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6 黑暗中的一丝光明

    wed jan 29 22:02:30 cst 2014

    叶南亭返回斥候营,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哨令。

    正在吃饭的众人连忙放下碗筷,整齐划一的站在了叶南亭的面前。

    反应速度,也是斥候平日里训练的一部分。

    董婉仍旧站在众人之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叶南亭。

    叶南亭开口道:“将军刚刚下达了紧急命令,从此刻开始,所有斥候将化为影子,与玉茹公主的和亲队伍随行。保护公主安全抵达潼关!”

    闻言,陆严第一个开口道:“你是说,我们被派去保护公主?”

    叶南亭点头道:“没错!刺客一直尾随和亲队伍,伺机而动。我们的时间紧迫,现在马上出发追上公主的和亲队伍!”

    队长下达了命令,众人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收拾好行囊,做好随时作战的准备。

    董婉学着其他斥候的样子,在衣F上cha满了匕首,背负长弓。虽然那些杀人的利器她从未用过,但是理智告诉她,带上这些东西,迟早会有用武之地。

    陆严将一张兽P扔给董婉,道:“将它装好,可以御寒!”

    董婉闻言伸手去接,目光触及才猛然发觉,竟然是狼P!踌躇间狼P落在了地上,缓慢、无声。如同那已经消逝的生命。

    陆严将狼P捡起,放进董婉的行囊中,道:“发什么呆啊!这可是好东西,可以御寒、保暖!斥候手里少不了这个东西的!”

    董婉将陆严的手抓住,本想将狼P扔在地上,可终于不忍心,想想还是作罢了。

    陆严见董婉的行为怪异,问道:“你没事儿吧?不是听说要去保护公主,害怕了吧?”

    董婉强作镇定,道:“那有什么好害怕的!我别的本事不算什么,胆子却是最大的!”

    说话间,众人已经整装待发。

    对叶南亭来说,手下的斥候,就像他自己的孩子,嗅澺着,期盼着。

    虽然此时未能直面敌人,但大家T内的热血已经沸腾。

    斥候营中没有马,因为马的速度远远及不上斥候奔跑的速度!

    这是董婉第一次离开军营执行任务,虽然心中有些期待和好奇,但是因为背上背着狼P,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

    狼本是她的同族,可现在她又变成了杀狼凶手的同族,而在她的背上,还有一张被磨光、磨软的狼P。

    人类是杀狼的凶手,她该去报仇。

    可她现在也变成了人,既然是人,又怎么能对同族痛下杀手!

    矛盾的尖刺在她的X中左冲右撞,让她有些心烦意乱。

    坚Y且长的指甲,似乎早就存生T内,等候召唤。

    正缓慢、无声的冲破血R,自指尖延伸。

    “夜灵!夜灵!”陆严自后面追上来,低声叫着董婉。

    董婉闻声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坚Y的指甲瞬间隐没在指尖,两人均未发觉。

    “你已经与大家妥离了!我们是一个整T,你不能单独行动!”陆严来到董婉的身边,低声提醒。

    董婉恍然,向后望去,被他们甩在后面的人,还看不到影子。

    陆严一把搂住董婉的肩膀,道:“你可真行啊!越跑越快!若不是我拼尽了全力,还追不上你!”

    董婉指了指前方,道:“我们不继续跑吗?队长不是说时间紧迫?”

    陆严道:“就算时间紧迫,仅靠我们二人,又怎么能保护公主!还是等大家来了一起走的好!不过,你一直朝这个方向跑,你怎么知道送亲队伍就在这个方向?”

    董婉简短的回答:“只觉!”董婉看向隐藏在山下的窄路,这一路都有她熟悉的味道,nv人的味道、男人的味道、马的味道。送亲队伍便是自此路经过,他们已经越来越接近了。

    自上次逃离送亲队伍,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听说嗊nv在刺客的暗杀下,死伤过半,不知红蕊现在如何!

    “你很自信!”听了董婉的话,陆严说。

    董婉莞尔,道:“因为我有这个本事!所以才能自信!”

    陆严摇头,道:“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呢!你是哪里人?跟谁学的这一身本事?”

    董婉快走J步,转身道:“你总是这样问我,看来是很好奇了?既然是你好奇的事情,不告诉你也罢!”

    陆严追上董婉,问:“为何不告诉我!”

    董婉俏P的道:“你知道了,便没了意思!日后也不会追着我问了!”说罢,朝前方跑去。

    陆严连忙喊道:“你慢点!等等其他人!”可不等陆严追上去,董婉的身影已经隐没林中。

    傍晚时分,众斥候在泉安镇的一处茅屋集结,公主就住在泉安镇的永福客栈。

    叶南亭道:“本来打算与沙平同行,没想到我们竟然比他早到了一步!”

    范Y笑道:“多亏夜灵长了一只狗鼻子!”

    董婉马上还击,道:“我不是狗,我是狼!”

    众人闻言均笑了起来。

    叶南亭道:“我现在马上去见公主和二皇子,你们在这里待命!”

    陆严起身,站在叶南亭的身后,道:“师父,我随你一同去!”

    叶南亭略做思考,道:“也好,万一遇到突然事件也好有个照应!你们在这里老实的等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可离开茅屋半步!”话落,两人转身离去。

    茅屋中漆黑一P,没有一丝光亮。

    董婉伸了个懒腰躺在地上,她的头刚好压住了范Y的腿。

    范Y哎呀一声,道:“谁啊!压着我了!”

    董婉仍旧躺着,道:“你的腿借我枕一下!”

    范Y听是董婉的声音,开口道:“夜灵,你跑的可真快啊!我们大家都望尘莫及呢!”

    其他人附和道:“是啊,所有人中,恐怕只有陆严能跟你一较高下了!”

    董婉叹息一声,道:“我也不过是跑得快而已,又没有你们能打!我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兵,跟你们比不了!”

    众人闻言,顿觉心中宽W。

    各自说起自己曾经历过的记忆深刻的事情。

    董婉将众人的话一一听入耳中,全当作故事。

    “说起来,一个月前我曾在广原城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在众多声音之中,范雨突然如此说道。

    有人问道:“什么奇怪的事情!”

    闻言众人来了兴致,连忙噤声去听。

    范雨继续说道:“说来奇怪,是因为他太过不同寻常!你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段时间,奉宁府的士兵押运粮C,自广原城外经过!”

    一个人道:“当然记得了!他们不知从哪里弄了那么多粮C,整整运送了大半个月呢!那一车车的粮食,差不多够咱们广原大营吃一年的了!”

    黑暗中的范雨摇头,道:“我当时也以为他们车上所运的是粮C!但之后我越想越不对,车上若真的是粮C,不应该呈四方形!就算有些粮C装的奇怪,也不应该每辆马车上均是四方形,且遮以黑布!”

    众人也觉得范雨说的有些道理,继续问道:“那之后呢!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范雨点头,道:“的确有了点发现,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仍然觉得很奇怪!”

    范YC促道:“绕什么圈子,直接说,到底发现什么了!”

    范雨表情凝重,道:“狼!那马车上放的是关着狼滇濟笼子!”

    听了范雨的话,董婉忽的一蟼慀了起来,有些激动的问道:“范雨,你说你看到那些押运粮C的车里,放的都是关着狼滇濟笼子?”

    范雨非常肯定的说道:“当然了!我亲眼看到的!当时还吓了我一跳呢!”

    董婉身T前倾,继续追问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些狼被他们运到哪里去了?”

    范雨道:“既然是奉宁府的守军,自然是运去奉宁了!”

    “那你知不知道,那些狼是死是活?”董婉的嗅濜的很快,唯恐从范雨的口中听闻同伴的死讯。

    范雨奇怪的看向董婉,虽然看不到她的脸,只是看向她声音传来的方向。

    他用疑H的口气说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活着!不过,你为什么对狼这么感兴趣?”

    范Y用调侃的语气道:“你没听他总说自己是狼吗!肯定是跟狼惺惺相惜呗!”

    话落,众人均哄笑起来。

    董婉却不依不饶,继续追问范雨关于狼的事情。

    可范雨再说出的话,均出于他自己的猜测,毫无真凭实据。

    虽然不能确切的找到狼群的下落,但对董婉来说,总算是在茫茫大海之上,见到了一丝光亮。

    如果可以,董婉恨不得马上动身去奉宁,可她现在是一名军人,F从命令是军人滇濎职。更何况,她还有任务尚未完成。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