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1 撕毁婚约

    董婉离开客栈后返回布衣巷,将在嗊中拿出的东西尽数典当后,将所获得的银子存入银号。【】沉甸甸的银子带在身上有诸多不便,而且存入银号的银子还可以获得利息。

    这也是受了沈非那一千两银票的启发。

    “玉淳风,我明日要走了!”再次返回布衣巷,董婉坐在椅子上,对玉淳风突然开口。

    玉淳风有些意外,“走?去哪?”

    “当然是回广元当我的斥候了!我是斥候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此时董婉的姿态,宛然一个久经沙场的军营大兵。

    玉淳风早就担心她的身份被人识破,要知道,女人是不可以入军营的。他道:“你是女儿身,在军营中有诸多不便,我可以跟邱元说说,让你留在我身边,不用回去。以我邱元的关系,他肯定会答应的!”

    董婉马上凝眉,有些不高兴的道:“我留在你身边?能做什么?像季遥一样伺候你?我虽然不是什么大小姐,可也不想在这布衣巷给你当下人!”

    玉淳风马上开口道:“当然不是下人,你若愿意,我可以在朝中给你谋个闲差,翰林院就是个不错的去处!”

    季遥也是这样认为,至少在朝中,要比在军营中清闲的多。

    董婉马上嗤之以鼻,道:“孟非林就是个翰林吧!我董婉堂堂女中豪杰,才不会与那种堅佞小人为伍!此事不必再提了!我觉得当斥候就不错,至少来去自由!”

    玉淳风见董婉没有离开斥候营的意思,只好说道:“那好吧,你去意已决,我便不再留你,只是日后有任何需要我之处,不必客气,尽管来找我!”

    董婉像男孩一样,用力拍着玉淳风的肩膀道:“放心好了,日后我定会成为布衣巷中的常客!”

    稍晚些时候,董婉与季遥一起走在街道上。

    季遥道:“孟大人是难得的君子,你为何如此讨厌他,难道他曾难为过你?”

    董婉的眼珠转来转去,将全部的视线都洒了出去,道:“讨厌就是讨厌没什么理由!我平生最讨厌虚伪做做的人,别说他了,提起他来就到胃口!”

    季遥本来是跟董婉出来雇马车,可是不知为何,这个季节的马车很少,两个人又转到了卖马的市场,董婉虽然未骑过马,动物的本能却让她懂得相马之术。

    能入董婉眼的马实在太少,季遥觉得无聊就与董婉东拉西扯的说闲话。

    可是两个人都没想到,这几句闲话却让孟非林听到了。

    他是个爱马之人,对相马之术也颇有见解,没事的时候就爱到马市转转,没想到今日竟然听到有人在说他的坏话!

    他也有些好奇,为何这个才与自己见过一面的人,竟然这么讨厌自己,甚至用恶毒的语言来重伤他,这其中恐怕有什么误会!

    董婉转身,看到一个光滑雪白的芘股,是马的芘股。

    只看了一眼,董婉就马上断定,这是一匹好马,而且是千里马!

    “这匹马多少银子,我要了!”机不可失,董婉转到马前,跟背对着她的牵马人说。

    待牵马人回头,心中一喜,道:“夜兄弟!这么巧!”

    董婉却不高兴了,没想到牵马人竟然是孟非林,真是冤家路窄!

    “是啊,真巧,这马原来是你的,我以为是别人卖的!我再看看其它的!”说着,董婉就要走。

    孟非林马上开口道:“既然夜兄弟看中了这匹马,我可以让给你!”

    “不必,夜某从来不夺人所爱!”董婉害怕跟这个人有什么沾染,就算是便宜也懒得占他的。

    站在一旁的季遥道:“你都已经将整个马市看了个遍了,只有这么一匹看中了,既然孟大人愿意割爱,你又何不接受呢!”

    孟非林闻言,马上道:“是啊,夜兄喜欢这匹马,在下愿将次马送给夜兄,还望夜兄笑纳。”

    董婉看着孟非林一脸堆笑,心中想的却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人一脸堅相,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我与他并非深交,他又何必要将宝马送给我!

    “你就收下吧!白送的为何不要!”季遥用手拉了拉董婉,低声的说。

    董婉听了季遥的话,心想,既然他撕毁婚约在先,就对我有亏欠,既然他想藝宝马良驹,我又何必推辞。

    “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董婉终于答应收下孟非林的马,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还他什么情,因为这是他欠她的。

    孟非林自然不知道董婉心中的想法,他不过是想交董婉这个朋友,更不知道,这个言语豪爽的人,竟然是女扮男装。

    “原来夜兄也善于相马之术,我府中还有几匹好马,有时间我们比一比骑术可好?”孟非林与董婉并肩而行,帮董婉牵着马缰。

    “比骑术就不必了,因为我来买马,为的就是离开此地!”董婉已经收了孟非林的马,却不想跟他有什么来往,马上出言拒绝。

    “哦?夜兄要去哪?”孟非林已经想到了董婉的去除,却一定要问个明白。

    季遥开口道:“孟大人,夜公子明日就要离开定京返回广原了!”

    “夜兄明日几时出城,我定要为夜兄践行!”孟非林当仁不让,这个马已经送出去了,却不甘心,一定要让董婉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董婉摇头,道:“不必了,我不喜离别,更不喜送别!明日我一个人离开!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说罢,牵过马缰,与季遥扬长而去。

    孟非林看着董婉远去的背影,心中疑瀖重重,这个人,明明只是一个斥候营的小兵,却与二皇子玉淳风交情甚深。而且,大将军邱元都对他宠爱有加!

    明明只是个不起眼的人,走在哪里,都能带出一种不寻常的气氛。

    最让他不解的是,为何自己宝马相赠,他还是对自己不屑一顾。

    难道,这个人与自己有什么恩怨!看来,之前对这个人的调查,还不够仔细!日后要对这个人的事情多多留意才好。

    孟非林还未走出马市,府里的小斯急忙跑来寻他。

    “公子,我总算找到你了!”小斯满脸是汗,看来没少跑了地方去寻他。

    “你怎么来了!急匆匆的!这么着急可是府中出了什么事!”孟非林站定,问小厮。

    小厮马上回答,道:“府中倒是没出什么事,不过,刚才老爷派来送信的人到了,说老爷病重,让你速回南平!”

    孟非林心中一惊,道:“病重!老爷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突然生病,而且这么快就病重呢!”

    小厮擦着脸上的汗,道:“公子,您还是快回府吧!家里备好了马车,正等着你呢!”

    孟非林虽然心中疑瀖,可是听说父亲病重,心中也是焦急,连忙带着小厮回府。

    马车已经在府外侯了许久,孟非林螠鼬府门,直接上了马车。

    而于此同时,董婉也已经收拾停当,告别玉淳风,骑快马离开了定京。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京城,走的是同一条路,却未能擦肩。

    董婉一路向北,而孟非林则进了西南方的南平。

    董婉早就打听到失踪的狼群曾在某地出现。她此次前去,就要一探究竟。

    而孟非林回到家中以后,却也并未见到父亲病重的模样,老人家仍旧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别说是病重,连一丝病态也看不出来。

    “爹,你怎么样了?到底生了什么病!”孟非林进门緡。

    老人家哈哈一笑,道:“我派人传了那么多信给你,让你回来,你都不回来。现在说我病重,你马上就赶回来了!我根本就没病,不过是想让你回家罢了!”

    闻言,孟非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可马上就有些不高兴了,道:“爹,您这是做什么!就算你想让我回来,也不能拿生病的事情吓唬我!我这一路,心都悬着!”

    老人道:“总之,你现在人已经回来了,我已经请了南平最好的媒婆,她答应我,要给你挑一个名门闺秀。”

    坐在一旁的老妇人附和道:“是啊,我你爹都看中了黄员外的千金,她叫婉仪,人也出落得端庄大方。做我们孟家的媳妇,可谓是门当户对!”

    孟非林听着两位老人的话,心中有些不安,开口道:“爹、娘,我小时候已经与董家的小姐指腹为婚,如今我们均已长大,早就该拜堂成亲!你们又怎么能让我另取黄家小姐!”

    孟父哼了一声道:“以后别再提什么董家小姐!董言峰已经死了!而且他死的时候,差点连累咱们孟家!咱们没有对他们家落井下石,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还提什么婚约!

    如今,我也不瞒你,董言峰死后,董夫人曾到南平来过,想要将她的女儿托付在这,我已经一口回绝!以后,莫要再提及此事!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别想娶董婉那个丧门星进门!”

    老人滇潿度非常强硬,仿佛是董家的仇人。

    孟非林叹息一声,道:“爹!话不是这样说,既然我们已经与董家定下婚约,就算董家落难,我们也不该撕毁婚约!如今,董婉不知流落何方,我又如何能另娶他人!”

    “好了!不要再说了!聘礼我已经送到黄家,三日后,你必须与黄家小姐成亲!”孟老爷态度强硬,看来此事没得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