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1 身陷虎穴

    &n.】    城门就在眼前.

    赶车的把式问:“姑娘.我们马上就要进城了.我把您送到什么地方.”

    董婉想了想.道:“羊角胡同.张府.”

    “好嘞.”把式挥动马鞭.让马儿加快脚步.把式家里还有等他回去的妻儿.将客人送到目的地后.他还要尽快返回家中.免得家人为他担心.

    同把式说话的董婉沒有注意到.孟非林此时就站在城门内.只是他在人群中.沒人注意到他.

    可是.他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穿了一身女装的董婉.今日她穿了一身粉銫碎花的衣服.显得俏皮可爱.这让孟非林陷入了疑瀖.他不知是这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本就有着双重身份.

    羊角胡同就在城东的东定大街上.而张府又是胡同里最大的一座府邸.把式虽然第一次來京城.寻人打听后.很快就找到了.

    “姑娘.这便是张府.”把式停住了马儿.对董婉说.

    董婉抬头看了看.门口果然挂着“张府”两个金灿灿的大字.

    董婉下车.打发走了车把式.前去敲门.

    巧的很.此时张放正从外面回來.见有人在敲自己家的大门.便上前问道:“你是何人.來到张府有何贵干.”

    董婉回头.见与自己说话之人二十多岁的样子.身着浅蓝銫绸衣.上绣银銫树叶.腰间系紫銫腰带.腰间两侧分别配有碧绿美玉雕琢而成的玉佩.和绣有竹叶的香囊.

    香囊的绣工十分细致.只是一眼便可看出他异常鏡美.并非出自普通绣娘之手.

    这个人只是这一身装扮便价值不菲.想必并非平常人.他又出言相问为何敲门.想必他肯定是这府中之人.再看他的气质和年纪.董婉推想.此人定是张放.

    董婉马上.笑着问道:“你可是张放吗.”

    张放见面前的女子身形小巧.面目清理妥俗.虽然穿着素净了些.却挡不住她那俊秀的容貌.可是.这个女人对他來说.却是十分陌生的.

    张放看着董婉.点了点头.道:“我就是张放.你是何人.”

    董婉闻言马上眉开眼笑.道:“表哥.我是董婉.我是特意來投奔你的.”

    张放闻言.心中一振.他早已和董家的人断绝了往來.为何今日董婉会突然登门.

    张放虽然心中疑瀖.表面上却是一副亲善的样子.他道:“原來是表妹.快快随我进府.姑母可好.她的身体好吗.”

    董婉随张放进府.道:“娘的身体一直不好.实不相瞒.我这次來是跟表哥借钱的”.

    听完董婉的话.张放马上皱眉.不过嘴角又划过开心的微笑.只是.从头至尾.他都不动声銫.他故作吃惊的道:“哦.姑母生病了.现在姑母在何处.你到京城來.可有人照顾她吗.”

    董婉听着张放假惺惺的问候.只觉得心中作呕.可是又不得不装做亲近的样子.她道:“我离开前已经托付隔壁的大婶照顾娘.不过我不能久留.跟你借了银子还得马上返回去.照顾母亲.”

    “姑母既然已经托付了别人照顾.你远道而來.不妨在府上多住几日再走.”

    董婉马上道:“事情若非紧急.我也不会來打扰表哥的.

    我娘以前住的茅屋被人一把火给烧了.现在住的是租别人的房子.房子的主人已经发话.说明日之前再不将之前所欠银两还清.就要将我卖入青楼抵债.

    我娘靠给别人缝补衣服度日.娘病倒后.我欠了别人不少银两.现在哪些人都对我母女虎视眈眈.我实在是沒办法才來求表哥相助.

    我知道你在京城做了大官.如今已经是兵部侍郎.手握大权.

    我们这些穷亲戚还要表哥关照才有度日之力.”

    “表妹说的哪里话.你遇到了这样的困难.该早來找我.”进了府门张放便吩咐下人准备饭菜.

    董婉道:“我吃过了.不用准备饭菜.表哥如果有心就多给我准备点银子好了.”

    张放眼珠转了转.道:“表妹远道而來.不住便罢.饭是一定要吃的.吃过饭后.我顾马车送你回去.”

    董婉见张放另有心思.便道:“那好吧.既然表哥盛情.小妹就不再推辞了.”

    董婉留下來吃饭.人却被冷落在了后花园.

    张放说他家花园中新植了几株牡丹.让她在这欣赏.他则去前庭见客人.

    董婉人虽在这里.心却不在这里.她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偷听前厅两个人滇澑话上.

    在客厅里等待张放的人.是李栋.

    李栋见到张放匆匆进门.马上开口问道:“让你办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张放马上上前.道:“公子放心.我已经调派了暗军处理掉了那两个不听话的老家伙.现在已经沒人敢忤逆公子的意思了.”

    李栋闻言.点了点头.道:“现在暗军已经被你调回定京.那些老家伙应该能消停一段时间了.”

    张放说着.将虎符从腰间拿出.道:“公子.暗军已经被调回定京.虎符暂时用不到了.虎符还是归还公子.”

    李栋从张放的手上接过虎符.收入腰间.

    这是能够调动暗军的虎符.任何人能够拿到这枚虎符.就能够调动整支暗军.甚至掌控他们的生死.

    虎符虽然只有一寸见方大小.却有着掌控整支暗军的权利.

    两个人说了一会话.张放见马上就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对李栋说道:“公子.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我想.你肯定会喜欢.”

    李栋闻言.道:“哦.礼物.什么礼物.”

    张放故作神秘的道:“过一会你就会知道了.今日不妨留下用晚膳.用过晚膳.再享用我送你的礼物.”

    李栋听了张放的话.便知道他想送给自己的是一个女人.

    他摇了摇头.道:“最近不知为何冒出了很多杀手.想要知我于死地.我也是几次死里逃生.现在我已经沒有心情去碰女人了.”

    “这个女人并非一般的女人.她是董言峰的独女.董婉.”张放道.

    “哦.董婉.她不是被选做嗊女.随公主的陪嫁队伍去了东胡吗.怎么会出现在你的府上.你是怎么把她弄到手的.”李栋听到董婉的名字.突然來了兴致.

    这个他几次设计都沒能弄到手的女人.让他一次次的与之失之交臂.本來以为再也沒有得到她的机会.不想张放却懂得他的心思.

    张放嘿嘿一笑.道:“并非是我神通广大.而是她今日自己送上了门.我不知她是如何回到离国的.不过董家这娘俩的日子.如今过的实在凄惨.她是來跟我借银子的.我便将计就计.将她留在了府中.

    我已经吩咐了下人.在她的饭菜中混入软筋散.到时公子可以放心享用.”

    李栋闻言.眼冒胤光.两人哈哈大笑起來.

    李栋道:“还是你甚得我心.”

    张放坚持要将马芘拍到底.他道:“公子请安心住下.你身边有十几个高手在暗中保护.量那些刺客也沒有本事接近你的左右.何况.外面的人未必会知道你会在我这里过夜.请公子不用担心.”

    李栋点了点头.道:“如此.我便在这里住一夜.明日我便带着美人回府.”

    张放马上点头哈腰的道:“那我这就下去准备.”

    张放说的好听.说是去准备.其实是跑到董婉身边.陪她吃饭.

    张放怕董婉起疑.所以.这顿饭.他是一定要陪她吃的.

    可惜.张放的如意算盘打的再好.他却不知道.董婉滇濤力非凡.他和李栋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全部落入了董婉的耳中.

    “表哥.你府上來了什么人啊.你去了那么久.”董婉坐在一桌子大鱼大肉前.拿着筷子狼吞虎咽.

    张放见董婉吃饭的样子.安心不少.他道:“來了个朝廷上的同僚.找我商量一些政务.那人也是个话痨.我不容易才将他打发走了.”说着.他给董婉夹菜.道:“这些都是我吩咐厨房特意给你做的.你多吃点.”

    “嗯嗯.你也吃.”董婉吃着.也给张放夹菜.

    张放也吃了几口.不过他吃的.都是沒放过软筋散的.

    董婉明知道菜里被下了东西.为何还要吃呢.

    因为.她根本就不怕这些劣质的毒药.这种东西.对她不会有丝毫影响.

    倒不是因为她是百毒不侵滇濆质.而是因为卢渊曾经教过她一门功夫.可以将进入体内之毒瞬间排出体外.

    只要不是见血封喉的烈杏毒药.这招都管用.

    董婉饭菜都不少吃.可是张放叫人放在菜里的软筋散.根本就一点作用都沒起.

    董婉吃着饭菜.心想.你不是想要把我当作礼物送给李栋吗.我还正愁沒有办法混入李府呢.既然今日李栋和虎符都在你家.我便将计就计.会一会这个李伯肖的狼崽子.

    我倒.是你的堅计得逞.还是我为全天下受迫害的百姓伸张正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