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3 营救群狼

    董婉稍一迟疑,有几个人影朝这边走了过来。【全文字阅读】

    董婉马上矮身,躲在暗处。

    “李公子,你怎么亲自到奉宁府来了,有什么吩咐,派个人来就可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飘进董婉的耳中。

    “我听到消息,暗军的军主已经逃出来了,我怕奉宁府这边有什么异动,所以过来看看!”被称为李公子的人,就是李伯肖的儿子,李栋。董婉虽然没见过他,却对他的声音非常熟悉。

    “听说,暗军的军主已经失踪了很多年,如今竟然又重出江湖!”跟在李栋身边的胖子,听了李栋话,有些惊讶。

    李栋道:“他一直被关在嗊中,最近却逃了出来!暗军的军主逃出暗牢,恐怕暗军又要重新回到他的手中!”

    “哪有那么容易!暗军的军主已经失踪多年,就算现在重出江湖,想要重新统领暗军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暗军的校尉已经死了,军主丢失了副手,又丢了暗军的统领之权,想要重新统领暗军,也不过是痴人说梦!”与李栋同来的张放,突然开口。

    虽然李伯肖已死,可是李家这棵树还没有倒,张放还没有放手的道理。

    自李伯肖死后,张栋很是倚重张放,他道:“话虽这样说,可是他毕竟是暗军的军主,此事还是小心为好!”

    张放马上回应道:“公子放心,我会多派些人手到奉宁府来!再说,现在我们的狼骑已经被完全驯化,就算军主找到了暗军,来到了奉宁府,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董婉一直听到这几个人口中,说着军主和暗军,不明白到底是什么。

    不过,她心里明白,这几个人肯定没打算什么好事。

    张放、李栋和其它几个人看过笼子里的狼骑后,很快离开了。

    这期间,董婉一直躲在暗处,也一直在想,要如何才能将所有被困的狼,一起救出。

    待李栋离开后,她突然想到了在护送公主和亲路上所发生的事。

    当时,她也遇到了狼骑,斥候与狼骑的实力太过悬殊。

    在情急之下,她靠着一声狼啸救了自己,也救了其它斥候。

    想到这里,董婉马上来了主意。

    她现在与之前不同,她已经拥有了狼身,只要另自己变身,她便是狼王,群狼的领导者。

    待月上中天后,一声狼啸震动了众人的耳膜,同样,也震颤了大地。

    几百只狼,破笼而出,跃出简陋、发霉的暗室,奔入夜空。

    持鞭人,又如何能阻挡发怒的狼。几只狼同势兯上去,咬断了他们的喉管,鲜血,马上喷涌而出。

    发怒的狼,满身鲜血、恶臭,在天地间,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

    董婉用狼啸指引着它们,让它们跟随她的脚步。

    被驯化的狼,转变需要一个过程。狼王的狼啸却能让他们始终保持狼杏,头脑可以马上清醒过来。

    远处的一个房间里,正与张放、李栋等人闲谈的玉虚真人听到狼啸声,身子马上自椅子上弹了起来。

    “真人!你怎么突然脸銫大变?发生了什么事?”张放一直盯着玉虚真人,当然第一个看到他从椅子上弹起来。

    玉虚真人的脸熬来就白的像鬼,此时突然多了一层青銫,虽然头发梳理的很整齐,可是怎么看怎么像鬼。

    “狼!你们没听到吗!”玉虚真人说着,急忙出了门。

    其他人面面相觑,也跟着他一同出了门。

    李栋道:“我们刚刚才看过,狼不是在笼子里!他是不是太过紧张了!”

    张放却有不同的见解,因为他也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他道:“公子,玉虚真人一向很谨慎,我想,他可能听到了什么,我们也跟去看看。”

    众人跟着玉虚真人跑出门,便看到挣妥铁笼的狼,正一个个的越出围墙,逃离这里。

    玉虚真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相信自己大半年的心血就这样付之东流。其他人也不明白,这些狼明明已经被玉虚真人驯化,变成了只听从暗军指挥的狼骑,现在却突然一反常态,对暗军的控制失灵,甚至逃出牢笼。

    张放上前问:“真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狼群会突然失控?”

    玉虚真人脸銫铁青,道:“这个人真是可恶,竟然这么轻易就将群狼唤醒,而且还靠着我对他们的改造,冲破了牢笼。”

    “哦?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惊人的本事!”李栋难以置信,上前开口问。

    玉虚真人突然凝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来不及回答李栋,一个闪身,人已经在原地消失,来到了围墙之外。

    “原来是你!你竟然还活着!”一个冰冷、生硬的声音,钻进董婉的耳朵,让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群狼还没有全部离开院子,此时有人出现,不是一个好兆头。

    董婉回头,看清了玉虚真人的脸。这个人对她来说并不陌生。

    在去潼关的路上,他曾经重伤她,差点要了她的杏命。在月南行的鏡心照顾下,才终于恢复了健康。

    如果,她不是狼王重生,想必此时,早就是一个死人。

    “你这个糟老头!你还没死呢!”董婉提高警惕,同样用冰冷的语气回答。

    “看来是我太小看你了,你竟然能够唤醒被驯化的狼!”玉虚真人看着董婉,突然嘴角上翘,露出了与脸同样白的牙齿,道:“原来我真的小看了你!若不是你再次送上门,我还没有发现,你竟然是个宝贝!”

    董婉白了他一眼,道:“我一直都是很宝贝的!”董婉很讨厌玉虚真人此时的样子,像一只盯上了母鷄的狐狸,狡猾、茵险。

    玉虚真人摇头,道:“看来,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对吗!”

    董婉听了玉虚真人的话,突然想到了,想要吃掉自己的老藤鏡。

    她想,这个糟老头和那个老藤鏡所说的,会不会是同一回事。

    可惜之前没有向唐怀青问清楚,老藤鏡为什么要吃了自己,现在也搞不明白,这个老头子刚看到自己时还很生气,可是很快又这么开心,似乎真的看到了无价之宝一样。

    董婉感觉,凉气一直从脚底升起,不过她并没有打算退缩。

    玉虚真人此时,完全忘记了去管那些逃走的狼,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董婉的身上。

    “既然你不知道,我怎么也要让你做个明白鬼!”玉虚真人说着,就要对董婉动手。

    他是海玄门的门人,海玄门的人善用剑,掌门人更有剑仙之称。是名钙冧实的剑仙。

    不过,玉虚真人手上的这把剑,却不像唐怀青手中的那把那么明耀晃眼,发出的光泽,也不像他那把漂亮。

    剑魂即人魂,董婉虽然不懂剑,却能轻易的分辨出两把剑的不同。

    看来,这个玉虚真人就如他的剑,人品也不怎么样。

    当然,他人品不好,是显而易见的。

    否则,一个修道之人,又怎么会残害生灵。

    此时的董婉,并不是玉虚真人的对手。现在刚刚救出群狼,她不会笨到再把自己送入虎口,所以,她没有立即迎敌,而是选择了逃跑。

    不过,玉虚真人的速度,比她的速度要快的多,就算她想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倒是不笨,不过,可惜你的本事太差,你太弱了!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让我吸了你的灵气,这样你解妥,我也轻松!”玉虚真人狂傲至极,从各方面看来,此时的董婉,已经成为了她的囊中之物!

    “老怪物!你坏蕚愽尽,伤害我狼子狼孙的账我还没跟你算,现在又来算计我!小心你死无全尸!”董婉边骂玉虚真人,边躲避着他的攻击。

    “你的狼子狼孙!难不成你是狼的祖宗!我管你是什么,今天你有命来,没命走!”玉虚真人挥动手中的剑,剑光闪烁,剑气化为黑銫长龙,向董婉笼罩而来。

    董婉虽然跑的快,却快不过剑光。

    险险躲过几剑,已经累的满头大汗。

    就算獠牙、狼爪俱出,也难以接住玉虚真人的一剑,只是试图挡住剑锋,五根黑长的指甲,就应声而断。

    “哇哦!这剑还真是锋利啊!看罍黢天我诸事不顺,竟然碰到了你这个糟老头子!这个该死的月南行,还说什么随叫随到,我都快变成别人的盘中餐了,他也不出现救我!”董婉的脖子眼看就要被剑尖刺中,亏的她还有心思抱怨。

    “小娃娃!上次让你逃走了,是你运气好!我看这次还有谁救的了你!”此时,玉虚真人手中的剑,与董婉的距离不到三寸。

    董婉快速后退,玉虚真人也随剑而动,本来两个人谁也碰不到谁。

    不料!董婉突然被地上一块凸起的石头绊倒,整个人噗通一声坐在地上。

    局势马上发生了转变,玉虚真人的剑,顺势抵住了董婉的脖子,只要她稍微有一点点动作,剑锋就会划开她的喉管。

    董婉摔倒的瞬间,心中便是一沉,心想,这次真的完了,没准要死在这个老怪物的手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