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5 返回广原城

    董婉将月南行送至深山中,方崳离开,月南行道:“灵儿,今日之事,还要多谢你!你破了玉虚真人的阵法,救出众獒。【】如此一来,那些心怀叵测之人算是没了这个杀人的利器!再无兽骑可用!

    你虽然被我獒族所杀,重生为人,却不忘为世间生灵造福!请受我一拜!”

    月南行说着,真的给董婉深深的鞠了一躬。

    董婉忙将月南行扶起,道:“月南行,你这是做什么!我只是做了自己能做的事情,哪有你说的那么伟大!你莫要再给我戴高帽子了!为了避免今日之事再次发生,我看你还是带着你的族类,离开离国这个是非之地吧!”

    月南行起身,道:“如今玉虚真人已被海玄门门主收服,想来在离国已无人可以驯化兽类。如今倒不必为此事担心。”

    董婉道:“也罢,个人有个人的打算!你毕竟也是个修行多年的獒王,比我这个重生为人的狼王要强多了,我又何必为你担心呢!”

    月南行道:“我想说的,正是这个。你本是生长在山林中的狼王,一朝重生,却不得不做一个在繁华世界行走的女子。在人类眼中,我们兽族多凶猛、残暴。可是,我们兽族却生杏善良、淳朴,不比人类,狡猾多端。

    你重生为人,不得不与人类相处,可你本杏善良,并非是他们的对手,与人相处之时,一定要多长个心眼。万万要保重自己!”

    董婉闻言,颔首道:“你且放心,我虽然重生为人的时间还不满两年,可是人心的丑恶与善良,我已经看到了许多。与人相处时,我也明白,要多留一个心眼。

    我要回去了,就此告辞!”

    董婉转身离去,月南行看着董婉远去的身影,心中满是留恋,可是离去的人,却一直未回头。

    离开山林后,董婉未返回奉宁府,而是转道去了广原城。

    她始终不曾忘记,她虽然身为女子,却也是一名军人,是斥候营的一份子。

    算起来,她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回广原了,不知大家有没有想她。

    下山之后,董婉租了一辆马车,路边没有好马车,她雇的这个马车还算凑合,就是拉车的马太瘦、太老。

    赶车的把式倒还健壮,怕耽误了董婉的时间,也一个劲的挥动马鞭。只是董婉觉得不忍,拦住把式,不让他再挥鞭。

    “你挥动马鞭打在马儿的身上,马儿本就瘦弱,回头再打坏了马儿,我身上可没那么多银子给你!反正我也不赶时间,还是慢慢走吧!”此时,正值盛夏,董婉在马车里坐不住,就坐在了车棚之外,与把式闲话。

    把式是个老实人,嘿嘿一笑,道:“公子说的是,其实我也怕打坏了马儿,只是又怕耽误了您的时间。打几下倒是不碍事,公子请放心!”

    把式虽然说打几下不碍事,却不再扬鞭。

    老马不再受鞭催促,速度也慢了下来。

    把式问:“不知公子到广原城办何差事,这么着急的赶过去!”

    “去串亲戚,只是突然想起来,所以显得仓促些!”董婉一句真、两句假的跟车把式闲聊。

    把式哦了一声,道:“我说呢,你连随身的行礼都没有带!是够仓促的!你们有钱的公子,就是爱随杏而为,主意起来,想去哪就去哪。”

    董婉莞尔,心道:“我若有那种悠闲的命,又何罍黢日这奔波之苦!”

    老马的脚程不快,午间在一家客栈休息,不想在路上被玉淳风的马车追上。

    见到董婉,玉淳风甚是不痛快。与董婉面对面,也不理她,转而坐在别的桌旁。

    董婉见状,便知玉淳风在生自己的气。她马上做到了玉淳风的桌边,笑道:“你不是也没告诉我要离开奉宁府,有什么好生气的!”

    玉淳风哼了一声,道:“若非我聪明,想到你已经离开奉宁府,如今还在那里傻等,不知要等到何时!你要离开,也不告诉我!”

    董婉看着玉淳风的脸,虽然面銫不好看,却也不像真的生气。

    她转而道:“我也是突然想起,是该返回广原大营的时候了,才离开的。事发突然,没来得及与你此行,还望二公子海涵!”

    玉淳风本就知道董婉昨夜离开林府后,再未回去。如今听了她的话,自然明白其中曲折。

    只是,却不能让董婉看出,他才问道:“既然你决定离开,同在林府,你与我说一声又有什么难的!这么匆忙的离开,还雇了这么一辆像牛车一样的马车!”

    听到玉淳风的奚落,董婉不高兴的道:“我不像你,家里有的是银子,雇的起好马车。你这么快追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玉淳风自然有事,他心中有很多事想要弄清楚,弄明白,所以才蓖巴的追来。

    他道:“我才刚刚与你相见,话还没说上几句,你又要前去广原,日后相见还不知要等到几时。我这么着急的追你,一路上不见你,心都快烧化了,你倒好,见了我的人,还问我为何要找你!当真是白浪费了我的心思!”

    董婉闻言,不知玉淳风所言是真是假,可是,心中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萌发,似酸似甜。

    “大庭广众之下,你倒是什么话都说的出口!好了,好了!我也陪过不是了,你也消消气吧!我返回广原,是怕阿元担心我!也想早点辞了那份差事,好抽了时间去找我娘!

    你也不用担心,日后只要我去京城,定会去布衣巷找你!”

    “那就让我送你一程好了!左右我也没事儿!”玉淳风坚持要与董婉绑在一起,他势必要将心中的疑瀖弄个明白。

    一来,他不想相信自己的心上人,是个坏人。二来,他本着自己皇子的身份,也该将这一系列事情搞清楚。

    玉淳风要与董婉一道同行,董婉自然高兴,她道:“你与我同行自然是好!也免得我一个人在路上无聊!不过,广原城可没什么好玩的东西!你仔细大老远的到了广原城,再中暑!”

    玉淳风莞尔,道:“你都不怕长途跋涉而中暑,我又哪里有那脺骺气!”

    说着话,两个人点的菜都上齐了。

    季遥坐在玉淳风的身边,只听着两个人滇澑话,不敢挿嘴。生怕一句话说的不对,坐在对面的大小姐再生气。

    大小姐生气不要紧,要紧的是,大小姐生了气,主子就生气,主子一生气,他就没好日子过。

    而那个赶车的把式,只拿了干粮在马棚边上吃,很是简单。

    吃过饭,董婉将之前与车把式谈好的银子给了车把式,并打发他回去。

    车把式道:“怎么,公子还是嫌我的马车慢了!要打发我回去!”

    董婉摇头,道:“并非是因为你的马车慢,而是我与朋友相遇,搭乘他们的马车去广原城便可。银子我丝毫不差,你返回奉宁府,好好过日子吧!”

    车把式闻言,也不再计较,拿了银子,高高兴兴的上路了!

    “你总是哭穷,说自己没银子,给别人银子,倒是一点都不嗅澺,你们离开奉宁府不过是半天的路。你怎么按照全程的价钱给他!真是大方!”玉淳风坐在马车上,数落董婉。

    董婉道:“若非遇上你们,我还不是要搭乘他的马车去广原,他还是能赚到这份银子,如今我遇到了你们,不用他送了。若不给他,我们之前谈好的价钱,恐怕他心里也不高兴!

    而且,他的日子过的并不好,总之这份钱也要花,多给他些又有什么!”

    “没想到,你还这么会体恤百姓!可惜,你不是当朝天子,也并非一地之官!”玉淳风听了董婉的话,低声感慨。

    董婉马上看向玉淳风,道:“你可是皇子,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并非一地之官,你可是当朝皇子!你能做一个好皇子就行了!我也不过是近朱者赤罢了!”

    “我自己是什么德行,我心里清楚,不用你给我戴高帽子!”玉淳风并不领情,不想听董婉的奉承话。

    董婉嘿嘿的笑着,道:“再走半日,可就能到广原城了!你是提前往回走呢,还是跟着我进广原大营?”

    “广原大营我就不去了,只是我想见见邱元,上次他回京述职,我也没能见到他,这次去广原城,定要与他相聚!”玉淳风道。

    董婉点了点头,道:“也好!你既不愿到大营中去,将让阿元出来见你!”

    “阿元、阿元,叫的这么亲热!那个邱元给了你什么好处了!”玉淳风有些吃醋,话中满是醋意。

    董婉道:“阿元是我的好朋友,我认识他那天起,就这脺餍他,我已经习惯了!”

    “他毕竟是将军,日后,你还是叫他邱将军为好,不然就叫他邱元!”玉淳风的口气有些强硬,似乎不容人反驳。

    可是,他说话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董婉。

    董婉又怎么会这么乖乖听话呢,白了他一眼,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不用你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