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5 父亲的至交好友

    走进酒馆的不是别人,正是董婉前几日才刚刚救过的沈非。【最新章节阅读】

    如今的沈非,与董婉刚刚认识时不同,一扫之前的颓然、憔悴,如今看上去,已经是一副生机勃发的样子。

    而陪在沈非身边的,仍旧是那一男一女。

    三个人的表情都是冷冰冰的,似乎要将附近的所有东西都封冻一般。

    进门时,沈非走在前,两个人紧随其后。

    无论是从覀惻、气质还是举止上,都可以看出,身后跟随的两个人是侍从。

    沈非率先坐在一张靠近角落的桌子上,虽然酒馆不大,但是沈非所选择的桌子,与董婉的桌子,相距很远。

    董婉自言自语的道:“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

    “你认识他们?”唐怀青也注意到了这一行三人,似乎对他们非常感兴趣。

    董婉道:“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吧!”

    “看你的样子,倒不像只是有一面之缘。”

    “反正你也不认识他们,又何必打听!”你一个捉妖师,跟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有什么关系。

    董婉不想让唐怀青跟沈非扯上什么关系,包括他自己,更不想跟这个身份不名的人扯上任何关系。

    所以,两个人的这顿饭吃的非常匆忙,付过账后,马上离开了酒馆。

    董婉的这一系列表现,让唐怀青想到了一个词:瘟神!

    吃过饭后,两个人仍旧分道而行。

    董婉决定到那个李府的附近,去打听打听情况。

    距离李府还有两条街的时候,沈非突然出现在路上,截住了董婉的去向。

    “见到老朋友也不打招呼,似乎有些太过不近人情吧!”沈非在一个小巷中闪身而出,如今他神采奕奕,一点病态也没有,显然,他身上的伤已经痊愈。

    董婉上前,道:“看你这么鏡神,想来身上的伤已经好了!”

    沈非道:“这还要多谢你的照顾!你救过我的情,我还没有还,你又怎能见面装作不相识呢!”

    董婉心里明白,沈非在酒馆时,一定已经看到了董婉,只是当时董婉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他才不好上前打招呼。

    董婉道:“我们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你不用说的那么客气,我救你是为了让你带我离开皇嗊!你获得了自由,而我妥离了危险,一举两得!你现在也已经痊愈,该去办自己的事了,又何必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

    沈非摇头,道:“可是,如果像你说的这样,你带我离开皇嗊后,就应该将我丢在一边。可是你却没有,虽然我一直在昏迷,却心中明白,若没有你的医治,我的伤不可能好的这么快,也不可能痊愈!”

    董婉这才嘀咕道:“你说的倒是没错,如果他不出手救你,你早就去见阎王了!”月南行救人的本事,还是很让人吃惊的。当时董婉也不曾想,月南行竟然有这样的本事,能将一个频死之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他所做的,不是为了当时躺在床上的沈非,而是她。

    救沈非的这个人情,还得她自己还。

    沈非又道:“既然如此,你也该承认,我的确欠你一个人情!”

    董婉心想,人情是最不好还的东西,而这个人又非要让自己承认,他欠自己一个人情。不知,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那好吧,就算你欠我一个人情好了!既然你家里是做镖局生意的,日后若需要镖局兄弟的帮忙,我一定不会客气!”董婉说着,就要走。

    此时对她来说,也是时间宝贵,将奉宁府的事情了解后,她还要去寻找母亲,哪有时间跟这个不相干的人,谈什么人情!

    沈非自然看的出董婉想要离开,他想要知道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又怎么会轻易放手。

    沈非道:“我家并非是做镖局生意的!不过,你若用的到镖局的兄弟,他们的确可以出手相助。今晚我在城东的竹亚轩设宴,董小姐是否赏脸到竹亚轩一聚?”

    董婉本想拒绝,可他竟然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便知道,这个人并非平凡之辈。若拒绝了他的邀请,想来日后也不会消停,倒不如答应他的邀请,看看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董婉道:“既然沈公子盛情相邀,我又何有拒绝之理!今晚,我定准时赴约!”

    与沈非分开后,董婉继续朝着李府前行。

    在那个位置,李府是那里鲜有的豪华大宅。

    至于说豪华,因为众人只看到了高高的围墙,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凭借自己的猜想,将它想象成了一座豪华大宅。

    而他里面所拥有的东西,也的确可以称得上豪华之说。

    李府靠近官道,在管道旁,有一家茶棚,车棚中,整日人来人往,董婉走到此处停了下来,走进茶棚喝茶。

    “你可听到前几日夜里的狼叫!”董婉刚刚坐下,就听到隔壁坐位说起了前几夜的狼叫。

    “怎么没听到!在奉宁府,可是很久都没有听过狼叫了!”

    “何止奉宁府,整个离国,都好久见不到狼的影子了!”

    “你们没见到狼,是因为你们没有到李府去过!”一个人压低了声音,非常神秘的突然开口。

    “李府?你说的就是官道前方的那座大宅子?”有人问。

    “不错!就是那!”那人的声音,仍旧很低。

    “你去过李府?”大家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很低,有人问。

    “我没去过,因为我不会手艺!我家有一个做铁匠的亲戚,几个月前曾经被请进李府制作铁笼,他逃出来后,曾经对我说过,李府不仅有狼,还有非常罕见的獒!”

    “獒?真的假的?獒可是很难被捕捉的!”

    “那是自然!不知李府养了怎样的能人异士,不仅捕捉到了狼,还能捕到獒!”

    “你那位亲戚真的看真切了?那他可知道李府住的是什么人?”有人突然问。

    那个人道:“他被请进李府焊铁笼,铁笼刚刚焊好,李府的人就开始杀人灭口了!幸被请去焊铁笼滇濟匠不止他一个人,他才有机会从李府逃出来!

    为了避免招惹杀身之祸,我那位亲戚已经连夜离开奉宁府了!

    若非你们今日说起狼的事情,我是不会说出他的事情的!”

    此时,与这个人同桌而坐的人,均向他保证:“你放心,我们不会向别人透露你亲戚的一字一句!”

    话说到这里,几个人的茶也喝完了,有人付过茶钱后,众人才散去。

    董婉独自坐在桌子上,看来上次真的是她太大意了,否则没准可以将关在里面的獒一同救出来!

    不过,緥囜的事,还是獒王来办比较妥当。

    毕竟獒是狼的克星。

    为了避免让月南行白跑一趟,董婉决定再次进入李府,除非她可以找到獒就在李府,否则关于獒的消息,她会守口如瓶。

    不过,在去李府之前,她必须到竹亚轩一趟,沈非还在那里等她。

    她相信,如果她届时不现身,沈非也有办法找到她。

    董婉拖到很晚,才到竹亚轩去。

    竹亚轩其实是一个茶馆,虽然很少准备酒席,却也能为贵客破例。

    而沈非,是竹亚轩老板的好友,想要在这里设宴款待朋友,自然不会有难度。

    “董小姐,楼上请!”跟在沈非身边的男人一直等在门口,想来是被派来迎接董婉的。

    董婉跟着他上楼,见到了坐在桌旁的沈非。

    “董小姐,请进!”沈非起身,将董婉迎进房间。

    董婉注意到,房间中除了沈非外,还有一个中年人,从她出现,那个人的视线就一直放在她的身上。

    “这位是?”董婉站在桌旁,想知道那个中年男子到底是谁。

    沈非我还没为两位介绍,他道:“这位是竹亚轩的老板,黄跃!这位是董婉!”

    两人均抱拳,道:“幸会!”

    虽然已经知道了黄跃的名字,董婉还是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奇怪。

    饭菜上齐后,董婉终于忍不住,问道:“黄先生,你可是认得我?为何总是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我!”

    黄跃马上抱歉的道:“是在下失礼了,我的确认识你!”

    董婉马上凝眉,道:“哦?你何时见过我?”说着话,董婉马上在心中嘀咕,不知这个人是如何与她相识的,虽然她现在拥有部分这个身体的记忆,却都是残缺不全的。若这个人是近几年才认识她的,她又该如何解释呢!

    黄跃道:“我也是小时候见过你!我认识你的父亲!若我没有看错的话,你的父亲是董言峰!”

    董婉闻言,脸銫一变,自她重生以来,从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过父亲的名字,除了这个人。

    董婉马上问道:“黄先生认识我父亲?”

    黄跃颔首,道:“我与你父亲是好友!”

    “好友?既然是父亲的好友,为何我父亲去世后,从未见你出现过!”董婉马上产生了质疑。

    沈非此时开口道:“其实,不仅黄跃是你父亲的好友,我也是你父亲的朋友!你父亲再世时,我们非常熟悉!”

    沈非的话,让董婉更加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