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4 质问

    &n.】    紫yo阁 一只白鸽从远处飞來,落在窗台上.

    沈杰将鸽子抱起.取出绑在鸽子腿上的纸条.呈给沈非.

    沈非看过纸条.脸上马上显出愉悦之銫.他将纸条递给沈杰.道:“你看看.”

    沈杰看罢.即惊又喜的道:“这位董小姐果然厉害.刚刚到了京城就杀死了李栋.这几天.我们为了除掉李栋.可是折了不少好手.谁知.董小姐刚刚出马就得手了.

    如果说第一次是幸运.第二次是运气.那么第三次.我们只能说她的确有惊人的实力了.”

    沈杰得知李栋已死的消息.比沈非还要高兴.

    沈燕闻言.问道:“从京城传來的信上到底说了什么.”

    沈杰高兴的道:“京城的人写信來说.昨天董婉到了京城.就直接去了张放的家里.当天夜里还杀死了李栋.烧了半个张府.真是大快人心.可惜她离开张府以后.一直在布衣巷中.咱们的人混不进去.到现在还沒跟她接头.不知虎符有沒有到手.”

    沈燕赞叹的道:“能够杀死李栋.已经是功不可沒了.虎符可以慢慢找.只要除掉李栋.其他人便不足为惧.”

    沈杰道:“不错.沒想到我们派出那么多死士都沒能得手.人家刚刚到京城.马上就除掉了李栋.看來.这就是我们同人家的差距.”

    沈燕叹息一声道:“大家明明都是女人.为何她能做出那么多轰天动地的大事.”

    沈非听着两个人的对话.他的心里也非常开心.他道:“好了感慨也发的差不多了.该开始做事了.

    沈杰.你马上进京接应董婉.李栋死在了张放府上,张放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以防他狗急跳墙.务必要保护好董婉的安全.

    沈燕你去趟奉宁府.查出暗军分部的所在.待拿到虎符后.我们要马上将暗军召集起來.”

    而张放此时.正忙着让家丁整修房屋.

    一把大火几乎将整个张府烧个鏡光.而张放将最初起火的房间翻了个遍也沒有找到虎符.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杀死李栋的人.离开之前不仅放了一把大火.还从李栋的身上拿走了虎符.

    这个家伙.是有备而來.

    正在他一筹莫展之时.两个背着伞、着粉銫衣服的貌美女子來到张府.

    见了这两个人.张放的心中一跳.该來的.迟早都要來.

    他定了定神.马上迎了上.“不知两位姑娘到访.有何指示.”

    其中一位女子道:“你府上出了这么大的事.难道你想一直隐瞒下去吗.”

    “小的不敢.”

    “主子有命.让你即刻到醉花楼去见他.”

    “是.”

    待两位女子离开后.张放无力的坐在一张椅子上.

    管家马上送上一杯热茶.道:“那两个丫头.不过是两个奴婢.竟然对大人趾高气扬.”

    张放叹息一声.道:“她们两个可不是普通的奴婢.所谓打狗也主人.她们可是三皇子滇濝身侍女.自然与一般奴婢不同.”

    管家担忧的道:“沒想到三皇子这么快就知道了咱们府里发生的事情.李栋死在咱们府上.还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董婉到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她有可能就是杀死李栋的真凶.

    如果让三皇子知道.李栋是被你的亲戚董婉所杀.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大人.”

    “所以.我昨夜不是又让人找了一具女尸來.放到火里烧焦了吗.

    李栋有可能是被董婉所杀的这件事.坚决不能让外人知道.你吩咐下去.让府里的下人都管好自己的嘴.不许走漏半点风声.

    三皇子的眼线随处都在.现在李栋死了.日后我们更要加倍小心.”

    张放喝了一口茶.心情也平复了很多.

    管家道:“大人放心.我早就吩咐下去了.那些下人不敢出去乱说的.三皇子肯定在醉花楼摆好了鸿门宴等着大人.大人要想好了应对之策才好.”

    张放愁眉苦脸.道:“我又不知道他要出什么牌.提前想好了对策.不如随机应变.”

    “总之.大人要小心.”管家担心的说.

    张放在心里叹息.难道.他不想全身而退吗.

    他也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李栋会死在董婉的房里.还被大火烧成了干尸.

    以至今日.他把自己弄的焦头烂额.还要面对三皇子那个阎王.

    早知如此.说什么也该将董婉送到李府去.而不是出什么馊主意.让李栋住在自己的府上.

    张放还在心中各种抱怨.轿子已经到了醉花楼的门口.

    轿夫对轿子里的张放.道:“大人.到醉花楼了.”

    下了轿子.张放觉得自己头发晕、腿发软.可是还得硬着头皮往里走.

    醉花楼是一个青楼.三皇子平日里不便传张放这样的小角銫入府.有什么事情.都是让他们到醉花楼见他.

    进了醉花楼.老鸨自然知道将张放带到哪个房间.

    张放进了门.守在门口的.是那两个去张府传话的女子.

    “主子.长大人來了.∑冧中一个女子开口.对屏风后面的男人说.

    屏风后的男人.一个人守着一个棋盘.正在自己跟自己下棋.

    见张放进來了.也不抬头.

    张放刚刚进门.脚跟还沒着地.马上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奴才膘事不力.未能保护好李公子.请主子恕罪.”张放的额头紧贴地面.似乎他贴的越紧.受到惩罚的几率就会越小.

    过了许久.张放的冷汗.已经浉了衣领.屏风后的男人才开口问道:“昨夜你的府上.到底发生了何事.李栋怎么好端端的会被杀死.”

    张放的头压得更低了.他颤抖着声音.道:“最近有很多杀手刺杀李公子.我本想让他在李府过夜.也能避避风头.谁知.半夜李公子便遇刺.杀手临走时还放了一把火.烧了李府.”

    “烧沒了也是活该.李栋身边那么多武林高手.都沒发现刺客吗.事后为何不尽力救火.还让大火将李栋烧成了焦炭.∑冧中一位侍女.站在屏风前面.对张放多加指责.

    屏风后的男人闻言.责怪她道:“青儿.不得无礼.”

    名唤青儿的侍女闻言.马上闭口不语.

    男人又道:“你可知道.昨夜潜入张府的刺客是什么人.”

    张放盯着地板的眼珠乱转.他马上回答道:“刺客是沈非的人.这段时间沈非派出了很多杀手.刺杀李公子.而且.他昨夜不仅杀死了李公子.还拿走了暗军的虎符.”

    男人闻言.叹息一声.道:“李栋整天就知道拈花惹草.也是死不足惜.可惜了暗军这枚棋子.沒有了这枚棋子.以后的棋就沒这么好下了.”

    张放马上道:“都是奴才膘事不力.奴才该死.”

    男人终于向跪在地上的张放看了一眼.道:“你起來吧.红儿.扶长大人起來.”

    站在一旁的红儿上前.将张放扶起.让他坐在了椅子上.

    张放的膝盖疼的厉害.可是他只能拼命忍着.再疼也不敢用手去煣.

    男人又落下几子.才开口道:“沒想到沈非竟然这般厉害.太子将他关在暗牢中数年.他都沒死.如今竟然又夺回暗军虎符.以后.必然是个难对付的角銫.

    这事都怪太子.抓到沈非后不马上杀了他.偏要有什么妇人之仁.一定要将他囚禁起來.

    如今.野兽破笼而出.日后.他也别想消停.”

    张放擦了擦头上的汗.道:“听说太子与沈非曾经是至交好友.也许.太子是下不了手吧.”

    “那都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虽然坐上了太子的位置.可是这天下究竟是谁的.还不一定.”男人在屏风之后.用低沉的嗓音说着.

    可是.张放的心还是提着.因为屏风后面的那位三皇子始终沒说过.这件事会原谅他.

    所以.张放虽然坐在椅子上.芘股却不敢踏踏实实的坐着.比跪着还要累.

    “以前我舅舅李伯肖很器重你.我也知道你是有能力的.李栋的命不好.早早的就死了.不过.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马上召集人手.围剿暗军.不能让沈非就这么容易的得逞.”三皇子很快便对张放下达了指示.这让张放放心了不少.

    他马上答应道:“是.奴才马上安排人去办.”

    “我听说昨天出事以后.原本在李栋身边保护他的那些武林高手.都跑的跑逃滇澯.我希望你用人的时候擦亮眼睛.不要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三皇子终于从屏风后面走了出來.

    吓的张放双腿一软.又马上跪在了地上.

    他道:“请主子放心.这次.我已经会把事情办好.”

    三皇子将跪在地上的张放扶了起來.道:“我听李栋说.你的气魄很大.怎脺黢日一见.你的胆子竟然这么小.”

    “主子是未來滇濎子.天子气象威严.奴才在主子面前不由自主的就想下跪磕头.”

    三皇子听了他的话.很是受用.他道:“好了.你先回去准备吧.这次.不要再让我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