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8 血洗客栈

    董婉已经在雨中行了大半个时辰,除了雨声,什么声音也听不到,除了泥土的味道,什么味道也闻不到。【全文字阅读】

    在雨中的狼,已成为一个半盲的狼。

    想到此时刺客也许正在悄无声息的接近送亲队伍,董婉不禁有些着急。

    若刺客此时来袭,怕是不难得手!

    突然,董婉觉得头皮发麻。猛然抬头,却见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站了一个人。

    此人须发皆白,胡子极长,几乎落在了脚面。看上去似乎有好几百岁,却着了一身绿銫的衣服,宛如一株白头翁。

    董婉仔细端详,这老人一脸凶相,站在高处,却在死死的看着她。

    她索杏将目光全部放到他的身上,朗声道:“你既然在此处等我,为何不下来。上面太高,我可上不去!”

    那人闻言,哈哈大笑,道:“你这娃娃,倒是有意思,你怎知我在等你!”

    董婉道:“你站在上面一直看着我,不是在等我,还能等谁!”

    “我又不会算,怎么知道你此时会从这里走过!我只不过是在树上乘凉罢了!”老人虽然这样说,人却已经来到了董婉的面前。

    董婉防备的问:“不知前辈有何赐教!”

    “你这人倒单纯,不知我是敌是友,緡我有何赐教!实不相瞒,我找你的确有一事相求。”老人面对董婉站立,面上带笑。

    此人面上带笑,却是来者不善。

    “小可不才,无才无德,前辈客气了!”

    老人又是一笑,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所求之事是什么吗?”

    董婉冷冷的看向老者,道:“我并没有打算帮你,又何必问!”

    “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我的这个忙,你都得帮!”老人向前一步,董婉马上感觉到了一股善凐,向她迎面袭来。

    董婉哼了一声,道:“原来是想要我的命!我夜某虽然只是个小人物,这条命却是珍惜的紧!你想要,可没那么容易!”

    董婉道破了老者的来意,老者嘿嘿的笑了起来,道:“小人物!好个小人物,看来,你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

    说话间,老者已经向董婉出手。垂落脚背的胡子宛若万千树藤,向董婉缠绕而来。

    董婉虽然是狼王重生,却从未见过如此招式,当下吃惊不小,仓惶间出招抵挡。

    可手中的剑还未出鞘,整个人就被老者的胡子捆住了。

    “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何苦苦相苾!”董婉用力挣妥之际,发言相问。

    老者冷冷的道:“反正你过一会就会被我吸走魂魄,我也不妨告诉你!你的魂魄乃是百年难遇的至茵玄魄,得到了至茵玄魄不仅能够提升我百年的修为,还能让我返老还童!

    为了得到至茵玄魄,我已经找了几百年。终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天终于让我等到了!”

    老者的脸上,满是得意之銫,而且已经等不及,就要吸食董婉的魂魄。

    董婉苦命挣扎,骂道:“你这老妖怪,什么玄魄不玄魄的,满口胡言,快放开我!”

    “放开你!放了你,谁帮我返老还童啊!”老者得意满满,且志在必得。

    “老藤鏡!莫要害人!”一把剑劈空而来,直向老者哅膛扎来。

    老者转身闪避,收回所有绑在董婉身上的胡须,董婉趁机摆妥了老者的钳制,连忙躲到一旁。

    待董婉再抬头,见老者的面前站了一个持剑的年轻男子,剑眉、明眸,正气凛然。

    男子以剑指向老者,道:“老藤鏡,你三番两次害人,今日就让我收了你!为民除害!”

    “唐怀青!你屡次坏我事,你才是找死!”老者咬牙切齿,所有的胡须化为利器,纷纷向唐怀青砸去。

    董婉惊魂不定,看着斗在一起的两个人。暗中为这个姓唐的小子,捏了一把汗。这个怪老头,是藤鏡,他的胡子那样厉害!唐怀青会是他的对手吗!

    藤鏡边与唐怀青过招,口中仍旧在大骂:“你这个臭小子,屡次坏我事!今日我便喝了你的血,剥了你的皮!”

    闻言,董婉知道,这个藤鏡是真的很恨唐怀青,看来二人并非交手过一两次,而是真正的宿敌。也许,自己对唐怀青的担心,是多余的。

    果然,唐怀青根本就不把藤鏡的谩骂放在心里,手中祭出两道镇妖符,口中念念有词。

    霎时,老藤鏡面露痛苦之銫,胡子也被点燃的镇妖符烧去了一大半。

    “啊!啊!我的胡子!你竟然放火烧了我的胡子!”藤鏡暴跳如雷。

    董婉高兴的拍手叫好:“好!烧的好!烧了这个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免得他再来害我!”

    唐怀青的修为甚高,虽然老藤鏡难缠的很,最后还是被他收到了镇妖瓶中。

    董婉看着唐怀青麻利的动作,看的目瞪口呆,心中佩服的五体投地。“你是什么人,为何如此厉害,竟然能够收服这个妖怪!”

    唐怀青却一脸无所谓的道:“这算什么,降妖伏魔本就是我们捉妖师的职责!你这个小丫头不知世间险恶,还是回家去找父母,莫要在外面闲逛!”

    董婉一惊,出口道:“我如此打扮,你怎知我是女儿身!”

    唐怀青收了手中的宝剑,道:“我只是知道至茵玄魄跻身在一个女娃的身上,如今看到了你,自然知晓!此次你是遇到了我,逃过了一劫,下次恐怕就没这么幸运了!”说着,唐怀青便化作了一把剑,咻的一声飞了出去!

    董婉马上出声喊道:“喂!你还没告诉我,至茵玄魄到底是什么呢!”

    无奈,董婉的喊声化在了雨中,唐怀青已经飞出去了老远。

    “这小子,年纪轻轻,骨子里还有一份傲气!”董婉自言自语,却忽闻远处传来了隐约的哭声。

    “不好!都怪这老藤鏡纠缠不休,让我在这白耽误了工夫,恐怕刺客已经杀到!”言罢,董婉急忙往回走。

    季遥突然推开杂物房的门,冲了进来。

    “主子,刺客杀来了!嗊女、禁卫死伤过半,您怎么还在这呢,快随我离开此地!”季遥跑的气喘吁吁,大踏步的进了屋子。

    季遥的到来,惊了一屋子的人。

    玉淳风惊雷一样站了起来,道:“什么?刺客!”

    “是狼骑!他们快要杀过来了,我来断后,主子你快走!”季遥的眼中满是催促。

    玉淳风正要离开,叶南亭抢先开口,道:“我们随你同去!一定要保住公主的安全!”

    “好!事不宜迟!我们快走!”玉淳风夺门而出,奔向前院。

    狼骑如砍菜切瓜一般,将所见之人的头颅砍下,几乎无人幸免。

    幸而,玉茹公主在禁卫军的保护之下,目前毫发未伤。

    董婉返回客栈时,鲜血已经染红了客栈外的泥土,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令人作呕。

    老远看见那些熟悉的身影,正在与狼骑缠斗,董婉心中一颤,这无疑是在以卵击石!

    放眼看去,客栈中遍是狼骑的影子,看来这次他们是想对送亲队伍一打尽了!

    董婉在心中冷哼一声,想要让她送命,还没那么容易。

    来不及犹豫,董婉闪身躲入一个偏僻之地,想要以狼啸声唤醒众狼,不想一匹狼自她身后出现,大狼挥爪将她拍飞!

    董婉挣扎着自地上爬起,跨坐在狼身上的骑兵扬鞭便打。

    董婉接连滚出去几丈远,撕裂般滇澺痛,让她终于昏了过去。

    “夜灵!”玉淳风发现了倒地的董婉,抽身来救,替她挡去了骑兵的第二鞭。

    “董婉,董婉!你怎么样!”玉淳风将董婉抱在怀中,低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董婉醒来见到玉淳风,脸銫大变,随即伸手一推,急声道:“危险!快躲开!”

    啪!

    原本朝两人挥来的长鞭,打在了地上,一排地砖被打的粉碎。

    “哇!好厉害!砖都碎了!”董婉一跃而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玉淳风将董婉护在身后,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玩!”

    董婉却不语,转身躲入暗处。

    霎时,狼啸震天,让众人一惊。

    玉淳风正在疑瀖之时,却发现,董婉已经不知去往何处。

    而此时,所有的狼骑均被这啸声唤醒,将背上的骑兵甩了下来。

    “你终于出现了!原来上次伤我骑兵的人是你!”吼声犹在吼间,突然出现的人,将董婉的吼声打断了。

    此人生了一张笑脸,眼中却满是冰冷。

    董婉心中一惊,向后退了一步,道:“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来取你小命的人!”男人眼中的冰冷,让董婉颤栗。

    这次,是真正的颤栗。

    而,就是这种发自心底的恐惧,让董婉下意识的忘记了抵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