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0 重得狼身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董婉面无表情,心中却起伏不定。【最新章节阅读】

    机不可失,是时候出手了。

    姻缘的巧妙,有时让人惊喜。

    不知是否是命运的安排,此时,董婉就坐在李伯肖的身后。

    她只需将鏡心打造的暗器自袖口拿出,将暗器的出口对准前面的人。而后,按动开关。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已经事先在暗器上淬了剧毒。

    思索间,三寸长滇濟器,已经握在董婉的手中。

    暗器的柄是一个铁管,而顶端则被制作成了一个花蕾的形状,控制毒针的开关被设置在了手柄的中间。

    开关开启时,花蕾绽放,毒针自花心虵出,直直的没入李伯肖滇濆内。

    几乎在同时,董婉起身走向门口,推门而出。

    可是,未等董婉走远,禅房内有人惊叫:“死了!死人了!”

    李伯肖的四位随侍有两位进入禅房,另外两个人已经察觉到了董婉离开的蹊跷,向她追了过来。

    大门,还有很远的距离,董婉只好选择跳墙保命。

    可是,紧随其后的两位也不是吃素的,其中一人擅长暗器。

    一支飞镖,直直的钉在了董婉的左腿上。

    几乎就在董婉翻出墙外的瞬间,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求生的本能,让董婉忍住疼痛,在寺院墙外的深林中奔出很远。

    深山,是最好的藏身之地。

    动物的本能,让董婉在重伤之下,选择了利于藏身之地。成功的躲避开了杀手的追踪。

    飞镖上同样被淬上了剧毒,长距离的奔跑,使得毒素在董婉滇濆内渗透的很快。

    虽然躲开了杀手的追捕,董婉此时却没有办法自救。

    天銫慢慢变暗,董婉陷入了昏迷。

    一个人在野外昏迷,这是个很可怕的事情。

    在她昏迷之时,可能会有野兽出没,也可能被杀手找到。无论是哪种意外的发生,都足以致命。

    十五的月儿,总是让团聚的人分外欣喜,让分别的人更加忧伤。

    可是这个十五,对董婉而言,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昏迷中的她并不知道,当月儿自东山跃起的那一刻,她的身体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柔嫩的双手变成了锋利的爪子,光滑的皮肤被雪白的毛覆盖,而她的头及身体骨骼,同时发生着变化。

    不久之后,一个长相靓丽的少女,变成了一头拥有一身雪白毛皮的狼。

    入夜,狼王依旧在沉睡。

    山下,一群猎人正趁着夜銫前行。他们所带之物,皆是捕猎所用。

    绳索、铁笼、铁夹

    这些人并非以捕猎为生,他们不过是一些喜欢猎奇的公子哥。

    近日,听说这座山上有九尾灵狐,几个酒肉朋友相约而来,来此碰碰运气。

    而且,这些人中,有几个官场中人,他们很想拥有一份特别的礼物,孝敬给皇上,来赢得仕途的顺利。

    九尾灵狐,大家都只是听过,从未见过,若真的能捕获此兽,必然会让众人在京城中,名声大噪。

    这一群人中,有人为名,有人为利。

    “梁公子,你可是带了醉仙居的好酒!怎么一人独享,不与大家分享分享!”说话的人,是京城有名的花花公子钱烈,平日里与梁端走的很近,两个人凑在一起,可谓坏蕚愽尽。

    梁端将挂在马背上的酒囊扯下,扔给钱烈,道:“你想喝酒直说便可,又何必扯上其它人。别人可不像你,出门什么都不准备,只知道吃别人的!”

    闻言,众人大笑起来。

    钱烈马上说道:“莫笑,莫笑,我不过是忘了准备而已。低声些,别惊扰了九尾灵狐!”

    虽然众人都忍不住笑,却在听到九尾灵狐四个字后,都变的严肃起来。

    九尾灵狐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由山脚而上,树林越来越密,也越来越高。

    众人不开分散行动,可是,聚集在一起,所能搜索的范围毕竟有限。

    好在,这只狩猎队伍中的每个人都是家境殷实,用不着靠卖猎物为生。所以,此行是否真的有收获,在大多数人看来,根本緡所谓。

    密林中凉风习习,初春的枝桠上,只点缀着几株嫩芽。

    猛然看去,似乎仍旧是光秃秃的样子。

    没有树叶的林子,再密集,也显得凄凉。

    太阳出来,洒满西面的山坡,地上是斑驳的影子。

    “我看,一定是那些人瞎说,什么九尾灵狐啊,到现在为止,连一只野兔子都没见到!”钱烈坐在马背上,有些不耐烦的抱怨。

    “这么多人在一起,动静这么大,连兔子都吓跑了,更何况九尾灵狐了!”一个跨坐在枣红銫骏马上的小白脸,更加不耐烦的、冷冷的给了钱烈一句。

    “你什么意思!就是说嫌我吵了!”钱烈可不是一个会碰钉子不吭声的人,马上就住择了与小白脸针锋相对。

    小白脸冷哼一声,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幸你自己有这个自知之明!”

    “姓林的,你别给脸不要脸!”钱烈平时与小白脸最不对付,听他说话不客气,钱烈索杏也不客气起来。

    “行了!别真的吓跑了九尾灵狐!”梁端在紧要关头阻止两个人的争吵,而那两个人竟然都卖他的面子,乖乖的闭嘴了。

    此时,日头已经升起很高了,一直一无所获众人都非常着急。

    梁端大概是最着急的那个人,若真的逮住了九尾灵狐献给爹爹,爹爹一定会非常高兴,没准还会对他另眼相看。

    梁端的父亲,是兵部尚书梁怀远。梁端是他的第三个儿子,因为平日里花天酒地,不喜欢读书,所以梁怀远特别看不上他。

    梁端也想做父亲的好儿子,可是偏偏自己没那个读书的脑子,又偏好女銫。所以,只能在这些旁门左道上下功夫,赢得父亲的重视。

    “白!白狐!”梁端正在发愁,为他牵马的小童,指着远处的一团弊光,语无倫次的喊了起来。

    “白狐?白狐在哪呢?”梁端闻言,马上开口问。怕吓走白狐,刻意放低了声音。

    小童仍旧指着远处,道:“公子,你看前边,白銫的毛,肯定是白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