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二章 杀人要坐牢的

    “不错嘛这温情戏还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从门口走进來的顾希城唇角噙着的那抹笑意却是那么的阴森冰冷

    被林修远拥在怀里的唐悠悠一愣显然沒有料到在这种时候顾希城会突然的出现

    然而唐悠悠却并沒有推开面前的林修远而是开口“彼此彼此你和姗姗也很甜蜜的令人羡慕了呢对了作为前夫我需要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喜悦这个月的月底我和修远就要结婚了所以你的婚礼估计我是沒时间参加了当然我的婚礼你也不需要來了哈”

    听到唐悠悠的这个所谓的喜悦消息不仅是顾希城连还拥着她的林修远也是彻底的呆住了

    顾希城更是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題有些不可思议的确认“悠悠你这是怎么了今天应该不是愚人节吧你这样说到底是在开什么玩笑”

    触到顾希城那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唐悠悠唇角扯起的弧度更加大了起來“我沒有必要跟你开玩笑你爱信不信反正你知道或者不知道的真的沒有什么意义”

    随后唐悠悠将视线落在了同样一脸诧异的林修远身上“修远还记得你当初的求婚吗那一次拒绝了你但是现在我想要告诉你我答应了而且我决定把婚礼定在月底你看可以吗”

    林修远黑眸一紧凝视着唐悠悠的眸底也满是浓浓的诧异“可可以啊只是你真的决定要跟我结婚”

    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唐悠悠说道要和他结婚的时候林修远的心底还真的是有一种莫名的喜悦

    甚至不假思索的表示了自己的愿意而且那种喜悦真的是溢于言表的

    而顾希城却是彻底的愣住了搞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一场戏或者这只是一场梦境而已

    “悠悠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顾希城的黑眸一紧眸底满是浓浓的冷冽甚至带着丝丝愤怒的情绪

    唐悠悠轻轻推开还拥着自己的林修远迈步走至了顾希城的面前笑容越发的甜蜜刺眼起來“沒什么啊只是象征杏的分享一下喜悦毕竟我们曾经是夫妻对了离婚协议书我又准备了一份明天快递给你你记得马上签好然后我去办理一下离婚手续这样我才能够在婚礼之前和修远领证”

    唐悠悠说的是那么的风轻云淡但是听在顾希城的心中却是那么的沉重和心痛

    再也看不下去唐悠悠唇角的那似在撕裂他心的笑容顾希城愤怒的一拳直接打在门框上随后大步离开了唐悠悠的别墅

    凝视着顾希城愤愤离开的背影唐悠悠的心也如同有千万只刀子在割着她的心那么的疼痛欲裂

    “悠悠你刚刚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林修远还真的是满是不可置信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唐悠悠会真的愿意跟他结婚

    唐悠悠收回了视线重重的点头“对是真的那么你愿意娶我吗”

    看着唐悠悠那一双大眼静静的凝视着他林修远直接将她拥入了怀中“愿意我当然愿意”

    直到这一刻林修远才莫名的发现原來他的心不知道什么时候真的已经被唐悠悠深深的吸引住了

    原本只是为了帮助林姗姗而已可是慢慢的才发现他会因为唐悠悠而被牵动着心

    从唐悠悠的别墅里出來的顾希城连夜赶回了丽水当下了船面对着这座熟悉的城市的时候才觉得心是那么的沉重和悲伤

    这里拥有着那么多或是痛苦或是甜蜜的回忆而以后那些回忆真的只能成为回忆了

    而她也真的再也不会属于他了

    苦涩的垂头凝视着月光下自己那凄凉的背影从未觉得如此的孤单过

    倏然身后多出來一个黑影一点点逼近着他当他想要回头去看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黑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头部

    翌日一整夜沒有入睡的唐悠悠从床上爬起來凝视着窗外那明媚的阳光心却难以如同阳光那么温暖和灿烂

    就在她洗漱的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在不停的响着

    当她出來的时候手机上已然有了二十多个未接來电了

    看了看上面的号码是林姗姗打过來的

    她握着手机有些诧异的凝视着上面的署名想了想最终才按下回拨

    电话才响了一声那一头便接通了传來了林姗姗焦急的声音“悠悠希城昨晚上是不是去找你了”

    听到这里唐悠悠才明白过來什么苦笑着反问“怎么顾希城这是变成气管炎的节奏了连行踪都被人监视了不成”

    而电话里的林姗姗却并沒有觉得愤怒而是再度追问“不是悠悠昨晚上一整夜希城都沒有回來他昨晚什么时候从你哪里离开的”

    看了看时间从这里返回丽水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的而到现在怎么说连睡一觉的时间都有了才对啊

    唐悠悠一愣随即开口“或许他去别的地方了吧”

    但是莫名的唐悠悠的心底还是觉得有些担忧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不可能我打过他的电话了根本就无法接通原本今天公司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处理他就算心情再不好也不可能突然消失的”

    这一整夜林姗姗打了无数次的电话可就是打不通

    而且她的眼皮也不停的跳着总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等唐悠悠回应林姗姗便挂了电话匆匆赶出去寻找起來

    而电话这一端的唐悠悠也觉得有些担忧起來难道顾希城真的出事了

    而另外的顾子琛的别墅里夏小白触到一整夜沒有回家而且身上还沾染着血迹的顾子琛一脸惊恐的凝视着他

    “顾子琛你你这是”

    触到夏小白一脸惊恐的模样顾子琛怒视着面前的夏小白眸底的寒光令她极度的惊恐

    随后他沒有回应夏小白心中的疑问而是迈着大步走向了楼上

    半个小时之后当顾子琛换洗干净的衣服走下來却触到夏小白依旧愣在原地“你不去干活杵在这里做什么”

    夏小白触到顾子琛眸底迸射出來的寒光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寒声音也哆嗦起來“沒沒什么”

    绕过夏小白那几乎都哆嗦起來的身影顾子琛就要匆匆离开

    “等等顾子琛”

    已经快要接近门口的顾子琛脚步一顿眸底越发幽深的瞥了瞥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抱住了他的大腿的夏小白

    “你疯了吗抱大腿也要分情况的好不好”

    而夏小白拼命的摇头丝毫沒有想要松开他的意思“顾子琛你是不是犯了错误是不是杀人了你怎么这么冲动啊你想想你的父母或者想想活波可爱的我也可以啊你知不知道杀人可是要坐牢的”

    顾子琛的黑眸一紧凝视着一脸担忧的夏小白好似心灵最柔弱的地方被触痛着“怎么你这是担心我的节奏”

    夏小白沉思了几秒却摇了摇头“不只要是我们家别墅的合同包括我的卖身契还在你的手里你要是出事了我可怎么办”

    顾子琛一头黑线只觉得心灵饱受创伤了“凉拌”

    冷冷的丢下这一句话之后顾子琛便神情凝重的走出了别墅只留下被一脚甩开的夏小白愣在原地

    在林姗姗和顾昌安满世界的寻找着顾希城的时候而他却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浑身都是鲜血

    就在此刻仓库的铁门吱嘎的被推开那刺眼的阳光即使隔着黑布都能够让顾希城觉得有一丝丝的刺痛双眸

    随后那沉稳的脚步声缓缓逼近他的身旁浑身被捆绑着的顾希城双拳紧握着提高了警惕

    脚步声越來越近而顾希城的心也越來沉重起來

    直到那脚步声在他的面前直接停顿下來他试探杏的开口“明人不做暗事就算想要我的命也应该让我睁开眼睛看一看你到底是谁吧”

    只是听在面前的人并沒有任何的声音

    顾希城莫名的有些慌了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也根本看不到面前的人到底是谁所以情绪也显得有些慌张起來

    他仔细的回想着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可是翻遍了所有的回忆和思绪都想不明白他到底得罪了谁

    倏然只觉得脸颊上昨晚上被打过的地方一阵疼痛他疼到忍不住的嘶啦一声

    “嘶”

    只感觉到脸颊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痛随后便听到了头顶传來的那一抹蚀骨的冷笑着

    瞬间顾希城的浓眉紧瞥着咬牙隐忍着疼痛狠狠的一摇头将触在脸颊上的那一双大手迅速的甩开

    看着被打到浑身都是伤痕的顾希城还在强撑着面前的人却再也按耐不住的冷笑“不愧是顾希城骨头就是够硬”

    (天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