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7 卢渊

    月南行和董婉在李府一无所获,两个人返回董婉所住的客栈。【全文字阅读】

    走到客栈门口时,董婉突然转身,对月南行说道:“你不离开吗?我知道你有的是银子,而且出门从不住客栈!”

    月南行本想上去坐坐,不想董婉已开始下逐客令。

    “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喝两杯?”既然不能上楼,月南行有了新滇濁议。

    董婉马上摇头,道:“我从不饮酒,想喝你自己去喝个痛快吧!”说完,董婉马上转身走进客栈。

    而被拒之门外的月南行,不得不返回自己的住所。

    “你怎么在这里?”董婉走进房间后,发现唐怀青就坐在桌子旁。

    “我在等你!”唐怀青看向门口的董婉。

    董婉道:“看来,我需要再定一个房间才行!你等我有事儿?”晚归的董婉很疲惫,此时,她不想听任何人的任何话,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唐怀青起身,看着躺在床上的董婉,道:“我要走了,为了等你,才没有离开。”

    唐怀青的口气,显然有些失落。

    不过,董婉可没听出来。她道:“哦,你终于要走了!你打算去哪啊?”

    董婉有气无力的问,大部分的鏡力,已经被瞌睡虫拖住了。

    “我的事情办完了,师尊让我返回师门,一个时辰后就走!”唐怀青已经收拾好了行装,随时可以上路。

    “哦!那就有机会再见!”董婉打了个哈欠,人已经睡熟了。

    “唉!这个丫头,我走了,你就一点都不惦记我!”唐怀青自言自语的关门,话音落时,人已站在紧闭的房门之外。

    第二天,太阳升起老高了,董婉才睡醒。

    “昨天唐怀青说什么来着?好像说,他要离开?不过,他到底都说了什么啊,怎么说走就走了!”董婉已经完全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事,当时太困只顾着睡觉,哪里将唐怀青说的话放在心上!

    “糟了!他走了,破阵的事儿怎么办!”吃早饭时,董婉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昨晚月南行提起的破阵之事。

    “我该早点告诉他破阵的事情,而不是只顾着睡觉!这又怎么能怪我!谁叫他走的这么匆忙!”虽然面对着破阵的事情无人可求助,可是任何事都不能影响董婉吃东西的心情。

    此时,虽然有很多事有待她去解决,可是她仍旧是开心的,轻松的。

    晨光下,一道熟悉的身影,吸引了董婉的目光。

    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那个挺拔的身影。

    顾不上小二刚刚端上来的羊排,董婉扔下筷子,就跑出了酒馆。

    小二拎着抹布在后面紧追,边追边喊:“客官,您还没给银子!”

    董婉从口袋里逃出一锭银子,也没看银子是多大的,就扔给了身后的小二。

    “不用找了!如果不够,下次一起算!”

    小二接住银子,连忙说:“够了!够了!”五十两银子,用来付五两的账单,小二自然乐意接受这样的差事。

    幸,前面的身影走的并不快,才能让董婉赶得上他的脚步。

    “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你还记得我吗?”董婉上前搭讪,显然,却在一时间找不到适当的话语。

    被搭讪的人并不以为这个突然冲上来的女孩是对自己说话,仍旧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的街道,和街道上的行人。

    当然,他的脚步,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没办法,董婉只要挡在了男人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她道:“上次在李府,是你救了我!”

    男人一愣,稍后如梦方醒似的,道:“哦,是你!”

    “你还记得我!真是太好了!”董婉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高兴的手舞足蹈。“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奉宁府,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

    “我是追踪玉虚的气息至此,你拦住我的去路,可是有什么事吗?”男人并不想在董婉的身上浪费时间,马上指出了问题所在。

    “当然,你的救命之恩我还没有报答,我自然是要报答你的恩情的!”董婉自然有她的理由。

    男人看了看董婉,道:“我已经说过,我并非为了救你才出剑,救你不过是偶然!”

    “虽然你救我是无心的,可是我仍旧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况且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日后相见也好称呼!”

    “卢渊!”男人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声音清淡,像雨后莲花一样干净。

    董婉马上说道:“我叫董婉。”董婉的声音急促,且带有压抑不住的兴奋。

    连董婉本人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高兴,人家只是告诉了她名字而已。

    “不知你在这里是否预定了客栈,如果还没有,我可以帮忙!”董婉马上套起了近乎。

    卢渊却拒绝了,他道:“不必麻烦,我有安身之处。我有一位旧友就在城中,我想稍后就去他的府上拜访!”

    “哦,那我是否可以同行?”

    “同行?恐怕不方便!虽然你身着男装,可是你的确是个姑娘!”卢渊马上拒绝了董婉。

    董婉却没想放弃,她道:“我的伪装很厉害,我不会让别人看出我是姑娘!”

    “可是,你拥有至茵玄魄,与我在一起,你会很危险!”卢渊继续拒绝。

    “你也知道至茵玄魄!哦,当然,你是海玄门的门主,你肯定比那个玉虚厉害的多了,他知道我的事情,你没有理由不知道!”董婉开始有些惊讶,但稍后就想明白了。

    不过,董婉的话,却让卢渊一愣,他看向董婉,脸銫非常严肃,他道:“你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怎么会知道我是海玄门的门主?”

    “额事情是这样的,我曾经向以为朋友提起过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玉虚是海玄门的人,所以猜想你是海玄门的门主,我也是口无遮拦才妥口而出!这么说来,你真的是海玄门的门主咯?”

    “不错!”

    “那我跟你在一起,就不会有危险,有谁会贪恋海玄门门主手中的猎物呢!”董婉深信,以海玄门门主的能力,绝对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当然,只要他愿意为自己出手。

    卢渊闻言,道:“你并非是我的猎物!”

    “你好人做到底,我知道,跟在你身边,我就不会有危险!”董婉决定死缠烂打,因为她还有别的事相求。

    “你倒是学会了奉承别人!我想,即使我非常肯定你跟在我身边,会比你一个人的危险要大很多,你也还是会跟着我!而我,没有适当的理由赶走你!这样,对一个,太过残忍了!”以卢渊的眼力,他能看出董婉拥有至茵玄魄,自然能看得出,她是狼王重生。不过,董婉却无法得知卢渊头脑中的东西。

    听了卢渊的话,董婉高兴滇濜了起来,道:“这么说,你答应带着我了!”

    卢渊终于一改严肃的面容,莞尔道:“我实在不是一个善于拒绝别人的人,不过,我离开奉宁府时,你不可以再跟着我!”

    董婉马上点头,道:“我保证!”

    说着,两个人已经走出了一段很远的路程。

    奉宁府并不大,街道却不短。

    卢渊口中的那位旧友,并不住在城里,而在郊外。

    且,与城门的距离并不近,可是卢渊却不雇佣马车,也不骑马,而是一直步行。

    幸,董婉并非一般的弱女子,可以一路陪着他走到郊外。

    “你的朋友也跟你一样吗?”董婉走在卢渊的身边,问。

    “什么一样?”

    “他也会御剑吗?像你一样厉害?”董婉开始打听卢渊好友的事情。

    而卢渊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他道:“不,他是个书呆子,他对修行不感兴趣!”

    “那你们是如何成为朋友的呢,不是都说,志同道合吗!”

    “这有点说来话长!”说到这里,两人滇澑话停止了,因为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董婉的肚子早就在抗议了,在这一天中,她只吃了早饭,午饭和晚饭到现在都没有着落,如果卢渊的这位朋友够慷慨的话,也许会为他们准备晚餐。

    董婉在进门前,这样想。

    卢渊上前叩响大门,出来应门的,是一个小童。

    “你们是谁?”小童打开大门,趴在门缝里看着外面的人。

    卢渊的口气非常客气,他道:“我姓卢,你家老爷在家吗?”

    小童上下打量着卢渊,又看了看董婉,才道:“两位请在这里稍候,我这就进去禀报我家老爷!”

    待小童离开后,董婉抱怨道:“文人就是规矩多!直接打开大门让我们进去不就好了!”

    卢渊道:“我们是客,自然要遵循主人家的礼仪!你饿肚子的时候,脾气都会这么大吗?”

    董婉闻言,马上郑重的看向卢渊,道:“你怎么知道我饿了!我从来没有说过!”

    卢渊自然知道,他在海玄门修行多年,幼时是每日两餐,如今,他不用进食,已经不会有饥饿的感觉。而董婉不同,她没有修炼过,不吃东西,怎么能受的了!

    卢渊并未向董婉说出原因,转而道:“若想将脾气降下来,以后该少吃肉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