家

    【全文字阅读】    紫yo阁 清晨.玉淳风高兴的跑到董婉的房中.手中拿着一封刚刚开封的信.

    “我刚刚接到了旧友的來信.他有一处空出來的宅子要出售.就在西郊.你还想买宅子吗.”玉淳风像一个急着讨好处的孩子.急忙跑到董婉的面前.

    董婉最近起的很晚.这几天一直在赖床.

    被玉淳风吵醒.董婉有些不高兴.

    “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这么早就把人家吵醒.”董婉此时蓬头垢面.可是在玉淳风看來.却别有一番滋味.

    他上前将董婉从枕头上拉起來.然后将手中的信在她的面前展开.

    “价格非常的公道.因为跟我是朋友.才会这么优惠.我想你该考虑一下.”

    董婉听了玉淳风的话.将摆在面前的信看了一遍.

    “嗯.的确很公道.信上说.他的宅子会在三天内出手.资金方面也需要在三天内送到他的府上.他怎么这么着急.”董婉看完信.觉得价钱很合适.只是有些好奇.卖宅子的人为何这样心急.

    “他的房子里.该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吧.”董婉看向玉淳风.问.

    “当然不是.他是因为要搬家.所以才着急出售房子.如果你感兴趣的话.过一会我们可以去看看.郊外还可以骑马.你好久都沒出去散心了.在家里也闷坏了吧.”玉淳风非常体贴滇濁议.

    这个提议.让董婉很高兴.她马上跳下床.道:“好啊.好啊.我还沒怎么骑过马呢.我这就去洗漱.吃过早饭后.我们就去骑马.”

    玉淳风看着董婉手舞足蹈的样子.他自己的心里.也装满了高兴.

    这个神秘又单纯的女人.在他的面前.很多时候.都像一个纯净的孩子.而她的这种纯净.只展现在他一个人的面前.这让他感到满足和愉悦.

    京城西郊与城里大不相同.这里的建筑很稀少.在此居住的人也不多.绿树成荫.鸟鸣蝶舞.环境清幽.在这里骑马.既不会受到打扰.又可以欣赏风景.可谓一举两得.

    此时.虽然快入秋了.可是花儿开的正艳.董婉站在一片花海中不愿出來.

    季遥牵着两匹马.站的远远的.

    玉淳风摘了一朵野菊花.爱不释手.他看着董婉.这朵花放在佳人的鬓边.才会显得更娇美.

    这样想着.玉淳风便这样去做了.

    玉淳风走进董婉.然后将手中的雏菊挿在她的发间.

    董婉莞尔.问道:“好看吗.”

    玉淳风点头.道:“好看.”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戴花.谢谢你.”董婉笑着跑开了.在花丛间.像个百花仙子.

    玉淳风几乎看的痴了.

    “婉儿.你可愿与我这样度过一生.”玉淳风不由自主的追上去问.

    董婉咯咯的笑着.手里拿着自己最喜欢的花儿.她说:“一生.一生有多长.”

    他说:“一生.便是从现在开始.直到我们死去的那一天.”

    “可是.这样的季节.每年只有一次.又怎么会有一生都不凋谢的花儿呢.”董婉虽然是个聪明人.但是在某些时候.还是有些不够通透.她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虽然并沒有拒绝玉淳风的意思.却也让玉淳风有些失望.

    玉淳风道:“只要你愿意.我会给你一个一生都开不谢的花海.”

    董婉道:“那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你这个贪玩的丫头.我们还是先去看房子吧.让人家等久了不好.”玉淳风终于想起了正事.拉着董婉骑上马.朝远处的宅院而去.

    “我会骑马.”董婉坐在马背上抱怨.

    玉淳风的嘴角颔笑.道:“你现在不是在骑马吗.”

    董婉嘟着嘴.道:“我是说.我想自己骑.”

    玉淳风拉紧马缰.坐在他前面的董婉却被他的双臂锁的更牢了.

    他道:“两个人骑一匹马有什么不好.就算轻声细语彼此也能听的到.不用费力去大声说话.”

    董婉道:“可是我觉得.一个人骑马才有乐趣.”董婉虽然一直在抱怨.可是被玉淳风紧紧的搂在怀里.却沒有反抗.

    因为.身后的那个哅膛很温暖.董婉舍不得离开.

    “以后.我一定要让你习惯两个人骑马.”玉淳风凑近董婉的耳边.轻声说.

    董婉受不了洋.缩着脖子.道:“你别贴着我的耳朵说话.感觉怪怪的.”

    “哦.照你这么说.今天很多事情.都让你感觉怪怪的.”玉淳风道.

    董婉不说话.此时.两个人已经來到了宅子的大门外.

    季遥率先下马.已经在叩门.

    玉淳风下马.将董婉从马上扶了下來.“婉儿.我们到了.进去看看.你可喜欢.”

    “公子、小姐.老爷出门膘事.让我留在这里等两位來.里面请.”开门的是这里的管家.他带着几个人走进宅子.

    这座宅子不算小.有花园.有假山.有长长的回廊.还有汉白玉的拱桥.

    整个宅子.分成前后两个院子.

    两个院子可以**使用.这里的主人有三位夫人.三位夫人连同下人住在这里.都不觉拥挤.

    董婉在宅子里绕了一圈.对这里的环境非常满意.

    只是.主人搬家时.会将这里的家具等一应搬走.所以.董婉在搬进來之前.还要购置家具.

    好在董婉并不着急入住.所以还有时间.

    玉淳风道:“你若喜欢这里.我们便跟管家签了契约.将房契买过來.我再让季遥去买几个下人.住进來.日后也好伺候你母亲.”

    董婉点点头.道:“这里的确不错.离城里远.而且也很清静.我想.娘一定会喜欢.这个宅子对我们來说太大了.的确需要人打理.”

    玉淳风道:“大有什么不好的.你的朋友多.难免会有人來串门.到时候.也不怕沒有客房招待客人.”

    董婉和玉淳风來到前院.便与管家签订了契约.付了银子.拿到了房契.

    管家功成身退.抱着银子离开了.

    董婉看着管家离开时放下的一大串钥匙.有些头疼.

    “这么多把钥匙.也不知道哪把钥匙开哪把锁.就算一把把的去试.恐怕也要试上一个时辰.”

    “你放心.这样的琐事.你不必亲自去做.让下人去做就行了.”玉淳风握着董婉的手.道.

    董婉道:“一看你就知道.你是被下人伺候惯了的.也知道要怎么去指使下人.”

    “做主子.也要一点点学.否则.就算有了下人.不好好管教的话.他们也不会乖乖滇濤话.这里离城里比较远.我想张放的人应该不会注意到这里.只要你不经常在这里出现.就算现在把你娘接到这里來.也不会引起张放的注意.”玉淳风提议董婉可以尽快将她娘接到这里來.

    董婉点了点头.

    虽然玉淳风说要帮他买几个下人.可是真正靠得住的.忠心的下人.还得要她亲自挑选才行.

    将大门挂了锁以后.董婉和玉淳风离开了这座宅院.

    “漂泊了这么久.我终于有家了.”董婉骑在马背上.对玉淳风说.

    这次.玉淳风沒有让董婉与自己同骑一匹马.董婉一个人骑在马背上.高兴的挥动着马鞭.

    玉淳风提醒道:“你别让马看到鞭子.小心惊了马.”

    “我知道.我的骑术虽然沒有你的好.可是也懂得不能惊马的道理.”

    玉淳风笑着.看着董婉鬓上的雏菊.道:“婉儿.以后无论你走到哪里.我布衣巷就是你的家.你不用再为沒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而伤心.”

    董婉道:“这种感觉.你是不会懂的.我身边的朋友.都有属于自己的房子.都有自己的家.只有我沒有.到现在.我还要与自己的母亲分离.心里自然不是滋味.现在好了.以后我就有自己的家了.就算身处异地.也有一个可投奔的地方.”

    董婉说着.心里已经在开始计划.要买些漂亮的家具放在自己的房中.

    而玉淳风早有准备.只是.他想给董婉一个惊喜.一直沒有告诉她.

    两个人骑马快要进城的时候.在城外的大路上.与一辆马车相遇.

    马车上的人见到董婉.便与她搭讪起來.

    “董姑娘.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你.”一张苍白、病态的脸在车帘后出现.

    虽然这张脸让董婉陌生.不过说话的声音.董婉却是熟悉的.

    董婉并不揭穿他.莞尔道:“你又搞什么名堂.现在这个时候.还敢进京.”

    “不入虎袕焉得虎子.何况.你在京城.我又怕什么.”车上的人说.

    “我又不是你们暗军的人.我在京城.对你的事情可是爱莫能助.”董婉看着那张蜡黄的脸.道.

    说着.车马均已进城.

    马车上的人.一定要请董婉喝茶.

    董婉并未拒绝.便随着他去了茶馆.

    玉淳风自然不会离开.虽然脸銫很难看.也跟着一起去了.

    “上次你让沈杰带回來的东西.我已经收到.这次來京.是特意來感谢你的.”脸銫蜡黄的男人刚刚坐下.对董婉这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