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5 报恩的时候到了

    wed jan 15 08:52:06 cst 2014

    嗊nv临时营地,突然遭遇刺客偷袭,顿时乱作一团。

    嗊nv一个个接连死去,却无人见到凶手是谁!

    御军校尉命令手下官兵守住嗊nv们的帐篷,此时,手下战士已经损伤过半。

    突然,自一个帐篷中传来了打斗声,虽然声音轻不可闻,御军校尉却还是在纷乱中辨认出那让人心动的声音。

    援军到了!

    虽然只有一人!

    玉淳风以黑巾遮面,刚刚到了营地就被两个黑衣人缠住。

    在黑巾下的面容,冷然一笑,这种小角Se,他还不放在眼里!

    拂袖间,两名黑衣人已变成死人,落入C堆。

    “想不到送亲队伍中,还隐藏着如此高手!倒是有些意外!”一个nv人的声音伴随着低灼的笛声自远处传来,玉淳风负手而立,早有防备。只是这笛声,散发出的巨大善凐,让玉淳风有些不安。

    来者是个nv人,身形很轻、极快,一个喘X间已经来到面前。

    “好一舞‘天外飞仙’!原来是海玄门的人,失敬!”玉淳风看着对面的nv人,客气中带着敌意。更为对方的来历感到吃惊。

    nv人笑的毫不遮掩,略带探究的看着玉淳风,道:“看来有点见识,竟然能认出我的武功!”边打量着玉淳风,边道:“身形不错,声音也很好听,也许是个长相好看的男子!”

    玉淳风反击道:“可惜,阁下的长相,似乎太过于平凡了呢!看一眼,也会觉得恶心!”

    “你找死!”nv人的脸Se一变,挥手就是一掌。

    玉淳风侧身闪过,道:“虽然你也算是个高手,却并不是我的对手!这可难办了!我从不打nv人呢!”

    nv人气的脸Se铁青,她的脸Se恐怕比她穿在身上的黑Se长裙还要难看J分,她再次欺身而上,怒道:“废话少说!待老娘收拾了你,再宰了离国公主!看你还拿什么清高!”

    玉淳风抓住扑过来的nv人的手,向怀中一带,又将人甩了出去,道:“长相难看也就算了,脾气也这么坏,看谁还敢娶你!”

    nv人转身,向玉淳风的脸抓去,玉淳风点足后退,笑道:“真顽P!就这么想讨好我?我的脸可不能被你看到!否则,你就活不成了!”

    一来一回间,nv人已经落了下风,她不甘心的用出最狠毒的招式,却被玉淳风一一化解。

    “师姐!没想到,这世界上也有不将你放在眼中的男人!怎么?很失望吗?”一个白衣nv子悄然而至,无论轻功、内力都在那黑衣nv子之上。

    玉淳风不由的凝眉,有些苦恼的道:“又是nv人!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我这样被你们拖住,就没有办法去救公主了!”

    “想救公主,那得过了我们姐M这关!”说罢,两个nv人面对玉淳风并肩而战。

    玉淳风故意用担忧的语气道:“一个人已经不好应付,两个人联手,恐怕没那么容易妥身!”

    “知道怕就好!”白衣nv子娇喝一声,制兯玉淳风的面门。

    玉淳风微侧身,掌中灌满内力,往白衣nv子的小腹上轻轻一拍。白衣nv子心知不好,想闪避已经来不及,心口一甜,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可是我袀愽的衣F,可别给我弄脏了!”玉淳风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五步之外,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的衣摆,生怕被溅上鲜血。

    黑衣nv子见自己的同伙伤了,她怒目圆瞪,道:“小子!你欺人太甚!”说罢,双臂齐挥,两条黑带自她的袖中飞出,直奔玉淳风。

    此时,不远处突然传来嗊nv的呼救声,玉淳风无心恋战,转身而去。

    白衣nv子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却见那黑衣nv子的喉间cha着一P树叶,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看着那个远去的消瘦身影,白衣nv子觉得自己刚刚似乎做了一场噩梦。但身T上传来滇澺痛,提醒她,这不是梦。

    虽然玉赶到的还算及时,但是在短短的时间内,护卫队就折损过半。杀手的功夫可见一斑。

    在众多杀手中,最为厉害的是一个白发少年。他手持玉笛,以音功伤人。

    挡在“玉笛”面前的士兵,虽然手持刀剑,却伤不到他分毫,反而被笛声振的头痛Yu裂,耳朵出血。

    玉淳风踏风疾行,飞身落在白发人面前,以内力将身后的武士护在身后。

    白发人步步B近,Yu冲破玉淳风的内功防御。

    玉淳风心思一转,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大胆妖孽,以妖术害人!看本君收了你!”玉淳风以内功传音,字字如刀,直cha“玉迪”之耳。

    “玉迪”终于承受不住,放弃抵抗,以手捂住耳朵,表情痛苦!

    嗖!嗖!嗖!

    八个人闻声而来,将玉淳风围在中间。

    玉淳风看向来者,道:“九个打一个?海玄门就这点能耐!传出去不怕江湖上的人笑话!”

    一个用截鞭的杀手道:“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不将海玄门放在眼里!咱们得给他点厉害尝尝!”

    “不错!”白发少年附和道:“此人内力深厚,今日若不除掉,日后必成后患!”

    玉淳风闻言有些哭笑不得,他从未踏足江湖,对他们能有什么威胁!

    本来只想把刺客打跑就好,可惜那些刺客却并不想让玉淳风活着离开!

    说话间,九个一顶一的高手蜂拥而上,对玉淳风展开了围攻。

    J个受伤的侍卫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打进树林的J个人,其中一人有些担心的道:“那些人武功都很高,不知道那个蒙面的小子能不能活着离开。”

    另一个侍卫伤得不轻,捂着流血的耳朵道:“呸,闭上你的乌鸦嘴!他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他我们早死了!”

    董婉在狼群的护送下,在树林间潜行,因为不知道林中是否有猎人和装找逃跑嗊nv的人,所以狼群和董婉都非常小心。

    独眼灰狼自远处奔来,来到董婉面前,低声道:“王!前方有人!”

    董婉马上凝眉,问:“有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

    独眼灰狼道:“似乎刚刚经过了一场厮杀,血腥味很浓!”

    董婉命狼群在原地待命,独自上前查探。

    五丈之外,果然有一个男人躺在地上,虽然失去了呼吸,身T还是温热的,看来刚死不久。

    董婉探过男人的脉息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刚要起身,一个白Se的影子突然自面前闪过,董婉的心里一沉!难道是来山中捕猎的猎人,发现对手后发生了争斗?

    这样的说法,似乎也说不通!

    董婉矮身潜行,紧随白Se影子之后,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哈哈,我看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传入董婉的耳中,董婉此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离那人太近了。

    那人的身影呈白Se,是因为他通身雪白,连头发都是白Se的。他身上唯一一件不是白Se的东西,就是他手中的玉笛。

    他手中拿着一块黑Se的面巾,看来刚刚得手。

    少顷,董婉听到站在那人对面的男子说道:“你看到了我的脸,就会知道我是谁,所以,你必须死!”

    董婉在树后张望,想看看那个说话的人到底是谁,可惜,他背对着董婉,站在他身后的人,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白发少年举起手中长笛,恨恨的道:“你一连杀了我玄门彼位门主,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男子回答道:“哼!你有这个本事吗!”

    话落,白发少年挥笛进攻,男子闪身躲避。

    男子闪身间,董婉终于看清了他的脸!虽然董婉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却记得他的脸。

    他就是那个总是身着华F,还请她吃过早饭的年轻人!

    看情形,这两个人都受了伤,虽然出招很快,短时间内却也难分胜负!

    独眼灰狼来到董婉身边,道:“王!怎么样!”

    董婉道:“看来我的恩人遇上麻烦了,我报恩的时候到了!”说罢,就向两个人的方向冲了过去!

    众狼一看狼王冲上去了,也纵身跟了上去!

    白发少年与玉淳风的决斗正在关键时刻,不想突然从林中冲出一群狼,两人均是一惊。

    玉淳风在白发少年分神的一刻挥出一掌,直取其X膛。

    白发少年的内力本就不及玉淳风,被玉淳风打落在地。

    董婉欺身而上,将重伤的白发少年当成凳子,坐在PG下面。“你可不要乱动,否则我让老三咬断你的脖子!”

    独眼灰狼将尖牙对准白发少年的脖子,随时等候董婉的命令。

    玉淳风疑H的看着董婉,问道:“你是何人!”

    董婉嘿嘿的笑着,道:“我早就说过,一饭之恩我董婉他日必将报偿!你那天请我吃了一顿好吃的,今日我替你抓住这个老头子,也算是还你一个人情!”

    说罢,将奄奄一息的白发少年提起来,扔到了玉淳风的面前。

    玉淳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董婉,道:“你?你怎么会跑到这里?”

    董婉正要转身离开,闻言道:“我还有要紧事要办,后会有期!”

    玉淳风看着这个突然出现,一副嗊nv打扮,身边还有野狼跟随的丫头!心中生出很多疑问。

    可他还未出口询问,董婉已经带着狼群消失在黑暗中。

    “我早就对你们说过,不要对我太过好奇!这样只会让你们搭上X命!”玉淳风看着躺在附近的J具尸T喃喃的说着。

    随即,他转身面对白发少年,道:“那丫头说你是老头子呢!她却是个傻孩子,不知道你不过是个十J岁的少年!”玉淳风说着话,自少年的腰间嫫出一把匕首,他将匕首抵在少年喉间,道:“无论你是少年还是老头子,今日都是你的死期!你可有什么遗言?”

    少年虽然技不如人,却是一条Y汉,宁死也不开口。

    玉淳风冷笑一声,抬手间,匕首划过咽喉,溅起一串血花。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