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0 为买房筹银

    【无弹窗】    “恩.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孟老爷拍手称赞.

    孟老爷和孟夫人商量妥当后.命小斯到门外传话.将董婉请进府中.

    董婉虽然人在大门外.孟老爷和孟府人两个人所说的话.却全部落入董婉的耳中.沒想到这两个人为了彻底断了董婉的念想.竟然会出此下策.不过这也正中了董婉的下怀.

    如此一來.她便可狮子大开口.随意要价了.

    董婉走进府门.在暗中窃喜.不过脸上却丝毫沒有显露.

    她已经在心中盘算好.要好好的敲这两个自私的人一笔.

    小斯在前面引路.将董婉带进客厅.

    孟夫人和孟老爷都各自准备好了说辞.打算一同对付这个不速之客.

    “老爷.夫人董小姐到了.”小斯进了客厅通禀.随后便退下.

    董婉虽然自小与孟非林指腹为婚.此次却是第一次來到孟府.见到孟家的两位老人.

    “婉儿见过伯父伯母.”董婉进门.便向两位老人问好.十分有礼.

    可是.这也无法让孟家二老改变对董婉滇潿度.

    孟夫人率先发话.她道:“婉儿一路奔波辛苦了.快请坐.小月给小姐上茶.”

    随后.孟夫人又问道:“看你这风尘仆仆的样子.不知你从哪來.”

    董婉道:“我从京城來.”

    “京城到南平的距离可不近啊.坐马车还要赶几天的路程.赶了几天路.你一定累坏了.只是不知你千里迢迢的來到南平.所谓何事啊.”孟夫人前面说的话都是无聊的寒暄.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董婉心道.我还怕你不问.如今你既问了.我就跟你好好的说道说道.

    董婉从袖子中抽出许久未用过的手帕.擦了擦眼角.故作悲伤的道:“二老有所不知.家父过世一年有余.婉儿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这一年多的日子过得甚是凄凉.

    前几日家母病重.婉儿为了给家母治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医馆不少银子.医馆的大夫说.若不还清所欠银两.就不再为母亲治病.

    眼看着母亲的病不能耽搁.我也想尽了各种办法.

    我什么办法都试过了.若不是实在沒办法.我是不会來求伯父伯母的.”

    孟老爷的嘴紧紧的闭着.一直未开口.

    孟夫人听了董婉的话.故作吃惊的道:“怎么.你娘病了.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你们的难处我们不是不理解.只是这救急救不了穷.你们不能每次遇到困难.就來我们孟府伸手索要.我们可从來都不曾亏欠你们董家.”

    孟夫人之前还做好人.突然话锋一转.将孟家与董家的关系撇了个一干二净.

    董婉闻言.道:“伯母.话可不能这样说.我门以前遇到过多少困难都沒有向孟家张过一回嘴.这次若非为了给母亲治病.事出紧急.我也绝不会登孟府的大门.

    再者.我是孟家未过门的儿媳妇.就算家里有困难让你们出手相助.也是人之常情.伯母又何必将话说的那样难听.”

    孟夫人闻言.脸銫突变.冷冷的道:“你别乱攀亲戚了.你何时成了我孟家未过门的儿媳妇.你和非儿的婚事早就被你娘取消了.既然婚约已经作废.你又何來儿媳妇一说.”

    董婉闻言.心里明白孟夫人这是想要倒打一耙.明明是他们见董家出事怕受牵连撕毁婚约.现在又想反咬一口.

    董婉不慌不忙的道:“事实究竟如何.伯母自然心知肚明.董孟两家结亲之事.世人皆知.若我将此事闹大.恐怕世人只会指责南平孟家嫌贫爱富.而且还会让孟非林因此名誉扫地.在京城抬不起头來.这样的结果是伯父伯母想见到的吗.”

    “你一个黄毛丫头的话.能有多大的本事.你的人又会有几人相信.莫再危言耸听了.”孟夫人听到董婉的威胁.口气更冷.

    董婉又道:“我知道孟非林就在翰林院.是不是危言耸听.你们可敢一试.”

    董婉的话.让这个满身锋芒的孟夫人马上安静了下來.

    孟夫人怕董婉真的闹起來.影响了孟家的声誉.缓和了口气道:“我们不是不可以给你银子.只是我们有一个条件.”

    “洗耳恭听.”董婉道.

    孟夫人马上道:“我们给你银子.你和非儿的婚事就此作罢.就当从來沒有过婚约之事.若你答应.我们可以给你一笔银子.让你回去为你母亲治病.”

    董婉闻言.心中暗喜.大鱼已经上钩了.

    可是表面上.她还是要装做万分不愿意.

    “这怎么可以.我与孟非林自小指腹为婚.这么多年我从未想过要嫁给别人.”

    孟夫人将董婉的话打断.道:“婉儿你应该知道你家里的情况.现在你和非儿是门不当户不对.你已经配不上他了.如今我可以给你银子作为赔偿.你还可以去就你母亲.若沒了这笔银子.你又如何为你母亲治病.难道你着你母亲死在你面前吗.

    如果你答应.我给你三千两银子如何.”

    董婉正在假装擦眼泪.听了孟夫人的话.她马上抬头道:“五千两.”

    “三千两.已经不是小数目了.”孟夫人坚持立场.不想让步.

    可是这区区三千两对南平孟家來说.却是九牛一毛.

    “一万五千两.少一两都不行.”董婉马上斩钉截铁的道.且从椅子上站起來.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

    不给银子.就來个鱼死破.

    孟夫人还在犹豫.孟老爷突然开口道:“给她一万五千两.不过要立蟼愔据.拿走银子之后.再不可提婚约一事.”

    董婉马上道:“绝口不提.银子笨重不好携带.这一万五千两银子我都要银票.”

    “好.”孟老爷道.

    话落.孟老爷又叫人取來银票.而董婉的字据也已经立好.自此董婉与孟家再无一点瓜葛.且所有恩怨皆已两清.

    董婉带着银票走出孟府的大门.觉得天比之前更蓝了.

    待董婉离开后.孟夫人向孟老爷抱怨道:“那么多银子.你连眼睛眨都不眨就给她了.那可是一万五千两银子.你不嗅澺啊.”

    孟老爷叹息一声道:“夫人.你怎么还沒看出來.这个女人这次來的目的就是來要钱的.能用银子解决的事情.无论多少.都少了日后的麻烦.今日若不满足她.日后她一旦闹起來.让非儿在外面如何做人.

    这个女人敢自己來到南平.就是带着闹事的目的來的.什么她娘生病.不过是要钱的借口.她知道董家出事以后.她就进不了咱们孟家的门.所以才來要银子.”

    “阿.她的目的原來你早就看出來了.那你为何不早点说.还要让她把银子带走.”孟夫人满腹牢鳋.嗅澺自己刚刚送出去的银子.

    “那点银子对我们來说算不得什么.如果能就此除去这个麻烦.我门又何乐而不为呢.”

    孟老爷拿着董婉写下的字据.道:“至少有了它.待非儿下次回來再闹起來.我们也对他有了交代.”

    孟夫人叹息一声道:“这原來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两个孩子之间.也是孽缘.有拥无份.”

    董婉不做停留.当日便离开了南平.

    董夫人的母家姓金在四平城.董婉从南平出來后.又去了四平城.张放.这个母亲选房亲戚家的侄子的老家也在这里.

    季遥跟在董婉的芘股后头.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忙些什么.

    董婉之所以要走一趟四平.为的就是要打听清楚关于张放的情况.

    张放如今在兵部任职.手中握有多少人的生杀大权.做官不到一年就在京城买了一座大宅子.那宅子就在羊角胡同.进了胡同口第一个大宅子就是他的.

    如今人家是大官了.父母都接到京城里去了.这个小地方恐怕再也不回來了.

    这些关于张放的事情.都是出自那些四平人之口.

    在去京城的路上.董婉心想.这个张放.比孟家撕毁婚约的那两位老人更加可恶.

    当年母亲为了替父申冤.求助无门.无奈之下花光了最后一点积蓄.给张放买了个官.希望他做官以后.能出头为父亲申冤.

    谁知他官是做大了.为父申冤之事他却绝口不提.他怕得罪李伯肖.更是急于跟董家撇清关系.母亲多次去找他.他都避而不见.更是连母亲的死活都不顾.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更该让他多出点血才行.

    只让他拿银子.是不够的.还要让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才好.

    通过一番打听.再加上母亲之前对董婉所说过的关于张放的事情.董婉已经对张放的为人有些了解.

    对付张放的办法还在脑海中构思.董婉已经远远的看到了定京的城门.

    这一路.似乎走了很长一段距离.可是时光毕竟短暂.几日的时间眨眼即逝.

    在进城门前.董婉看到了骑马进入城门的季遥.

    按说.季遥跟着玉淳风走.早就该到了城里.今日却又在城门口看到他.他是到达定京后又离开出去办差.还是因为别的事情.耽误了他的行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