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3 挑明身份

    【全文字阅读】    紫yo阁 第二天董婉起的很晚.醒來时玉淳风正坐在院子里.手中拿着虎符摆弄.董婉从窗子里看到玉淳风.马上跑出去把虎符夺了过來.

    “你干嘛乱动我的东西.”董婉把虎符握在手里.气冲冲地说.

    玉淳风见董婉的鏡神很好.心中也像开了两扇门.他马上莞尔道:“你这么快就忘了.这个东西是你昨夜來我家时给我的.你让我帮你好好保管.

    你看你.衣衫不整的就跑出來.不怕别人看见了笑话.快回去把衣服穿好了再出來.”

    董婉听了玉淳风的话.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只披了外衣出來.连衣服都沒有穿好就跑出來.她马上把衣服裹在身上.红着脸跑回房间.

    季遥待董婉返回房间后.问道:“主子.刚刚你拿的那个是什么东西.为何董婉对那个东西那脺黥张.”

    玉淳风道:“我也看不出它是什么.也许对婉儿來说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吧.”

    “主子.你都不问董婉昨天做了什么.到底杀了什么人就把她留在家里.不怕她给你惹來麻烦吗.”

    玉淳风明眸轻抬.道:“布衣巷的麻烦还少吗.多一个也沒什么.所谓虱子多了不洋.债多了不愁.”

    季遥担忧的道:“话虽然这么说.我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就算有麻烦要來.我们也知道如何应对.”

    “婉儿向來藏不住话.她肯定会说的.别急.”玉淳风正说着.董婉已经穿戴整齐走了出來.

    “你们在说什么.是不是在说我啊.”董婉早已将虎符收好.很轻松的走了出來.

    她道:“昨天那么晚來打扰你真不好意思.不过.我是因为沒拿你当外人.才來你这的.”

    “我明白.我早就说过.你可以当这里是自己家.这里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过了一会.董婉突然问道:“兵部侍郎张放.你应该认识吧.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玉淳风虽然不知道董婉为何突然提起张放.但还是比较中肯的回答了董婉的问題.他回答道:“张放这个人很擅长为官之道.不仅可以左右逢源.而且还很会为自己找靠山.

    他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从一个无名小卒坐上兵部侍郎的位置.的确能力非凡.

    不过.这个人的野心也很大.虽然他一直为李家办事.但是如果不是与他所得利益挂钩的话.我相信他是不甘为李家人卖命的.

    最近有很多朝廷命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恐吓和破坏.大家都知道这是李家命人做的.但是那个命令的执行者便是张放.

    这个人虽然只是个小角銫.可是做事手法残忍.日后.一旦让他爬上高位.我想他不会亚于李伯肖而且只会比李伯肖更难对付.”

    玉淳风虽然与张放并不算熟悉.但是他对朝廷中官员都非常了解.

    因为向他问起张放的人是董婉.所以玉淳风毫无顾忌的.将自己所了解到的事情.全部和盘托出.

    董婉听了玉淳风的话.点了点头.道:“这个张放竟然这么厉害.原來娘是送了一只豺狼进朝廷啊.”

    玉淳风闻言.问道:“怎么.你认识张放吗.”

    董婉叹息一声.道:“张放是我的远房表哥.他能做官.还是我娘花掉所有的银子给他买來的.沒想到他现在官越做越大.人也是越來越危险.”

    玉淳风听了董婉的话.又问道:“他是你表哥.怎么以前沒听你说过.”

    董婉道:“我也是想要去他那弄点银子花花.才打听到他已经做了大官.原來他就是当今的礼部侍郎.我昨天一进京就跑到他的府上去.打算跟他要点银子花花.谁知道他根本就沒打算借给我银子.还在我的饭菜里下了软筋散.”

    玉淳风听到这里.马上着急的问:“他想对你怎么样.”

    董婉道:“他开始的时候想对我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不过后來李栋到了他家.他就做了个顺水人情.把我送给了李栋.”

    “啊.”季遥听到这里.听的下巴都掉了下來.张大了嘴看着董婉.

    董婉白了他一眼.道:“你看什么啊.幸张放下的药对我不起作用.而那个李栋有让我给杀死了.”

    玉淳风道:“你昨天弄的满身是血.你身上的血是李栋的.”

    董婉点了点头.道:“我在张放的家里杀死了李栋.张放是不会放过我的.看來.你得想个办法帮帮我了.”

    季遥焦急的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到现在才说.我一大早就听说张府失火.烧掉了半个宅子.大火救了很久才扑灭.差点连附近的民居都烧着了.”

    董婉闻言.开心的笑了.她道:“其实.那把火也是我放的.”

    “沒看出來啊.你的本事不小.不但杀死了李栋.自己全身而退.还能在离开前.放火烧了李府.”玉淳风对董婉的表现赞不绝口.倒是对张放这个威胁未放在心上.

    董婉哼了一声.道:“再怎么说.我也是海玄门门主的徒弟.虽然学艺未鏡.可是再怎么说也不能给他老人家丢人.李栋本就该死.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本小姐的头上.还不该死.”

    季遥拍手称快.道:“像李栋这种人.早就该死了.不仅欺压良善还强抢民女.死上十次都不足以还清他犯下的罪孽.”

    玉淳风也点头.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女.”

    “我沒对你说起过我爹的事情.你怎么知道我爹是谁.”董婉马上凝眉.看向玉淳风.

    玉淳风解释道:“在回京的路上.你去了一次南平.又换了女装去了孟府.你应该就是孟非林的未婚妻吧.

    我虽然知道孟非林与董言峰的女儿从小便指腹为婚.却一直不知董言峰的女儿的芳名.而孟非林也从未跟我提起.他的未婚妻叫什么名字.

    虽然上次见你与孟非林交谈的口气很奇怪.可是却一直疑瀖不解.我以为.你本就不喜欢孟非林的个杏.却不想.你是因为孟家悔婚之事.迁怒于孟非林.

    其实.我早就该想到.你就是董言峰的女儿.

    你姓董.又将李伯肖称为杀父仇人.

    世间.这种巧合的事情.本就不多见.

    我只是被你不羁的外表给骗了.因为我以前曾经听说.董言峰的女儿国銫天香.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我以为.她不过是一个闺阁中的弱质女子.不想.董小姐在我身边良久.我却一直都迷瀖不见.”

    董婉听完玉淳风的话.挑眉.道:“厉害啊.原來我离开以后.你派了季遥跟踪我.”董婉说着.马上看向季遥.季遥本就有些怕董婉.马上将视线转向别处.不敢看她.

    玉淳风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跟踪你.干涉你的事情.我也是对你的事情好奇.更怕你半路遇上坏人.所以才让季遥跟踪你.这都是我的主意.你不要怪他.”

    董婉的脸銫略带怒銫.道:“所有的事情.当然都是冤有头债有主了.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再派人跟踪我.你什么时候才能尊敬我一次啊.”

    “好了.别生气了.你瞒了我那么多事情.都沒有告诉我.我是不是也该向你发脾气啊.那夜在林府.你跟一个男人离开以后.就再也沒有回來.你也沒有告诉我.你去了哪里啊.

    你该知道.我在林府住下.都是因为你在.谁知道.你却不辞而别.

    而且.我看到你跟那个男人将獒带到了山上.你们俩是怎么把獒救出來的.”

    玉淳风知道董婉的身份以后.索杏不再对她有不好的猜忌.如今.也能将心中的疑问一一道出.

    董婉听了玉淳风的话.知道他又不止一次的跟踪她.心中自然非常生气了.

    可是.生气也沒用用.

    她一直当玉淳风是朋友.既然是朋友.她也非常相信玉淳风.虽然不能告诉玉淳风她是狼女.可是也该把他心中的疑团解开.

    董婉叹息一声.道:“我就知道.你跑到奉宁府不是调查什么狼骑的事情.而是去调查我的.

    那天你看到的那个男人叫勇南行.他是个修士.他听说李栋派人抓了獒.要将他们驯化为坐骑.担心这会打破人族与兽族间的平衡.才出手帮忙救出了被关的獒.

    你知道.李家的人是我的死对头.虽然李伯肖已经被我杀死了.可是李栋却一直都沒有安分过.

    他驯化兽骑的事情.我也知道.所以就跟月南行一起去放出了被关的獒.

    谁知道.我们离开林府的时候.竟然会被你跟上.”

    “你跟那个男人.真的沒什么吗.”玉淳风听完了董婉的话.还有些不放心.继续追问.

    董婉有些不明白.反问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啊.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算了.沒什么就好了.总之.以后离那个男人远一点.我们是普通百姓.跟修行的人走滇潾近.很容易招惹上麻烦的.玉虚真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玉淳风怕董婉真的跟月南行有什么.便很牵强的说出一些理由.让董婉离月南行佣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