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8 被迫当兵

    sat jan 18 11:16:38 cst 2014

    董婉当然知道,想要贸然调查狼群失踪的事情,会有危险。

    但是若连她都放弃了,狼群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当夜,她溜进一个农户家,偷了一身男装。

    第二天,董婉摇身一变,变成街头茶馆中一个普通的农家少年。

    “唉,你听说没有,前J日公主的和亲队伍路过广原,竟然遭到了刺客的袭击!听说死了很多人呢!”

    “当然听说了,这么大的事情,广原城中的百姓,谁不知道啊!听说死了很多嗊nv呢!真是可惜!那些nv子正值妙龄,死了真是可惜!”

    坐在靠近窗边的两个人低声耳语,谈论着送亲队伍遇刺的事情。

    声音虽然低不可闻,却逃不过董婉的耳朵,只要她凝神去听,哪怕是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也能被她听到。

    “可惜是可惜,却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能想的事情,就算是她们不跟着公主去和亲,也要留在皇嗊里伺候皇上,我们怎么有福气消受呢!”

    “也是!不过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那样大胆,竟然敢行刺公主,听说连负责护送公主的二皇子都受了伤呢!”

    董婉听到受伤二字,马上想起了玉淳风,那日他受伤不轻,可惜她着急下山,没能多说上J句话!不知现在好了没有。

    原以为他不过是个儒弱的富家公子,没想到他的武功还那样好,那日躺在林中的J具尸T,想来多半是出自他手。

    先后与他不过三面之缘,脑海中却无论如何都挥不去他的身影。

    前两次与他相见,虽然她总是百般为难,他却一直彬彬有礼,以礼相待,明知道她是强词夺理,他也一再忍让。

    他的模样不仅帅气、儒雅,气量更是令人称赞。

    董婉环视整个茶馆,在茶馆中的众多男人,没有一个能与玉淳风相提并论的,哪怕是他的十分之一,也及不上!

    想到这里,董婉的脑子突然一停,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有这样奇怪的想法,不过是个男人罢了,又有什么可比的呢!

    到了中午,董婉离开茶馆,去找老乞丐。

    怕穿滇潾G净了,讨不到银子,董婉故意将头发弄乱,将脸嫫黑。

    这样一来,就更加难以分辨出她究竟是男是nv了。

    待她来到老乞丐身边时,老乞丐也吓了一跳。

    老乞丐道:“你这半天未见,怎么穿成了这个样子!我以为又有男娃娃要拜我为师呢!”

    董婉笑着道:“师父,我以后就是这样打扮了,你看可好!”

    老乞丐略沉思,道:“这样倒也不错!说起来,男儿身总是比nv儿身要方便的多!”

    董婉点头,道:“就是呢!”

    玉茹公主在广原城遇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嗊中,就在众人猜测凶手的来历的时候,又一个惊人的消息接踵而来。

    在潼关等待迎亲的东胡王子哈克,也遭遇刺客,险些丧命。

    满朝文武终于乱了阵脚,有的说是东胡派出了杀手,想要阻止和亲。有的则说这次和亲,根本就是个错误,东胡根本没有诚意。

    而让众人最担心的是,东胡王子遇刺,万一他们将罪责怪到离国的头上,想必和亲的事情必然会告吹,而烽火随时会自潼关吹起。

    有武官进言:

    不如现在马上招兵,做好备战的准备,若东胡一旦悔婚挑起战火,离国也能从容应对。

    若和亲顺利,离国也不必再挑起战事,所有新招士兵可代替军中老弱士兵,亦可留在军中。

    皇帝闻言,觉得言之有理,马上采纳了武官的建议。

    马上,离国各地,秘密招兵的行动开始了。

    这日,一身男装的董婉正手拿破碗蹲在街角晒太Y,两个大汉自她身边走过,Y将她打晕带走。

    待董婉醒来,已经身处军营,不过是与十J个人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

    见众人醒来,一个身着褐Se短襟的人走入房中,说道:“大家不必害怕,你们现在已经身在军营,我们并非匪类!我是广原大营的都尉林蒙!请各位来,是要各位参军,为过效力!”

    “你这意思是,把我们抓来,是要让我们当兵?”

    “这是什么道理,既然要我们当兵,至少也要提前告知一下,这样突然将我们抓来,甚至来不及跟家里人道别!”

    另一个人马上自地上站了起来,愤怒的道:“我的家中还有老母、Q儿,我不要留在军营当兵,我要回家!”

    林蒙闻言脸Se一变,冷冷的道:“男子汉大丈夫,只顾着老婆孩子,不懂得为国效力!能有什么大气候!既然你敬酒不吃,就只好让你尝尝苦头!”说罢,进来两个身着甲胄的人,将那个说要回家的人拖了出去。

    人刚刚被拖出去,哭喊声马上传入屋中。

    董婉听着木棍重重的打在人的身上的声音,心中一颤。

    林蒙面Se严肃,对第一个开口的男人说道:“赵良,广原人,父母双亡,是个孤儿。自小游手好闲,以至如今一事无成!你今年二十有三了吧,连个媳F都没有讨到!你家中只有你一人,想来也不用跟谁告别了!”

    赵良面露惊诧,不知林蒙为何会对他的事情如此清楚。

    不待赵良说话,林蒙又对第二个开口的人说道:“李城,二十岁,广原城有名的小混混,J鸣狗盗的事情做过不少,也让广原城的百姓深恶痛绝了!你家中并无娇Q、美妾,唯一的MM让你卖进了青楼还债!

    你这个混蛋,是想跟你MM告别吗?

    那就等你在军中立了军功以后,将你M子从军营中赎出来再谢罪吧!”

    李城闻言耸了耸肩,对林蒙的话,不置可否。

    林蒙继续说道:“抓你们来军营,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更好的出路,别不知好歹!

    你们不是小混混就是乞丐!要么就是整日游手好闲的混日子!

    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羽,现在国家正是用人之际,你们也该放下那些懒散的习惯,好好的走以后的路了!

    我既然将你们请到了军营,你们就算要再回家乡,也要等立了军工之后再说,否则,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换上军装在军营里呆着!”

    董婉听林蒙说出关于赵良和李城的事情,心中不禁有些疑H。

    既然他对那两个人那样了解,想必关于她的事情,也应该经过了调查。

    军营中均是男人,尚无nv兵,为何将她也抓到了军营中?

    可是,她本就是nv儿身,被他们误以为男子抓来,现在若说出实情。这些军营里的人为了保守秘密,肯定不会放她离开。若说的严重一些,说不定会杀人灭口!

    事出紧急,董婉不得不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事情考虑清楚,做出最准确的决定。

    门外,棍B的敲打声戛然而止。

    男人祰的**声断断续续的在空气中飘荡。

    坐在房间里的男人们互相传递着眼神,谁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林蒙继续开口道:“从即日起,你们便是广原大营中的一员!记住,!你们是被招募而来的新兵!管好你们各自言行!”说罢,林蒙转身离开。

    董婉军旅生涯的第一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开始了!

    被抓来的人,都想大喊冤枉。

    小混混也好,要饭花子也罢,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方式,谁也不愿意到战场上送死!

    若是提前知道也就罢了,偏偏是被打晕了带来的。

    赵良叹息一声,躺在窄炕上说道:“真是天上掉馅饼啊!去年我被人追着讨债,差点被人砍死,我拼命想往军营里钻,人家也不要我。现在却突然被掳来,要我当兵!

    真是造化弄人啊”

    一个长相憨厚的男人说道:“罢了!既来之则安之!胳膊拧不过大腿,左右是不会丧命的!安定下来再说吧!”

    董婉爬到窄炕上挤到了个位置,仔细想想,军营对她来说,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既然广原城中打探不到狼群的消息,也许军营中会有所收获!

    董婉正这样想着,刚刚被拉出去的男人满身是血的被两个士兵拖了回来。

    浸透衣F的血Se,看上去真的触目惊心!

    董婉开始暗自庆幸,幸刚刚她没有说要离开,也没有说自己是个nv人。

    否则,下场不会比这个男人好。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