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5 撇清关系

    【最新章节阅读】    张放刚刚走到门口.三皇子突然开口道:“李栋不会是你故意害死的吧.”

    “奴才对主子忠心耿耿.奴才不敢.”张放听了三皇子的话.刚刚落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听说昨日你送给李栋一个女人.李栋的死.是不是跟那个女人有关.”三皇子继续试探的问.

    “主子.那个女人与李公子同时遭到毒手.如今已经被烧成干尸.她绝不是害死李公子的凶手.现在她的尸体.还在我家.

    一切都怪奴才想的不周全.这才害死了李公子.”张放不敢说.他送给李栋的女人是董婉.而董婉是自己的远房表妹.如果他和董婉的这层关系让三皇子知道了.而恰巧又被他知道董婉昨夜就已经失踪的话.就算他现在沒有害死李栋的嫌疑.到时他的嫌疑也大了.

    “既然人都已经死了.不能复活.你又何必自责.”

    张放不知自己说的话.三皇子信了几分.总之.已经将昨夜事发后董婉不在府里的事情给遮掩过去了.他也暂时安全了.

    张放走后.青儿道:“此人野心很大.主子需多提防他才好.”

    “一连串出了这么多事都跟他有关.这个人当然靠不住.”三皇子道:“不过.如今我们是用人之际.他的小命还得继续留着.”

    过了一会.三皇子对两个侍女吩咐道:“剿灭暗军的事情.只靠着张放.恐怕又会不了了之.把我们的人也派出去.这次.一定要将暗军彻底消灭.”

    张放返回家中后.马上命人将偷來的女尸处理掉.以免夜长梦多.

    管家见张放的脸銫不好.就知道他在三皇子那沒得到什么好气.

    “大人.咱们将这具女尸处理掉.万一日后三皇子追究起來.我们该怎么办.”管家问.

    张放道:“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可追究的.”

    “可是.真正的董婉始终都不见踪影.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离开张府的.难道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吗.”管家低声提醒张放.

    张放道:“董婉是肯定要找的.不过不能大张旗鼓的找.派人悄悄的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我这就去安排人去寻.”管家领了命令.找了几个手底下比较得力的人.让这几个人出去找董婉.

    而董婉此时.正在布衣巷里赏花.她不是一个只顾眼前的人.当然也想到了张放会派人找她.不过.她现在除了躲起來.想不到其它的办法.

    “你这几天倒是难得的安静.也不吵着出去.”玉淳风手中断了一壶新沏的茶.放在石桌上.对正在赏花的董婉说.

    董婉叹息一声.道:“我知道现在是非常势冓.我昨天才跑到张放的家里.昨夜他家着火.连李栋都沒能活着出來.我现在大摇大摆的出去.被张放的人看见.还不是自找麻烦.”

    “还算你头脑清醒.我已经让季遥出去打探消息了.你这几天不要出去.就在布衣巷里呆着.只要你不出去.他们不敢來布衣巷中查.是找不到你的.”

    “你放心好了.我可不希望走到哪里.身边都有一大堆杀手围攻我.”

    两个人正说着.大门被敲响了.

    董婉凝眉.道:“这个时间.会是谁.”

    玉淳风摇头.道:“我这里很少有人來.也许是季遥回來了吧.”

    大门打开.站在门外的.是孟非林.

    孟非林问开门的小厮:“你家主子可在家吗.”

    小厮点头.道:“主子在家.现在正在院子里赏花呢.”

    孟非林听说玉淳风在家.便随小厮进了院子.

    來到院中.孟非林远远的看到玉淳风与一个女子坐在一起品茶.便开口说道:“二公子今日好兴致.”

    董婉和玉淳风听到声音.回头去看才发现.來的人竟然是孟非林.

    “非林今日怎么得空.到我的布衣巷來了.”玉淳风虽然马上面上带笑的去答话.却担忧的看了董婉一眼.

    董婉以往见孟非林.都是穿男装的.这次自从回到京城以后.董婉便一直穿女装.

    两个人都未曾想到孟非林会突然到访.所以毫无防备.

    而孟非林却是有备而來.不想刚刚进门就见到了他想见的人.

    “我听说你已经从奉宁府回來了.想來找你喝茶.所以不请自來.二公子不会怪我冒昧吧.”

    “怎么会.我刚沏了一壶雨前龙井.你也來一杯吧.”说着孟非林坐在了石登上.

    他看着董婉.明知故问的道:“这位姑娘看着好生面熟啊.是二公子新得的佳人吗.”

    玉淳风明知道孟非林已经看出來董婉就是之前的夜灵.既然他未说破.玉淳风也干脆不提.他道:“这位是我的朋友.董婉.想必你也该认识.她便是董岩峰的女儿.”

    既然已经说出名字.不妨也说出身世.总之孟非林迟早会知道的.

    孟非林闻言.故作吃惊的.马上看着董婉道:“你真的是婉儿.”

    董婉斜着眼睛看了孟非林一眼.道:“别叫的这么亲切.我是金陵董家的董婉不假.可是如今.我已经与你孟非林沒有半点瓜葛.你少在这套近乎.”

    孟非林知道董婉一向对自己滇潿度不善.也并不生气.他问道:“此话怎讲.”按说.大家把话都说开了.也知道了各自的身份.董婉就该明白.坐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可是她的未婚夫啊.怎么能说沒有半天瓜葛呢.

    董婉看也不看孟非林.道:“你爹娘已经用三万两银子.买回了你的自由身.我们已经沒有任何关系.信不信由你.”

    本來孟非林的心中.还是鲜花开满.听了董婉的花.刚刚绽放的鲜花.马上凋落.他内心一振.道:“怎么可能.我们从小指腹为婚.婚约并非儿戏.怎么能是三万两银子可以衡量的.”

    说到这里.孟非林甚至有些压不住自己的怒火.

    董婉待孟非林说完.直直的看着他.道:“你感觉这件事很会澠对吗.如果你真的要这样认为.我无法阻止你.还有.早在几年前.我董家出事的时候.你的父母就已经推掉了与董家的婚事.

    事情过去了这么久.我从螠饔到任何消息.说你会对你父母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现在又來做圣人了吗.

    读书人都是这样.明明自己两面三刀.还要将自己伪装的像一个正人君子.

    我拿了那三万两银子.不过是对我的一点点补偿.我不觉得自己亏欠你孟家什么.总之.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董婉对孟非林讲话.向來毫不留情面.她将心里的话一股脑的说了出來.让坐在身边的两个男人万全震惊了.

    玉淳风惊的是.董婉竟然为了银子.将自己的婚约卖掉.当然.这样的事情.是董婉能做的出來的.

    而孟非林不仅仅为那三万两银子震惊.更加震惊的是.他的父母竟然曾经做过悔婚的事情.而他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见孟非林一脸惊愕.还未回过神來.董婉又开口道:“顺般说一句.就算孟家不悔婚.我也从來都沒想过要嫁给你.现在我们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以后请不要走到哪里都说.我董婉是你孟非林的未婚妻.

    对了.你家里已经为了新定了一桩婚事.那家的小姐姓黄.叫黄翠如.我见过黄小姐.天生丽质也很有气质.做你孟非林的夫人.刚好相配.”

    孟非林是个很有修养的人.可是听了董婉的这番话.也有些生气.他道:“好了.不要再说了.娶不娶黄家小姐.我心中有数.不用你干涉.”

    玉淳风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赶紧给孟非林续茶.道:“今天的茶不错.是今早季遥在山上提回來的泉水烧开后沏的.”

    孟非林自然沒心思喝茶.却也不甘心就这么离开.所以.只好继续坐着.

    孟非林不愿离开.董婉却不愿再奉陪了.

    放下茶杯.她道:“我累了.去睡一会.”说罢.看也不看坐在那的两个男人.抽身而去.

    待董婉离开.孟非林看向玉淳风.非常严肃的看着他.

    孟非林问:“你早就知道董婉就是我的未婚妻.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玉淳风马上开口澄清.道:“我虽然知道她的名字.却不知道她就是你的未婚妻.你也从來沒有告诉过我.你的未婚妻叫什么啊.再说了.你爹娘都不认这个儿媳妇.你能悖逆他们的意思吗.

    恐怕.就算董婉现在答应与你完婚.你父母那关也不好过.”

    “好不好过是我的事情.你不该对我隐瞒这么久.若不是我今日來了.见了她.又知道她的名字.恐怕我还要继续被蒙在鼓里.我的未婚妻就在眼前.我却不知道.”孟非林对玉淳风有些生气.更是对自己失望.

    玉淳风道:“这事放谁身上.也不好受.不过.这真的怪不得我.我昨晚才知道她是董言峰的女儿.如果我早知道她的身份.绝不会对你有丝毫隐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