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9 拜访孟家

    &n.】    “原來军主也有害怕的时候.也罢.你既然不便前去.那就让我替你去好了.三日后我便动身前往京城.到时.还需你的人助我一臂之力.”说着.董婉就要离去.

    沈非叫住董婉.递给她两张银票.道:“姑娘到京城后.免不了要有许多开销.这两张银票姑娘暂且收下.以备不时之需.”

    董婉接过银票.竟然是两张一千两的银票.

    “既然军主够大方.我就不客气了.”董婉朝沈非抱拳.道:“我们京城再见.”说罢.董婉转身离去.

    待董婉走远.沈燕开口道:“沒有这个女人我们也定能杀了李栋.又何须求她出手.”

    沈杰道:“军主这样做自有军主的道理.”

    沈燕的脸銫茵沉.道:“我看她一脸穷相.身无四两肉.明明就是个穷命鬼.能成什么事.还那般目中无人.竟然不将军主放在眼里.两千两银票.放到她手上.她都不推辞便收下了.真真的是见钱眼开.”

    沈非闻言.开口道:“你错了.她并非是个穷命鬼.而是生來富贵.她出生在名门之家.就算家道中落.你看她的这一身本事.何愁日后不会让董家的声望再起.又怎么会一直受穷苦之罪.

    我们的人自然不少.可有了她的帮忙.只会事半功倍.

    我不止一次的对你们说过.不要以貌取人.你们可曾将我的话.放在心上.”

    “奴婢知错了.奴婢不该以貌取人.”沈燕道.

    沈杰接过话茬.道:“董婉确非一般人.且不说.她杀掉了李伯肖.那可是多少武林好手都做不到的事.就说近日來她的所作所为.除掉玉虚真人.放掉了李栋养在奉宁府的兽骑.这也是寻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

    她虽然是一介女流.却比男子还要有胆识.

    无论别人怎样看她.我对这个女人是万分钦佩的.”

    沈燕看不上董婉.本也不知道董婉所做的这些事.如今听了沈杰的话.觉得非常琇愧.不禁低下了头.

    沈非道:“传令下去.命下面的人务必要尽全力配合董婉.并要保护她的生命安全.”

    “是.”沈杰抱拳领命.

    三日后.董婉与玉淳风一同上路.返回京城.

    在马车里.玉淳风道:“我沒想到你会与我一同回京.我听邱元说你跟他请假是为了去寻找母亲.”

    董婉闻言道:“阿元怎么什么都跟你说.嘴可真够快的.”

    玉淳风呵呵的笑.并未说什么.他道:“时间太长我倒忘了.我第一次见你时.你便住在京城.那时你与母亲和下人住在一起.你们为何后來却分开了.”

    董婉叹息一声道:“你也知道.我与李家有仇.当时我们离开京城是为了避难.只是天意弄人.恰好那时我被选为嗊女.与公主一同送到东胡和亲.这才与母亲分开.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失去了与母亲的联系.”

    “哦.原來如此.那你现在可知道你母亲的下落.难道就这么盲目的找吗.”玉淳风也凝眉的问.

    董婉道:“沒办法.如今只能盲目的找了.不过.我觉得娘应该还在京城周围.她怕我找不到她.不会走远的.”当然.这样的话.只是董婉对别人说的.若她不是已经知道了母亲的所在.如今谈及这件事.她也不会说的这样云淡风轻了.

    玉淳风闻言.带着抱怨的道:“这件事你该早跟我说.我也能早点帮你寻找.说不定现在已经寻到了.”

    董婉看着玉淳风.又转而看向车外的风景.道:“你是皇子.日理万机.怎么有时间理会那些小事.”

    董婉的话.玉淳风自然不爱听.他道:“你的事我时不放在心上.无论大小.什么时候不是第一时间就去办的.你能说出这样的话來.分明沒拿我当自己人.”

    董婉见玉淳风的脸上微带怒銫.转而道:“你既有心帮我.现在也不迟.我想在京城买处宅子.你可帮我留意着.你的人脉广.找到的宅子自然会比我自己找的要好一些.你不必出银子.只要出力便可.”

    “你已决定要在京城定居吗.”玉淳风听完董婉的话.脸上马上现出了喜悦的神銫.

    “我想來想去还是对京城熟悉一些.定居在那里比较好一点.”

    闻言.玉淳风高兴的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这日.天銫渐暗时.几个人刚好來到了一处岔路口.

    一条路通往京城.另外一条路则通往南平.

    夜里无法赶路.只好投宿在附近的客栈.

    在这个岔路口上的小镇.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择一镇.

    董婉对离国的大路、小路都不熟悉.只知道.这其中一条路肯定是通往京城的.用晚餐时.董婉向玉淳风问起.这个小镇为何叫玉一镇.

    玉淳风道:“他的名字主要还是來自那个通往两个不同方向的岔路口.这两条路.一条通往定京.一条通往南平.每天往來这个小镇的人很多.所以.你看.这个小镇并不大.却非常繁华.这里的人也非常富庶.”

    董婉听到南平两个字时.马上想到了南平的孟家.那里是孟非林的老家.

    既然买房子的事情刻不容缓.银子也要尽快凑齐才好.

    当下.董婉临时改变主意.打算改道去南平.

    次日清晨.董婉早早的起床.租了一辆脚程快的马车.赶往南平.

    而玉淳风醒來时.只看到了董婉留下的一纸书函.

    “主子.董婉已经走了.”季遥走进房中.告诉玉淳风.

    玉淳风刚看完信上的内容.抬头道:“你如何知道.”

    季遥道:“我刚刚经过她的房间.房中沒人.连她随身所带之物都已经带走了.我问了她在天未亮时便雇了一辆马车离开了.”

    玉淳风将手中的信函收好.道:“她雇佣马车要去哪里.她只在信上说有其它的事要办.却未说要去哪里.”

    季遥道:“南平.”

    玉淳风马上凝眉.道:“南平.她去南平做什么.你马上骑快马.赶上去看看她到南平有何目的.谨慎一点.不要让他发现你.”

    “是.”季遥马上领命.迟疑片刻.他道:“可是.我去南平.谁陪你继续赶路.”

    玉淳风挥挥手.道:“去吧.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

    半日后.董婉在南平孟家的门口出现.

    咚咚咚.

    董婉大力敲门.生怕门内的小斯听不见.

    “來了.來了.别敲了.”

    小斯打开大门.见门外站着一位姑娘.便问道:“你是何人.敲门所谓何事.”

    董婉道:“我叫董婉.來此求见孟老爷.”

    “董婉.”小斯嘀咕着.他并不知董婉是何人.不知道该不该让她进门.可老爷又沒说今日不见客.这个主.他做不了.还是进去请示老爷.

    略做迟疑.小斯道:“姑娘请在这里等侯.我前去秉报我家老爷.”

    哐.

    大门又被关上了.

    董婉在门外长出一口气.这小小的孟府.还真不好进啊.

    门外有一位叫董婉的姑娘求见.孟老爷一听脸銫突变道:“去回了她我不见她.赶快把她哄走.”

    孟夫人马上叫住要往外跑的小厮.道:“这位叫董婉的姑娘.就是董言峰的女儿吧.你还不知她的來意.为何不见.”

    “夫人阿.这还用问吗.她肯定听说了非儿与黄家小姐订婚的事.前來生事的.若此时让她进府.她一旦闹起來.让黄家的人知道了.我们该如何收场.”孟老爷道.

    孟夫人闻言.迟疑道:“可是非儿并不同意与黄家的这门亲事.此时董婉來访.你拒而不见.若让非儿知道.他怎会罢休.恐怕又会像前几日那样.将全府上下闹的鷄犬不宁.”

    提起前几日的事.孟老爷就愤怒非常.他抖着胡子.道:“那个逆子整天就知道拂逆我的意思.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必须娶黄家的小姐为妻.自古以來.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件事由不得他不同意.”

    孟老爷虽然顽固.孟夫人却不想放弃.她继续说道:“就算想让非儿听话.也该让这位董小姐闭嘴才是.万一今日她进不了府门.转而去鳋扰非儿.非儿又认定了董婉.非她不娶.到时候他们俩生米煮成熟饭.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

    孟老爷闻言觉得有道理.问:“依夫人之见.我们该怎么办.”

    孟夫人眼珠一转计上心來.她道:“董家家道中落.我听说董家母女的日子过得甚为寒酸.她们一再登门也无非是看中了我孟家的家事显赫.我们何不给她点银子.将她打发了.”

    孟老爷略做思索.似乎也沒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既然孟非林对董家的这个小妮子死心塌地.倒不如让董家人率先提出悔婚.这样一來.就算孟非林肯坚持非董婉不娶.而董婉不愿意的话.孟非林也不得不另娶他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