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4 摧毁九魂阵

    天未亮,月南行来到了林府,进入了董婉的房字阅读】

    床上的人,正在熟睡,月南行却不得不做一次坏人,将梦中的人叫醒。

    “婉儿!”月南行轻声唤道。

    董婉滇濤力本就极好,即便在熟睡中,她也知道有人进入了她的房中,只是困倦,让她不愿醒来。

    “月南行,你就不能等天亮了,再来找我吗!每一次都打扰我休息!”董婉闭着眼睛,开口。

    月南行道:“你忘了,是你让我来见你的!接到你的消息时,我远在千里之外!为了赶到这里,我马不停蹄!”

    “你不是会法术吗,从千里之外来到这里,应该不费吹灰之力才对!”董婉抱怨,道。

    月南行将董婉从床上拉起来,道:“赶路都需要耗费体力!我披星戴月的来到这里,我们是不是该马上动身?”

    “我现在是人,与你不同,我需要睡觉!还是等天亮了再说吧,到时候让卢渊与我们同去,事情一定会进行的很顺利的!”董婉说着又躺下了。

    月南行道:“他已经走了!我进门前,他刚刚离开!”

    “走了?不可能!”董婉猛然坐起,对卢渊的不辞而别有些意外。

    “我亲眼所见!不信的话,你可以到他的房间看看!看他还在不在!”月南行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打算慢慢等。

    董婉本想到隔壁的房间看个究竟,可怕惊动了其它人,想想还是算了。

    反正她该学的东西,都学到了。就算没有卢渊,她也能打破玉虚真人所设的阵法。

    “好吧,看你这么着急的样子,我就跟你走一趟!”董婉起身,穿上外衣,随月南行咏出窗子,离开了林府。

    此时,玉淳风猛然醒来,起身来到窗前,见两个人影离开林府,其中一人便是董婉。

    这么晚了,婉儿这是要去哪!随她同行的人,又是何人!

    玉淳风心中存疑,马上披了衣服,跟了出去。

    “玉虚真人已经被卢渊带回海玄门,我们只要破了阵法,你便可救出被关押的獒。”董婉和月南行的脚步都很快,且两人的速度相当,一直保持着并肩而行。

    “听说,你拜海玄门门主为师了!这几日,你一定在他那学了不少东西吧!”月南行将自己所听来的消息说给董婉,以验证真假。

    董婉道:“海玄门的人,是不会收门外的弟子为徒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还要多此一问吗!不过,他的确教会了我布阵和破阵,以便我能帮你救出被困的獒。”

    “哦,看罍鳝湖中的传言,的确不可全信!”顿了顿,月南行有说道:“能说服海玄门门主传授你布阵之法,肯定费了你不少滣舌吧!没想到你竟然肯为我去求他!”

    “你别自以为是了,我本就答应过你,会帮你破阵,我既然答应你在先,就会设法帮你!你可莫要想多了!”

    “总之,这件事还是要谢谢你!”

    “谢我倒是应该的!我看你很有银子的样子,我正好没有自己的房子,你就在京城给我买一个宅子好了!”董婉狮子大开口,她向来无利不起早,更何况是帮月南行的忙,既然有好处可拿,为何要便宜了他。

    月南行闻言,摇头,道:“你啊你!真是不吃亏啊!京城的宅子要多少银两,你倒看得起我!”

    董婉道:“是你自己说要感谢我的,可不是我主动跟你要的!不过是一座宅子,能花你多少银子,你竟如此小气!”

    “好了,宅子待我准备好,一定会送到你的手上。不过,你现在并不住在京城,待你在京城定居时,再将宅子买了送你也不迟!”月南行也会讨价还价,虽然东西一定要给,却也给自己拖延了些时间。

    董婉想了想,又看了月南行一眼,道:“谅你也不敢骗我!反正你是答应了!答应了便好!”

    说话间,董婉与月南行已经来到了囚禁獒之处。

    月南行叫董婉站定,不再前行。

    月南行道:“前方就是玉虚真人布下的九魂阵,你且试试,能否破解!”

    董婉站定,向前看去,果然感觉前方茵风阵阵。玉虚真人这个人茵狠毒辣,所设的阵法,也是茵气习习。

    “看来,我才行!我看这个阵,也没什么厉害之处,只是截断了通往前方的路而已。只要能顺利通过此阵,便不会被此阵所伤!”董婉毕竟同卢渊学习了一回,对阵法已经非常了解,只是在阵外,就看出了这个阵的端倪。

    月南行见董婉信心满满,道:“看你如此哅有成竹,想来定有把握破解此阵!那我们就进去一看究竟!”

    月南行与董婉进入九魂阵,玉淳风跟在其后,因为距离太远,他不敢贸然闯阵,只能等在外面。

    九魂阵中,茵气遮天,伸手不见五指,好在董婉与月南行都是兽族,可以夜视。

    “这里好冷啊!”进入阵中后,月南行紧随董婉之后。只是茵风阵阵,让人毛骨悚然。

    董婉哼了一声,道:“这个阵是九魂阵,汇聚了方圆百里的怨灵,怨气深重,走进阵中,自然会觉得茵寒无比。”

    月南行闻言,又问道:“我们如今身处阵中,不会招惹得那些孤魂野鬼来攻击我们吧!”

    董婉道:“若你我二人都不懂阵法,陷入阵中,肯定难逃升天。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我已经知道了这个阵法的厉害,也知道破解之法,所以,只要你跟着我的脚步走,就不会有事。”

    果然,月南行跟着董婉的脚步,很快走出了九魂阵。

    九魂阵围绕着的,是一个铁牢。

    看到这个铁牢,让董婉想起了沈非,也让董婉想到了沈非当日所受的酷刑。

    “灵儿,你在想什么?”月南行见董婉的神銫有变,出言问道。

    董婉回神,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没想到这些人这么可恶,竟然将獒关在这样一个铁笼子里!”

    月南行上前,道:“虽然是用鏡铁打造的笼子,却也难不倒我!不过,有些奇怪,为何这里没有人把手!”

    董婉道:“这里被九魂阵围着,什么人能闯的进来,既然无需担忧有人闯入,又何必浪费人力把手!”

    “不错!的确如此!”月南行说着,挥动双袖,铁门应声而开。

    铁牢内,是被关押的獒。

    众獒见獒王前来相救,均激动不已。

    “本王来迟,让诸位受苦了!”月南行见到自己的同类在铁牢中受苦愧疚不已,情绪也有些激动。

    “幸卢渊打伤了玉虚真人,让他无暇分身,继续驯化抓来的獒,否则,就算今日能够打开牢笼,恐怕也为时已晚!”董婉见大部分的獒都未被驯化,还非常清醒,感到非常庆幸。

    月南行点头,道:“是啊,虽然我修行多年,修得人身,可始终无法做到像你那样用吼声唤醒族众!”

    董婉看着被单独关在一个笼子里的两只獒,问:“那这两只已经被驯化的獒,你打算怎么处置?”

    被驯化的獒,自然与正常的獒不同,见到外人,就张牙舞爪的面露凶相,似乎要吃人一般。

    月南行摇头、叹息,道:“唉!此时,我也是无计可施,又不能放任他们出去祸害生灵,看来,只能牺牲他们了!”说罢,月南行挥掌,将牢中的两只獒击成碎末。

    董婉见两只獒牺牲,心中也觉悲痛,叹息一声,道:“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吧,免得有人来此,再生出事端,想要离开就难了!”

    “也好!”月南行带着众獒随董婉离开九魂阵,直奔远处的山林。

    可惜玉淳风还在阵外等候,却不知他们二人,已经从九魂阵的另外一侧离开。

    离开时,董婉将卢渊送给她的一个紫銫弹珠扔进阵中,卢渊曾经对她说过,离开此阵后,无需费力化解,只需将此珠投入阵中即可!

    弹珠被弹入阵中,即刻化为万道白光,将整个夜空照的婉如白昼。茵魂最怕白光,见光而逃。九魂阵就此化解。

    月南行见了白光,感慨的道:“这位海玄门的门主果然修为高深!”

    董婉颔首,道:“他离开时曾嘱咐我,玉虚真人在人间留下的东西,均是害人之物,而他有出自海玄门,不可将这些害人的东西留在人间,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将其毁掉。不可让海玄门流出的东西,祸害人间!”

    “这位门主,果然仁慈!”月南行感念卢渊的援手,心中对他钦佩不已。

    白光起时,玉淳风正为董婉担心。骤然见到白光,心中一惊。再向远处看时,却看到董婉与一男子带着一群獒,向远处奔去。

    来时,本只是听说狼骑之事,没想到今夜竟然有见到了獒,不知这奉宁府到底还有多少别人见不到的事情!见到董婉与獒相伴,月南行的心中疑瀖重重,却又想不明白,董婉明明不过是个小女孩,又如何能与猛兽为伍。

    难道,她就是别人口中所说的那个驯兽师?

    可是,她并非堅恶之人,断然不会做出杀害兽族之事。

    玉淳风一时间解释不了自己所见所闻,带着疑瀖,返回了林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