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2 女王的烦忧

    玉淳风觉得奇怪,问道:“你素来喜欢食肉,怎么突然又吃起素来了!莫不是信了佛!”

    “信佛?我并不认识哪尊佛,只是有人要求我戒掉吃肉的习惯,才肯教我修行之法!”董婉道。【全文字阅读】

    “你说的那个人,必是海玄门门主!”玉淳风听到董婉之言,她这样的杏子,竟然会听那个男人的话,想来,卢渊的确有过人之处。

    “不错,就是那个古卞的人!无奈,我此时有求于人,又怎能在他人屋檐下不低头。不过,他叫我戒掉吃肉,也是为了让我少杀生。杀戮太重,身上的戾气就会越重,长此以往,对修行无益。”

    “怎么?你也想走修行之路?”玉淳风出言问道。

    董婉想了想,道:“修行,我们每个人过的每一日不是都在修行吗!并非标榜着修行之人才算是走了修行之路!你身为皇子,不是也要恪尽本分吗!我想来,这也算是一份修行。”

    董婉的话,引得玉淳风一阵长思。

    在外人看来,他是凤子龙孙,生来富贵。可是生于皇家,日子却是最难过。

    得了皇上的欢心、宠爱还好,若像他这样,自生来就成了亲生父亲的眼中钉,日子过的比普通百姓还要难。

    他日日如履薄冰的过着,步步为营的走着,哪里比那些修行人轻松。

    可不是每天都在修行吗!

    想不到几日不见,董婉已经懂得了这么许多道理,似乎是成长了不少,与当初莽撞的样子,已不再相同。

    想来,是与卢渊相处的这几日,受教了不少。

    不过是几句话的工夫,已让玉淳风对卢渊的看法改观了不少。

    卢渊不愧是修行之人,为人处事的方法也与常人不同,能与他相交,果然是董婉的福气。

    玉淳风这样想着,卢渊已远远的走来。

    真是说曹騲,曹騲就到。

    玉淳风才见到卢渊,就起身来迎。

    “卢门主!”玉淳风抱拳,面带笑容。

    卢渊倒是有些意外,也抱拳回礼。迟疑了片刻,才道:“二皇子!”

    “难得卢门主还记得在下,真是在下的荣幸!”

    “二皇子自谦了!”玉淳风与卢渊站着说话。

    坐在小桌子旁的董婉伸长了脖子看他们,道:“你们俩有什么话说,不放坐下慢慢说!”

    卢渊见了董婉吃的是素面,才坐下,道:“你倒还算守信,没有于我离开时跑去吃肉!”

    董婉道:“那是当然,我既答应了你不吃肉,怎么会背地里偷着吃呢,他要拉我去吃肉,我都没去呢!”

    卢渊点点头,表示赞许。

    而董婉却因卢渊的赞赏,高兴的像个孩子。

    玉淳风坐在一旁看的真切,自卢渊坐定,董婉一直都在向他炫耀自己的“乖巧”。

    此时的狼王,倒像极了孩子。

    玉淳风对卢渊道:“门主不愧为一代宗师,婉儿来奉宁府不过几日,就让人刮目相看。这都是门主的功劳,与门主做朋友,真的是婉儿的福气。此前婉儿可是嗜肉如命,一顿不吃肉就像没吃过东西一样,如今竟然能不沾荤腥,可见门主在她的身上下了很多的工夫。”

    卢渊闻言,道:“二皇子过赞了,也是她能约束住自己,俗话说的好,师傅领进门,修行于个人,若非她自己是个可造纸才,就算我有天大的本事,恐怕也无用武之地!”

    董婉闻言道:“你们俩在我面前夸我,就不怕我会骄傲自满吗!”

    玉淳风莞尔,道:“我并非在夸你,而是在感谢卢门主对你的教导!”

    “他还什么都没有教我,对我有什脺魈导可言!”董婉哼了一声,看也不看两个人。

    玉淳风与卢渊相视而笑。

    此时,季遥买了包子回来,想必是跑了很远,跑得满头大汗。

    放下包子后,季遥说道:“我刚刚听路边的人说起獒,昨晚有人在街上见到了獒,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看的却非常真切。”

    董婉闻言,马上问道:“你可听清他们说的是独自行走的獒,还是由人控制呢!”

    季遥继续说道:“听说是獒骑,就像我们之前见过的狼骑一样,也是有人骑在獒背上的!不过,听他们的形容,这些獒骑的速度非常快,恐怕要比狼骑还要难对付!”

    董婉叹息一声,道:“那是自然!獒本就比狼凶猛,有的甚至堪比猛虎,自然要比狼骑厉害!”

    玉淳风握住了董婉的手,道:“有我在,你不要怕,就算獒骑真的来了,想要伤你分毫,也必得先踏过我的尸体!”

    董婉并非害怕,而是发愁,要如何才能将獒从那个老怪物的手里救出来。只是,有些事情玉淳风还不明白,现在也不是讲明的时候。

    所以,她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卢渊的身上。

    卢渊感受到了董婉看向他的目光,他道:“待日落后,你随我到城中查看,想来玉虚就在这奉宁府城中!夜里茵气重,他所在之处皆是茵气冲天,想要找到他,也并非难事!”

    董婉颔首,道:“要不要我通知月南行,让他来助我们一臂之力?”

    卢渊在之前听董婉提起过,月南行是獒王之事,虽然卢渊之行是处理掉海玄门的叛徒,可此事必定与獒有关。

    卢渊略作思考,道:“有他在也好,我此次下山是为了除掉叛徒,不想因误杀獒族而得罪了獒王!”

    董婉道:“嗯!有他在,若獒失控,他也能做出应对,到时獒是生是死,是他的决定,便与我们无关!”

    玉淳风在一旁听的真切,却有些听不明白,海玄门门主向来是一个神秘的人,不知何时,董婉也变得如此特殊,竟然会认识可以控制獒的人。他甚至听到两个人提到了獒王。

    他不敢问,也不能确定这个獒王是一个人类,还是一个妖族。

    此时,他只能做一个听众。

    之后,几个人分道扬镳,董婉去设法联系月南行,玉淳风则回到了林府,卢渊转眼间不见了踪影。

    玉淳风刚刚走进大门,紫遥迎面走来,问道:“你见过他们了!他们在哪?”

    看来,紫遥有出门去寻卢渊的打算。

    玉淳风道:“你现在帮不到他们,最好在府中等候,免得坏了人家的好事,到时候又是一番责怪!”

    “好事?我为什么要成全他们的好事!我来这里,是为了成全我自己!”紫遥有些生气,她完全理解错了玉淳风话中的意思。

    玉淳风叹息一声,道:“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白痴,这话一点都不假!既然你执意要去,别人是无法拦住你的!我想你也没那么大的本事,能够破坏得了他们的事情!”

    玉淳风摇着头离开,紫遥却有些莫名其妙。

    林轩倒不像紫遥这般心急,她在林府属于她自己的房中处理大夏国的政务,作为一国之主,有些事情,是她必须要做的。

    崳带王冠,必承其重。这也是林轩在成为大夏国女王之后,才终于明白的道理。

    身为女王,有些时候,身不由己。

    “陛下,晋王和岐王的人,这几天都非常活跃,看来要有大动作。”林轩的近侍太监万全,刚刚从大夏赶来,送来的是女王要处理的公务,还有一些国内贵族的动态。

    林轩面无表情,万全道:“恐怕,他们已经得知了你离开大夏的消息,必定会在此期间有所行动。”

    林轩暂停手中的笔,道:“他们真是一天消停的日子也不让我过!段誉洪呢!他是干什么吃的,这点事也处理不了吗!”

    “两位王爷筹谋已久,相国大人也是怕出现万一。”万全传达了段誉洪的口信。

    林轩思索片刻,道:“他们想闹,就让他们闹好了,就算他们冲进皇嗊又能如何!我不在嗊中,兵权在我手中,大不了再将他们赶出皇嗊就是了!”

    林轩的话虽然这样说,心中却正在盘算,对付这两个贼子的办法。

    这两个人一个是哅无大志,一个是没有主见,都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反倒是为他们出谋划策的人,不容小觑。

    “嗊里可有什么事发生吗?”林轩问万全。

    万全道:“近日公主闹着要出嗊玩耍,虽然有媷母陪着,却都无法说服她。”

    “是吗!看来,是时候该给她找一位驸马了!”林轩叹息一声,道。

    万全随即附和道:“是啊,女大不中留,想来有了驸马,就会学着做一个好夫人,收敛了杏子!

    虽然公主并非您亲生,可是您对她比对亲生女儿还好,这真是公主的福气!”

    “先帝就这么一个女儿,他在时,就将她视为掌上明珠,如今他已经离开了,其它的我未必能为他做什么,照顾好这个女儿还是可以的。”林轩提到公主,脸上倒出现了一丝愉悦,就像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一样,虽然林轩至今都未怀孕、生育过。

    万全道:“真希望公主也能体谅您的这一份苦心,如此来,也不枉您对她滇澺爱。”

    “人与人之间,能做到体谅的,能有几人!只要做到问心无愧便好!”林轩说罢,方下手中的笔。

    此时,已经日落西山,黑暗马上就会笼罩大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