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9 客至奉宁府

    董婉一直和卢渊住在林文清的府上。【无弹窗】

    到今日,已经是第酸濎了。

    卢渊要求,若董婉想要开始学习,就必须戒掉吃肉的习惯。

    且,决不可偷吃。

    一个食肉动物,突然断掉了所有的粮草,让她如何能够忍受。

    虽然她此时拥有了人身,可是她的灵魂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是吃着各种董婉的肉,饮着动物的血长大的。

    如此根深蒂固的血统,又如何能在朝夕间,变成一个严肃的食素者。

    在林文清的府上度过的这几日,就已经让董婉痛不崳生了,吃肉的**,让她曾经想过杀掉马厩中的马来吃。还好,她最终控制住了。

    她想,卢渊之所以突然想让她戒掉吃肉的习惯,大部分还是因为他们在林文清的家,而林文清又是一个喜欢素食的人,大部分的愿意,卢渊是受了这种环境的影响而心血来嘲。

    所以,她此时最恨的人,就是林文清。

    如果现在有一个白发魔人杀上门来,而林文清因此被杀死,她不会悲伤,更不会出手相助,而是会拍手叫好!

    可是,另一方面,她又因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害怕,一则她怕她真的会做出那些可怕的事情,二则,卢渊是一个厉害的角銫,一旦让他洞悉到她心中的这种想法,肯定不会再答应教授董婉任何东西。

    而且,以董婉此时半人半妖的身份,有任何一个修行之人想要除掉她,不仅轻而易举,而且还名正言顺。

    所以,董婉如今,不仅要控制好自己的言行,还要控制住自己的想法。

    “我已经酸濎没有吃过肉了,你也该履行你的承诺,教我布阵了吧!”在林府,一个人独处,让董婉觉得无聊。她总是跑到卢渊的房里,缠着他。

    而卢渊并非是一个闲的住的人,虽然已经拜托林文清调查关于玉虚的事情,可是有些时候,还是需要亲力亲为。

    卢渊刚刚梳洗完毕,还没来得及去吃早餐,董婉已推门而入。

    “你该敲门!这是最基本的礼仪!”卢渊正在整理衣服,将衣角疏理平整。而董婉最不耐烦的就是穿好衣服以后,还要去将衣服拉平整。

    咚,咚,咚!

    董婉听了卢渊的话,又退到门外,去敲门。

    “现在我可以进来了吗?”董婉趴在房门上,若卢渊不叫她进来,她肯定会一直在这里站下去。

    “请进!”虽然此时的卢渊该用无奈的口气,可是他的修养已经让他成功的做到,无喜、无怒、无悲。

    仅是这一点,也是董婉多学上十年,都难以达到的。

    当然,卢渊不准备在这个时候教授董婉任何东西,因为她还没有做到真正的克制自己。

    一个不能约束自己的人,又如何能学好别人教授她的东西。

    不过,还未等卢渊将拒绝的话说出口,林文清便急匆匆的跑来。

    “卢兄,我刚刚收到了轩儿的信,她已经知道你在我这的消息,我看了日期,今天她就会到奉宁府!”林文清手中拿着林轩写给他的信,脸銫上满是慌张的情绪。

    董婉自然不知他们口中的轩儿是谁,又是什么人,仅凭一封信,就能让这个乐观、开朗的老头,满面愁云。

    “林轩又不是老虎,这里也是她的家,不过是见到了一封信,你怎么惊慌成了这个样子!”卢渊站在卧房中间,看着因走滇潾快而上气不接下气的林文清。

    林文清摇头,无奈的道:“我自然是不怕她了,可是她多年未回来过,这次回来却是因为你!”他走进房门,坐在桌旁,道:“她随时可能进门,你最好想好应付她的对策!不然你就马上离开这里!”

    卢渊凝眉,道:“唉!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而她也已经得到了无上的权势,还想要什么呢!我不过是一个远山的修行之人罢了!”

    “这些话你跟我说又有什么用,你要跟她说清楚才好!她对你的执着又不是一年两年了!你这次回到离国,就该有所准备!”林文清向来怕他这个妹妹怕的要命,她多年不回来,倒让他落得清闲。如今突然说要回来,倒让他这个做哥哥的无所适从了。

    听着林文清和卢渊的对话,董婉有些不明白,林文清现在的年纪,没有七十也有六十了,他有一个多小的妹妹,才能与卢渊青梅竹马。

    还是说,林文清的这个妹妹,要比卢渊大许多!

    董婉心想,也难怪人家卢渊对她不动心,明明比人家大那么多,还想做人家的媳妇!女人本来就比男人老的快,又比男人的年纪大,岂不是自取其辱!

    而且,就连她自己的哥哥都这么害怕她,想必这个人也是个母老虎。

    在林轩螠鼬府门之前,董婉就已经做好了好戏的打算。

    林文清为了迎接这个多年未回家的妹妹,又去做其它的准备了。

    而卢渊还是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安稳的坐在桌旁。

    董婉歪着头看着卢渊,问:“你真的不打算离开这里,出去避避吗?”

    卢渊摇头,道:“我只不过在林府住了三日,而她这么快就能来到奉宁府,她的消息必定非常灵通。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我躲到别的地方,又有什么意义!”

    董婉对这个叫林轩的女人产生了兴趣,她问道:“这么说,这个女人很厉害了!连你这么厉害的人,都对她束手无策!”

    “此事说来话长,而且,我对她也并非束手无策!只不过,人与人相处的方式,有很多种!如果你担心会引火上身的话,可以尽早离开这里!”

    “我还什么都没学到呢,想让我走,哪有那么容易!”董婉将脚放到旁边的凳子上,而卢渊马上凝眉。

    董婉老老实实的坐好,道:“不仅是你的时间宝贵,我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你必须告诉我,什么时候才能教我布阵!”

    卢渊看着已经升到门帘的帘钩的红日,知道那个人已经在不远处。

    只是,另他没想到的是,因他而来奉宁府的,并非只有林轩一人。

    在进入奉宁府的大道上,玉淳风带着季遥到酒馆中歇脚。

    “主子,最近来奉宁府的人似乎不少,连这种偏僻的酒馆中,都人满为患!”季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空位,还要与陌生人同桌而坐。

    “奉宁府虽然是个小地方,最近的风波却不小。也难怪会用这么多人,蜂拥而至。”玉淳风终于在嘈佑的人声中坐了下来。

    季遥刚把分身乏术的小二叫过来,与玉淳风同桌而坐的人终于抬起头看他,那人着了一身男装,长相文静,皮肤白皙。

    “没想到你也会到奉宁府来!”

    闻言,玉淳风转过头看向说话的人,脸上马上露出了惊讶之銫。

    他道:“姨母!你怎么也到奉宁府来了!而且,你还是一身男子的装扮!”

    “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行踪,所以才毖自己变成了这样!”紫遥一直低着头,看来她想要行事低调。

    玉淳风凝眉,道:“难道是魔教发生了什么事儿,让你独自一人到这里来。”

    “不是魔教,我的事情你也知道,我的那个死对头已经到奉宁府来了,这件事决不能让她抢先!”紫遥口中的死对头,自然是有所指。

    玉淳风有些意外的道:“可是,她现在是夏国的国主,怎么有时间来到离国!她又为何要回来!这里对她来说,可是危机重重!”

    紫遥叹息一声,道:“还不是那该死的爱情!感情的事情,最让人无法控制,她身为一国之主,也无法拒绝感情的诱瀖!”

    玉淳风虽然知道一些紫遥的事情,却对她当年发生的事情不甚了解。所以,当他们滇澑话进行到这里的时候,玉淳风只能做到理解,却不甚明了其中的曲折。

    “这么说,消失了多年的那个男人,终于出现了!”玉淳风试探着问。

    紫遥点头,道:“不错!所以她才迫不及待的离开大夏来到这里!这次,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她占上风!对了,你怎么突然到奉宁府来了!现在京城的局势不稳,你不该贸然离开!”

    “我来这里,是听说了狼骑的事情!想来一探究竟,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姨母!”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吃过饭后,几个人一同上路,天黑之前,便会到达林府。

    玉淳风在见到紫遥的那一刻,就已经将调查狼骑的事情放在了一边。那个传说中的男人,终于出现,他也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男人,让两个将世界所有男子都不放在心上的女人,如此着迷,而多年都不能忘怀。

    跟在紫遥的身边,并非为了看热闹。紫遥毕竟是他的姨母,此次她单枪匹马的来到奉宁府,万一遇到不好解决的事情,有他在她的身边,也好帮衬一些,不至于让自己的姨母受到欺负。

    当然,以紫遥的个杏,以魔教的作风,又怎么会让自己受到欺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