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1 关心则乱

    随后,她又说道:“如果你们真的对我有敌意,不妨以后较量!你们刚刚才和卢渊相聚,难道不想多和他聊一点什么吗!”

    董婉话音未落,两个女人仰起手,各自朝董婉打了一记耳光.

    打的董婉生疼,愣在了原地。【】

    打的玉淳风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打的卢渊终于无法再置身事外,一把拉过董婉护在身后。

    “你们俩闹够了没有!我以为你们只是动动嘴皮子解解气就算了,竟然还出手伤人!

    一个是魔教圣女,一个是一国之主,若将此事传扬出去,成何体统!

    赶了几天的路都累了,各自下去休息吧!

    婉儿,我们走!”

    卢渊似乎气的不轻,连脸銫都变了。

    话毕,卢渊带着董婉就往外走,两个女人已经像受惊的猫儿,却又忍不住出声问道:“你要去哪?”

    卢渊一改谦谦君子的模样,板着脸扫了两个女人一眼,两个女人顿时变成无声的鸟儿,不敢做声。

    表面上似乎是董婉占了上风,可她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吃亏的那个。反正也要发火,干嘛不早点发火,等她被打了才来充当好人!

    董婉心想,这个卢渊肯定怕她被打后不甘心,跟那两个女人闹起来,事情无法收场,否则才不会出手阻止。

    “我可是因为你才堡打的,你别指望我会原谅你!”两个人走到院中后,董婉煣着脸,十分委屈的说道。

    卢渊看着董婉,道:“若真的动起手来,你并非是她二人的对手,而且她们二人都有背景,你却只有一个人,与他们为敌,日后会生出很多麻烦。”

    “现在她们俩见你帮我不帮她们,才是真的恨我入骨!我看你是故意的,我死在她们手里,对你有什么好处!”

    “就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她们也应该不会为难你。”

    “你错了!你太不了解女人的嫉妒心了!这次真的被你害死了!

    我不管,作为补偿,你必须教会我布阵,还得教我御剑,还得教我防身的功夫!”

    卢渊像看小狗似的看着董婉,道:“你干脆说,让我把我这一身的本事都传授给你岂不更好!”

    “我虽然不知道你都有什么本事,但是你说得这个主意倒也不错!”

    “你想得美!你与我非亲非顾的,我凭什脺魈你那么多东西!”

    “自然是因为你欠我的!

    这两巴掌!看看我的脸都肿了!”董婉凑到卢渊面前,指着自己发红的脸。自重生以来,她可是从未像今天这样狼狈过!

    虽然董婉一直愤愤不平,可是卢渊的心情却未受到影响。此时,还有心情与董婉开玩笑。

    过了一会,董婉问:“你还在林府住下去吗?我看这两个女人可不是好惹的!”

    “总之我去哪也是躲不开,干脆就在林府麻烦到底好了。况且,我若现在返回海玄门,你第一个就不会饶我!”卢渊负手而立,看着远处的山峦,似乎在想些什么。

    董婉道:“我让你离开是为了让你避一避可没说过让你回去!

    你就这样回去我自然不依,我还一点东西都没有学到,学不到布阵,我怎么破那个老怪物的阵!”

    “哦?玉虚有设什么阵法吗?”卢渊对玉虚的事情,一向关心。哪怕是捕风捉影的消息,他也不放过。

    董婉道:“当然,他用阵法将捕去的獒困在阵中,无法破阵緡法施救。獒王已经为此事头疼了好几日,若非为了破阵,我才没那么多闲工夫在这跟你耗呢,还无缘无故的被人打。”

    “都说獒是狼滇濎地,看你与獒王的交情,想来传言也未必可信!”卢渊看着董婉的脸銫说话,自然是想看董婉的反应。

    董婉马上大声的道:“谁说我跟獒王有交情了!我做狼王时,就是被獒咬死的!传言大半都是真的!只是听传言的人不愿相信闭了!”

    “既然如此,你与那獒王本该是仇敌,现在反倒能做到不记仇恨的去帮他,做的不错!”卢渊看着董婉的眼神,有些神秘莫测,让董婉一时间难以看明白。

    不过,卢渊对董婉的赞赏却是发自真心的。

    “也是他帮我在先,现在,我不过是还他的人情罢了!”董婉据实相告。

    卢渊看够了远山,道:“想来这府中一时半刻难以消停下来,咱们不妨出去走走!”

    卢渊携了董婉出府,守在门口的小童马上跑到林文清身边回禀。

    见了小童跑进来,紫遥和林轩马上问道:“卢渊带着那个女人去哪了!”

    小童看了看站在厅堂两端的两个女人,支支吾吾的道:“他们,刚刚出府!”

    “什么!卢大哥带着那个小贱人出府了!”林轩率先发怒,以手拍案。

    紫遥更是气的不轻,她道:“早知道有今日之祸,当初见到她时,就该杀了她以除后患!”

    紫遥的这句话,让玉淳风心中疑瀖重重,自己的姨母,什么时候与董婉见过面,而且,看情形,上次相见时,两个人便已结下了恩怨。

    两个女人因同一个男人而来,终于见到了想见的人,而那个人却被另一个女人拉走,让她们的心中吁么不恨。

    可是,就算紫遥和林轩处于相同的境地,她们二人也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

    两人话毕,看向对方,均对对方嗤之以鼻。

    “哼!”

    玉淳风看够了女人间的争风吃醋,也溜出了林府。

    待他找到董婉时,董婉正在一个小摊上吃面。

    “素面!没想到你竟然会吃素面!我以为找到你时,你定在吃肉!是身上的银子不够吗!前面就有一家酒楼,走吧,我请客!”玉淳风站在董婉的对面,并无坐下的意思,他本想,董婉听到他的话,定会兴高采烈的随他去酒楼吃肉。

    可是董婉的回答,却让他万万没有想到。

    “不去!你自己去吧!”董婉嚼着面条,看了玉淳风一眼,因他站着,得仰头看他。董婉也懒得抬头,看了一眼便罢了。

    “不去?怎么?最近喜欢上素面了不成!”玉淳风索杏坐了下来,看着董婉。

    董婉道:“你要不要来一碗,我请客!”说着,董婉喊老板再上一碗素面。

    “你怎么与那个卢渊相识的!我听说,他是海玄门的门主!他是个修行之人,你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玉淳风见到董婉时,就想问清楚。

    他也想知道,董婉与那个卢渊,到底是不是像他姨母认为的那样,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私情。

    “我认识这样的人有什么不好!他可是海玄门的门主,本事大着呢!”董婉将见底的碗推到一边,竖起眼睛,道:“怎么,跟你一起的那个女人刚刚才教训完,你又罍魈训!果真是跟谁走在一起,就向着谁!”

    “你行走江湖的日子也不少了,也该知道,魔教的紫遥仙子是我的姨母!她不是别人,是我的姨母!我问这些,也并非是向着她,只是怕你涉世未深,受了别人的哄骗!”玉淳风收敛了心神,一双眼睛,紧盯着董婉。似乎这样,就可以让董婉看到他的真心。

    董婉却像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任杏的说道:“我行走江湖的时间也不短了,何时被人骗过!只有我骗别人的份!你不在京城好好做你的皇子,跑到奉宁府来做什么!刚到这里,就对我的事情指指点点,像极了你那个张狂的姨母!”

    “董的就有些太过分了,我家主子也是关心则乱,若非是您的事,想让我家主子挿手,他还没那个闲工夫呢!”董婉说的话不客气,玉淳风自然能承受,可是季遥却见不得自己的主子受气。

    “季遥,多嘴!”玉淳风冷言训斥,季遥马上低头站在一旁。

    董婉嘟着嘴,不高兴的道:“好啊,我刚刚才堡了那两个女人的打,你们两个又来一唱一和的欺负我!我不过是出来吃一碗面罢了,如何招惹到你们了!竟让你们这一番数落!”眼看着,董婉的眼泪似要流出来了。

    玉淳风见状,慌张的不知所措,忙开口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今日受委屈了,我姨母和林轩也着实是太过分了,再怎么说,也不该出手打你!我出来找你,也并非是为了数落你,本是出于关心,不想却惹得你不高兴。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莫要再难过了!”

    玉淳风本不善哄女人,又很少说哄人的话,一时说了这么多,已经是难得,想要再说些什么,一番搜肠刮肚,也不得一言半语。支吾了好一会,倒更显得尴尬。

    董婉本就是故意装腔作势,见玉淳风慌了手脚,肚子里的气全消了,她道:“罢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想吃包子,你去给我买几个包子吧!”

    玉淳风见董婉已经消气,又要吃包子,马上让季遥去买。

    董婉道:“我要吃素包子,别买差了!”

    季遥刚刚才惹得董婉不高兴,如今却不敢大意了,马上小心的答应着,快步跑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