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2 抵达奉宁府

    董婉在快要入夜时,才终于进了奉宁府。【最新章节阅读】

    马蹄刚刚踏入奉宁府的城门,董婉緡到了非常浓烈的、熟悉的气味,是狼的气味。

    董婉心中,一阵狂喜。看来,她之前打探到的消息,并没有错。被捕的狼,就在奉宁府。

    也不知这里到底关押了多少只狼,狼的气味竟然比广仁岭上还要大。

    而且,在这股强烈的气味中,还伴有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气。

    董婉担心,有些狼也许已经变成了尸体。

    街道上,已经暗的看不清人影。

    奉宁府虽是一座繁华的城市,可是到了夜里,这里也如同死城一般,并无人在夜间走动。

    董婉拍开一家客栈的门,小二煣着眼睛出来迎客。

    虽然有些散漫,态度却也算客气。

    “给我来一间上房!”董婉进门,对。

    小二点着头,道:“客官楼上请,不知客官要住几日?”

    “银子先给你,住几日再说,我赶了一天的路,给我弄点吃的!不要酒,有什么肉端上来!”

    “小的马上去办!”

    次日,奉宁府的大街上,多了一个闲散公子。

    这个人无所事事,从街头走到街尾,一直在找东西吃,嘴也一直没闲着。

    不过,这只是外人所看到的,这个闲散公子,并非只是个吃货。

    “给我来个肉包子!”董婉递给小贩两个铜板,将热乎乎的肉包子拿在手中。

    董婉刚要将肉包子送进嘴里,突然有人拦住了她,道:“你都在这街上转了大半天了,而且一直在吃东西,看来你身上还有些银子!这个包子先给我垫垫肚子!”

    董婉看着被抢走的包子,正要发火,却发现来人是个熟悉的面孔。

    “是你!你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董婉看到的,是一身脏兮兮、头发纠结在一起滇澠怀青。

    唐怀青三口、两口的吃掉了肉包子,看来已经好几顿没吃饭了。他道:“这个说来话长,我几天没吃饭了,你先给我弄点吃的!”

    “再怎么说,你也是一代剑仙!怎么会沦落至此!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你先跟我回客栈,梳洗一下。我再带你去吃点好的!”董婉又买了一个肉包子,这个肉包子,她可是要自己吃的,她实在忍受不了,美味在前,却不能享用的痛苦。

    梳洗一番后,唐怀青又恢复了往常的风采,只是衣服破旧,董婉又将自己随身带的男装给了他一套。

    “你明明是个小姑娘,却要整日扮男人,不累吗!”唐怀青跟着董婉下楼,似乎两个人已经是认识了很多年的故友。

    董婉莞尔,问:“我们不过见过一次,而且匆匆而别,你怎么能认得出我!”

    唐怀青道:“认出你倒是不难,而且我自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看到你一路吃过来,马上就认出你了!”

    董婉拉着唐怀青进了酒馆,要了一桌子的好菜。桌上大部分都是肉。

    唐怀青偏好素食,不过却也不是不能吃肉。

    董婉问:“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怎么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连衣服都破了!”

    唐怀青道:“衣服破了,那是常有的事,你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平日里免不了与别人打斗。而打斗之时也免不了遇到对手,只是衣服破了倒也算幸运,否则受伤、丧命也都是会发生的事!

    至于为何会这样狼狈”

    唐怀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路上遇到了一个女子,她说是从远处逃难来,家里人都死了,一个人孤苦伶仃。我见她可怜就将她带在身边,可不想”

    “不想,她却是个女骗子,骗走了你所有的银子!让你衣食无着!”董婉接过唐怀青的话,道。

    唐怀青叹息一声,道:“是啊,还亏的我行走江湖十几年,竟然也会栽在一个女子的手中!”

    “那你怎么会来到此地,又有何打算?”董婉继续询问。

    唐怀青道:“我来奉宁府是奉了师尊之命,来捉拿师门叛徒!不想刚刚到这里,就遇到了你!也该是我上次做了件好事,救了你,这次才能得到你的援手!”

    董婉颔首,道:“不错!上次是你救了我,我还没有谢你!上次匆匆一别,你去了哪里?”

    “当然是哪里有妖怪,我去哪里!哪像你这么悠闲,整日在街上逛,只知道大吃大喝!”唐怀青对董婉的事,不甚了解,毕竟两个人只见过两次。

    董婉也并不分辨,两个人只是萍水相逢,唐怀青虽然对她有救命之恩,两人却不是深交,更算不上朋友。

    不过,董婉在心中也有结交唐怀青的想法,这个人行事光明磊落,若真的能成为朋友,会是一个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你怎么到奉宁府来了!上次见你时,你一身戎装,可是出外办差!”唐怀青不喜饮酒,却也想与董婉共饮几杯。

    董婉同样端起酒杯,道:“我来这里,是来寻亲戚!”

    “亲戚?你可寻到了?”唐怀青继续问。

    董婉摇头,道:“说不上,不过已有些眉目了!今夜我不在客栈住,你若没处去,可在我的房间住一晚!”

    “夜里我也得出去,客栈我是不住了,不过明日的三餐,还得麻烦你!”唐怀青没有银子,想来一时也酬不到银子。

    董婉自怀中取出一锭五十两的银子,递到唐怀青的面前,道:“明日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这些银子你先花着。待你忙完了,还可以到客栈找我!”

    唐怀青将银子收入怀中,道:“等我赚到银子再还给你!”

    “你的救命之恩我还没有报答,不过是五十两银子又何足挂齿,你又何必跟我见外呢!”董婉这样说。

    “我也不过是尽了捉妖人的本分罢了!你无需将此事,放在心上。”唐怀青不想让董婉太过挂怀当日之事,他也并螠鳙那日的事情,放在心上。

    “我这个人,向来不愿欠别人人情!”

    “这五十两银子,就当你还了这份人情!”

    “既然你坚持,那好吧!不过这份情,我会一直记在心上!”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酒楼,在夜銫中,都是独自一人。

    董婉在白天,靠着自己的嗅觉,已经确定了狼所在的位置。

    夜晚,腐臭味比白天更重,对董婉而言,这种腐臭,让她无法呼吸。

    这种令人作呕的味道,让董婉更加悲伤。

    腐臭,只有死亡的尸体,才会发出这样的腐臭。

    她后悔,自己来滇潾晚了!

    她是狼族之王,却断送了自己族群的杏命!

    恨!是一种无名之火。

    就算是杀死李伯肖之前,她也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恨。

    此时,恨意占据了她整个脑海。

    这种恨,催促着她加快前行的脚步。

    穿过一条小巷,董婉来到了一座大宅子外,宅子大门上,挂着“李府”两个金灿灿的大字。

    这座宅子远离闹市,依山而建,围墙很高,堪比嗊墙。

    在墙外,很难看到里面的情况。

    不过,这难不倒董婉。

    围墙外,有粗如井口大的松树,董婉爬上树,顺着伸入墙内的枝干走,就能轻松的跃入墙内。

    而且,就算没有松树帮忙,这样高度的墙,也难不倒如今的董婉。

    自上次离开皇嗊以后,董婉就一直在强加练习跳跃本领,上次的皇嗊之行,越不过嗊墙,对她来说,是一件另她丢脸的事。

    动物的本能,让董婉可以轻易的做到,自高处落地无声。

    落地后,董婉才看清墙内的情景。

    与宅子外表给人的感觉不同,里面的建筑并不华丽,也不像一般大户人家,有可供人欣赏的大花园,有亭台楼阁,有假山,有拱桥。

    此处,只有几间搭建的极其简陋的大房子,整个庭院看上去,也算不上整洁,反而长满了杂草。

    似乎,这里很久没人居住。

    又似乎,这里本就是一处被临时搭建的居所。

    至于会将这里标为李府,也许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

    董婉这样想着,小心翼翼的朝最近的房子靠近。

    到这里,她可以更加清晰的闻到狼的气味,甚至能感受到它们的呼吸。

    董婉有些兴奋,前进的脚步,却更加小心。

    窗棂之内,灯火通明,董婉看到两个持鞭之人,守在几个巨大的笼子之外,而笼子内,就是那些失踪已久的狼。

    那是董婉的族人。

    不过,这些狼却与被捕之前有所不同,不知这些人对狼做了什么手脚,竟然让他们滇濆型比之前大了两倍。

    东山狼本就比其它狼滇濆型大,现在一见更是大的惊人。

    这些狼与之前在护送公主和亲路上遇到的狼,一般无二。

    而这些体型庞大的狼,在两个持鞭人的看守下,竟十分温顺,静静的趴在笼子里,眼中甚至没有属于他们自己理智的光芒。

    那是一种受人摆布的、呆滞的眼神。

    董婉本想冲进屋内,将持鞭人打倒,将关在笼中的狼放出。

    可是,一来怕打草惊蛇,救了这间房子里的狼,却来不及救其它房间里的狼,到现在为止,董婉还不能确定,这里到底关押了多少只狼。

    而且,就算她能悄无声息的将持鞭人打倒,现在的狼已经被改变,被驯化,它们会乖乖的随她离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