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6 再遇孟非林

    李伯肖的死,打破了京城中各种势力的平衡。【全文字阅读】

    三皇子本来该是坐收渔利的人,却也因为舅父的死,一无所获。

    相国的位置,至今仍然悬空。

    各家大臣,也是用尽浑身解数走门路、拉关系。能力强的人希望自己能坐上相国的位置,稍微差点的人,也希望自己能够搭乘相国的这条大船。

    在这种关键时刻,像孟非林这种,在茶馆喝茶度日的人,可是少之又少。

    董婉一身小厮的打扮,跟在玉淳风之后,走在大街上东瞧西看。只要有吃的,她都挤过去看上一眼。

    季遥总是将挤到摊位旁的董婉拉回来,抱怨道:“让你好好的穿衣服,你非得扮小厮!我们布衣巷,可从来没有像你这么不懂规矩的小厮!”

    董婉翻翻白眼,不理他。

    若非怕为玉淳风惹来麻烦,那个女孩愿意穿上男人的衣服在大街上溜达。

    李伯肖虽然死了,可是他那个儿子可是还活的好好的。

    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现在的李府虽然不比前几日风光,可是李伯肖多年培植起来的势力,还有他那个青出于蓝的儿子,都是不容小觑的。

    董婉以前,毕竟是被选进了嗊,当了陪嫁嗊女的。

    现在突然在京城出现,万一被李家的人发现了,难免不会来找麻烦。

    玉淳风身为皇子,也许不会惧怕他们,可是这个年头,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让李栋这样的人盯上,以后还会有好日子过!

    更何况,李栋至少还有三皇子这个后台,就算站在三皇子的立场,李栋也绝不会放过玉淳风任何的把柄。

    而且,董婉早就已经听说了,虽然二皇子玉淳风为人亲和,与世无争,可是却不受皇上的宠爱。自小就被送出皇嗊,独自在布衣巷中长大。

    若三皇子真的想要打玉淳风的主意,一旦出手,也够玉淳风喝上一壶的。

    “季遥,不得无礼!婉儿是我的朋友,她想怎样就怎样,你休要多言!”玉淳风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董婉是他的朋友,季遥就要对待主人一样对待她,不能有丝毫慢待。

    季遥听了玉淳风的话,心中自然明白话中的意思,马上回答道:“是!”

    对于主子的话,他从来都是言听计从。

    贪吃的董婉,在另一个摊位上拿了两个肉包子,根本没有听见这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身无分文的董婉,拿别人的东西,自然不会给钱。玉淳风马上上前,将银子递给老板。随后他拉住董婉,道:“你怎么像一只野猴子,上窜下跳。再这样下去,恐怕整条街的人都你了!前面有家茶楼你陪我去喝茶!”

    玉淳风不由分说,拉着董婉的手腕,一路拉进了茶楼。

    “我不喜欢喝茶!我还没吃饱呢!你放开我!”已经被皽鼬椅子中的董婉,还在挣扎。

    “我以为是谁在吵,原来是你们!”孟非林满脸堆笑的走过来,见到董婉后,道:“夜兄弟,看到你安然无恙,我总算能对邱将军有所交代了!”

    董婉看着孟非林,转动着眼珠,上下打量他。

    “怎么在哪都能见到你,像幽灵一样!你不是当官的吗?都这个时候了,还有时间在这里喝茶?”董婉对孟非林的印象,并不能说不好,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又能见到他。

    玉淳风闻言,对孟非林打趣道:“看来这里有人不欢迎你啊!”

    孟非林并没有离开,反而坐在了玉淳风的身边,道:“我向来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人,已经习惯了。看来还是二公子厉害,这么快就找到夜灵!”

    “二公子?你一直都是这样叫他的吗?”董婉端着茶杯,看着孟非林和玉淳风。

    孟非林点头,道:“在外面,我一直这样叫他。”

    “现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忙着拉关系,难得你这么有时间,竟然在这里喝茶!”玉淳风对这次偶遇,也有些意外。

    “你也知道,我一向应付不来官场上的那些事。”孟非林一副柔弱书生的样子,脸上毫无官场人该有的名利心。

    董婉有些不明白,直接发问:“既然无意争名,你又何必做官?”

    不待孟非林回答,玉淳风道:“孟家世代经商,终于到了孟非林这里,偏偏出了个书呆子,他爹又怎么会放过这个光宗耀祖的机会!”

    而孟非林,只是一笑而过。

    其实,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梦想和一些无奈。

    很少有幸运的人,可以将梦想和现实,同时抓在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