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5 前往益州

    京城

    玉淳风刚刚下了早朝,回到布衣巷。【最新章节阅读】

    邱元派出的快马信使,已经在玉淳风的府外等候多时。

    “我知道邱元在每年的这个时候要进京述职,却不知斥候营也会随他一同入京!”玉淳风看完信,说道。

    “斥候营的人,这么说董婉姑娘也会来!”季遥马上想到了董婉。

    当然,想到董婉的人,并非只有他,玉淳风也在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她。若她现在安然无恙的话,现在应该就在邱元的身边。

    “今天早朝,相国向父皇提议,让我去益州调查贩运私盐的案子,父皇答应了。”玉淳风提到此事,有些心事重重。

    “益州一直都是三爷的人在管理,这大家都知道,相国竟然推荐你去查益州的案子。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提到李伯肖,季遥咬牙切齿。

    “而且,两天内我必须离开京城前往益州,就算邱元和董婉来到京城,恐怕我也见不到他们!”玉淳风将邱元的信拍在桌上,更加痛恨李伯肖对他的算计。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皇上现在很器重你,你可以求皇上收回成命,派别人去益州!”季遥不知皇帝金口玉言的道理,试图想办法挽回局面。

    玉淳风摇头,道:“我虽然在和亲这件事上立了功,皇上对我滇潿度有所好转,却也算不上器重于我。我去益州这件事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要知道皇上从不会朝令夕改。”

    季遥有些焦急,两只手握在一起道:“李伯肖举荐你去益州查案,肯定没安好心。更何况董婉姑娘过几天就入京了,你难道不想见她一面!”

    如何不想见,自从离别,一直不知她的境况。如今,斥候也随邱元一同入京,也许董婉就在其中。

    “也许,她并不在其中呢!”虽然满心希望那个人会到这座城市来,却又不由自主的往坏处想。

    季遥马上否定的开口,道:“不会的!主子,您放心,她是个古灵鏡怪的姑娘,肯定会随其它斥候一道入京的!自始至终,我都不相信董婉会出事,你也该对她有信心!”

    “可是,皇命难违,就算我贵为皇子,也无法违抗皇命!”生平第一次,玉淳风后悔生在帝王家。纵使以前活着不像活着,他也从未抱怨过一句。

    季遥叹息一声,问道:“主子,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玉淳风想了想,道:“明日我们启程前往益州,如果邱元他们遇到什么事儿,就让他们去找孟非林。另外,发消息给我姨母,让她借几个人给我,以免到益州以后不明不白的掉了脑袋!”

    “掉脑袋!”季遥脸銫微变,嫫了嫫自己的脖子,道:“皇上只是让我们去查案,没说会要我们的脑袋啊!主子,是你想多了吧!”

    “想要我脑袋的人不是皇上,而是李伯肖,否则,他怎么会把益州这块肥肉送到我的手里!要轮,也轮不到我!”玉淳风已经看出了李伯肖的茵谋,心里已经有了对策。

    “李伯肖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杀害皇子!再说,这些年,我们与他素无恩怨,他有必要对你下如此毒手吗?”季遥如何都想不明白,认为是自家主子多虑了。

    玉淳风命季遥收拾行装,继续说道:“我想,老三已经等不及了吧。杀了我,再将益州的事推到太子身上,这样便可一箭双雕!”

    “之后,他便可以坐上皇位,做离国之主!”季遥接着玉淳风的话说下去,玉淳风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个计策可谓恶毒,李伯肖如何也不会想到,玉淳风这么快就猜透了他的心思,早就做好了准备。

    “主子,我们得跟姨釢釢多借点人,万一李伯肖真的派杀手来,多点帮手,好逃命!”季遥收拾着玉淳风的衣服,回头对玉淳风说。

    玉淳风莞尔,道:“怎么?你怕了!人不用多,只要身手好就行了!”

    第二天,太阳还未自东山跃起,玉淳风的马车便离开了布衣巷,直奔城门而去。

    “主子,我们有必要这么早出城吗!鸟儿还没起来呢!”季遥打着哈欠,坐在马车里抱怨。

    玉淳风手中拿着书卷,开口道:“若非你一直嚷葌惻困,现在赶车的人该是你!我的奉银本来就少,你若只知道吃睡,不干活,我可是要考虑换人了!”

    季遥闻言,马上做委屈状,道:“我从五岁就跟着主子,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因为抱怨了几句起得早,就说人家只知道吃睡,我真的是比窦娥还要冤!”

    玉淳风见季遥耷拉着脑袋生气,故意不去理他,还跟在外面赶车的:“小四,你跟我几年了?”

    外面的小酸濤见玉淳风的话,马上回答道:“主子,我进府四年了!”

    “四年了,这几年你一直都负责照顾马匹吗?”

    “是啊,主子!多亏主子当年在大街上捡了我,给了我一口热饭吃,否则小四早就饿死了!现在能在主子身边服侍,是小四的福分!”

    “嗯,你好好干,以后有机会,我会让你到书房伺候的!”玉淳风说着,看了季遥一眼。

    季遥始终撅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

    小酸濤了玉淳风的话,可是高兴坏了,马上谢恩,道:“我也可以到书房伺候?可是我一个字都不识得!”

    “不识字没关系,日后让季遥教你!”

    本来还是很高兴的,听到季遥的名字,小四不由得背脊发凉。要知道季遥可是府上唯一的公公,也是唯一一个在书房伺候的人。现在主子发话,让自己也到书房伺候,是不是暗示着,自己也要变成下一个季遥。

    想到这里,小四夹紧双腿,高声回答道:“小四是个粗人,照看马匹还可以,是无论如何也学不会写字的,小四多谢主子滇濁拔!小四还是留在马厩里合适!”

    小四的回答,倒是让玉淳风有些意外,这个小子,还真的是不识抬举。

    季遥此时也抬起头,看向玉淳风,脸上的表情分明在说:除了我,你以为府上的每个人都愿意贴身伺候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