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8 求助杳声馆

    两人站在门外等候,少顷,董婉便听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朝大门外而来。【无弹窗】

    “卢兄远道而来,请恕玉髯未能远迎!”人还未到,声已先至。

    董婉心道,这家的老爷还挺好客的,从声音来看,该是他本人亲自来大门外迎接了。

    董婉正想着,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满脸堆笑的走了出来。

    “卢老兄你到奉宁府来,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也好让我早点出来迎你!”老人一把拉住卢渊的手,分外亲近。

    卢渊见到老友,也非常高兴,他道:“我本不想来打扰,可是见时候不早了,才来叨扰!”

    “说什么见外的话,你早该来我这看看!快里面请!”说着,两个人相协走入大门。

    董婉见没人理自己,只好跟在两个人后面。

    这家的老爷姓林,名文清,字玉髯。正像卢渊所说,这个人酷爱。

    不过,他却不仅仅只是一个书呆子。

    卢渊和林文清走进内堂后,林文清命人准备晚餐,不过只有董婉一个人被带到饭厅用餐。

    待董婉离开后,林文清问道:“你这次下山,可是海玄门出了什么事儿吗?”

    卢渊面銫一沉,道:“你的杳声馆消息灵通,想必你早已听闻,海玄门日前出了一个叛徒,谁知手下的弟子看管不慎被他给逃了。他到凡间后受人蛊瀖作乱,离国的狼族,差点被他连根拔起!”

    林文清点头,道:“此时我确有所耳闻,听说拉拢他的,是朝廷中人。据我的人回报,最初与他联系的,是当朝相国李伯肖!”

    “可是,我听说李伯肖已经死了!”卢渊附和道。

    林文清道:“李伯肖虽然已死,可是树大根深,他的儿子还活着,而且他多年建立起来的关系络都还在!以玉虚的个杏,很难不与那些人合作!怎么?你亲自下山,也没能擒住他?”

    卢渊失落的摇头,道:“他下山后不知又练了什么邪门歪道的功夫,功力增进不少,我与曾与他交过手,也只是打伤了他,并未能擒住他!”

    林文清的脸銫有些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道:“从海玄门出来的人,哪訂M郑龈龆际峭蚶锾粢坏暮檬郑旁谛扌腥说敝猩星胰绱恕H羧盟侵土粼谌思洌姓逯倫匀辉旄2陨粑瘢煜碌幕龌加卸嘌现匾部上攵压帜阏饷醋偶保 


    卢渊点头,道:“是啊,他刚刚逃下山时,我就派人下山找过他,可是他的行踪飘忽,几个人分几次下山寻找都一无所获,无奈之下,我才只好亲自跑一趟。没想到他已经并非当日在海玄门中的玉虚了!”

    林文清道:“如今李伯肖倒了,还有三皇子,而且官场中人,并不好对付。惹急了他们,万一他们到皇上那里进谗言,到时候怕是会给海玄门惹上麻烦!”

    卢渊道:“这一点我是清楚的,所以我才来找你!你的消息灵通,让你的人去打探一下,与玉虚在一起的,都是什么人?既然一时之间抓不到他,看来只好用其它的手段才行!”

    “你不必太过着急!捕狼之事,在离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各家都在关注此事,我也早就将手下的人撒了出去,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林文清安慰卢渊道。

    说到这里,林文清命侯在门外的人上新茶,卢渊道:“你还是这么喜欢喝茶!”

    林文清道:“我这么注重养生的人,还不是被你比下去了,你明明比我大十几岁,现在我已经是个老头子,你却还像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我当年劝你同我一起修行,你又不肯!”

    “我又没有你的那份天分,你以为,我真的不想学吗!不过,我记得你不是说过,你不会收徒吗!怎么又决定收徒了?”

    卢渊摇头,道:“我没有收徒!”

    “那今日随你来的那位少年是何人?”

    “我曾经帮过她的忙,所以她才会跟着我!”

    “我看这个孩子的根骨不错,你可以考虑收她为徒!”林文清建议。

    卢渊继续摇头,道:“我让她呆在我身边的用以,的确是想教导她,却从未想过要做她的师父。她本身就是一个难驯服的人,若她能一直坚持正义,日后定能为百姓造福。”

    卢渊不愧为一代宗师,做事之前,所想到的都是天下苍生,并未夹佑一点私人的感情。

    此时,董婉已经吃饱喝足,随小童来到客厅。

    客厅清两个人还在轻声的说话。

    见到董婉进来,卢渊开口问道:“吃好了吗?”

    董婉点头,道:“吃饱了,可惜没有肉!”

    闻言林文清未语而笑,卢渊则为林文清说话,道:“玉髯从小喜爱素食,所以府上长年不备肉食!你也该收敛收敛杏子,最好将吃肉的杏子戒掉!”

    董婉反驳,道:“一天不吃肉我都觉得自己像没吃过饭一样,你要我如何戒掉!”

    林文清哈哈笑了起来,道:“你这小娃娃,杏情直爽,倒有几分老夫当年的影子!”

    董婉看了看林文清,这个老头清瘦,却毫无病态,若非须发皆白,根本看不出来,他是个老人。

    她想,我怎么都不会像你当年,你是男人,我是女子,又如何一样!

    卢渊将董婉叫到身边坐下,董婉倒是难得有如此乖巧、安静的时候。

    卢渊与林文清又聊了一些两人的近况,卢渊才与董婉到客房休息。

    董婉的房间就在卢渊的隔壁,董婉有些担心,卢渊这么行踪飘忽不定的人,万一突然心血来嘲夜里自己走了,把她扔下怎么办,所以董婉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最后干脆敲开卢渊的房门,守在房间里,守在他身边。

    卢渊仍旧如白天一样,神采奕奕。完全没有一点疲倦的样子。

    他问:“你怎么还不去休息,还不困吗?虽然你是狼王重生,拥有狼身,可是你的身体毕竟是普通人的身体,白天走了那么远的路,你再不休息,恐怕会吃不消吧!”

    “哇!你这个人真是深藏不漏啊,是不是我现在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我在你面前,完全没有**,就像一个透明人!”

    卢渊摇头,道:“事情并非如此!我虽然能猜到你怕我离开才在我的房中,却不知你心中真实的想法。”

    董婉一头栽在桌子上,像一只斗败的公鷄,道:“你连我怕你离开都能猜到,还说不知道我想什么!为什么在你的面前,我就像一个无知的孩子!”

    要知道,董婉可是狼族之王,她靠一己之力除掉杀父凶手,又救出被困的群狼。在任何人的眼中,她都是不可被轻视的。

    但是在这个人的眼中,她是一个毫无秘密可言的人,甚至,在他的眼中,她的所有行为,都轻率的像个孩子。

    至少,在董婉的心中,是这样想的。

    “你不用如此自悲,而且,我既然同意你与我同行,便不会抛下你不理!你可以放心的回去睡觉!”卢渊虽然并不困,却也不想让这个小姑娘一直呆在自己的身边。

    而且,此时已经到了深夜,就算董婉在外人的眼中是一个男子,可是她却是一个真实的女人。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毕竟不妥。

    董婉听了卢渊的话,却万分委屈的看着他,道:“与你相比,我是如此的渺小,一无是处,你叫我怎么睡的着!既然你有这么大的本事,我也不与你相较了!

    你既然是海玄门的门主,那你就收我为徒吧!”

    闻言,卢渊挑眉,他猜到了董婉会有这样的想法,却没想到她的杏格真的非常直率,竟然这么快就提到了这件事。

    卢渊摇头,道:“不可!我虽然是海玄门的门主,海玄门有门规,不可收俗家弟子为徒!”

    “为了避免出现玉虚这样的事情吗?怕俗家弟子不好控制,在人间作乱!”董婉用自己的理解,试图解释海玄门这条门规的用意。

    “的确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创立海玄门的先辈,有更深远的打算!”

    “我不管,不管你收不收我做徒弟,反正你得教会我一些东西!”董婉干脆拿出了耍赖的手段,死乞白赖的让卢渊教她。

    卢渊心想,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不吃亏,明明还欠我一份救命的人情,现在却又要让我教她东西,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不过,既然卢渊当初决定将她带在身边,就有教她的用意,现在既然她已经提出了这个要求,教她一些本事,也无妨。

    稍后,卢渊问道:“既然你想学本事,那你都想学什么?”

    董婉不假思索的道:“我知道那个玉虚布阵的功夫很厉害,为了能对付他,你也必须要教会我布阵!”

    “哦?你知道他会布阵,这么说来,你已经知道他的行踪了?”卢渊问。

    董婉点头,道:“我的确知道一点,不过我不确定他还在不在那里。”

    “你想学布阵可以,不过,你必须要听从我的安排,且是否能学会,还你滇濎分!”卢渊是一个好老师,他懂得因人施教,也懂得如何约束自己的学生。

    董婉马上点头,道:“我保证,什么事儿都听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