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8 刺杀失败

    择完最后一棵菜,董婉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无弹窗】

    早知道择菜会耽误这么多的时间,应该找其它的机会混进来!

    虽然董婉终于找到了机会,在心中抱怨几句,可是这个厨房里的人真的很忙。

    大厨为了不让自己的独家家传菜谱外传,一律不用李府的人帮忙,而他带来的人又实在少的可怜。

    所以,这些可怜的厨子、帮厨们,都是一个人被当作两个人用。

    一个厨子见董婉闲下来了,又指派她去干其它的活。

    董婉来这里又不是来当帮厨的,她是要杀了李伯肖为父亲报仇的。

    所以,她在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时候,偷偷溜出了那个晦气的厨房。

    离开厨房,换了一身李府小厮的衣服,这样别人就不会怀疑她的身份。

    此时,寿宴已经开始了。

    府上的丫鬟、仆人穿梭在长廊上,将做好的膳食由后院送往前院。

    看上去虽然有些过于热闹,却也做到了乱中有序。

    既然宴席已经开始,李伯肖应该会在宴席上出现。董婉这样想,并且快的来到了摆设宴席的大厅。

    李伯肖就在那里,站在众人之前,正在高谈阔论。

    虽然今天是他的五十大寿,可是他看上去却一点也不像五十岁的人。

    最多只有不到四十岁的样子,这让董婉看来,更加气愤。明明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却覀惻光鲜的站在众目睽睽之下,充当圣人。

    匕首,被藏在董婉的袖子里。无需打磨,已经非常锋利。

    如果她能接近李伯肖,足以毫不费力的割开他的喉管,让他血溅当场。

    一步、两步

    董婉在接近。

    他就站在那,毫无防备。

    只要将刀刃对准他的脖子,然后用力一拉,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夜灵!你怎么在这里!”邱元认出了鬼鬼祟祟的董婉,一把将她拉住,并连忙将她按在了椅子上。

    “阿元?你怎么在这里?”董婉惊魂未定,问了一个与邱元问出的相同问题。

    邱元的脸銫格外严肃,郑重其事的问:“你为何会以这身打扮出现在这里?回答我!”这里并非一般的地方,这里是相国府。

    “我来这里,是要为我父亲报仇!你放开我,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董婉用力甩开邱元,正准备起身。

    坐在一旁的孟非林拉住董婉,道:“你不会成功的!你以为此时的他只是孤身一人,可是你看到的只是表面。想杀李伯肖的人何止一两个,可是直到现在他还活着。那是因为,他的身边有最高的高手,最好的保镖。

    我想,还没等你走到李伯肖的身边,已经身首异处了!”

    说着,孟非林示意董婉看向暗处的角落。

    也许普通人看不真切,可是董婉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背刀的武士站在那里。据目测,此人可以以一当百。

    像这样的高手,董婉也许可以对付一个、两个,但是十几个甚至是上百个,她没有妥身的把握。

    既然连妥身都做不到,又何谈报仇呢!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经过一番权衡,董婉又回到了后院的厨房,因为他只有回到那里,才能顺利的离开李府,不会引起李府人的怀疑。

    酒宴散后,董婉已经在醉仙居吃了一只鷄,两条鱼,半只羊。

    她哪里来那么多银子,自然是李管家给的赏钱。

    别人可以花半年的银子,董婉一顿全吃到了肚子里。

    不待董婉离开,邱元和孟非林已经找到了她。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董婉见了两个人只是扫了一眼,又低头继续喝茶。

    “你不感谢我们救了你,还一钙凐鼓鼓的样子!”邱元率先坐在了董婉的对面,招呼小二上了一壶新茶。

    董婉仍旧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道:“我已经付过银子了,谁点东西谁付钱!”因为她身上所有的银子,都已经让她吃光了。

    邱元见桌子上扔满了动物的骨头,道:“吃饱了?吃了这么多肉,你现在吃了它们,就不怕它们下辈子来吃你?”

    “我本来就是肉食动物,生来如此!你们不是刚吃完寿宴吗,怎么又到酒楼来了!”董婉心情仍旧不好,父仇没报,还浪费了几天的心神。

    “你不来这,我们又怎么会来!这位是孟非林孟大人,他的人看到你到这来了,所以我们才能找得到你!”邱元其实一直担心董婉,所以才求孟非林着人跟着董婉。

    第一次听到孟非林的名字,董婉觉得有些耳熟。却始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人,或者听过这个名字。

    刚刚孟非林也算是帮了董婉,所以他对待孟非林滇潿度还是很客气的。

    “多谢孟大人在李府出手相助!”董婉朝孟非林一拱手,孟非林是个儒雅、知礼的人,马上还礼,道:“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必介怀!”

    此时,邱元才想到,还螠鏖绍这两个人相互认识。

    “孟兄,他是我军中斥候营中的斥候夜灵!他向来是不知分寸的人,不必跟他客气。”

    孟非林闻言,随即说道:“夜兄!”

    董婉摆摆手,道:“你们两位可以称兄道弟,因为你们都是朝中重臣,我不过是个无名小卒,怎么能与二位大人平起平坐!”

    “夜兄过谦了,我与邱兄是好友,他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孟非林仍旧非常客气。

    邱元却想要将今日的事情,弄个一清二楚。

    他道:“你今日到相国府去,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婉知道避免不了邱元的一问,她开口道:“我不是说过吗,李伯肖杀了我爹,我去那是要报杀父之仇!”

    孟非林闻言,凝眉,片刻后,他问道:“不知夜兄的父亲是哪位?”

    董婉摇了摇头,道:“我父亲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可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又怎么能放任杀父仇人活在世上呢。”

    “可是,那个人毕竟是一国之相,杀他谈何容易!”邱元对董婉报仇的行为,表示担心。

    董婉笑了,道:“世间事难上加难的事又何止一二,若我一直不敢去报仇,那我永远都没有杀他的机会!”

    孟非林突然叹息一声,道:“我的岳父大人也是被李伯肖害死的!听说他的死状,残忍不已!”

    邱元和董婉均是一阵唏嘘,感叹李伯肖作恶多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