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6 杀人利器

    “你之前说过,到奉宁府是追查狼骑的事,怎么才来了两日就离开!莫非你已经查清楚了?”董婉坐在马车里,问道。【全文字阅读】

    玉淳风道:“騲纵狼骑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伯肖之子李栋,我听说狼骑在几日前已被人放走,李栋也早已返回定京。奉宁府的事情已经没什么可查的了!”

    董婉问:“你可知道,李栋要用狼骑做什么呢!”

    “狼骑的厉害你是见识过的。他们可是杀人的利器,若非修行之人很难对付他们,若用兽骑来诛杀异己,肯定所向披靡。”玉淳风的心思透彻,几句话就指出了问题所在。

    董婉点头,道:“如此一来,便无人能敌,到时就会在朝廷中屿成恐慌!到时,恐怕大部分的人,都会对他们马首是瞻!”

    “不错!”玉淳风附和。

    董婉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听说李伯肖是三皇子的娘舅,李伯肖虽然已经死了,李栋却也不容小觑。三皇子有李栋的帮忙,可以说是如虎添翼!太子和三皇子都是厉害的角銫,想来,你的日子并不好过吧!”

    玉淳风看着董婉,道:“是啊,我现在就像是他们板上的鱼肉,不过他们真的想把我这块鱼肉吃到嘴里,却也不容易!”

    此时,在玉淳风马车后方的官道上,一辆马车快速驶来,与玉淳风的马车擦肩而过。

    两辆马车擦肩时,董婉几乎可以伸手嫫到马车里的人,更加能够清楚的看到坐在马车中的人的脸。

    马车中的人,朝董婉微微颔首,片刻间,马车疾驰而去。

    董婉心中一惊,沈非竟然也选择了这条路,难道也要去广原城不成!

    定京城,李府。

    “公子不好了,刚刚接到奉宁府的飞鸽传书,昨夜铁牢中的獒被人救走了!”管家手里捧着一张纸条,慌张的跑进李栋的书房。

    李栋握在手中的笔,戛然落下,在洁白的纸上,留下了一片黑銫的墨迹。

    “什么!”李栋大惊,道:“我刚刚离开奉宁府,怎么就会发生这样的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厉害!张放呢,他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公子,张大人去寻找玉虚真人的下落,寻找多日都没有音信,看来,玉虚真人已经被海玄门的人除掉了!”管家将自己所掌握的情况如实相告,希望自己的主子能够冷静一点,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沉默片刻,管家担忧的问:“没有兽骑,我们的计划怎么办?”

    李栋冷冷的道:“没有兽骑我们不是还有暗军吗!叫张放将暗军带回来,执行刺杀任务!”那些躲在暗处的小人,别以为放掉了所有的兽骑,就能破坏了他的计划!

    “公子,现在不宜启动暗军,暗军的军主刚刚在江湖中露面,在此势凈动暗军会被军主有所察觉!”管家适时提醒,可是李栋却并未听进去。

    他道:“他不过是个没有实权的军主,有什么可怕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飞鸽传书给张放,让他带领暗军,马上返回定京!”

    管家虽然为这个决定担心,却也不得不执行主子下达的命令。躬身而退。

    管家离开后,李栋颓然的坐在椅子上,那个藏在暗处的人,屡次坏他的好事,不知究竟是何人!

    会是那个暗军的军主吗!自他从暗牢中逃出来后,一系列的事情,也接连发生,难道,这只是一个巧合!

    他不过是一个失去暗军的孤独军主,真的能有这样的作为!

    李栋不敢再想下去,总之,沈非对他来说,是他如今能见到的,最大的威胁!

    他既然想要夺回暗军,就让暗军彻底将他消灭!

    想到这里,李栋的脸上划过一丝冷笑。

    似乎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一阵清脆的鸟叫声,唤醒了睡梦中的董婉。

    张开眼睛,董婉猛然坐起。

    “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董婉看了繙黥闭的门窗后,又看向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

    “不要紧张,你知道我对你并无恶意!”坐在桌边的客人,已经为自己泡好了茶,正在自斟自饮。

    “在路边碰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遇到你肯定没好事!你果然就找来了!”董婉无奈的翻着弊眼,真想将眼前的这个男人踢出自己的房间。

    “既然已经醒了,我们去吃早餐如何?我请客!”

    “我现在不想吃早餐,我想睡觉!为何你们都这样讨厌,总是在我睡觉的时候来打扰我!”董婉打着哈欠,困的几乎张不开眼睛。

    “你们?看来除了我以外,还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

    “我的朋友,可不只有你沈非一人!你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儿?”董婉穿好了衣服,又命小二打来洗脸水。

    沈非道:“我找你的确有事儿相求!”

    “有事相求?你堂堂暗军的军主会有什么事能难倒你!”董婉梳洗完毕,准备出门。

    玉淳风就在隔壁,恐怕这屋里的动静,难以瞒过他。

    “我要请你帮忙的事,还是与暗军有关!”沈非的话,让董婉停下了脚步。

    她转身,道:“暗军的事?你手下那么多人可用,还有用的到小女子的地方吗!再说,你是暗军的军主,暗军的事情,自然是你去办,怎么又找上了我!”

    并非是董婉不想帮忙,而是有些时候,能置身事外,就该置身事外。

    沈非叹息一声,道:“我虽然是暗军的军主,却也是个有名无实的军主。且,此时太子和三皇子的人都在到处追杀我,我不便露面。我手下的人虽然也不少,却也没几个能像姑娘这样有真本事的。若非迫于无奈,我绝不会来打扰姑娘!”

    沈非的话,董婉并未听进去,沈非来找她办事,也不过是因为她在他的眼中,有利用的价值罢了。

    “小女子没什么大本事,不过是会一些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子把戏罢了。从小到大,也没做过什么大事,倒难得让军主看在了眼里。”董婉并不顺着沈非的话说下去,而是转而说到了别处。

    沈非闻言,马上开口道:“姑娘过谦了!我知道,你还在气我当年未能将你父亲救出,可是当初我也是被困在暗牢中,实在是束手无策!如今,我有心将暗军收回,也好早日除掉李家这棵大树,难道姑娘真的要冷眼旁观吗!日后,李家这棵大树做大,想要扳倒他,可就难比登天了!”

    “军主也不用跟我说这些大道理,我本就是一个小女子,生平没什么见识!也不懂深明大义的道理!你既然已经讲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就实话实说。

    我本不想趟你的这趟浑水,我一个人行走江湖,自由自在惯了,不喜受人约束。你如今来找我帮忙,虽然对我也是礼待有加,可是毕竟是为你办事,难免会受到约束。所以,这个忙恐怕我帮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沈非没想到,董婉拒绝的这么快,而且拒绝他的理由,并非是因为他未救出董婉的父亲,而是因为她不想受到约束。

    沈非心想,这个丫头,脾气比她老子的还要倔强,若非我今日有求于你,又怎么会听你说这么许多!

    沈非的心里虽然不痛快,却也没有表现出来,他道:“姑娘既然不愿意受到约束,今日我可与姑娘约法三章,姑娘尽可用自己的方法去行事,只要助我收回暗军即可。无论事成与否,日后绝不会对姑娘有半句微词!”

    董婉闻言,刚要开口,突然有人敲门。

    “婉儿,这么早,谁在你房里,你在跟谁说话?”来人是玉淳风,他听到董婉的房间有男人的声音,不放心,所以来看个究竟。

    沈非朝门口看了看,低声道:“姑娘,沈某不便见人,就此告辞。相求之事,还请务必上心!”说罢,沈非也不走门,而是跃窗而出。

    待沈非离开,董婉打开门,看着玉淳风道:“什么事儿啊,这大清早的!”

    玉淳风伸长了脖子向房间里面看,道:“我听见你房中有男人的声音!”

    “你没听错,的确是有,不过人已经让你给吓跑了!就算房中有人,也是我的客人,你怎么如此上心!”董婉挡在门口,一大请早,两个男人来打扰她,让她很不开心。

    玉淳风绕过董婉,走进房中,一眼就看到了沈非用过的杯子。

    杯中的茶还飘着热气,只是饮茶的人已不在。

    “我好奇,这么一大早的,来找你的,究竟是何人!”玉淳风看着还温热的茶杯,话中醋意十足。

    “不过是个无聊的人,倒让你费神跑这一趟!”董婉看了一眼开着的窗子,军主又如何,做事也会留下尾巴。

    无论做何事,最怕的就是留尾巴,这个留尾巴的毛病,迟早得害死他自己。

    董婉走到窗前,关上窗子,玉淳风猜到人是从窗子离开的,也马上跑过来,朝街上看。

    此时,时辰尚隅,街上还没什么行人。

    玉淳风虽然看了,却什么也没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