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 让你那么讨厌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宇文皓天耸了耸肩,直接唤來了服务员,“你们有什么,就给我上什么,”

    “喂,宇文皓天你是猪吗,”身旁的唐悠悠有些急了,这一刻她才明白过來,宇文皓天就是上天派來折磨她的人,

    宇文皓天却不以为然,丝毫沒有要放过宰她的意思,

    看着已经离开的服务员,唐悠悠只觉得整个人都崩溃了,

    “别那么扣嘛,只不过吃口饭而已,至于那么肉疼吗,”

    唐悠悠一头黑线,真想问他,你是上天派來祸害我的妖精吗,

    只是,宇文皓天点也点了,服务员也已经记了下來,正在忙碌着等着给这难得的大客户上菜,

    等了许久,终于所有的菜都上齐了,

    当触到那满满当当,甚至桌子放不下,最后无奈退了几份菜的饭桌,唐悠悠简直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她实在是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带着这个奇葩來这里,

    触到唐悠悠扭曲在一起的五官,宇文皓天伸手指了指满满当当的一大桌饭菜,”快吃啊,你不是最喜欢吃烧烤了吗,”

    唐悠悠白了宇文皓天一眼,伸手抓起了一大把烤串,嘎的咬了一口,那吱嘎吱嘎的声音,听起來格外的惊悚,就好似她吃的不是烧烤,而是宇文皓天的肉,

    只是,直到唐悠悠吃到肚皮都要撑爆了,而宇文皓天却纹丝未动,桌上的饭菜也并沒有见下去多少,

    这一瞬,唐悠悠无语的凝视着他,“喂,你好不容易大宰了我一次,怎么不见你动筷子吃啊,”

    宇文皓天耸了耸肩,拿起了身旁的啤酒灌了几口,才慢悠悠的开口,“这些都是给你点的啊,我为什么要吃,”

    顿时,唐悠悠只觉得头顶有千万只乌鸦飞过了,这一瞬,唐悠悠是彻底的明白了,宇文皓天就是上天派下來折磨她的,

    而且,还是那种不折磨死她不罢休的节奏,

    望着那些越吃越多的一大桌食物,唐悠悠真想仰天长啸一下,

    最终,为了抑制心中几乎要爆发的怒意,只能拿起身旁的酒杯,一杯一杯的瓶酒灌了下去,

    只是,这一喝,就一发不可收拾起來,

    几个小时的时间,那些空酒杯已经能够三百六十度的绕唐悠悠和宇文皓天一圈了,

    只见唐悠悠已然喝到小脸绯红,甚至连说话舌头都卷在 了一起,“喂,奇葩,你告诉我,男人的爱情保质期到底有多么长的时间,”

    手握着酒杯,正要一饮而尽的宇文皓天听到唐悠悠抛出來的问題,顿时停下了动作,静默的凝视着她,

    直到许久,宇文皓天才开口,“应该,是一辈子,”

    “狗屁,才不是呢,”

    唐悠悠啪的拍了一下桌子,瞬间吓的周围桌上的几个男人一抖,甚至其中有一个,吓到连握在手中的酒杯都掉落在了地上,

    “男人的嘴,就是用來放屁的器皿,什么一生一世一辈子的,全都是扯淡,男人的话要是能信,那么,猪,猪真的能够上树的节奏,”

    听着第一次爆粗口的唐悠悠,尤其是她此刻喝到连眼睛都无法彻底的睁开,浑身还在不停摇晃着,手中却紧紧握着酒杯的唐悠悠,宇文皓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來,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被爱情伤透了心,

    于此可见,对于顾希城,她也是真的很爱,很爱很爱,爱到骨子里的那种,

    只是,既然那么的深爱,为什么要分离呢,

    宇文皓天摇了摇头,对于他來说,她们的分离,对于他來说未尝不是好事一件,

    “恩,男人的话确实不可信,但是,我宇文皓天的话,绝对是值得你女飞贼相信的,”

    唐悠悠抬眸,透过眼角的缝隙,触到了宇文皓天那一双炙热的双眸,却重重的甩了甩头,“奇葩男,你是男人吗,你都根本不在男人的行里,所以,根本沒有任何的可比杏,”

    说着,唐悠悠摇了摇头,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來哥们,再干一个,让我们,來告别过去,恩,彻底的,告别那悲催的过去,”

    不等宇文皓天举起杯子來,唐悠悠便将一大杯酒直接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喂,别喝了,你这哪里是喝酒,简直就是酒喝你的节奏了,”

    宇文皓天将唐悠悠手中德酒杯夺了过來,看着她喝到眼睛都发直,舌头都打卷的节奏,无奈的摇了摇头,

    “哈哈,酒,酒哪里会喝我,宇文皓天,你还真是奇葩,居然,居然还说酒喝我,哈哈,”

    唐悠悠啪啪啪的拍着桌子,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的哈哈大笑着,指着面前的宇文皓天,笑的是那么的撕心裂肺,

    此刻,从烧烤摊经过了一辆车子,停在了宇文皓天和唐悠悠的面前,

    随后,从车里迈出了一双脚,那再灯光下都发着亮光的鞋子,彰显着主人的冷漠,

    一双深邃的黑眸落在此刻笑的前仰后合的唐悠悠身上,下一秒,只见他迈着极其沉重的脚步,带着一股浓浓的寒意,逼近着唐悠悠的身旁,

    “还真是有情趣呢,这大半夜的,还出來海吃海喝的,只是这市长公子的品味,还真是令人不敢恭维呢,”

    此刻,站在唐悠悠面前的顾希城伸手遮挡着鼻子,烧烤摊上那难闻的气息令他不由的瞥紧了眉头,

    听到头顶传來的声音,唐悠悠抬眸,刺眼的白炽灯晃着她的眼睛,而此刻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就像是梦里面的那副冷冽模样,甚至,带着梦幻的气息,就像是梦境中的那么虚幻,

    “咦,我是不是喝醉了,怎么还沒有睡,就开始做梦了呢,而且,还是噩梦,哈哈哈,”

    唐悠悠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來,伸手捏了捏面前这个梦中男人冷漠的脸颊,

    顾希城无语的搀扶着欲要倒下去的唐悠悠,眉头紧紧地撇着,“真是醉了,也对,每天在两个男人之间盘旋着,不有点酒量,还真是不行的呢,”

    顾希城的声音中尽是嘲讽,然而,那握着唐悠悠的那一双大掌,却依旧是那么的炙热温暖,

    即使唐悠悠怎么摇晃,都根本不会倒下去,因为她的手臂,正被顾希城紧紧的攥入了手心之中,

    触到突然出现的顾希城的身影,宇文皓天倏然站起身來,一脸冷漠的从他的手中将唐悠悠的手臂扯了回來,“拿开你的脏手,”

    原本几乎要靠在顾希城身上的唐悠悠直接被扯了过來,整个人摇晃的幅度也更加的大了起來,“哎呀,怎么做梦还带晕船的,晕,好,好晕哦,”

    唐悠悠根本看不清此刻面前的人影,只是伸手揉了揉眉心,只是那中游眩却始终都沒有减弱,

    看着被宇文皓天夺过去的唐悠悠,顾希城的黑眸明显的一紧,僵在空中的那一双大掌也紧紧的握住,

    “呵呵,唐悠悠,你说你现在的这幅模样,要是战旭阳看到了,会不会觉得伤心呢,你可是曾经为了他死活不愿意原谅我的,怎么现在不跟你的旭阳哥哥的替身在一起,而是和市长公子在这里良辰美酒了呢,”

    顾希城的唇角明明扯起了一抹弧度,可是那所谓的笑容,却是带着极其冷冽的寒光,

    听到战旭阳的名字,即使在醉酒状态的唐悠悠,那一双迷蒙的星眸也明显的一紧,“旭阳哥哥,旭阳哥哥在那里,”

    视线落在比寒冬更加冷漠的顾希城身上,唐悠悠眯了眯双眸,“梦不到旭阳哥哥了,旭阳哥哥走了,走了,为什么,为什么连梦里都要有你,为什么,我那么努力的想要忘记你,为什么用尽所有的办法,都是忘不掉你这个伤我最深的男人,顾希城,你那么渣,那么渣,为什么我还要爱你,”

    说着说着,唐悠悠便哽咽起來,以至于最后的几个字眼,顾希城都根本沒有听清楚,

    “唐悠悠,我就那么的让你讨厌,让你想尽一切办法去忘却,”

    顾希城的黑眸紧紧的拧在了一起,唐悠悠此刻那落寞忧伤的模样,深深的刺痛着他的心,

    忘记,渣男这两个字眼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小刀,直直的扎在了顾希城的心口之中,

    “讨厌,讨厌,就是讨厌,”

    缓缓闭上了双眸的唐悠悠一点点倒下去,直接倒进了宇文皓天的怀抱之中,

    触到已然贴在宇文皓天的胸口,一脸甜蜜的唐悠悠,顾希城的心窒闷到 了极点,

    “希城,回去吧,伯父应该要等着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上走下來的林姗姗來到顾希城的身旁,瞥了瞥已然喝醉的唐悠悠,转过身凝视着浓眉紧紧地皱着的顾希城,

    将唐悠悠揽入怀中的宇文皓天抬眸,凝视着站在顾希城身旁的林姗姗,又看了看依旧满脸冷冽的顾希城,最终,直接抱起了唐悠悠,便带着她离开了这里,

    “喂,还沒有结账啊,”

    身后的服务员欲要追上去,身旁的林姗姗直接拦了下來,“多少钱,我來买单,”

    而顾希城那一双深邃的黑眸始终凝视着已然快要沒有了踪影的唐悠悠,眸底的忧伤随着她身影的消失,变得越來越浓烈,

    “走吧,”

    身旁林姗姗的一声轻唤,才将好似丢了魂魄的顾希城从那消失的背影中唤醒过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